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九十九章 了结
    将牛继宗等人送离后,贾环轻呼了口气。

    虽然牛继宗和温严正两人勉强答应了隆正帝的要求,但他们也郑重明白的告诉贾环,军国大事非儿戏,这种事,可一不可二。

    而且……

    贾环必须要想清楚,太上皇出关后,他要怎么解释。

    时局,越来越复杂了,他们让贾环务必小心再小心。

    看着三家人离去的背影,贾环心中并没有什么不高兴。

    因为这才正常。

    先荣国留下的政治资源固然庞大,却不是无限的。

    好在,这一世,他没有向前世的贾家那样,肆意挥霍。

    想起前世,王熙凤竟用贾家最宝贵的政治遗产去发财,还一次就赚那么二三千两银子,贾环忍不住想笑。

    为了区区三千两银子,王熙凤一封信压得长安府知府、长安府守备和长安府节度使三位大员受命,这得是多败家的娘儿们才干得出的事。

    而且这种事,她还不止一次去做。

    幸好,这一世,贾环早早的就给王熙凤打过预防针,杜绝了这种事的发生。

    再加上没有往贾雨村和王子腾身上推资源,贾家先祖留下的余荫,还能庇护贾家走好久。

    最重要的是,贾家,并非在坐吃山空。

    虽然也在不断的消耗先荣国留下的政治资源,但是,他也在不断的补给。

    比如说,秦家,施家……

    夜色渐深,贾环却并没有往回走,直接出了府门,朝西边儿走去。

    不过是一箭之地。

    从侧门进了荣国府,就见赖家的赖大目光闪烁的站在门口,一脸谄笑的看着他。

    因为赖老嬷嬷是贾母当年从史家带出来的近身侍女的缘故,几乎一辈子的交情,所以虽然赖家被贾环整治了个半死,可到底还是重新起来了。

    赖大身上青色的管家服,也证明了他在荣国府的东山再起。

    贾环懒得理会他,对于之前赖老嬷嬷求到贾母跟前,想让贾家帮他的孙子赖尚荣选官一事,贾环明面上不理会,让他老子贾政去负责。

    暗地里,却打了招呼。

    黑辽之地和西域最缺县太爷,赖尚荣可以去“度假”……

    过了二门后,周围的人看起来就没那么可恶了。

    许是里面早早的就得知了他的到来,竟派了鸳鸯和翡翠前来迎他。

    两人也郑重其事的一左一右扶着他的胳膊。

    香气涌来,贾环没有感受到愉悦,反而有些心悸……

    他心里的第一反应是:你们不会上我吧,不会上我吧,上我吧……

    鸳鸯有些诧异的,看着甫一接触,身子就猛然绷紧的贾环。

    贾环有些尴尬的解释道:“我发现你变漂亮了许多……”

    嗯,看着鸳鸯那一低头的娇羞,贾环心里的心悸也好像散去了。

    他庆幸,并没有真的留下什么后遗症。

    至于另一边,颜值差了许多的翡翠,吃了一吨狗粮的幽怨表情,贾环就选择无视了……

    一个是因为,这是个看脸的年代,好吧,主要是他是个看脸的人。

    第二个则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能力”可能没那么强大。

    一个蛇娘就上的他怕怕……

    贾环第一次有些后悔,咋找了那么多妞……

    不过随即又哂然一笑。

    他找这些女孩儿,又不是为了啪啪啪,不只是为了啪啪啪……

    另外,天底下能有几个蛇娘这样强悍的女子?

    不过……

    贾环面色忽地又是一变,他想起了董明月……

    怕怕……

    男人,苦啊!

    心里感叹一声后,贾环抬头看了看天,担心有雷劈下,就赶紧催着鸳鸯、翡翠一起朝贾母院走去。

    ……

    荣庆堂上,贾家姊妹们都在。

    如今园子里虽然也设有小厨房,可是贾母喜欢热闹,除非遇到极为恶劣的环境,否则,家里姊妹们都会出来陪她用饭。

    贾宝玉和王瑜晴也在,贾环不奇怪。

    可是贾政和赵姨娘也在,贾环就有点诧异了。

    其她人倒也罢了,今日都见过贾环的熊样儿。

    可是赵姨娘却还是第一次看到贾环这般萎顿的模样,惊的她一下站了起来,红了眼圈。

    说来也怪,贾府上下,那么多人口,甚至包括王夫人在内,对贾环的印象,都是羽翼已丰,气候已成。

    唯独一人,打心底里,依旧觉得贾环还是当年那个不得台面的“小高脚鸡”……

    那就是赵姨娘。

    倒不是说她瞧不起自己的儿子,她只是担心,没有真能为的贾环,老在外面和人好勇斗狠,万一漏了底儿,被人打死打坏了怎么办?

    赵姨娘觉得,这世上唯一对贾环知根知底的人,就是她了。

    她还总以为,贾环是在撒一个弥天大谎,吹了个极大的牛,然后其实就是打着贾家的招牌在唬人……

    虽然真的唬住了许多人,或者说,唬住了除了火眼金睛的她以外的所有人。

    可赵姨娘还是担心,总是这么“狐假虎威”、“虚张声势”,不是个长法儿啊!万一被识破了,事发了呢?

    赵姨娘的一生,都活在贾府的方寸地之间。

    最远的出处,就是城南庄子。

    她又没读过书,不懂得外面的那些大事。

    在她印象里,最有权势的家族,就是贾家。

    最尊贵的人物,就是贾母老太君。

    最厉害的人物,就是王熙凤……

    最想推翻的人物,就是王夫人……

    最帅最有才华的人,就是贾政。相比于贾政,贾环的形象就是个渣渣……

    如今,她的心愿都已经达成了。

    最让她害怕的人,也对她和颜悦色了。

    最想推翻的人,也进去了……

    可是,最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环儿,你的事,发了?”

    赵姨娘胆战心惊的问道,满堂人皆如被施了定身法……

    因为早就被赵姨娘叮嘱过好多回,所以别人听不懂,贾环却听得懂。

    他好笑道:“娘,什么事发了?咱娘俩当年的案子早就消了,东西不都还完了吗?还事发什么呀?”

    “噗!”

    贾母一口人参母鸡汤喷出,原本担忧的心情也烟消云散。

    一只手颤巍巍的指着贾环,看起来想捏死他……

    鸳鸯急步走上堂,跪在软榻边上替她拍背,又要拿帕子替她擦身上汤汁……

    至于其她熟知当年典故的人,早就笑疯了。

    连贾宝玉都顾不得贾政在场,站在角落里笑弯了腰。

    当然,贾政自己也是一脸的“精彩”……

    只有两个人没有笑,一个是王瑜晴。

    她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满堂快要笑疯了的人们,连丫鬟婆子都绷不住在那里笑。

    心里升起一股鄙夷之意,没有规矩……

    另一个,则是赵姨娘。

    她如今也是讲究体面的人,多咱功夫都没被人这么笑过了。

    如今托贾环的服,竟又成了人家的乐子……

    看贾环气色虽然难看,可精神头还不错,想来没多大事,放下一颗心后,赵姨娘就忍不住咬牙开骂了:“你这没造化的种子……”除了贾环和小吉祥外,赵姨娘如今其实很少这般骂人了……

    “赵氏!”

    听赵姨娘这般骂,别人还在笑,贾母却顿时不笑了,抬起一张肃穆着的脸看着赵姨娘,沉声道:“不可胡说。环哥儿都没造化,谁还有造化?”

    赵姨娘闻言面色一滞,谦卑的笑容顿时浮现,这几乎是源自骨子里的……

    不过,没等她弯腰赔不是,忽然觉得肩头一沉,转头看去,却见身材高大的儿子,一脸笑意盈盈的正看着她。

    一只胳膊,更是极没形象的揽着她的肩头。

    虽然面色看起来十分不好,可眼神却一如既往的……傻乐!

    不知为何,虽然“明知”儿子只是“虚张声势”,可看到这样的眼神,赵姨娘心里还是不再慌张。

    见赵姨娘不再害怕,贾环又转头看向贾母,笑道:“老祖宗,她是我娘嘛,想骂两句就骂两句呗……”

    贾母闻言,失笑道:“还真是奇了,竟还有愿意挨骂的!”

    薛姨妈在一旁笑道:“哪里是愿意挨骂,只是孝顺罢了。不过,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儿子,怕是骂也不舍得骂一次!”

    贾环在一旁乐着对赵姨娘道:“娘,听到喽?你要是再骂我,我就去给姨妈当儿子了!”

    堂上又是一阵哄笑,薛姨妈笑的更是格外的灿烂。

    而原本还面色隐隐得意的赵姨娘,听到这句话后,脸色一下就黑了,张口就来:“你这蛆心的孽障……”

    骂完后,才下意识的看向贾母,讪讪一笑,道:“老太太,我不是骂他……”

    贾母先是没好气的瞪了眼贾环,然后对赵姨娘道:“你是他娘,既然他乐意听你骂,就随你骂罢!不过,有外人在的时候不可以……”

    赵姨娘忙笑道:“老太太,媳妇知道身份高低,从不见外客!”

    贾母闻言,嘴角抽了抽,不过面色却缓和了许多,她道:“不过是早晚的事罢了……”

    很明显,她活着的时候,还能压得住贾环,不让他将赵姨娘接到宁国府那边去受用。

    可是等她死了后,谁还能压得住赵姨娘?

    到那一天,毫无疑问,赵姨娘将会从一个隐藏在旮旯角见不得外客的姨娘小妾,一跃而成为两府最尊贵的女人。

    念及此,贾母心里到底有些不舒服,便对众人道:“你们先都回园子去吧,我们大人留下说一点子话。”

    贾家姊妹们闻言,纷纷起身行礼,然后一起离去。

    不过离开前,好几人在给贾环使眼色,一会儿见……

    贾迎春也欲言又止的看着贾环,表明她也有话说。

    贾环一一回了眼神后,她们便离去了。

    最后,荣庆堂上只留下了贾母、薛姨妈、贾政、赵姨娘和贾环。

    赵姨娘想离去,可又想留下来听听。

    没人撵她走,她也就留在了贾政的身边……

    鸳鸯则带着满堂的丫鬟婆子都出去了。

    待人都走了后,贾母将贾环叫到软榻上坐下,看着他道:“环哥儿,今天到底怎会回事?怎地听你爹说,你在朝堂上还闹了回,连太上皇赏你的紫金冠和斗牛服都脱了?”

    贾环闻言,看了眼黑着脸不想看他的贾政,然后对贾母笑道:“老祖宗放心,那就是个计,而且孙儿的那身行头有些旧了,刚好不想要了,就回来换了身新的……”

    “哼!你还有脸子说?”

    贾政实在憋不住了,喝道:“自古以来,挂冠而去者,何尝有你这么不要……不要颜面的!

    你挂冠而去就挂冠而去,回来后等朝廷的公议,若还给你,你再穿戴就是,也不失为一份美名!

    可你……可你怎么转身就换一身新的呢?”

    贾母等人面色自然古怪之极,贾环自己都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气得贾政顾不得贾母和薛姨妈当面,黑着脸骂道:“你笑个屁!”

    贾环连忙摆手道:“爹,儿子当时并没说要挂冠而去。谁有这个说法,您去找谁,反正我是不认!”

    贾政都顾不上生气了,好奇道:“你如今也是极有身份的人了,难道就不要一点体面吗?”

    贾环闻言,在贾母微微有些担忧的目光中,冷笑一声,道:“爹,儿子所行之事,就算传遍天下,了不起也就是一件胡闹荒唐之事。

    虽说不体面,但相比于朝堂上站着的一个个明面上道貌岸然,体面威风,暗地里男盗女娼,贪.腐害国的衮衮诸公,儿子比他们强一百倍!”

    “你……”

    贾政闻言,面色顿时涨红,却拦住了起身要训贾环的赵姨娘,他看着贾环道:“环哥儿,你拍拍良心说,礼部尚书宋怡,是你说的那种人吗?”

    贾环冷笑道:“身为人子,未分家而暗置私业、蓄私财,他也配谈礼教二字?”

    “这……”

    贾政闻言,顿时一滞,却还是摇头道:“纵然如此,可自他为官以来,从未在官场上贪过一两银子,也未曾怠慢过一次公务。为父记得,好几次,他生患重病,却依旧坚持上衙门理事,甚至昏厥于公堂之上,这些,都是世所皆知的事。

    你却因为朝堂政争,将他打倒,身败名裂,唉……”

    贾环奇怪的看着贾政道:“爹,你到底是不是我亲……你到底站哪边?

    那个老东西一边喊着要废黜我,一边喊着要圈禁我,你帮他说话?”

    贾政叹息道:“为父没有糊涂,自然站你这边。可却以为,你和陛下……不必做的如此极端过火。”

    贾环道:“爹,你知道宋怡的儿子宋文吗?”

    贾政闻言面色一变,有些不自在道:“宋文虽然多行混账事,却和宋礼部并不相干。宋礼部也曾多次与我等说过,不再认那个孽子。”

    贾环哈的一声大笑,道:“爹,他这话也就能哄哄你们这些惯读道德文章的清流。

    宋怡那儿子,都快比得上前朝西门大官人了。

    强抢民女的事做的顺溜之极,被他害的家破人亡的百姓不知有多少!被他逼的悬梁自尽的妇人更是数不胜数!

    还有一屋子的香.艳故事,我一天看一篇,一年都看不尽!

    里面不知蕴含了多少人间悲苦……

    这里面若没有他老子宋怡在背后站台,那些清流御史们,怎地一个个都视而不见?

    我还听说,好多风.流名士,士林清流,都参加过那宋文举办的无遮大会!

    嘿!哪个不是写的一手好道德文章?

    咦!你们都这样看着我作甚?”

    贾政黑着一张脸,贾母和薛姨妈都有些不忍直视……

    赵姨娘倒是不知所谓。

    贾政看着贾环,咬牙切齿道:“你是从哪儿看的西门大官人?”

    贾环莫名其妙道:“金瓶……咳!”险险刹住车,拐道:“《水浒传》哪!”

    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神,看着贾政。

    “我打死你个混账东西,小小年纪就看禁书!!”

    ……

    恼羞成怒的贾政被贾母轰走了。

    理由很简单也很强大,你儿子小妾都纳了大几房了,看点禁书怕什么……

    贾政带着赵姨娘走后,贾环在贾母和薛姨妈两人的眼神打觑下,有些讪讪的一笑。

    不过随即,气氛又肃穆下来。

    沉默了一会儿,贾母先开了口,问道:“这件事,真是你大姐做的?”

    贾环点点头,道:“是。”

    “为什么呢?”

    贾母语气中,满是浓浓的不解。

    连薛姨妈亦是。

    贾元春曾多次对贾母说过,她能熬成贵妃,是托了家里的福。

    可她为何转眼间,却走到了家族的反面呢?

    贾环呵呵一笑,道:“她,大概也是一个棋子吧。陛下需要她这样做,所以她就做了。”

    此言一出,贾母和薛姨妈又都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贾母叹息一声,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都一样。

    别说你大姐,就是我和你姨妈,出了闺阁门,想的也都是婆家了……

    世情如此,三从四德要求这般,否则,如何能在婆家立足?

    她又才有了身子,所以,难免心在宫里……

    不过,她毕竟还是没有坏心,你说呢?”

    贾环缓缓点了点头,道:“应该是吧……”

    “不是应该,是一定!”

    贾母肯定道:“环哥儿,你大姐是我一手养大的,她的脾性,我了解。

    至少,我知道她不是一个蠢人!

    她难道就不知道,她就是成了贵妃,底气依旧要靠家里,要靠你这个弟弟来撑着?

    别说是她,就是她有了皇子,日后,也一样要靠你来扶持长大!

    宫里长不大的皇子,不知有多少……

    不靠你,她还能靠哪个?

    所以,老祖宗敢担保,她绝没有坏心!”

    说话间,贾母的眼睛一直都在贾环脸上,目光紧张。

    唯恐在贾环眼中看到恨意或厌弃之意。

    不过,还好,除了有些失望外,并没有其他让她惊恐的情绪。

    贾母是个明白人,她很清楚,如果贾环自此恨上了,或者厌弃了贾元春。

    甚至,紧紧是断绝了对宫中的支持……

    那么,贾元春在宫中绝难长久立足。

    她若不稳……

    则贾宝玉未来堪忧!!

    贾环大概也能看透贾母的心思,勉强笑道:“老祖宗放心,孙儿也有些反思。

    一些想法是有些苛刻,也太过天真了些。

    这人生,这生活,哪有尽善尽美之事,哪有那么美好……

    以后啊,孙儿尽量对自己严格些,对别人宽容些。

    只要不触及底线,孙儿便不喜不悲吧……”

    语气,到底有些伤感。

    贾母闻言,心中大松一口气之余,又极为心疼的看着贾环,道:“对自己更不能苛刻,你才多大一点?就要承担起那么重的担子,你已经做的够好的了!

    老祖宗活了这么些年,哪里还见过比你更懂事,更有能为的孩子?

    贾家虽原也富贵,可到底没了你祖父在时的荣光。

    一代两代人或许没事,但时间一久,不能中兴,也就衰败了。

    天可怜见,你祖父显神,到底调理出来你,继承了家族大业,还一点点发扬光大。

    让贾家的门楣,得以昌盛。

    这已经很好了!

    你如何还要苛求自己?

    依我的意思,你就此致仕最好!

    老祖宗也不求你做公封王,能守着一个一等侯的爵,你受用一辈子都够了。

    也能庇护的住家族……

    老祖宗如今,只盼你能长命百岁!

    莫非,你是舍不得这权位?”

    贾环轻声笑道:“并没有……老祖宗,孙儿是男子汉嘛!再说了,孙儿身上本就还没有一官半职,哪里就”

    见贾母眼神不满,贾环笑道:“老祖宗,您放心。孙儿一定活过一百岁,到了一百二十岁,再在老祖宗膝下,彩衣娱亲!”

    贾母闻言,笑的极为慈爱,忽又道:“本来呢,只每月逢二六日期,方准椒房眷属入宫请候看视。不过,今儿得了皇太后的赏,明儿要进宫谢恩。所以,我想去看看贵妃。

    今儿你这么一闹,陛下又龙颜大怒,他不责怪你,怕是要把怒火撒到了你大姐身上。

    再者,难免会有一起子小人,以为经过今日之事,你们姐弟生隙,就此轻慢了你姐姐。

    她如今正怀有龙种,万一……

    环哥儿,那里是宫里啊!”

    薛姨妈也附和道:“环哥儿,老太太的话,是老成有见地的。当日,不正是你劝我,不要将你宝姐姐送进宫里去吗?后来姨妈还特意打听了下,那里果真是去不得之处啊!”

    贾环闻言,沉默了片刻后,方点了点头,语气缓慢道:“可以,不过,老祖宗,孙儿今日白天说的话,您还是要替我带到。

    大姐若是能淡泊心性,安安稳稳的做她的贵妃,贾家也一定保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平安周全。

    但是,她若还有其他的想法……

    呵,我贾家当不起未来皇者的母族,也没有野心去当后族,所以,绝不会让整个贾家去陪她玩火……”

    不是贾环枉做小人,今日,贾元春能够为了圣意,去算计贾迎春。

    那么未来,就极有可能为了圣意,去算计整个贾家。

    哪怕是她自以为的“善意”。

    尤其是,若她诞下的,是一个皇子后……

    为母则强,所爆发出的能量之大,超乎想象。

    远的不说,皇太后,不就是如此吗?

    宫廷斗争之惨烈,夺嫡之惨烈,令人不寒而栗。

    贾环不得不防。

    ……

    ps:算是圆过了这个剧情,嘿嘿,本来其实是准备按照另一种想法去写的,真的很想那样写。

    不过网文嘛,就算不求一个爽,也不能让大伙太压抑。

    比较让我感动的是,尽管有很大的争议,尽管没有推荐,咱们的订阅居然依旧保持上涨中。

    谢谢大家的支持,让我们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