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八十八章 绝杀
    礼部尚山之变,本就是以阴谋之计,诱使奸邪就犯。

    事成者非功,事败者无能。

    何须以国朝名爵轻赐?”

    此言一出,隆正帝刚才缓和的面色,陡然铁青,目光森寒如刀的看向宋怡。

    然而,宋怡却丝毫不惧,竟敢与隆正帝对视,寸步不让!

    他乃太上皇信重之臣,当初太上皇在位时,他不过区区一礼部郎中,便敢直言上谏,言政事之缺,深得太上赞誉。

    隆正帝登基后,他就愈发无所畏惧了,常以“人镜”自喻……

    宋怡继续声如金石道:“陛下之前所言,臣深以为然。

    高祖、太上两代,我赢秦皇者,气度如渊。

    前朝所为,教徒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之旧事,我大秦从未有之。

    此乃人臣之福,亦乃社稷之福也。

    然,老臣以为,凡事过犹不及。

    我大秦待武勋之属,着实太过宽容优渥些。

    故使得他们一个个气焰嚣张,目无法纪,多行枉法之事。

    更甚者,还敢倚仗太上皇和陛下荣宠,凌压宗室,殴打皇亲。

    尤为恐怖者,还有人敢对皇太后不敬!

    此等天良丧尽,纲常败坏,礼教缺失之辈,竟还能深得陛下宠爱?

    老臣以为,此皆陛下之过也。”

    隆正帝面色黑如铁锅,心中暴怒,寒声道:“那依宋大人之见,朕,该如何当这个皇帝?”

    宋怡高声道:“陛下自当严肃国法纲纪,勿信奸佞。

    亲贤臣,远小人。

    最重要的是,废黜那不忠不孝之辈,并圈禁之。

    连皇太后都敢凌逼,老臣实不敢与此等豺狼牲畜同殿为臣!”

    说罢,还左右扫视一眼。

    按照计划,这个时候,应该是群起而攻之的局势。

    大秦以孝治天下,敢凌逼太后,纵然凌迟处死都不为过。

    然而,让宋怡诧异的是,待他此言说毕后,光明殿上,竟一片宁寂。

    鸦雀无声。

    非但无人附和他,甚至还有他的门生,连连给他使眼色。

    宋怡大为不解,心中感到有些不妙。

    而这时,始终木然的贾环,站出一步,看向宋怡,道:“宋礼部,你所说不忠不孝之徒,可是区区在下?”

    宋怡看着面容枯槁,声音干涩的贾环,也有些诧异。

    不过,他心里恨不得贾环死,以为这种人合该如此,便不以为然,哼了两声,轻蔑道:“老夫说的就是你!如何?

    贾环,你也算出身名门。

    汝曾祖,汝祖父,皆为国朝功臣。

    看在他们的份上,所以,老夫只是请陛下废黜你的爵位,圈禁在家,好生读书学礼。

    你若有自知之明,就自请处罚吧。”

    贾环闻言,直直的看着宋怡,一字一句道:“宋礼部,本侯之爵位,的确承袭于先祖。

    但本侯从子爵而至国朝一等侯,着配斗牛服、紫金冠,乃是因为本侯,为国征战西域,几以灭国之功,才得以晋升的。

    若我贾环心中无一颗忠于大秦的心,如何敢不顾生死,孤身入龙城,夜割可汗头?

    又如何会在已立下大功后,还甘冒奇险,去烧有准葛尔国师扎达尔驻守的克拉玛伊大营?

    为此,我双眼尽瞎,几尽身死。

    请宋礼部与某解释清楚,何有不忠之罪?”

    宋怡在朝堂上滚爬了数十年,如何会畏惧这等诘问?

    他“嘿”了一声,不屑道:“少年鲁莽好强,又有游侠纨绔气息,不知生死之重,也是有的……

    也罢,本官勉强当你心怀忠心……

    可是,你屡屡殴打亲王世子,对亲王不敬。

    到最后,更是连太后都敢欺凌威压!

    贾环,这等纲常灭绝之事,你敢做不敢当耶?”

    听宋怡这般说,满朝人面色皆异。

    许多人都想不通,身为礼部尚书,清贵之极的宋怡,消息如何会闭塞至此?

    他们自然不知,为了给忠顺王打起反击一战,昨日虽然休沐,可宋怡却闭门谢客,不见任何人。

    与清客幕僚一起连夜商议对策,书写奏章。

    今日一早,便斗志昂扬,早早的来到皇城进了宫,因此错过了后面发生的一桩桩事……

    这才有了此刻的一幕。

    有人想拉他,可此刻哪里还有机会……

    贾环直面宋怡,面色却愈发枯槁,眼神里满是木然。

    看到这一幕,饶是心知贾环在往死里坑宋怡,隆正帝心里还是有些不忍,看向宋怡的目光,愈发凌厉……

    然而,就当所有人以为,贾环会将昨日之事说出,打宋怡一个措手不及时,贾环却忽然倒退一步。

    他转过身,对隆正帝深深一揖,朝天子。

    而后,他当着隆正帝和满朝大臣的面,缓缓的解开头上的束发紫金冠,又当朝脱去身上的斗牛公服。

    一起放在地上,再一礼,最后,转身,一步步走出了光明殿。

    背影悲壮,凄凉。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心里不约而同的说了一句:

    好狠!

    宋怡完了!

    “砰!”

    果不其然,龙椅前的御案上忽然发出一声巨响,满朝文武皆惊,而后就听隆正帝暴怒道:“来人,送礼部尚书前往慈宁宫,让他当面请教太后和忠顺王,宁国侯可曾凌压不敬于他们!”

    “嘶!”

    又是一阵倒吸冷气声,众人看向面色已经感到不妙的宋怡,满是同情……

    这临门一脚,好狠,好准,好毒!

    ……

    宫里发生的事,和贾环已没甚关系了。

    他相信,以隆正帝的手段,一定会完成最后的绝杀。

    毕竟这种机会,可遇而不可求。

    其实,连贾环都没想到,经过昨日之事后,还会有人跳出来指责他不敬太后。

    尤其还是宋怡这等在朝堂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而矗立不倒的老瓤子……

    不过,既然有人寻死,贾环也乐意成全他……

    他原本以为,有人会拿昨日那一百颗人头垒成京观说事。

    还有就是,文官体系会借铁网山打围之变,集体向军方发起攻击。

    这才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也是牛温二人和贾环之前最担忧的辣手之事……

    毕竟,铁网山之变,军方是真正理亏的一方。

    若今日文官体系当真如此开局,那军方必将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首当其冲的,便是军费的预算。

    哪怕只砍掉一成,都会让军方痛彻入骨。

    其次,就是勒在军方脖子上的缰绳,会再次收紧。

    如今,大秦军方,发动千人以下规模的战斗,不需要上奏。

    也就是说,在大秦军中,区区一个游击将军,都能调遣麾下一营上千将士出战。

    当然,前提是能打赢。

    这是朝廷给军方的自主性。

    但文官完全可以借此次事变,将这个口径缩小至五百人,甚至更少。

    如此一来,军方必然受到重创。

    然而,让贾环没想到的是,有堂堂阳光大道不走,宋怡却率先急不可耐的选择了对贾环的个人攻击。

    他是想先拿下“稳操胜券”的一局,然后再乘胜出击,发起对军方,乃至贾环背后的隆正帝发动攻势。

    如果没有昨日之事,宋怡的算盘,未必不能打响。

    而他若当真有一颗公忠体国的心,不是一心想为忠顺王翻盘,也绝不至此。

    如今,丢了先手后,文官体系气势已衰,再想发动像样的攻击,就再无可能。

    念及此,贾环心中说不出的快意!

    原本还以为,今日会有一番苦战。

    因此他尽力表现的凄惨一些,却不想,竟会如此。

    人生啊,果然处处有惊喜!

    他一身白衣,狼狈不堪的从宫里走出。

    一路上,身形愈发悲壮……

    ……

    出了大明宫门,上了黑云车后,马车缓缓的行驶出皇城。

    根本不停留,一路行驶至西城居德坊,公侯街,宁国府门前,然后,贾环也不下车,马车直接将他送进了二门。

    做戏,也要讲究一个度。

    在朝堂上下死手就好,若在家门前,也白身进门。

    那么消息一瞬间就会传遍整个贾府,老太太他们也会知道。

    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骚动就不好了。

    贾环一向以为,能不让家人担忧,就最好不要让他们担忧。

    这是一个男人该有的责任和担当。

    尽管贾环的灵魂并非真正的贾家人,但这么些年来,从赵姨娘视他若命根,白荷、小吉祥视他若天,到贾政对他的“偏爱”,贾迎春对他的疼爱,还有贾母、王熙凤之流的转变,以及,林史薛等人与他的爱情……

    贾环早已彻底融入了这个角色,他也承担起了他该有的担当。

    ……

    到了二门前,贾环方从马车上下来,乌远韩大等人虽然对他一身狼狈,好奇的紧。

    但贾环的目光轻松,并无什么悲愤之色,两人也没有多问什么。

    跟在贾环身边,对他的一些“诡计”,也已经有些免疫了。

    倒是进了二门后,引起了一些不小的轰动……

    不过,由于贾环规矩大,最讨厌下人们嚼舌,所以也没人敢上前献殷勤。

    只是,到底早早的将董明月和白荷引了出来。

    两人在内宅有不同的消息来源。

    一个来自管家,内宅管家是李万机家的,也就是白荷师兄的老婆,看着她长大,自然向着白荷。

    另一个,则是来自青隼……

    两人都明白一些贾环这身打扮的意义,面色纷纷一变。

    贾环却不等她们发问,就连连摆手道:“无事无事,不过是丢了一身衣裳。

    白荷,快去给我再取一套来,三爷我急用。”

    白荷闻言一怔,虽然满心诧异,却也不问,温顺的转身回去再取一套备着的紫金冠和斗牛服来。

    这些官配套装,贾环每个月都要换一套新的。

    而讲究一些的人家,比如说镇海侯府李家,据说每天都要换一身新官服……

    这些自然不可能由朝廷置办,除了第一套外,其他的,都是官员自己去采办。

    也因此,有些官员每日穿的崭新。

    而有的,却数年如一日只穿一套,身上的官服补丁上打着补丁。

    也不知道,此刻朝堂上的人,若是知道了,贾环在光明殿上脱的那么悲壮,凄凉,转身回家却换一身新的,心里会有什么感想,尤其是宋怡……

    贾环却管不得那么多,他对犹自生气的董明月急声道:“明月,快上车,没时间解释了,快点……”

    董明月闻言,先是一怔,可随即,眼睛猛然一亮,呼吸急促起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