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九十七章 如何是好……
    面对暴怒的隆正帝,贾环没形象的歪在椅子上,气色不是很好,他道:“陛下,镇国将军呢,跪是他自己要跪的,打也是他自己要打的,没哪个逼他。

    这官司打到哪臣都不认……

    陛下,您有事直说。

    微臣现在身子不适,脑子也不大清醒,领悟不了太内涵的话……”

    “呵呵……”

    一旁,邬先生坐在轮椅上,轻笑出声。

    苏培盛想笑不敢笑,隆正帝则抽了抽眼角,瞪着贾环,喝道:“若不是你太过放肆,得势不饶人,镇国将军如何会那般做?还敢狡辩!”

    贾环没力气和隆正帝嘴炮了,方才那位姓梅的老头儿给他用过针后,虽然冲开了幼娘封住的几道经脉,但贾环反而觉得力气不如之前了。

    回去后,赶紧再让幼娘看看……

    见贾环不闹了,隆正帝大感没趣,也还真就不嚷嚷了。

    他看了眼苏培盛,苏培盛忙躬身退出。

    而后,隆正帝竟走到贾环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肃穆着一张脸,看着贾环道:“朕上次与你说的事,你想的如何了?”

    贾环眉头微微一皱,心里叹息了声,面上却苦笑道:“陛下,您这不是在为难臣吗?您说的在军机阁都通不过,更何况是微臣?”

    隆正帝闻言,也皱起眉头,道:“少说怪话!朕若强行任命,自然能通过。只是,朕不想坏了祖宗的规矩。”

    贾环闻言,沉默了下,心中却不以为然。

    诚然,隆正帝若想强行任命,军机阁未必就能阻拦。

    可那人在军中,就一定没有威信可言。

    一个没有威信的将帅统帅的大军,必败无疑。

    只是……

    贾环纠结了下,道:“陛下,臣斗胆建议,这件事最好待收复西域后再谈。

    蓝田大营的中低层军官都已经放回去了,高层有军机阁调派的临时将军暂领。一时半会儿出不了问题,陛下何必心急于一时?

    待西域收复后,陛下再谈此议,牛伯伯他们一定不会再有异议了。”

    隆正帝闻言,面色一青。

    他自然知道,待西域之事结束后,他再提出人事任命,更有可能通过。

    可是,那个时候,太上皇大概也出关了。

    哪里还有他往军队中插手的机会?

    隆正帝与忠顺王不同,他是实用主义者,连续经过两次兵变,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后,他心中无比渴望能够拥有一支能够在关键时刻随时调动的军队。

    而群龙无首但战力无敌的蓝田大营,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愿错过的目标。

    若是错过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怕是再没有这等机会了。

    只是,对于他想往军队中插手一事,军机阁表现的很消极,甚至抵挡。

    大秦军方自创建以来,自有一套军中升迁的制度。

    这也是能保证大秦军方武运长存,战力不减的根本制度。

    那就是以军功、资历以及武功,三者并论,提拔升迁。

    这三者并论,就能极大的保证,为将者,是敢打、能打且有谋略者。

    而且,极大程度的保证了公平。

    隆正帝也很欣赏这套制度,不愿破坏之。

    但是,他更想将一个心腹之人,趁势插进军中,掌控一支强大的军队。

    而这个人,就是镇国将军,军机阁大臣,赢祥!

    这,才是他同意贾元春之计,让贾迎春与赢祥相见的原因……

    因为他本打算借贾环求情之机,做个交换。

    没有办法,以考功论,论武功,自然不用说,赢祥肯定是够格的。

    但论军功,就差了些。

    当将军可以,但当大秦八大军团之一蓝田大营的大将军,以赢祥当年跟着太上皇征战三年立下的军功而言,还差了许多。

    再论资历,那就更差了。

    赢祥已经有二十年没有在军中待过了……

    这样的考功,军机阁不予通过,隆正帝都没有办法。

    就如同任命内阁阁老,必须要经过廷推一样。

    隆正帝方才所言,他能强行通过,其实是吹牛了……

    当然,也不是绝对的没有办法。

    还有一个漏洞可以利用,那就是太上皇任命的军机大臣之职。

    贾环不太能理解,当初太上皇任命赢祥和赢历为军机大臣的用意是什么。

    但是,很显然,这是对隆正帝有利的一个任命。

    隆正帝如果强行想要通过任命赢祥掌管蓝田大营,那么就可以利用这条任命。

    不是任命赢祥为蓝田大营大将军,而是以军机阁大臣的身份,暂理蓝田大营事务。

    只不过换个名头罢了……

    但是,这一样需要军机阁通过才行。

    只是,牛继宗等人明显仍有抵触。

    因为,这也是一个近乎站队的问题……

    牛继宗、温严正等军机大臣,都是国之干城,更是太上皇的心腹大将。

    他们不同意,隆正帝当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因此,他才寄希望于贾环,希望他能帮忙转圜转圜……

    对牛继宗等人而言,贾环是一个晚辈,但也绝不是单纯的一个晚辈……

    费了那么大的周折,隆正帝哪里还能耽搁下去。

    若是能趁着这个机会,让赢祥将蓝田大营揽在手里。

    日后即使太上皇出关,一两年内都不好再有大动作。

    军国大事,毕竟不是儿戏。

    若是……

    若是太上皇不能出关,那么,这支握在手里的军队,就更重要了……

    “贾环,从理国公府、襄阳侯府几个府邸中,黑冰台搜出了很多骇人听闻之物。

    但朕为了保全武勋一脉的颜面,都压下了。

    其中,有许多都涉及到其他府邸。

    比如镇国公府,修国公府,奋武侯府……”

    听着隆正帝口中念出的一长串府邸名称,贾环无语道:“陛下,大秦勋贵多是开府十数年甚至近百年的大族,彼此间相交来往,礼尚往来,乃是人之常情吧?这些以您的心胸,应该能理解体谅吧?”

    隆正帝点点头,道:“朕能体谅,朕也能理解,这点子胸襟,朕还是有的。

    那么他们为何就不能理解朕?不能体谅朕呢?”

    邬先生在一旁敲边鼓道:“宁侯,陛下待你如何,你心里应该有数。

    说是君臣,但陛下待你却犹如自家子侄一般,甚至更亲近。

    但陛下的处境,你也应该清楚。

    不到一年时间,就连续遭遇逼宫政变和兵变。

    然而,这种情况,陛下甚至不能追究那起子乱臣贼子……

    由此可见,陛下是何等艰难。

    无人时,陛下常与我感慨,多亏有你倾力相助,才好不容易度过了这几次难关。

    这些陛下都记在心里,以待来日……

    也希望你也能继续再接再励,忠孝于陛下。

    全一段千古君臣之佳话!”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贾环还能说什么……

    他气息有些弱,苦笑了下,对隆正帝道:“陛下,臣只能尽力试试。”

    话虽如此,隆正帝眼神却陡然一亮,他语调加高道:“贾环,你告诉牛继宗他们,朕绝不是有意要破坏大秦的军功制度,朕也很赞同这种制度。

    镇国将军,也并非以蓝田大将军的身份去掌控蓝田大营,而是以军机大臣的身份暂理蓝田事宜。

    他是宗室,不会长掌兵权,早晚都要回来……

    到时候,蓝田大将军之位,仍由军机阁推荐人选!”

    贾环闻言好奇道:“陛下,您就没有想过,待到来日乾坤独断之日,改变这种制度吗?

    臣读史书,历朝历代,何曾有这等制度?”

    隆正帝闻言,嘴角抽了抽,道:“贾环,没看过书就不要乱说。

    历朝历代,除了马上得天下的帝王外,其他的,都不会直接干预军中大将的任命,也任命不了……

    不过,大秦与他们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多是以文驭武,由内阁管兵部之事。

    而大秦,为保武道昌盛,独.立军机阁,与内阁并列。”

    贾环闻言,干笑了两声,道:“是吗?那可能臣看史书的时候,看漏了……”

    见隆正帝和邬先生两人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看着他,贾环果断转移看书的话题,道:“陛下,宁至一案,可有结果?”

    隆正帝闻言,面色一沉,寒声道:“川宁侯府,空的连一只耗子都无,真真是好手段!哼!”

    贾环闻言,面色也凝重了许多,皱眉道:“总不可能,连一丝蛛丝马迹都没有吧?”

    隆正帝看着贾环道:“就看,黑冰台派去西域的人,能否拿住宁泽辰……”

    贾环决定,结束今天的话题……

    ……

    进宫时,是贾家黑云车载着贾环进宫。

    在大明宫前停车后,由苏培盛和一个小黄门一起搀着他步行了老远的距离,到了紫宸书房。

    然而出宫的时候,却是由一顶软轿,或者叫御撵,载着贾环,一路护送出了大明宫,送上了贾家的黑云车。

    不知多少眼线,在看到这一幕后,震撼的差点忘了给后面的主子去报信。

    然而,也有一人,却是欲哭无泪的站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幕,不敢上前,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贾环离去。

    就是抱琴。

    想起凤藻宫中,娘娘泪流不止的模样,抱琴心里就忍不住凄慌。

    不仅如此,寻日里往凤藻宫中拜访不断的宫中贵人们,今日竟一个都不见了……

    从贾家惊慌回来后,抱琴回到宫里,就只看到娘娘在那里哭泣,却不见了陛下的踪影。

    作为贾元春的心腹宫女,不用问,她就知道,娘娘计划的事出了岔子。

    而当她将在荣庆堂里发生的事,尤其是贾环回来后说的话,都说了一遍后,就发现贾元春哭的更厉害了……

    后来听说贾环进了宫,她就建议哭泣不止的贾元春,是否请三爷来说话。

    贾元春同意后,她便一直在大明宫外守着。

    倒是终于将贾环盼出来了……

    可是……

    可是宫中规矩森严,最严格的一条,就是宫人绝不可拦驾。

    否则,为了上位,吸引皇帝的目光,皇帝的御撵从后宫到前朝,大概要遭遇一百次以上的偶遇冲撞……

    若有这等不安分的宫女,通常就是直接打死了账。

    贾环虽然不是皇帝,算不得什么拦驾。

    可载着他的御撵却是货真价实的。

    拦御撵,与拦驾等罪!

    因此,抱琴一个小小宫女,如何敢做下这等事?

    哭丧着脸,她往回走去。

    心里却难免升起一股埋怨……

    娘娘在向陛下建议前,她就劝过,三爷定然要闹。

    可是娘娘却说,这件事百利而无一害,三爷不是女人,不了解二小姐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夫君。

    而且,还能对娘娘有利……

    待事成之后,二小姐就会感激娘娘,三爷也不会再生气。

    计划的很好,可是……

    如今看来,陛下似乎不这样想哩。

    如今可如何是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