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九十二章 膨胀
    大明宫光明殿上的朝会,终因礼部尚书宋怡的喷血昏倒而告终。

    不过,隆正帝到底也没能彻底打垮宋怡。

    虽然他的德性不配在礼部尚书的位置上继续坐下去,但国朝法理,却也无法因此而废黜一位二品大员。

    尽管隆正帝很想,但辅政大臣马齐却站出来,替宋怡说了几句“公道话”。

    马齐言宋怡虽然德行有亏,但操守极佳。

    为官三十载,清廉方正,受太上皇嘉赞极深。

    不宜一棒打死……

    马齐开口后,忠顺王一脉文臣,大半朝的文官,纷纷出列求情。

    隆正帝纵然咬碎牙齿,但最终结果,却也不得不各让一步。

    宋怡罢礼部尚书,待西域收复后,去西域做巡抚吧……

    对于这个结果,马齐也只能默然。

    唯一所盼者,就是太上皇早日出关。

    以太上皇对宋怡的欣赏,想来,总会有转机之日……

    ……

    神京城东,靖恭坊,镇国将军府。

    太上皇诸子,大概独独十三子,没有住在十王街,而是被分在了靖恭坊。

    所谓靖恭者,言意恭谨奉守,静肃恭谨。

    本是褒义,但放在十三子赢祥身上,寓意就深刻的多了。

    当初因废太子之事,太上皇下旨圈禁了十三。

    批语即为:赢祥绝非勤学忠孝之人,如不严加约束,必当生事。

    由此可见,太上皇对他这匹曾经的小马驹的厌弃之意。

    一直到隆正帝登基后,以大赦天下之恩,方才解了赢祥的圈禁,封了一个宗室爵位最低的辅国将军爵。

    有皇孙出生后,隆正帝又趁机晋升一级,提为镇国将军。

    但纵然如此,赢祥这一支,在宗室内,也是黑的不能再黑了。

    若非太上皇闭关中,许了他一个军机阁大臣的虚位,算是一个解冻的痕迹,今日怕是连一个宗室都不会来……

    即使来拜祭者,也是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赢普的脸色,极为难看。

    “环哥儿?”

    仪门前厅后与灵堂前的庭院里,站着几个年轻人在那里聊天。

    见贾环与赢普走来后,纷纷前来招呼。

    牛奔、温博、秦风以及诸葛道、涂成、苏叶皆在此列,还有一人,是方冲。

    牛奔几个看到贾环一张枯槁的脸,脸色发青,眼神也黯淡无神,无不大惊失色。

    牛奔几乎是一步跳了过来,撞开被无视的赢普,拉着贾环上下打量了番,忽然暴怒道:“我艹他姥姥,谁干的?”

    一双绿豆眼里满是凶光的看向一旁的赢普,赢普心里日了犬,可看着一双双逼视过来的眼神时,他还是明智的没有硬肛……

    别说他只是一个镇国将军之子,就是哪个亲王世子,面对这群小丘八时,只要脑子没坏,也会果断的退避三尺……

    赢普吞了口唾沫解释道:“宁侯家中也有人仙逝。”

    此言一出,场面顿时一静。

    牛奔咬牙切齿看着贾环道:“环哥儿,你和我爹他们到底谈的什么?为何会忍气吞声?白家子丧心病狂,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刺杀你家人,这个官司,就算打到太上皇跟前,也一定会砍了白家子的脑袋!

    你就那么怕那个老妖……”

    “奔哥!”

    贾环打断牛奔的话,道:“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而且,也并非只为此事……

    放心,我心里有数,没事的。”

    牛奔闻言,看着贾环虽然颓败但依旧坚定的脸,叹息一声,道:“唉,你也长大了,大哥我的话你也不听了……”

    “呸!”

    一旁温博嘲笑道:“真是人丑不自知,还让环哥儿听你的话……我就不信,昨晚回去后,你老子没让你多听环哥儿的意见。

    反正我爹是唠叨了好多遍……环哥儿,你到底做甚了,让我爹这般夸你?”

    贾环瞥了眼一旁面无表情的方冲,呵呵一笑,道:“想来,温叔叔是在夸我,终于学会一个忍字了。”

    牛奔开始反击:“黑鬼,你懂个锤子,忍,会写吗?

    你要不会的话,多跟你方哥哥和方大爷学着点。

    我可听说,你方哥哥上折子,说你方大爷临终前……哦不,临昏迷前,要将方静嫁给太孙当侧妃。

    啧啧啧,这才叫真正的能忍!”

    温博好奇道:“丑鬼,这叫什么忍?你方大爷和你方爷爷这顶多叫会算计过日子,怎么叫能忍呢?”

    “我艹,那是你方祖宗!”

    牛奔闻言大怒,撸起袖子就要干架。

    贾环忙拦在中间,无语道:“两位大哥,你们消停点行不行,这是什么地方?”

    牛奔、温博两人闻言,看了眼一旁脸色难看的赢普,一起哼了声,到底放下袖子,却一起觑眼看向贾环,道:“环哥儿,你膨胀了。”

    贾环哭笑不得道:“我怎么了?”

    牛奔道:“你居然连方家都看不起,你膨胀了……”

    温博点点头附和道:“没错,虽然方家被人给坑了,可我还是很钦佩他们家的。

    没说的,面对叛军死战不退,这种精神,就值得咱们学习。

    尽管护着的只是个替身,成了一场笑话,可那也比靠在丑鬼他家的柳芳强多了……”

    贾环在牛奔再准备开干前,忙道:“对于义武侯府这种勇武刚烈,不畏牺牲的作风,小弟我也深表同情……哦不,深表钦佩!”

    “嘿嘿嘿……”

    牛奔、温博两人勾肩搭背,发出一阵阴笑声。

    看着贾环,这才觉得满意……

    方冲一张脸面沉如水,双拳紧握。

    浑身散发着阴森之气。

    牛奔、温博却丝毫不以为意。

    方家当夜若真的抱以忠靖之心,一心为君,他们也不至于这般嘲笑。

    但是显然,方家只是因为搏富贵。

    另外,是被隆正帝和贾环合起来坑了一把,苏培盛特意去方家营帐调兵救驾。

    方家这才不得不硬着头皮往上冲。

    当然,如果没有襄阳侯府的陈贺临阵脱逃,导致战阵大溃,方家也绝不至于如此之惨。

    种种机缘巧合加起来,才造就了今日之局。

    因此,对于方家的损失,牛奔等人只有幸灾乐祸的心思。

    这对荣国一脉而言,是政治正确性……

    不过,秦风到底读书读的多些,也没像牛奔那般,从小和方冲打到大,“仇恨”没那么深。

    因此,看不惯几个“坏小子”往死里挤兑人,落井下石无君子之风。

    秦风道:“你们三个差不多行了,有意思没……”

    贾环眉尖一挑:“哟!”

    牛奔弯眉一挑:“哟!”

    温博大黑眉一扬:“哟!”

    秦风忍不住笑骂道:“艹!”

    “哈哈哈!”

    诸葛道等人都忍不住一起大笑起来。

    如今,他们一行人是死心塌地跟着贾环这一伙子了。

    不是单纯的信仰问题,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信奉,跟着贾环,有“肉”吃。

    西域一战,铁网山一战,两战皆计有战功。

    待他们入军后,就不必从最底层的士兵做起。

    最低的,也是一个伍长,也就是十夫长。

    千万别觉得掉份儿,连牛继宗、温严正和秦梁、宁至这一起子妥妥的将门虎子官二代,都是从小兵干起的。

    在先荣国麾下当了一年的小兵,被二代荣国公往死里操练了一整年后,才开始起步。

    也正是这一年时间,他们得了先荣国的授业之恩,更被他的人格魅力折服。

    之后才从伍长、队正、营指挥、游击等等,一级一级的往上爬上去。

    都是武勋将门,军中故旧无数。

    只要迈过第一级,剩余的就海阔天空了。

    而如今,跟在贾环几个身后,他们都早早的迈过了第一关。

    更坚信,日后会愈来愈好。

    而和贾环背离的陈贺等人,已经没有资格再跟他们说话了……

    不过,这一群人的喧闹,没有将心性愈发深沉的方冲激怒,却激怒了赢普。

    “一群不当人子的东西,敢在我娘灵堂外嬉闹,我打死你们!”

    站在一旁,已经忍了好久的赢普,怒容满面的朝贾环三个冲来。

    牛奔见状,上前一步,一个散手震开赢普的拳,温博又反手制住了他的肩。

    贾环却连连给他作揖,赔笑道:“对不住对不住,真心不是故意的。就是和老相好开个玩笑……好好好,不说玩笑话了。咳咳,哥儿几个都严肃点,别再闹了。走,一起进去给将军夫人上个香磕个头,都是做晚辈的……”

    赢普闻言,这才勉强作罢,并放话道:“以后咱们好汉庄上见真章!”

    牛奔闻言,噗嗤了声,道:“含光门都没问题。”

    当初赢普在含光门,差点被方静拎的大锤干掉,牛奔这是在揭伤疤呢。

    果不其然,赢普面色陡然大红,还想再闹,贾环却有些恼了:“赢普,我们要去给夫人上香磕头,你不让我们进门么?”

    赢普闻言差点没憋死,恨恨一“哼”,掉头往灵堂里去。

    贾环在后面挤了挤眼,一群人肃了肃神色,个个面色“沉重”的跟了进去……

    ……

    铁网山,向西密林深处。

    白发白眉的黑冰台刑踪百户天涯,全身颤栗着。

    他面无人色的看着空地上那三具尸体,那三个在黑冰台云端顶层矗立的大人物。

    为首之人,是他曾经仰起头都无法接触的大人物。

    黑冰台主人,柴玉关。

    这样权势通天,贵不可言的大人物,此刻,却被一根床弩巨箭,横穿胸口,贯在了地上。

    胸口的血,顺着箭矢流下,已经干涸成黑色……

    在柴玉关一旁,是黑冰台杀性第一,号称攻击最强的白虎。

    他身上除了十数根强弩箭矢外,还有一道深不见底的刀伤,从眉心一直划过腹部,肠肺内脏流了一地,绿头苍蝇“嗡嗡”飞舞。

    如果说,这两人的死,只让天涯惊骇欲绝。

    那么横趴在地一动不动的第三人,则让天涯痛彻心扉。

    “良辰……”

    竟是,玄武千户,白良辰!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