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八十九章 花非花,雾非雾
    贾家的黑云车并未在家中待太久,就再次折返回来。

    从顺义门入皇城后,黑云车朝西北角直接行驶而去。

    那里,是大秦黑冰台的所在地。

    撩开一隙窗帘,董明月面色激动的看着黑冰台的衙门,要比她想象中低调的太多。

    就像是一座寻常之极的富贵人家……

    唯一与众不同的,大概就是黑冰台衙门口的墙壁和门楼都非常的高。

    并且,墙壁也并非以青砖砌成,而是黄岗岩。

    隐约可见,墙壁角落里有不少密集的射击孔,可以从那里发射出弩箭和强弓。

    从角度来看,董明月找不出有什么盲角能躲避的开。

    大门前摆放的石刻也不是寻常富贵人家摆放的石狮子了,看起来,似乎和传说中的谛听神兽有些像。

    倒是和黑冰台的职司相像,都是监听天下。

    对于这座大秦境内的最大特务机构,董明月从来不敢有半分轻视。

    尽管黑冰台极少在朝堂上露面,也极少发出自己的声音。

    但唯有同行业者,才会清楚它的恐怖。

    不过……

    如果索先生分析的没错的话,黑冰台内部,很可能出现了问题……

    董明月好看的眼睛,微微眯起,寒光乍现。

    对于当年使用卑劣奸计,给她父亲下.药,从而狙杀她们父女二人的机构,她从没有放下过恶念。

    只是,她知道轻重罢了……

    她不愿给贾环招惹麻烦,她也知道,贾环与黑冰台四大千户之一的朱雀,关系极为密切。

    但,如果能看到黑冰台倒霉,她也是乐意的。

    “吱呀!”

    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黑冰台紧闭的大门被人从里推开。

    董明月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当他看到,贾环搀扶着一位头戴黑不罩的高大男子走出来后,董明月眼中的泪水瞬间迷糊了双眼……

    “王爷爷,您注意身体啊。最近天气不大好,早晚冷暖的时候您自个儿多注意添减衣服。”

    贾环一手扶着身边头蒙黑布的男子,一边与另一侧满头白发的“朱雀”王炎说道。

    王炎闻言,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道:“环哥儿,不要大意。

    有许多人的手段之深奥玄妙,你永远都想不到……

    不过,既然你持皇命而来,我就将此人交给你。

    但你也要明白一点,此人若再次兴风作浪。

    那你身上担的干系之重,怕是会让你吃不消的。”

    贾环点点头,笑道:“我知道了,王爷爷,您放心吧。”

    “嗯,那行,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就不多留你了。

    环哥儿,你也感觉到天色有异。

    但你最好明白一点,有的人,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大的多的多……

    你去吧。”

    说罢,王炎不再多言,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后,转身进了黑冰台,大门再次关闭。

    贾环面色微变,看了眼大门旁那尊静静坐立的谛听神兽,轻轻吸了口气,也不再停留,搀扶着身边行动有些僵硬的高大男子,一步步上了黑云车。

    “爹!”

    尽管董明月极力想压抑自己的声音,可数年如一日,积压在心中的感情,还是让这道声音有些重。

    高大男子便是董千海,他上了马车后,听到这一道喊声,身体一僵,然后就感到一道身影扑了过来。

    “乖囡……”

    马车再次启动,董千海的头套还未被取下,他嗓音沙哑的唤了声,抬起有些僵硬的胳膊,轻抚着伏在他身上痛哭不已的董明月的头发。

    贾环想了想,还是没有选择劝董明月别哭。

    因为他知道,董明月这些年心里的苦楚。

    痛痛快快的哭出来,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

    一刻钟后,董明月停止了哭泣。

    抬头见董千海还罩着一个黑布头,竟有些嗔怪的看了贾环一眼。

    贾环无语的眨了眨眼睛,然后伸手,“嗖”的一下,从董千海头上取下头罩……

    “环郎啊!”

    董明月此刻哪里还有一点女武宗的威势,就如同普通妇人一般,对丈夫对父亲的不恭敬,满是不满。

    “小子,虽然我已是废人,但我若取你性命,你必死无疑。可信?”

    六年过去了,董千海却似乎没有丝毫变化。

    依旧方口阔鼻,剑眉英挺,帅大叔一枚。

    他静静的看着董明月,口中的语气却大的吓人。

    这却苦了董明月,一边贪婪的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父亲,一边还要劝着爱郎不要和父亲斗嘴……

    贾环撇撇嘴,却给董明月打放心的眼神,示意他也是尊老爱幼之人,不会跟残疾人一般见识。

    董明月心中那一抹伤感,终于被这孙子的无礼给气没了。

    然而,没等贾环再嘚瑟,忽然,从董千海身上响起一连串“哔哔啵啵”的惊人响声。

    一股骇人的气势,从方才这位连走路都僵硬的大汉身上腾空而起。

    “轰!”

    贾环耳中似乎产生了一阵轰鸣,整个人都懵了。

    “吁吁吁!”

    黑云马车陡然停下,弓弩上弦声响起,还有一道声音,是乌远拔剑声。

    “公子,可还好?”

    乌远极为凝重的声音传来。

    贾环缓缓回过神,眼神中的骇然之色未褪,道了声:“无事,继续前行。”

    车外沉默了片刻后,马车再次启动。

    “爹!”

    看着目光莹润如玉,却又渊深似海的董千海,含笑的看着她,董明月一瞬间觉得心都要欢喜炸了!

    再次惊呼一声,投进了董千海的怀抱里,还未干涸的眼泪,再次汹涌而出。

    董千海一边抚着爱女的头发,一边用挑剔的眼神打量着贾环。

    “唉……”

    一声长叹,从贾环口中发出。

    声音萧索,悲凉之极。

    董明月快活之极的心忽然一揪,从董千海怀中起开,转头看向贾环,急道:“环郎,你怎么了?”

    贾环“苦涩”一笑,道:“我想小吉祥了。”

    董明月先是一怔,随即“噗嗤”一声笑出声,满眼嗔怪道:“环郎啊,爹爹今日才重见天日,你……”

    贾环哈哈一笑,道:“逗你笑而已,今日是大喜之日,咱爸终于被我呕心沥血,费尽心思的救了出来。咱们得笑才是,哈哈哈哈……”

    董明月闻言,眨了眨眼,面色古怪的看着贾环,然后转头对董千海解释道:“爹爹,环郎平日里不是这般的。”

    董千海面色似笑非笑的看着贾环,道:“爹知道,一个八岁时就能心狠手辣,布局杀人的家伙,怎会是装疯卖傻之辈。

    贵族嘛,不都是这般?

    心性狡诈好色,妻妾成群。”

    贾环脸上的笑挂不住了,冷笑一声,道:“老头儿,你也别光说我。

    你当初为了贪图女色,差点连累我月儿一起跟你遭殃。

    这倒也罢了,后来你还骗我告诉她,要她跟她娘学。

    帮你重整白莲教!

    嘿!

    害的月儿差点惨死于内贼和魔皇之手。

    若非我及时调兵赶到,月儿有半点闪失,你还有资格在这里冷嘲热讽?”

    董千海脸上的神色也渐渐肃穆凝重起来,一双眼睛微眯,煞气渐凝。

    马车再次渐渐缓行……

    贾环却丝毫不惧,眼神直视着董千海。

    “爹啊!”

    董明月在平生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中,最后还是选择了帮贾环……

    当然,不一定是因为男朋友比爹更重要,而是因为男朋友实力差的太多,快怂了……

    “哼!”

    董千海执拗不过董明月哀求的目光,心一软,哼了声,就收回了目光。

    然而,贾环依旧面色一白,心里骇然不已。

    看着董明月泫然欲泣的为难表情,贾环好笑道:“傻明月,你难道不知道,自古以来,老丈人和女婿从来都是不对头的吗?这有什么好为难的?以后直接站我这边就是……”

    董明月又被贾环的厚颜无耻给逗乐了,满眼的嗔色。

    “岳父,讲真,你现在到底什么水平?小婿怎么觉得,你好像,比武宗还要高明那么一点……”

    贾环眼睛直直的盯着董千海,问道。

    董明月也这才发现董千海的不同之处,一下用手捂住了口,满眼震惊的看着他。

    董千海淡淡一笑,道:“不在武宗中,但也还未入天象。半步之遥吧……”

    “嘶!”

    贾环先是倒吸了口冷气,然后忽然满脸桃花开,上前一步,竟生生挤开了董明月,热情的坐在董千海身边,钦佩道:“哟!岳父,俗话说的真好,人不可貌相,您是这个!”

    说着,伸出一根大拇指,表扬道。

    然后在董明月嗔怪的眼神中,继续问道:“可是,您不是已经被废了吗?

    又是穿了琵琶骨,又是被点了气海。

    您是怎么做到的?

    教教小婿呗!”

    看着贾环这一脸德性,董千海先看了眼董明月的脸,打量了番她的眉角处,见她眉角处已经发散开来,又见贾环一脸酒色过度的熊样儿,不由暗叹一口气。

    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

    已经摊上这么不要脸的,女儿也已经被祸祸了,纵然他英雄一世,也只有认命的份了……

    被董千海看的红透了脸,董明月小声解释道:“爹啊,环郎平日里不是这样子的。他只有对外人……”

    猛然回过神,反应过来,董明月带了几分真恼,看着贾环道:“环郎,他是爹爹啊!”

    贾环歉意的笑了笑,然后解释道:“月,你应该明白,我不只是对外人这样,我都亲长也这样啊!对不对?”

    “哼!”

    董明月到底没贾环那么粗鲁,不好意思说一句“对个屁”。

    别的不说,刚才对王炎,都没这么见外。

    读懂董明月的眼神后,贾环投降道:“好好好,我跟岳父好好说话……”

    说罢,他转过头,看向董千海,面色肃穆道:“董千海,我们现在展开一场男人间的对话。”

    董千海在董明月发怒前拦住了她,他正色看着贾环,道:“你说。”

    贾环道:“我实话告诉你,我先前绝没想到,你的武功能够恢复,还能达到这个地步。否则,我绝不会救你出来。

    你在狱中的时候,都要利用明月稳住白莲教。

    如今你自己出来了,还会不会重出江湖,兴风作浪?

    你也是个英雄,所以,请直言相告。”

    董千海看了眼面色发白的董明月,沉吟了片刻后,摇摇头,但没等董明月高兴,却又点了点头。

    他看着面色陡然僵住的董明月,又看了眼面色凝重的贾环,道:“我不会再恢复白莲教了,到了我这个境界,平生所愿,就是迈出那最后半步。

    你不到这个境界,就永远不明白,这半步之后,对我的意义有多大,诱.惑有多深。

    纵然是那龙庭上的皇位,对我而言,也远不如那最后半步重要。

    这世上,如果还有一样是比这半步更重要的,就是我的乖囡。”

    “爹爹!”

    董明月闻言,欣喜过望,听到最后,更是感动不已,一下挤开了贾环,扑到了董千海的怀里。

    贾环却没有放松,他看着董千海道:“那点头是何意?”

    董千海道:“是我心中有心结未解,不解开此结,绝无迈出最后一步的可能。但此心结,与白莲教无关。”

    贾环闻言,直视着董千海的双眼,缓缓点头道:“老董,我贾环极少信人,这次,我选择信你一次。

    但是,我并非没有后手。

    我只警告你一次,在作奸犯科前,多想想我的话。”

    董千海生生被这孙子的话给气乐了,他道:“贾环,就算此刻柴玉关亲现,他也不敢这般跟我说话。你凭什么?”

    在董明月又紧张起来的脸色中,贾环冷笑一声,道:“就凭我能让我儿子不姓董!”

    “嘎!”

    董千海脸上的笑容顿时凝结,董明月的俏脸也一瞬间红透。

    董千海双目逼视着贾环,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贾环觑眼看着他,冷笑道:“我和明月早就商量好了……”说着,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又伸出一根,一共四根,他抖了抖手指,语气有些嚣张道:“我和明月要生四个孩子!老小,我可以让他姓董!”

    董千海呼吸都急促了些,沉声道:“老大!”

    贾环嗤笑一声,道:“最多老三。”

    董千海也退一步:“老二!还必须是二儿子!”

    贾环在董明月简直没脸做人的捂脸中,点点头,道:“行,看你今天才从里面出来,我让你一次。大不了,我和明月多生几个!”

    “两个!”

    董千海眼睛又亮了。

    贾环恼了:“老董,差不多行了!”

    董千海却不放弃,坚持道:“贾环,我只要两个姓董的外孙。我保证此生,绝不再触犯秦律。我董千海顶天立地,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否则,天诛地灭!”

    “爹啊……”

    “唉……”

    看了眼偷偷拿眼看他的董明月,贾环点点头,道:“算了,大不了我辛苦一点吧,成交!”

    “呸!”

    ……

    等董千海等人在宁国府后街下车时,迎接他的,是宁国府两百多手持强弩的亲兵。

    在董千海微微讥笑的眼神中,贾环将他们都赶走了。

    尽管,韩大还是将他们留在了附近……

    宁国府后街的一套不大的两进宅院里,一处葡萄架下,董千海看了看周遭幽静的环境,和精巧的别院,点点头,道:“很好,我就在这暂住一段日子,好好与乖囡说说话。”

    董明月道:“爹啊,你这里若是住不惯,也可以跟我和环郎回家去住的。”

    董千海闻言,宠溺一笑,抚了抚董明月的头,道:“傻丫头,哪有丈人住女婿家的道理?”

    贾环笑了笑,道:“岳父,我那里没这些烂规矩。已经有一个丈母娘都住在家里,再多个岳父,也没甚……”

    董千海听起这茬就来气,目光微凝的瞪向贾环。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女儿绝无可能做正室。

    可这个时代,做妾受的罪,他每每想起心里都有如刀割。

    董明月看出董千海的心事,忙小声解释道:“爹啊,家里不一样的。

    环郎早早在家里讲过,家里没有别家那些不好的事。

    女儿不比谁低一头的……”

    董千海不信道:“乖囡,你……你难道不用给正室太太立规矩?”

    董千海也曾是大户人家出身……

    董明月笑道:“哪里有太太嘛,环郎现在还没娶正室呢,八成也不会娶了……

    他现在还有两个平妻,也还没过门。

    那两人性子也都很好。

    而且,环郎一早说过,家里不用立规矩。”

    饶是董千海心思坚韧,此刻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迷糊道:“这岂不是,没了纲常?”

    董明月闻言顿时不高兴了,嗔道:“爹啊,难道你想让女儿去立规矩?”

    “不是不是……”

    董千海连连摇头,道:“爹每每想起你委身于小贼做妾,都恨得……嘿!如今看来,你过的还不错?”

    董明月俏脸微红,有些幸福道:“爹,女儿过的很好呢。唯一心焦的,就是爹爹您。如今爹爹您也出来了,还恢复了身子,女儿真的好幸福好幸福呢!”

    董千海看向贾环的眼神,终于满意了些,只是……

    他难得关心道:“小子,纵然如此,你也该尽力而为。

    我虽然希望尽早抱上外孙,却也不希望你被酒色掏空身子……”

    “咳咳咳!”

    见董明月又是羞红脸又是幽怨的看向自己,贾环忙咳嗽了几声,道:“岳父,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

    “噗嗤!”

    董明月想起昨夜之事,好气之余,又觉得好笑,她对面色渐渐难看的董千海解释道:“爹啊,环郎之前身体有恙,不能……

    总之,昨夜他被苗疆的蛇娘,以秘法相救,解除了病患,如今才能……”

    董千海闻言了然,他又打量了番贾环,摇头道:“到底是因为功夫没练到家,品级升的快是快,但根基太过虚浮。

    明日早起,你到我这来,花两个月时间,我帮你巩固一番。若是功夫深,以《白莲金身经》之妙,又何以至此?”

    贾环闻言,忙激动道:“岳父,您真是这个!”说着,比划了一根翘的老高的大拇指!

    “滚!”

    ……

    留下董明月继续和董千海说话,贾环命人做了一桌好酒菜送来后,就先离开了。

    他还有许多事要做,耽搁不得。

    幸好,董明月也理解。

    一番折腾后,贾环外面气色虽然依旧难看,但内里的力气却已经恢复了许多。

    从小院中出来后,发现乌远都没离开,抱剑而立。

    韩大韩让两人更是面色凝重。

    帖木儿抱着一架大大的强弩不放,也站在一旁。

    直到看到贾环出来,众人才长呼一口气,帖木儿也终于保不住正常需两人才能张开的大弩,一下子磕在了地上。

    不怪他们太紧张,着实是……方才那股气势,太过骇人。

    纵然以乌远之能,都有些惊骇。

    更遑论其他?

    “公子,什么境界?”

    贾环甫一出来,乌远率先问道。

    贾环没有让他失望,道:“已不在武宗,但也还未到天象,半步之遥。”

    乌远闻言缓缓点了点头,道:“不出所料,不过,也好,到了他这一境界,最大的追求,便是迈出那半步。”

    贾环“嗯”了声,道:“他也是这么说的,应该不会作假。事已至此,只能选择相信他……

    这里就不要安哨探了,没必要,也看不住。

    准备一下,接上姐姐,我们去十三将军府。”

    “是。”

    ……

    荣国府,荣庆堂。

    “环哥儿回来了?你……你怎地成了这般模样?”

    贾母坐在高堂上,看清贾环的脸色后,惊问道。

    贾环只是简单了说了两句“不要紧”,就没有再开口。

    家里姊妹们此时并不在此地,想来都在园子里。

    薛姨妈亦不在。

    但是却多了一个出乎贾环意外之料的人,邢夫人!

    贾环顾不得详细回答贾母的话,讶然的看着她。

    此时的邢夫人,与当初被关进去的她相比,是截然不同的两人。

    她目光莹泽的看着贾环,不喜不悲,好似得道高僧一般,已然大彻大悟。

    她没有对贾环怒目相视,也没有露出什么讨好笑意,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贾环摸不着头脑,看向贾母。

    贾母见贾环不像真有事的样子,想起昨天的套路,以为又是他耍的什么把戏,便笑的比较明朗,道:“怎地,这才几年没见,就不认识了?”

    贾环心里有了数,一边笑一边行礼道:“环,见过大太太。”

    邢夫人又轻轻点了点头,说出的话,却让贾环摸不着头脑:

    “花非花,雾非雾,

    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不多时,

    去似朝云无觅处。”

    ……

    ps:虽然是三更,但是一万三千多字,是四更的量。

    昨日状态不好,欠了一更,心里着实愧疚。

    但绝不是被掏空身子所致……

    今日写到夜里三点半,补全。

    感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