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如戏人生
    隆正帝心如死灰般看着凤榻上强撑起身子的太后,看着她凌乱的头发下,一张苛刻惨白的脸上,一双三角老眼里满满的怨毒目光,隆正帝身子晃了晃

    他不明白,为何分明都是她的儿子,她却这样待他。

    难道,他就不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骨肉吗

    母子之间,何以何以竟生死相盼

    心灰意冷下,隆正帝也懒得去看一旁忠顺王得意的面孔。

    他木然道:“既然母后已经无事,那儿臣,就告辞了。”

    说罢,隆正帝转身就想离开这处令他全身冰冷的宫殿。

    然而,没等他转身,就听凤榻上再传来尖锐的声音:“等等”

    隆正帝心中涌出一抹厌恶,却只能强忍着,道:“不知母后还有何吩咐”

    太后在赢遈的搀扶下坐起身子,一双老眼死死的盯着隆正帝,如看仇人一般,她愤怒道:“皇帝,本宫娘家人如何招惹你了,还是你要盼本宫早死”

    隆正帝闻言,面上闪过一抹不正常的殷红,紧握的拳头几乎掐进肉里,却只能跪下,一字一句道:“儿臣不敢。”

    “你不敢”

    皇太后暴怒道:“你将我皇儿陷害软禁,使他丢了大权。你还你还想害杰哥儿的性命他是我白家唯一一根独苗,你这是要绝我白家的后,断我白家的根

    你这不是想置我于死地,又是什么

    好一个心思阴诡的皇帝”

    隆正帝怔怔的跪在那里,木然道:“忠顺王府的巫蛊咒阵,儿臣已经毁去。

    赢遈儿臣不会拿他怎样,待父皇出关后,自有他老人家秉定乾坤。

    至于白杰

    他竟伙同宗室诸王世子,于酒楼上,射杀宁国内眷

    母后,若不是儿臣急命人去救。

    白杰此刻,人头早就被人砍下喂狗了”

    皇太后毕竟还是有心智的人,她一听就觉得不对,道:“胡说八道诸王世子都被圈禁在宗人府,他们如何会通杰哥儿一起做下那等没脑子的事”

    隆正帝闻言冷笑一声,道:“这母后就可以问问赢遈了。”

    皇太后猛然看向忠顺王赢遈,眼神却与看隆正帝时的森然截然不同,多了些见责,少了些冷酷,道:“小十四,这是怎么回事”

    忠顺王赢遈悻悻道:“母后,儿臣责令宗室诸王带他们世子回府反省,圈禁到他们府里。儿臣也没想到,他们会不听命”

    皇太后哼了声,脸色难看的看向她弟弟白庆,冷声道:“杰哥儿是怎么教诲的怎么这般容易上当受骗他年纪小,管不住手下的人胡作非为也是有的,你当祖父的,就不能挑几个老成的放在他身边看着”

    白庆连连道:“太后教训的是,是臣弟的错。待杰哥儿回来后,臣弟一定好生严加管教,将太后懿旨告诉他。杰哥儿最听太后的话,以后再不敢轻信他人了。”

    皇太后闻言,点了点头,对隆正帝道:“你也听清了都是杰哥儿手下的人自作主张,胡作非为,和他没什么相干。”

    隆正帝漠然道:“母后,这件事闹到现在,已经不是皇家说不相干就是不相干的了。

    宁国府死了一个内眷,还是直系亲眷。

    且不提贾家荣宁二公于国朝有扶邦定鼎之著勋。

    宁国侯贾环自身便深得太上皇宠爱,亦有大功于江山社稷。

    这般被人袭杀了亲眷,若朝廷没有一个交代

    母后,您应该知道,贾家在大秦武勋和军中的影响力。

    纵然太上皇此刻出关,也必杀白杰”

    “啊”

    隆正帝斩钉截铁的话一出,国舅白庆当真如五雷轰顶,大叫一声后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哭嚎道:“太后哇,你可要救救杰哥儿啊不然爹在天之灵,也闭不上眼哪”

    皇太后本来渐渐动摇的心,听到这句话后,瞬间又坚硬起来,她看着隆正帝,一字一句道:“贾家人,不是杰哥儿杀的,是下面人自作主张。”

    隆正帝嘴角浮起一抹讥讽而又快意的冷笑,道:“母后,白杰已经认了。”

    皇太后勃然大怒道:“他不过一个孩子,又懂得什么他是被吓被骗的本宫说不认,就不认”

    隆正帝脸色又木然了,道:“母后大可发懿旨给大理寺、刑部和兰台寺。”

    “混账你”

    皇太后被此言呛的满脸通红,身子又打起摆子来

    她以为,隆正帝这是在当面打她的脸。

    昨日她才被贾环和李光地逼着回宫,颜面丧尽。

    视为奇耻大辱

    却不想,隆正帝竟敢当面嘲讽她妄想后宫干政,还想让她再次被三司打脸

    “母后,母后”

    赢遈见状大惊,忙上前扶住皇太后,大哭道:“母后,你可不能被气坏了身子啊你若有个三长两短,儿臣必死无疑哇”

    说罢,他跪倒在凤榻边,抱着皇太后的腿大哭不止。

    一旁的国舅亦是如此,伏低嚎啕。

    一时间,寿萱春永殿内气氛凄凉无比。

    皇太后阴狠的目光逼视着隆正帝,隆正帝只是跪在那里,垂着眼帘,闻若未闻,视若不见。

    皇太后心中恨之极,只觉得身上掉下的这块肉,竟是心中最厌恨之人。

    她当初生下他时,就九死一生。

    然而,好不容易生下来,却当天就被抱走,交由无子的孝懿仁皇后育养。

    而她,只由普通端茶倒水的宫女,晋封为最低等的嫔。

    第一次生产,几乎要了她的命。

    而隆正帝幼年时,却根本不认她。

    风风光光的做他的中宫养子,竟比她这个生母的地位还要高。

    从那时起,皇太后就认定,此子是她生命中的孽障。

    直到吃足九年的苦,又再次诞下龙种,也就是次子赢遈,才一举被封为德贵妃。

    而生赢遈的时候,她几乎没感到什么痛苦,就生出了乖巧懂事的儿子。

    自此之后,她心里,只有幼子,才是她真正贴心的儿子。

    而长子,却是只能为她带来厄运的讨命鬼。

    到后来,他用“卑劣”手段,抢走了幼子的皇位后,这种厌恶达到了根深蒂固、深恶痛绝的地步。

    只是

    她毕竟是从宫中最底层,一步一个脚印爬起来的女人。

    能坐到太后这个位置,她脚下不知踩着多少具枯骨,心中又怎会没有成算

    只看她方才三言两语便颠倒白的本事,就知道她不是易与之辈。

    因此,当她发现,仅用太后的身份硬压不住隆正帝后,她便开始动起了心思

    “皇帝”

    皇太后的语气忽然变得极弱,她道:“本宫十三岁便进宫,做宫女服侍太上皇。端茶清扫,服侍贵人。这一做,就做了六年。

    期间,是我父亲变卖家财,替本宫打点宫中大太监和宫女,才让我得以活了下来。

    而后,十九岁时,得太上皇宠信,诞下了你。

    那一年,我的身子骨太弱,太弱。

    若非是我父亲再次变卖家财,各处搜买好参,送入宫中与我,我是坚持不下来那十月怀胎之苦的。

    许是皇帝生来便有大富贵,却把我折腾的好苦、好苦

    生你时,整整折磨了我三天三夜,连最后一口气都快要耗尽,产婆嬷嬷几乎都要放弃时,才生下了你。

    之后,你跟了孝懿仁皇后去受用,而我

    呵,却只能继续受苦。

    还是我的老父,将将所有的家财变卖,连老宅都舍了出去,才再次救了我的命。

    皇帝啊,本宫如何忍心,让白家绝后,让父亲他老人家,死不瞑目啊”

    隆正帝闻言,面色微微动容。

    他这并非第一次知道他当年出生时,并不顺畅。

    但他却不知,竟有这么多苦难。

    隆正帝有些心软了

    只是,他陡然又看到皇太后眼角边的那一抹一闪而逝的讥讽和厌恶后,心中猛然惊醒。

    他忽然想起,孝懿仁皇后活着的时候,曾教导过他的话:这个世上,如果还有哪里的女人不能相信,那就是皇宫

    越是走到最后,身份越是高贵的女人,就越不能相信。

    隆正帝刚刚暖化的心瞬时又冰冻起来,他淡淡的道:“母后,儿臣也希望白家能传承万代,与国同戚。只是国法无情。

    只要军方以国法威逼

    呵呵,十四弟不是有门人掌刑部和大理寺么

    十四弟可有信心,让他们压下此案”

    忠顺王闻言,面色一变。

    大理寺和刑部可以压的住平民百姓,可以压得住寻常读书人和官员。

    但是,如果连勋贵被随意打杀都能压下

    那他们就可以上天了。

    武勋将门不得干政,前提是没人惹他们,理不在他们那边的时候。

    没人欺负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想无风荡起三重浪,更何况白杰等人作死杀人。

    若不是贾环,也好办些,无非是一手利诱一手打压恐吓。

    可是这些招数想对贾环这个层次的勋贵,那只能是找死

    大理寺敢偏一点,贾环敢带亲兵砸了大理寺衙门,打断大理寺卿的骨头

    这就是勋贵与普通官员之间的差距,也是原著中,贾母敢戏言威胁王太医,治不好病要打烂太医院的底气。

    忠顺王面色变了变后,忽然眼睛一亮,道:“有了,老四陛下,你可以去让贾环闭嘴啊你不是最宠信他吗你的话他一定听。

    只要贾环闭嘴,其他的事都好办。

    没有这个刺头挑事,本王看谁敢多嘴”

    赢遈越说越有气势,狠狠一挥手道。

    隆正帝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赢遈,讥讽道:“你这般了得,那你去给贾环说,让他闭嘴试试。”

    “你”

    忠顺王闻言一滞,说不出话来。

    当年贾环只一区区子爵时,就敢仗着身后那个混账圈子,和他顶着来。

    现在赢遈觉得他要敢上门提出这个要求,贾环就敢用脚踹他一脸

    真正是纲常混乱,没有尊卑

    想起大秦对勋贵的包容甚至是纵容,忠顺王就恨得咬牙疼。

    他打定主意,若有一掌权,一定将这些嚣张跋扈的混账们,全部废掉

    “皇帝”

    见忠顺王被隆正帝怼的说不出话来,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皇太后心中大恼,语气加重的喝了声,然后又强压怒火,变得虚弱可怜道:“皇帝,这件事,确实是你十四弟做差了。

    不过,他也是被宗室诸王所骗。

    他分明叫那些王爷将各家世子带回去圈禁,严加管教。

    可是,他们却没有”

    “母后,是赢朗鼓动白杰下的手。”

    隆正帝心中隐隐有些快意,说道。

    皇太后闻言一滞,面色一下涨的通红,眼神如刀的看着隆正帝,身子晃了晃,往一旁倒了下去

    “母后,母后”

    忠顺王大惊,大声喊道。

    国舅白庆也跟着呼喊道:“太后,太后哇”

    隆正帝忙从地上起来,高声喊道:“太医,太医,快传太医”

    皇太后,绝不能有事。

    否则,一顶气死太后的帽子扣下来,太上皇出关后,能生生废了他。

    就算太上皇不出关,忠顺王都能借机联络宗室和朝廷大臣,行废立之事

    不过,没等太医来,皇太后又幽幽的“醒”来了。

    她虚弱无力道:“皇帝”

    隆正帝顾不得其他,忙应道:“儿臣在。”

    在他面前向来刚硬的皇太后,竟流下了眼泪,道:“俗语云:兄弟齐心,合力断金。你十四弟也只是想帮你当然,他却好心帮了倒忙,你怪他,也有道理。

    他那宗人府宗正之位,不当也就不当了吧

    他太忙了,又要忙着朝政,还要服侍本宫。

    自然没有多大功夫管教朗哥儿,才使得他们做下蠢事”

    隆正帝闻言点点头,道:“太后所言有理,正是因为十四弟这般忙碌,儿臣才让他暂停了辅政之职和宗人府宗正之位,上能代替儿臣孝顺母后,下能教育好王府子弟。”

    “你”

    忠顺王赢遈闻言大恨,刚想反驳,却被皇太后厉色瞪住,而后,皇太后对隆正帝道:“好,就让你十四弟,代你尽孝。

    那么,杰哥儿和朗哥儿,就该是无辜的吧”

    隆正帝心中大快,不过面上却犹豫了下,道:“儿臣派人去跟贾环谈,让他不要再闹了。”

    皇太后面沉如水的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了些,道:“对,他毕竟是臣子你让人去跟他讲道理,人毕竟不是杰哥儿杀的,谁杀的人,他去杀谁就是”

    “已经杀了,杀了一百多个”

    一旁白庆忙解释道。

    皇太后倒吸了口冷气,又看向隆正帝。

    隆正帝道:“若不是儿臣派了牛继宗和温严正与苏培盛一起去,及时赶到,白杰和赢朗的人头早就落地了。是儿臣让苏培盛严厉警告他,有朝廷法度,也要相信朝廷,又有牛、温两位军机大臣相劝,他才堪堪收手。”

    “竟如此嚣张跋扈”

    皇太后皱眉道。

    隆正帝嘴角抽了抽,道:“母后,这件事如果不速决,待太上皇出关后,一定会拿白杰的脑袋,来平息武勋的怒火。这件事,已经不能用荒唐来形容了,简直是骇人听闻。”

    皇太后闻言,面色隐隐发白。

    她又岂会不知此中轻重

    想想太上皇的性子,待他出关后,若此事还未决,白杰的脑袋绝无幸免之礼。

    这和太上皇宠信不宠信贾环无关,这是事关国朝纲统。

    从太祖时候起,皇家就一直反感忌讳宗室和外戚干政乱证。

    因为这种事,太上皇手里的人命还少吗

    念及此,皇太后哪里还敢耽搁,忙道:“皇帝,你再让牛、温二人一起去一趟,就告诉贾环,要杀白杰,就等于杀本宫。放过白杰一次,本宫必厚待贤德妃,还有杏儿那丫头的事,本宫也不再理会。”

    隆正帝心中想起贾环布的这个局,心里想笑,面上却愈发凝重,他长叹息一声,疲惫道:“儿臣尽力吧。”

    皇太后想了想,再道:“对了,你告诉贾环,最好最好尽快发丧,不要大办,本宫赐他谁死了”皇太后忽然一皱眉,问道。

    忠顺王赢遈和国舅白庆闻言面面相觑,摇了摇头,一起道:“不知。”

    皇太后看向隆正帝,眼中闪过一抹狐疑。

    隆正帝心中一跳,又叹息一声,道:“是贾环的侄媳妇,贾秦氏,原贾蓉的未亡人。”

    皇太后闻言,眉头皱了皱,看向忠顺王和国舅,她心里忽然有种怀疑的感觉。

    忠顺王眼睛转了转,不过没等他想到什么,国舅白庆就忙道:“太后,是真的,是真的。动手的人是白福,箭术极为高明。他们去醉康居也是临时起意,不会有人设计,错不了”

    皇太后这才放下心来,想了想,道:“让刘昭容与苏培盛一起去,告诉贾环,本宫追赐贾秦氏五品恭人的诰命,让她风光大葬。至于葬礼,就速速办了,最好别声张。”

    隆正帝似乎极累,面色苍白,身形似乎都有些不稳,他道:“儿臣,儿臣这就去办。至于能否办成尽力吧。

    母后,您多修养身子,儿臣告辞了。”

    皇太后看着他,缓缓的点点头,道:“皇帝去吧,本宫知道了。”

    隆正帝躬身一礼,而后转身离开。

    待隆正帝身影消失在寿萱春永殿殿门后,忠顺王急道:“母后,如何答应他真罢了儿子的官”

    皇太后闻言哼了声,怒道:“若不是你们教出的儿孙蠢不可及,本宫又如何在此劳心费力十四,朗哥儿到底什么打算

    他为何会怂恿杰哥儿去杀武勋大臣的家眷

    他难道不知道,这是死路一条吗

    待太上出关后,有他们的好果子吃愚蠢”

    忠顺王闻言,恨得咬牙,道:“那个孽子,待本王回去后,再好生教训他”

    皇太后叹息一声,道:“罢了,他本就被唉你也别急,先过了这回。

    太上皇就要出关了,现在的一切决议,到时候都不作数。

    本宫会在太上面前替你多求求情,你也争点气罢。”

    忠顺王闻言,迟疑道:“母后,父皇还会再重用儿臣吗”

    皇太后哼了声,满满自信道:“自古而今,皇权的奥妙逃不出平衡二字。你太上皇要继续执掌乾坤,自然不允许天悬二日。到时候,自有用你的时候。”

    忠顺王闻言,忙点点头,四十岁的人,竟还如同孩童般撒娇:“母后,您真厉害”

    皇太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语气却宠溺道:“孙子都快有了,还跟个孩子一样,不害臊。也不怕你舅舅笑话你。”

    赢遈理直气壮道:“别说儿子才四十,就是八十,儿子也一样要在母后膝下彩衣娱亲。谁爱笑谁就笑去”

    国舅白庆忙道:“不笑不笑,王爷这般有孝心,夸还来不及呢”

    “诶舅舅,在母后面前,只叙家礼,不叙国礼,喊什么王爷,就叫我十四就好。”

    忠顺王大气道。

    国舅白庆闻言,感动之极,对皇太后道:“姐姐,这才是咱家的好孩子啊”

    皇太后面色好看了许多,笑道:“我也就这么一个好儿子罢”

    寿萱春永殿一根红漆柱子后,一个侍立的宫女,眼神闪烁

    荣国府,荣庆堂。

    见贾环进门后,贾母忙一迭声的喊道:“环哥儿,环哥儿”

    贾环见除了红着眼的薛姨妈和贾家姊妹外,贾宝玉和王瑜晴也在,除此之外,还有满堂的丫鬟婆子

    贾环面色悲戚,走到堂前跪倒在地,泣道:“孙儿向老祖宗请罪”

    看到这一幕,堂上人纷纷起身,贾母面色悲伤,但眼神宽容。

    薛姨妈还有贾家姊妹们,面上也悲伤,但眼神神奇

    贾宝玉面色惋惜感叹,摇头叹息。

    王瑜晴面色淡然

    其他婆子丫鬟们,装腔作势哭出声的很多。

    贾母挥了挥手,让那些婆子丫鬟们都出去了。

    然后她对贾环道:“起来吧,我都知道了。这都是命,又怎能怪你”

    贾环闻言,却依旧伏地不起,只是哭泣。

    贾母也流出了眼泪,看了看薛姨妈等人。

    薛姨妈忙起身,道:“老太太,事情还多,环哥儿想必也有话对你说,我们在此不方便,就先回去了。”

    贾母没有挽留,叹息道:“姨太太好走。”

    薛姨妈点点头,然后便与薛宝钗等贾家姊妹们一起离去了。

    一行人,面色悲戚,但似乎都有些古怪

    不过,贾宝玉和王瑜晴居然还没走。

    贾环抬起头时,泪流满面,看着贾宝玉,有些奇怪。

    贾母忙道:“你宝哥哥有话对你说。”

    贾环闻言,看了眼王瑜晴,心中暗恼,想道:莫非贾宝玉这个时候还要为这个丫头说话

    他看向贾宝玉,眼神清冷。

    然而,贾宝玉面色犹豫了下,却开口道:“三弟,我我是想跟你说,你不要太难过,太自责了。

    蓉哥儿媳妇没了,这许是天数,也是命理的运数使然

    怪不得你的。

    这些年,你做的其实已经很好了。

    你你就不要太自责了。”

    说罢,贾宝玉看了贾环一眼后,又忙垂下头,面色显得有些不自在

    贾环闻言,怔了下,看向一旁的贾母。

    贾母微笑着摇摇头,示意不是她教的,但面色极为满意

    贾环又看向贾宝玉,呵了声,正色道:“我知道了,谢谢二哥。”

    贾宝玉闻言,抬起头,看着贾环,道:“不用谢那三弟,你和老祖宗说话,我和瑜晴姐姐先走了。”

    贾环点点头,目送两人离开后。

    他看向贾母,莫名道:“老祖宗,二哥莫不是吃坏什么东西了吧”

    贾母闻言,瞪着贾环,道:“就不许你宝哥哥懂事”

    贾环眨巴了下眼睛,道:“完全不是他的风格啊”

    贾母抽了抽嘴角,哼了声。

    倒是一旁的鸳鸯小声解惑道:“之前老爷找二爷说过话”

    贾环闻言,长出了口气,道:“我就说,差点还以为妖魔附体了”

    贾母闻言大恼,看向鸳鸯,恼道:“你这小蹄子,按捺不住了是不是你知道宝玉他爹跟他说了什么”

    此刻屋里只有他们三人,鸳鸯倒不是太怕,抿嘴道:“老太太,二爷说的话,却不像他说的嘛。”

    贾母大恼:“我的宝玉就说不出这话人都道情人眼里出西施,敢情在你这小蹄子眼里,只有环哥儿最好,我的宝玉就不好了”

    鸳鸯闻言大羞

    贾环眨了眨眼睛,总觉得画风不大对,他小声道:“老祖宗,现在不是玩笑的时候吧秦氏她”

    贾母闻言,淡淡的道:“我们纵然心痛,又能如何

    死了的已经死了,听说你也惩戒了凶手那就这样吧,以后家里的娘们儿,都少出门就是。

    你宝哥哥说的对,这些年你已经做的够好的了,不要再自责难过了。”

    贾母的话,让贾环心中顿时了然。

    原来如此,老太太是怕他太过自责,所以才和鸳鸯一唱一和的,在活跃气氛

    再看贾母和鸳鸯的眼神,岂不正是蕴着担忧

    贾环心中感动,忙行至榻前,拉着贾母的手,将个中原因讲了个通透。

    当然,犹豫再三,他到底还是没有将秦可卿的身份讲透。

    一来,他担心吓住了老太太。

    二来,他也怕贾母看轻秦氏,毕竟,她的出身实在太过污点

    不过纵然如此,也已经将贾母听得目瞪口呆。

    苦肉计,还能这般使

    正在贾母和鸳鸯瞠目结舌之际,忽然从外面走来一婆子,道:“老太太,三爷,东边府上的李万机领着牛伯爷和温伯爷,还有两个宫里人来寻三爷。老爷和链二爷在前面应酬着,让奴婢来请三爷。”

    贾母忙道:“快快去吧”又道:“环哥儿,你多注意啊,莫要”

    贾环看出了贾母言中未尽之意:

    莫要玩火自.焚。

    贾环对她和鸳鸯给了个宽慰的笑脸,然后转身,面色悲愤,大步走出。

    这如戏的人生啊,都是好演员。

    p:这章标题和内容符合吧哈

    还有,皇太后对隆正帝的态度,可参考雍正朝其生母德妃对雍正的态度。

    基本上不算夸张,尤其是康熙死后到德妃死之间那半年时间里,真是母子如仇。

    有意思的很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