<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零一章 佳人……
    宁国府后街,董家暂居二进小宅内。

    董明月双眼通红,对董千海道:“刑堂长老钟志彪勾结魔教谋反,围杀教内弟子无数。连杜汴伯伯和齐琔伯伯都因为保护我而战死……最后,是哑婆婆突破出去,喊来了环郎,带兵围剿了魔教,并杀了魔皇,替我报了仇。

    爹,杜汴齐琔两位伯伯死的好惨……”

    董千海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苦涩,道:“都是为父的过失,信了那人……”

    董明月闻言,面色也是一黯。

    当日,她也不曾反对董千海和那人相恋。

    之前那些年,不知有多少人提议要给董千海续弦。

    世情如此,一个男人若是鳏夫而不续弦,就会为人所瞧不起。

    但是董千海怕委屈了董明月,一直坚持着没有再娶。

    董明月懂事后,也感动不已。

    曾数次劝过董千海,她已经长大了,不用再以她为念。

    可董千海还是拒绝了,直到,那个女人出现……

    董千海从第一眼起就心动了,他对董明月说,仿佛当年看到她娘时一般……

    董明月也很满意,若非如此,他们父女二人也不会跟着那人来都中提亲。

    谁知道,在定亲酒中,竟然被下了药。

    看着董千海眼中的苦涩,董明月心里心疼,忙转移话题道:“爹爹,后来杀了魔皇,报了大仇后,女儿就和哑婆婆解散了各地分舵……”

    “嗯?”

    董千海果然转移过来了,但没有皱眉,只是微微讶然的看着董明月,道:“这是为何?是……贾家小子要求你这么做的?”

    董明月闻言,俏脸微红,低声道:“是。”说罢,小心翼翼看向董千海。

    谁想,董千海并没有她预料中的动怒,还似乎很有趣的呵呵笑出声来,看着董明月道:“你还真是我董千海的女儿,咱们父女俩,傻都傻到一起去了……”

    可不是嘛,一个为了女人,差点丢了命不说,还身陷囹圄。

    一个则为了男人,主动去解散了白莲教数百年的基业……

    董明月却以为他爹气糊涂了,小声道:“爹,你别气坏了……”

    董千海奇怪道:“你知道爹会生气,为何还要这般做呢?”

    董明月垂泪道:“环郎说,只有没了白莲教,他才有把握去跟皇帝打擂台,把爹爹救出来。”

    董千海见她落泪,忙道:“爹爹并没有怪你啊,快别哭了。”

    董明月看着董千海道:“爹,你真不怪女儿?”

    董千海微笑道:“不怪……当初,是爹爹想岔了,想让你回去,和你娘当初一样,由圣姑掌管白莲教众。

    如果你杜汴和齐琔两位伯伯没有出事,钟志彪那孽障也没有叛变,再加上哑婆婆,由他们辅佐你,自然可让你顺当的接掌白莲教。

    可是,他们既然都出了事,也就断送了你继续掌控白莲教的可能。

    下面那些分舵中之人,并非真正的善男信女,他们若知道了总舵的高手死伤殆尽,必然会生出反噬之心。

    到那时,你一个姑娘家,就算再加上哑婆婆,也难以支撑住。

    你若有个闪失,爹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世上?

    如今就很好……

    对了,哑婆婆呢?”

    董明月闻言,面色愈发黯淡,垂泪哽咽道:“也死了……”

    董千海闻言一怔,道:“她如何死的?”

    董明月迟疑了番,才将当日贾环让她离去,她和哑婆婆浪迹江湖,再到听说贾环出了事,她们便去苗疆取医经,最后,哑婆婆身葬蛇蛊……

    看着泪流满面的董明月,董千海的眉头终于皱了起来,声音低沉道:“你说,贾家小子曾撵你走?”

    董明月闻言,忙抬头看向董千海,熟知父亲动震怒前的征兆,董明月连忙解释道:“爹爹,你忘了,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是环郎的姑丈,林如海的妻子贾敏,是环郎的亲姑姑……”

    董千海闻言一怔,面色微微一变,脸上的震怒散去,看着董明月,问道:“贾家小子,知道此事?”

    董明月点点头,道:“知道。”

    董千海顿了顿,道:“他不怪你?”

    当日是他亲自接的盐商花红,除去贾敏。

    后因杜汴齐琔两大护教使者,为了给白莲圣姑立威扬名,才建议由董明月出手……

    这一切,董千海记得很清楚。

    董明月低声道:“当初,虽是女儿去下的手。但重创贾敏之人,并非是女儿。

    当日我第一次动手,下手不敢太重,所以,是哑婆婆出的手……

    环郎本要诛杀哑婆婆,是我哀求他,他才放过了哑婆婆。

    不过,他说,哑婆婆没死前,他也无法面见于我……

    爹,我不怪环郎的。

    他最重亲人,能够为了女儿开此一例,女儿已经很满足了。”

    董千海闻言,默然的点点头,而后又道:“乖囡,你的武功进境之快,骇人听闻。爹在你这个年纪,还远没有你这个境界。你是怎么做到的?”

    董明月闻言,知道董千海不愿她再难过,也敛了敛心神,道:“爹,是环郎教我的太极真意,而后女儿顺利突破了七品武道,之后浪迹江湖,每每与人交手,总能有所领悟,有所进步。

    一年之后,女儿便突破到了九品!”

    “嘶!”

    董千海倒吸了口冷气,忙道:“何为太极真意,竟有此等神效?”

    董明月闻言,眨了眨眼,面色有些犹豫。

    董千海见之,又气又好笑,道:“好女儿,你可真是嫁出去的丫头泼出去的水……

    爹把一个宝贝女儿都赔给了他,还把武学圣典《白莲金身经》一并传给了他,连苦竹道人的《苦竹身法》都被他磨了去。

    如今,你竟要跟爹藏私?”

    董明月俏脸通红,忙解释道:“不是的爹,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跟爹解释这个太极真意!”

    董明月强行狡辩道。

    不过,在董千海的目光注视下,她还是如同幼时说谎被揭穿一般,垂头丧气的站起来。

    然后,深吸了口气,又轻轻呼出。

    面色恢复了正常,双脚分开,缓缓比划出了一个太极起手式……

    董千海的目光,陡然一亮!

    ……

    “环弟啊,姐姐没事的,你不要为了姐姐,再去跟别人打仗嘛,都是我不好……”

    贾迎春担忧的看着贾环,自责的说道。

    贾环却觑起眼睛看她,道:“姐姐,太不谦虚了吧?哪有这样夸自己的?”

    “什么?”

    贾迎春以为自己听错了。

    贾环道:“若不是我家二姐姐貌美如花,美若天仙,那位镇国将军,也不会只听声音就魔怔了!你这样责怪自己,很容易让别人以为姐姐你不谦虚耶!”

    “我……我哪有啊……”

    贾迎春羞红了脸,急声辩解道。

    “啪!”

    林黛玉在一旁拍了贾环肩头一下,嗔道:“不喜欺负二姐姐!”

    贾环嘿嘿一笑,转头对嗔怪的看着他的贾迎春道:“姐,外面的事,都不用你们操心,有我在呢。”

    “可是……可是我也想为你做些什么……”

    贾迎春轻咬着嘴唇,面色犹疑,但眼神坚定的看着贾环道。

    贾环闻言一怔,道:“姐姐,家里的姊妹们只要快乐的生活着就好,我是男儿嘛,就算出去打架,也是找兄弟搭手,难道姐姐你想帮我出去干仗?”

    贾迎春闻言一滞,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虽然她体形微丰,可干仗……

    贾迎春反应比较慢,还不知道怎么开口,就听另一侧,坐在最边上的贾探春淡淡的道:“咱们这样人家的女儿,想要帮家里,除了联姻以外,还能做什么?”

    贾迎春闻言面色一滞,缓缓的垂下头去……

    贾环眼神一凝,看向贾探春,道:“三姐,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何曾要你们去联姻?”

    贾探春轻轻洒然一笑,将手中折出的一只纸鸢随手丢进了河里,而后道:“三弟,我知道你是好心。

    可是,难道你还能留家里的姊妹一辈子不成?

    到后来,还不是要离了这个园子。

    咱们这样的人家,女儿出阁,能选择的门第不多。

    世人讲究低门娶妇,高门嫁女。

    三弟你将贾家撑的这么红火,能比贾家还要高的门第,又有几家?

    想来,宫里的大姐也是这个心思,才……”

    “三姐,你到底想说什么?”

    贾环眼睛微眯,目光直射贾探春,问道。

    河边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贾探春并不畏惧贾环,她甚至还站起了身,迎着贾环的目光,道:“那位镇国将军,大概就是大姐为二姐姐挑选的人吧?

    府中人口简单,家里妻妾全无,仅有一子,还知礼至孝。

    那人未来还会贵为国朝亲王。

    这样的条件,我不明白三弟为何会拒绝?

    以二姐姐的身份,进入这样的人家,只会享福受用。

    大姐如此盘算也是好心,你为何还要见责于大姐?

    莫非在你眼里,只有二姐姐才是你姐姐吗?”

    “够了!”

    贾环大概是第一次在家里姊妹面前这般大声说话,他不顾身旁林黛玉拉他的胳膊,目光凝视着贾探春,一字一句道:“你在胡说什么?”

    贾探春目光淡淡的看着贾环,道:“今日姊妹们离去时,我并未离去,就在门外。”

    也就是说,她听到了贾环低吼出的那句:我真是瞎了眼!竟去亲近那贱妇之女!

    她竟是在为,王夫人打抱不平!

    贾环脸上彻底没了一丝表情,他看着贾探春道:“你是不是还在遗憾没有生在太太的肚子里?

    二姐姐什么身份?

    她的身份和你有区别吗?”

    贾探春闻言一震,面色惨白,一双原本极为有神的眼睛里,目光黯淡了许多,她咬着嘴唇,看着贾环道:“我知道,我和她的身份没区别。所以,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了这样的事,一定不会软弱躲开。

    因为,这是我唯一能帮到你的地方。”

    说罢,贾探春转身离去,夜色中,流下两滴清泪。

    贾环怔怔的看着她的背影,不知该说什么。

    “环哥儿,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史湘云气的脸色都涨红了,站起身来,怒气冲冲的指责了一句后,就去追贾探春了。

    薛宝钗也站了起来,看了看惭愧自责垂头流泪的贾迎春,又看了眼面色木然的贾环,叹息了声后,跟着离开了。

    在她的心里,其实想法和贾探春没两样的。

    木讷的庶出孤女,身无长物,能嫁入未来的亲王妃当王妃,这何止是抬举?

    既抬高了身份,还能帮到贾环。

    可贾迎春却懦弱的退却了,说她不愿,还想在家里待几年,连累的贾环被皇帝责难……

    然而,贾环竟然还护着贾迎春,向宫里的贵妃大姐发难。

    薛宝钗也不知该怎么说……

    “环儿……”

    林黛玉轻轻的唤了声。

    贾环一只手握着贾迎春的手,让她不至于太过自责难过,一边淡淡的道:“林姐姐,你也以为我做错了吗?”

    林黛玉轻轻摇了摇头,道:“没有。”

    贾环没见轻挑,呵呵一笑,道:“为何?”

    林黛玉抿嘴道:“因为她们没有考虑二姐姐的感受……

    那镇国将军日后若贵为亲王,二姐姐就成了亲王妃,尊贵归尊贵,可却要每天去应付迎来送往的诰命和宗室。

    二姐姐性格那么善良,哪里能应付得了那些?

    还不生生被人欺负?

    再说,那人的儿子都和二姐姐一般大了,真是……

    哎呀!环哥儿你疯了!”

    脸上陡然被亲了一下,林黛玉俏脸登时刹红,薄怒道。

    贾环却哈哈大笑一声,然后长长的呼出了口郁结之气,道:“不枉我最疼爱你,到底还有人能知我心,此生足矣!

    她们以为姐姐是庶出,所以嫁给一个亲王鳏夫就是高攀了。

    呵……

    她却忘了,我贾环也是庶出,那又如何?

    我知道她们有好心,可是,我乃堂堂七尺男儿,一世富贵,自有掌中铁戟,胯下烈马去取来,却不需要用家里姊妹的一世幸福去换取。

    若是如此,我贾环又有何面目自称男儿,又有何资格,能与林姐姐你相配!

    羞也羞死!”

    林黛玉闻言,一双美眸如同醉了一般,怔怔的看着贾环。

    而后,她竟做了一个极疯狂的动作,将一张娇嫩的红唇,轻轻的印在了贾环的脸上……

    “哎呀!”

    出声的,是贾惜春。

    她双手紧紧的捂着双眼,但指缝里可以飞过麻雀,看着眼前限制级劲爆级的画面,羞红了脸。

    “嘤……”

    回过神的林黛玉,差点就不想活了,没地方藏,只好将脸藏进贾环的怀中,发誓死都不能出来。

    贾环哈哈一笑,道:“怕什么,这里除了我以外,就只有你的大姑子和小姑子,正儿八经的一家人。再说了,跟了我,就得学我脸皮的厚度!”

    “呸!”

    林黛玉撑起头啐了贾环一口,又赶紧将头藏进去。

    贾环也不管,随她去藏。

    他看着泪流满面却微笑着看他的贾迎春,道:“姐姐,不要有任何负担,你做的没错。

    让家里人过的幸福,是我这些年来所追求的最大心愿。

    如果你为了我,去过不幸福的生活,那才是会让我伤心的事。”

    贾迎春点点头,道:“环弟,我知道了,你放心吧……不过,三妹妹她也是好心,你不要和她恼,你是男孩子,要大度些。宫里的大姐也是……”

    “安啦,我记住了!能不成还能和自家姊妹生气不成?”

    贾环眼角抽了抽,笑容满面道……

    “嗯哼,嗯哼……哼!”

    贾环朝噪音处看去,笑道:“四妹妹,你耍什么宝?”

    贾惜春不好意思道:“三哥,我也向着你哩!你也理我一理!”

    贾环哈哈笑道:“你是想我夸你一夸吧?好!三哥夸你一夸!

    四妹妹呢,今天保证了绝对的政治正确性!

    既没有犯激进主义错误,也没有犯逃跑主义错误!

    这个……”

    “咯咯咯!哎哟三哥,人家听不懂嘛,脑壳儿都痛啦!”

    贾惜春扑到贾环怀里,占了林黛玉的对边,将小脑袋在贾环怀里拱啊拱啊拱……

    惹得贾环哈哈大笑。

    “好了惜春,今天夜了,让环弟和林妹妹回去歇着吧。你和入画就在我这里睡一宿……”

    贾迎春温柔说道。

    贾惜春虽然不乐意,却知道听话,恋恋不舍的从贾环怀里站起来,噘嘴道:“哦……”

    贾环也站起身,一手还得挂着依旧不愿抬头的林黛玉,然后揽过闷闷不乐的贾惜春,在她脑门上亲了口,笑道:“乖乖听话。”

    “嗯!”

    贾惜春重重点点头,喜滋滋。

    贾环又轻轻抱了抱贾迎春,道:“姐姐,早点休息,家里最温暖,容不下烦恼。”

    贾迎春俏脸微红,秀眉舒展开来,笑着点点头。

    然后,就拉着贾惜春进了阁楼。

    待没人之后,贾环才对还不从他怀里抬头的林黛玉道:“媳妇儿,你起不起来?”

    林黛玉不依的拍打了下贾环,却依旧不抬头。

    贾环哈哈一笑,不再劝她,轻轻一弯腰勾手,就将林黛玉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不管她惊呼出声,大步朝潇湘馆跑去……

    ……

    “呼!当真是深不可测!”

    打完一套平凡无奇的太极拳意后,以董千海如今的境界,却依旧动容道。

    董明月欣喜道:“爹爹啊,太极真意对你突破天象有没有作用啊?”

    董千海先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道:“这太极真意确实了得,于我有大用。但,想要突破天象,却还遥遥无期。虽然只差半步,但这半步,却是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

    不过,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为父相信,一定会有突破的那一天!”

    “嗯!”

    董明月重重点点头,道:“爹爹是当世大英雄,以前是天下第一武宗,日后,是天下第一天象!”

    “哈哈哈!乖囡说的好!”

    董千海老怀甚慰,只觉有女如此,不枉此生。

    “爹,那你早点休息,女儿先回去了。”

    董明月笑道。

    “嗯?”

    董千海不自在了,道:“天色还早,女儿再多陪爹爹说会儿话何妨?”

    董明月笑着嗔道:“爹啊,都快过子时了,哪里还早?”

    董千海哼了声,道:“那贾家小子如今正在恢复气血期,又不能……你回去作甚?不如在这里陪爹爹多说会儿话!”

    “爹啊!”

    董明月俏脸登时通红,薄恼的一跺脚,嗔视着董千海。

    “咳咳……”

    自觉失言的董千海干咳了两声,讪讪笑道:“乖囡别生气,爹爹在里面关的时间太久了,脑子木掉了……”

    董明月没好气的白了她爹一眼,然后道:“女儿回去还有正事要做嘛,环郎将青隼交给了我,我就要认真负责。

    青隼负责府上的暗哨,我每天临睡前都要亲自查看一遍,否则哪里能放心得下?”

    “好,很好!认真负责,是做大事的必需心性。走,爹陪你去看看。”

    董千海正色道。

    董明月无奈道:“爹爹,女儿只是查看内宅,前面由道成负责。你如何能进内宅嘛!”

    董千海讨价还价道:“那爹站在墙外面,你站在墙里面,总行了吧?”

    董明月闻言,眼睛忽然有些湿润,站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了……

    董千海却哈哈一笑,道:“没那么煽情,只是……爹在里面这几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如今出来了,就想和你多说说话……”

    董明月一边抹泪,一边抱怨道:“还说不煽情……”

    董千海哈哈笑道:“谁让你只想着那个臭小子,却不想着为父。”

    “哪有……”

    董明月嗔了声后,道:“爹,等女儿查完暗哨后,再回来陪您说话,好不好?”

    董千海却摆手道:“嫁出去的女儿,轻易就不要在外面过夜,你娘不在了,爹也要给你讲规矩。

    就这样吧,你在院墙里,爹在院墙外,陪你走一圈,爹就回来睡觉。”

    董明月湿润着眼睛,点了点头。

    父女二人便一起走了出去,董明月感慨道:“能和爹一起走,真好。”

    董千海哈哈笑道:“到底是在富贵人家里待久了,以前从不会说这些话。”

    董明月俏脸红了红,哼了声。

    刚出了宅门,反手关上大门,正要再开口说什么,忽地,就感觉到董千海身上的气息忽然凛然一变。

    董明月瞬间转身,看向对面,那里是宁国府的后墙……

    可是入目处,却什么都没有。

    她不解的看向董千海,道:“爹,你这是……”

    “还不显形吗?哼!”

    董千海冷哼一声,上前一步,鞋尖轻轻磕在了路边的一颗小石子上。

    “嗡!”

    平凡无奇的石子,在董明月的注视下,仿佛变成了世间最利的凶器,朝对面飞去。

    “当”的一声,在董明月眼中,石子分明打在了空处,却发出一道金石声。

    紧接着,便是一声“咔擦”断裂声,和一道吐血声,“噗!”

    血雾喷出,一道身影,不,是两道身影,在董明月眼前出现。

    看到那两道身影后,董明月的眼睛陡然眯成一线,眼中寒芒乍现。

    而董千海,却木然站在了那里。

    “我……我要见宁侯。”

    白发白眉的男子,艰难的说出这句话后,眼睛一闭,就昏倒了过去。

    “爹……”

    眼看董千海一步步上前,董明月有些担忧的唤了声。

    董千海却充耳不闻,直到走到那白眉白发男跟前,目光却落在了他背后死死保护的人身上。

    眼神,复杂难解。

    “佳人……”

    ……

    ps:咳咳,前面出了个bug,玄武叫白佳人,不叫白良辰,白良辰实在太难听了,填一下前面的坑……

    另外说一点,没有刻意黑化哪个角色,比如说探春,比如宝钗。其实这样的写法并不讨好,因为网文想要爽,正统网文写法就是要黑化一方,拉低智商,然后让主角去打脸。

    但这并不符合红楼原著里的人物性格,包括贾宝玉,虽然没有担当,但其实都是性格纯善之人。我想以性格推动故事,毕竟这是红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