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章 好疼
    北方的夜,与南方的夜不同。

    在南方暑天,白天和夜里的感觉是差不多的,热。

    而在北方,无论白天如何酷热,可是等太阳落山后,空气中便会出现一丝凉意。

    若是能再起一丝晚风,习习吹拂,就会更加舒爽……

    连树梢上“哗啦啦”的树叶声,都格外悦耳。

    若再有一美人,在身边轻轻相扶着、依偎着,伴着夜风,一阵阵浸人心脾的幽香阵阵袭来,勾动心中痒痒的一片,让人有些熏醉……

    当然,如果没有下面那一丝丝磨皮痛感,生活就更完美了。

    “三爷,你怎么了?”

    袭人终于发现了贾环,走路时双腿的异样。

    他居然走外八!

    贾环干笑了声,解释道:“最近看那些大官迈的官步,好像挺威风的样子。三爷我觉得我若走官步,就会更威风,所以我练练……”

    一手提着玻璃风灯,一手搀着贾环的鸳鸯闻言,“噗嗤”笑了出来。

    如墨的夜幕下,玻璃风灯中射出的光芒,笼罩着她,俏美的脸上,始终浮着一抹羞意,大眼睛闪烁,不敢直视贾环,微微扬起的唇角,格外的可爱诱人……

    似乎有些害怕贾环渐渐炙热的眼神,鸳鸯轻轻低下头,柔声道:“三爷以前的步子本就很威风,不必学他们哩!像鸭子……”

    贾环闻言,正色看着鸳鸯,语气郑重道:“鸳鸯小姐,请你不要侮辱鸭子这个职业,这是我当年梦寐以求而不得的工作。

    就凭朝堂上的那群臭虾米烂白菜,也想当鸭子?”

    鸳鸯的肩膀抖啊抖啊抖,似乎腿也站不稳了,轻轻的靠在贾环身上。

    似乎又犹豫了下,才悄悄的将臻首靠在了他的肩头。

    真好……

    贾环却轻轻叹了口气,鸳鸯身子一僵,刚想起身,脑袋却被一只可恶的大手给按住动弹不得了。

    然后就听贾环道:“鸳鸯姐姐,你知道三爷我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憔悴吗?”

    鸳鸯一张俏脸早就涨红,声音如蝇道:“不知。”

    贾环嘿嘿笑道:“那你可知,三爷我的头发为何会变白?”

    鸳鸯一边忍受着一只手在她脸上轻轻摩挲着,一边心慌慌的道:“是……是因为三爷受伤,要调养一年的身子。”

    贾环认真指责道:“并不全面,还有一些禁忌没说全。”

    鸳鸯心里悔个半死,因为她觉得脖子都快酸了,可那只手还按在她头上。

    再听贾环之言,心里更羞,但却不知为何,她似乎抗拒不了贾环的话,颤着声音,答道:“三爷这一年,要……要禁房……房.事。”

    说完这“浪”话,鸳鸯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贾环却嘿嘿一笑,终于将按在鸳鸯头上的臭手拿开了。

    还拍了拍人家俏嫩的脸,示意人家起来。

    待鸳鸯站直身子后,用幽怨的眼睛看着他时,贾环指着自己的脸挤眉弄眼笑道:“三爷我的气色之所以这么不好,就是因为昨夜蛇娘用绝世秘法,替我治好了暗伤,将你们苦苦等待的时间缩短了一半!

    鸳鸯姐姐,只有半年了哦!

    洗白白,等着我……”

    鸳鸯闻言,一张脸彻底红成了红绸,身子摇晃了几下,如同喝醉了一般,而后,转身跑了……

    虽然每个少女都怀春,也都想过一些羞羞事。

    可是,她们希望的是春风化雨,而不是……

    洗白白,等着我……

    娘希匹!这是狂风暴雨大海啸!

    “呼!”

    看着喝醉酒似的鸳鸯落荒而逃,贾环却松了口气。

    心里感慨道:当好男人,是真苦啊……

    还要照顾女人的自尊心,不能直白的告诉她,你离我远一点,不然会勾动我回忆的伤,那会让我很疼的……

    如果这样说的话,鸳鸯多半会多想。

    当然,贾环也难以启齿。

    所以,他只有以毒攻毒!

    虽然他也知道这样做有些过分,但是,不这样做的话……

    真的很疼耶,那里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即使他修练了炼体第一的《白莲金身经》,可是,他可能还没修练到那个部位。

    还好,鸳鸯脸皮薄,终究被他给感动走了……

    哈哈哈!

    站在沁芳亭上,贾环得意的笑着。

    看谁再说老子没文化!

    “环儿……”

    正在他得意之极时,忽然,一声娇滴滴,脆生生的声音从东边儿传来。

    贾环身体一僵,缓缓转过头看去,只见一道翠色鲜艳的身影,从竹桥上漫步而来。

    月色下,灯光中,那一对黛若远山的眷烟眉下,一双似冬泉般清澈灵动的美眸,含情嗔笑的看着他。

    近了,更近了……

    一股清新幽香涌来,贾环似乎感动的快哭了,他哽咽了声:“林姐姐,好巧……”

    林黛玉笑颜如花的走来,看着贾环那一副动人的表情,嗔笑道:“又作怪!”

    只因左右无人,林黛玉忽然抿嘴一笑,竟上前挽住了贾环的胳膊……

    “哦……”

    林黛玉听到这一声“浪”叫,俏脸登时刹红,嗔怪道:“要死啊!”

    贾环实在没法,他能哄的走鸳鸯,却哄不走林黛玉。

    论心眼儿,十个鸳鸯加起来都没一个林黛玉敏感。

    贾环只能悄悄的附耳,对林黛玉坦白道:“林姐姐,我……我老二受伤了!好疼……”

    “老二?”

    林黛玉蹙起秀眉,不解的看着贾环。

    贾环用手,指了指方向……

    “呀!呸!”

    林黛玉身子都摇了摇,撒手放开贾环,一张脸透红,美眸中更是仿佛能滴出水来,她嗔怒的看着贾环,恼道:“环儿,你作死!”

    她以为贾环在调.戏她。

    因为,以前贾环装过头痛,要求她吹吹,亲亲,就不疼了……

    可是头上能吹吹亲亲,那里能吗?

    薄怒之下,林黛玉一副诱人之极的模样,若是搁在往常,嘿嘿嘿……

    可现在,贾环却快哭了,“哀求”道:“林姐姐,别那么美了成不成,一动真的很疼的,皮都破了……”

    终于,蕙质兰心的林黛玉发现了,贾环好笑真的没说浑话。

    他好像,真的出了问题。

    林黛玉紧张兮兮的看着贾环,关心道:“环儿,你……你没事吧?”

    贾环苦涩的摇摇头,道:“没事,只要不靠近美女,不翘起来,就不会太疼……”

    林黛玉面色古怪的紧,若是此刻是薛宝钗在此,听到这种话,怕是早已连站都站不住了。

    但林黛玉却不同,她是敢看禁书的主儿,对这方面的接受能力,不同于一般的闺阁女子。

    她抿着嘴,一双眼睛愈发灵动鲜活,看着贾环道:“除了疼以外,没别的大碍吗?”

    贾环快哭了:“林姐姐,你还想我有什么大碍啊?真要有个三不长两短,你以后可该咋活啊!”

    “呸!”

    林黛玉一张俏脸红晕,压着声音狠狠的啐了他一口,忽然画风一变,眼波流转,媚眼如丝的看着贾环,娇滴滴的唤了声:“环哥哥……”

    “哦……”

    “哧哧……”

    ……

    贾环迈着鸭子步,一拐一拐的,和恶作剧得逞后,笑的气喘吁吁的林黛玉,一起前往了紫菱洲。

    因为如今王瑜晴整日都在待着,和贾宝玉说话玩闹在一起,家里的姊妹们都不大喜欢她,所以就没再去坐着。

    潇湘馆虽然近,但却太过玲珑小巧,容不下那么多姊妹们。

    林黛玉又懒得爬山,所以也没去云来阁……

    因此,众人便约定了去贾迎春的紫菱洲坐坐。

    从沁芳亭出发,两人路过山坡下的花阴小道,过了竹桥,再过了滴翠亭,向北拐下竹桥,便是紫菱洲了。

    大观园内多水系,潺潺流水,映着天上皎月繁星,波光粼粼,格外好看。

    原本一个作怪,一个笑弯腰的两人,渐渐的,也不再闹腾了。

    在这美若仙境的美景中,两人愿意做一对神仙眷侣,一对金童玉女,而不愿做一对逗比……

    “哈哈哈!”

    他们不笑,却有人笑。

    刚下了滴翠亭,远远的,就听到紫菱洲边际,一群人坐在水边大笑不已。

    夏末,水边自然是避暑胜地。

    但前提是,没有蚊虫。

    别人家如何驱蚊虫不知,但贾家有蛇娘留下的配方和龙涎。

    每人一个香包,一切蛇鼠虫蝇通通退避。

    因此,她们方能这般快意的在园子里受用。

    贾环和林黛玉并肩走了过去,却见一群姊妹们,正围着贾惜春的丫鬟入画在那里说笑。

    只听了两句,贾环便哑然失笑。

    原来,虽然只在城南庄子里待了一天,入画居然真的被安排去喂驴了……

    她倒也会来事,还在那里“昂昂昂”的学驴叫唤,逗得一圈的姑娘差点笑岔了气。

    直到看到贾环和林黛玉的到来,入画“昂”了一半“昂”不下去了……

    一群人站起身来,贾环却忙招呼众人再坐下。

    他顺势坐在了贾迎春身边,林黛玉坐在了他身边。

    贾环看着入画笑道:“小吉祥真安排你去喂驴了?”

    入画摇摇头,道:“小吉祥当时正受伤昏迷,不是她安排的……

    不过她之前玩笑时说过,可能李万机家的当真了,才这般安排的。”

    贾环闻言,笑了笑,也没再多理会,他又看向贾惜春,道:“庄子里好耍不?”

    贾惜春连连点头,高兴道:“三哥,庄子里都没有种田,烟囱好高好高啊!

    咕哝哝的再冒大黑烟!

    小吉祥还带我们去逛了三哥当年住的屋子,三哥,你们当初过的可真苦!”

    小脸心疼的看着贾环。

    其她人闻言,纷纷露出意动的眼神看着贾环。

    倒不是想去看黑烟囱,而是想看看贾环当年生活的地方。

    贾环见状呵呵一笑,道:“哪里苦,别听小吉祥唬你。当初她差点没玩儿疯了,都不想回来呢。

    如今庄子里人太多,你们也不方便去,乱哄哄的玩不开。

    等过段日子,咱们一起去牧场上玩。

    四妹妹,三哥考考你的文化水平……

    会背那首《敕勒歌》么?”

    在众人哄笑中,贾惜春却极为给面子,清脆的声音诵道: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三哥,我背的对不对嘛?”

    “啊?对的吧?”

    贾环犹豫道。

    “哈哈哈!”

    众姊妹大乐。

    贾惜春却不依的跑过来,靠到贾环怀里,撒娇道:“三哥,到底对不对吗?”

    贾环面色有些古怪,点点头,声音也有点怪,道:“对的。”

    不是他变.态,对幼妹产生什么想法,而是……贾惜春压上了……

    “噗嗤!”

    林黛玉在旁边差点笑坏肚子,不过到底心善,拉着小惜春的胳膊,将她从贾环身上拉下来,然后扯着她的脸蛋儿,嘲笑道:“好的不跟学,就跟小吉祥学这些狐媚手段!”

    被戳破伎俩后,贾惜春顿时不好意思了,道:“就是小吉祥教我的!”

    除了宝钗外,众人纷纷一乐,而后,贾迎春却敛了笑容,看着贾环道:“环弟,今日之事,可有什么干系?皇帝,皇帝喊你进宫,可教训了你?”

    此言一出,众人都息了笑声。

    入画懂事的离开,言道去帮司琪准备茶水点心。

    看着一张张面色凝重关心的俏脸,贾环心里感动,笑道:“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咱们又不理亏,怕甚?而且,陛下也没训我。出宫的时候,还派了他的御撵,送我出的宫。”

    “可是……”

    贾迎春有些难过道:“环弟,今日在那人家里,乱哄哄的,那人还受了伤,他家子弟也磕破了头,看着怪唬人的。

    宝姑娘说,那人是皇帝最亲近的兄弟,以后是要做亲王的,皇帝不会怪你吗?你真的没事吗?”

    看着贾迎春一脸担忧难过的神色,贾环转头看向了薛宝钗。

    薛宝钗看着贾环的脸色,心里一紧,忙道:“环儿,不是……是二姐姐她们问的我,镇国将军到底是什么人。”

    薛宝钗因为掌管商事,可以获取外面的信息,贾家姊妹们也都知道这一点,所以才问的她。

    贾环点了点头,然后又转过头看向贾迎春,笑道:“姐姐放心,看情况,那人也还算是懂点道理的人。自戕己身,也是他自己所为,与咱们不相干。

    而且,呵呵,咱家不再找他的麻烦,他就烧高香了。

    若非看在他魔怔不自知的份上,敢唐突我姐姐,我要他的脑袋!”

    ……

    ps:说两句题外感受,感觉啊,林黛玉是明着傻大胆,薛宝钗是内藏着内秀。

    林黛玉敢明着看禁书,薛宝钗是偷着看。

    原著里林黛玉和贾宝玉没有太多避讳,打闹触碰都有,贾宝玉还咯吱林黛玉……

    可薛宝钗感觉也没太守礼,明面上很端庄,可也在贾宝玉跟前拢起袖子露出白腻的胳膊,看红麝串,解开袄子看金项圈……

    心疼林黛玉傻的可怜。

    红楼啊红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