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九十六章 笑柄尔!
    “梅先生,快给贾环看看,到底伤在了哪里!”

    隆正帝颇为头疼的说道,一脑门子官司……

    梅供奉走来,捏住贾环的手腕,号了片刻后,眉头微微皱起,又号了一会儿,才沉声道:“脉象淤积,气血不通,内伤极为严重,你应该昏迷不醒才对……”

    隆正帝等人闻言大惊,贾环却气虚道:“先生,我是靠……顽强的毅力,坚持过来的……”

    梅先生看着贾环怔了怔,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抽了抽嘴角。

    也不好反驳什么,因为从脉象上来看,还真有这种可能。

    只是……太不谦虚了。

    隆正帝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倒是苏培盛可能想弥补些,小声解释道:“梅先生,宁侯今年才十四岁。”

    言下之意,显而易见。

    果不其然,梅供奉眼神释然了……

    见贾环觑着一双快睁不开的鸟眼还在发狠的看着苏培盛,隆正帝怒道:“混账东西,还不快让梅先生给你医伤,等死吗?”

    苏培盛连忙架着贾环,放在了一个大太师椅上后,梅供奉开始施为……

    整整一个时辰后,梅供奉老脸都有些发白,才缓缓取下银针,见贾环的眼神已经有神了许多,终于能长吁了口气。

    不等隆正帝再安排工作,就匆匆告辞了。

    他年纪已高,这种挑战性的工作,一日两例,已是极限。

    再来一个,就要耗命了!

    待梅供奉离开后,一屋子的人,大眼瞪小眼,都等着某人开口说第一句,然后反驳之……

    偏偏,无论是隆正帝,还是贾环,都不肯第一个开口。

    眼看急性的隆正帝脸色越来越沉,贾环还在那朝某一处虚无之地飚发狠的眼神,邬先生苦笑着摇头道:“宁侯啊,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提这事,贾环仿佛都要炸了般,横眉怒眼道:“他娘的,遇到疯子了!”

    “贾环!”

    见隆正帝的脸色一下黑成了锅底,邬先生连忙喝道:“陛下面前,休得放肆!”

    见贾环又开始飚眼神后,邬先生无奈道:“宁侯啊,事情呢,陛下已经知道了。你是明白道理的人,应该清楚,当时十三爷只是魔怔了,绝非有意唐突,对不对?

    你也是见过他数面的人,应该清楚他啊,你以前,不是还很尊重他吗?”

    贾环冷笑道:“谁让我年幼见识少,被人骗了!”

    一个“骗”字,差点没耗尽他的口水。

    此时日已斜晖,泛着红芒的阳光透过窗子,笼罩着整间上书房。

    在夕阳的余晖中,某人的口水,差点就形成了一道壮观的彩虹……

    饶是某人在憋犊子,此刻见之,脸色也忍不住红了红……

    “你也会脸红?”

    隆正帝尖酸的话声终于响起了,言外之意,你不要脸。

    贾环迅速接道:“会,因为臣很诚实。”

    你这个骗子……

    隆正帝的脸一下又黑了,高昂的声音道:“你指桑骂槐的在说哪个?”

    “谁算计我家人我说谁!”

    贾环竟敢寸步不让!

    一旁处,苏培盛又觉得腿有些软了……

    隆正帝的脸黑的不能再黑了,沉声道:“算计你家人?贾环,你以为你是谁?”

    怪不得这糟老头子自幼不招人喜,妥妥一个毒舌。

    贾环也上真火了,沉声道:“臣不以为自己是谁,但是,臣一定要保护自己的家人。”

    脸色甚至有些绝决!

    隆正帝却觉得脸上有些火燎,声音再次激昂起来,道:“贾环,朕明白的告诉你,这件事不是朕的主意!想入我皇家门的人,满神京城都是,朕还未必看得上你贾家的姑娘。”

    贾环闻言,顿时木然了。

    怔怔的坐在那里出神……

    真的是贾元春!

    前世读过无数遍红楼,对于贾元春的印象,其实并不深。

    只知道,她早早的被贾家送入宫中,并且在宫里过的并不好。

    在得封贵妃省亲时,表现的很明理,劝诫不要奢靡,但,也很有怨气……

    贾家之人在外面肆意妄为,将家业败个干净,到了后期,很大程度上,已经只能靠宫里的贵妃来维持架子不倒了。

    而后,便是贾元春暴毙身亡。

    对于这个同父长姊,贾环打心里一直都很敬重,以为贾家亏欠了她。

    因此,他费尽了心思和财力,帮她早日成就了贵妃之位……

    但是,隐约中,贾环还记得有另一种很昌盛的说法。

    那是由红学学派中的一个重要支派,索隐派,据无数的蛛丝马迹,并与史实相互印证,曾得出一个极为骇人的结论。

    那就是,贾元春的上位,是通过出卖秦可卿而得成的。

    所谓“二十年来辩是非”,辩的,就是秦可卿的身份……

    因为秦可卿的死因很莫名,据推断,被删改的原著中说,她是因为被人撞破了奸情,金钗落在了尤氏手中,才羞愤自尽。

    但这种说法却站不住脚,因为扒灰之说,早就在宁国府中盛行了。

    在贾珍称王称霸的宁国府,谁敢指摘秦可卿什么?

    谁又能逼死她?

    连尤氏勉强能自保就已经很不错了。

    因此,只有皇家!!

    只有皇家才能逼得贾珍钟爱的秦可卿去死。

    而后来,废太子一脉便是以此为名,发动了兵变,于铁网山兵围皇帐,才使得贾元春被逼迫自尽,也就是所谓的“虎兕相逢大梦归”……

    贾珍也是因为此事,才怀恨在心,彻底站在了废太子势力一边,提供钱粮,联系人脉,阴谋造反……

    因此,贾家明明出了个贵妃,理应在皇帝一边,最终却被无情清算。

    贾环曾以为,这种论断极为荒谬。

    但是今日之事发生后,他在得知幕后推手为贾元春时,第一个涌上心头的,就是这段残酷的记忆。

    如果这段记忆是真的,那么贾元春,便是贾家衰亡的直接推手!

    这也是贾母和薛姨妈想不明白的所在,为何贾环会如此愤怒……

    因为,若是贾元春能出卖秦可卿的话,自然也能出卖贾迎春。

    不过,如果前世她是为了上位而出卖的秦可卿,那么这次,她又是为了什么呢?

    贾环绝不会信,贾元春只是为了帮他……

    因为贾元春知道,上回他为了贾迎春不入皇家,动了多大的干戈,又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她不可能猜不到贾环对这件事的反应!

    但是,她还是这样做了……

    如果她真的只想做媒,那她可以先和贾环商量一二,尝试劝说他。

    她若是如此,不管怎样,贾环都不会生她的气。

    甚至,还会感谢她。

    但是,贾元春却没有这样做。

    因为她知道,贾环绝不会同意。

    因此,她选择了用计谋来促成此事,再用皇权,来压他!

    手段不正,则意图不纯。

    她难道不知道,贾环一定会抗拒这件事吗?

    贾环以为,以贾元春的智慧,她一定知道。

    但是,她还是这样做了。

    在贾环,和未来的佐政亲王之间,她选择了站队,站在了另一边……

    可她如今已经是贵妃了,她还要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后位?

    绝无可能。

    隆正帝与当今皇后相敬如宾,琴瑟和谐,连太上皇都赞过。

    对于那位低调的皇后,连最挑剔的皇太后都挑不出什么错……

    难道是……

    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拉拢未来的佐证亲王?

    夺嫡?!

    贾环悚然而惊!

    不过随即又否定了……

    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夺哪门子的嫡……

    那是为了什么?

    唉,在宫中打熬出来的女子,心思城府之深,果然不是他能揣测透的。

    只是,到底是妇人格局,只能算的透那么一方寸之地,却算不过天下大势。

    看不透隆正帝,绝不会促成这门亲事。

    徒为笑柄尔!

    “贾环……”

    “贾环……”

    “贾环?!”

    一阵呼唤声,将贾环从沉思中唤醒。

    他双眼聚焦后,入目的,便是三张略带担忧的脸……

    不过,见他醒来后,当中一张脸迅速转黑。

    “贾环,怎么了?可是还有什么不适之处?”

    邬先生依旧显得有些紧张的关心问道。

    贾环的面色,着实难看,刚才脸上的神色,更是看的让人难受……

    他的心思,邬先生等人也都猜的到。

    不过也都有些不以为然。

    这世上哪有那么美好的事,真以为家里每一个人都是真善美吗?尤其是朱门深宅。

    贾元春有这点心思才是正常的,她若真的什么心思都没有,那才叫不正常。

    要么活不到今天,要么,她就是另一个太后……

    不过,贾元春如今应该还远远没有这个境界,也没这个资质……

    只是,看着贾环脸上的落寞和伤感,邬先生心里还是有一点影响。

    一双向来冷静的眼睛,目光柔和了许多……

    贾环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了之前的锐气。

    三伏热天,他却似乎感到有些冷,缩了缩肩,又拢了拢袖子,垂着眼帘,往椅子上靠了进去……

    这个动作,连隆正帝都有些动容。

    犹豫了下,他冷哼一声,道:“瞧你那点子出息……我大秦好女子多的是,不止你贾家有女儿!你就是上赶着送,朕以后都不会同意。”

    尽管贾环心中早有定论,但此刻闻言,他还是豁然抬起眼帘,目光激动的看向隆正帝,急道:“陛下说话算话?”

    隆正帝刚缓和的脸色又一下沉了下去,邬先生忙打圆场,笑骂道:“真真是糊涂话,陛下乃九五至尊,言出法随,金口玉言,岂能糊弄你……咳咳!”

    见隆正帝瞪向他,邬先生连忙止住话柄,干咳了两声。

    贾环却连忙挣扎着想起身,要给隆正帝行大礼参拜!

    隆正帝心里自然很想看到这小子磕头,只是,看他挣扎的那可怜模样,而且,还有事要说,便沉声道:“行了,就会装模作样!朕也是奇了,赢历赢昼都不敢跟朕顶着干,就你狗胆包天,敢跟朕对着顶!”

    贾环也就作势一下,听了隆正帝的话,又踏实的坐了回去,然后轻轻笑道:“陛下宅心仁厚嘛!”

    眉眼间生动了许多。

    也不知为何,看到他这般贼眉鼠眼的模样,隆正帝心里压抑的火气,忽然就小了许多。

    只是面色却愈发严厉,瞪着贾环道:“你知道就好……只是,你逼得镇国将军下跪自戕,这个帐怎么算?你们好大的胆子!”

    怒声如雷!

    ……

    ps:还是受了书评区的一些影响。

    这是个坑,是涉及到很后面的一个坑,却可以有两种写法。

    一种是我很想写的,但很伤感,也就作罢了。

    另一种就是现在这种。不知这个解释,能否解释得了贾环昨日的过激表现……

    不过两种写法其实殊途同归,且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