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八十二章 撕破脸皮
    “叔叔……”

    秦可卿美极的容颜上,一双幽情的眼眸中,满是令人心碎的伤忧。

    她看着出现的贾环,只唤了声,眼中便滚落两滴晶莹泪珠。

    贾环忙上前,轻轻揽住她的肩,问道:“可卿,怎么了?”

    秦可卿苍白的俏脸上,浮起一抹晕红,但语气依旧悲伤,依偎在贾环身上,仰起脸,看着他道:“叔叔,我梦见钟儿了。他……他掉落了一个悬崖,在拼命的喊救命……”

    贾环闻言,面色一滞,竟不敢与那双碎水晶一般令人心疼的眼睛对视,他垂下眼帘,握起秦可卿的一只柔弱无骨的手,柔声道:“可卿放心,你忘了,梦,都是反的……”

    “是吗?”

    秦可卿犹若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盯着贾环,问道。

    贾环重新迎上她的目光,点点头,道:“是的。”

    秦可卿闻言,灿然一笑,恍若鲜花绽放,艳丽无双。

    贾环伸手,轻轻抚上了她瓷玉一般的脸上,轻轻的摩挲着。

    用绝世尤物来形容秦可卿,可能有些亵渎。

    贾环以为,绝代佳人更合适些。

    秦可卿绝美的脸上,渐渐浮起一抹红霞,一双美眸,若能滴出水般,情意绵绵的看着贾环,微微迷离的眼神,温柔惹人怜,又仿佛醉意熏然……

    樱桃一般鲜红的芳唇,微微张开,轻吐诱人的檀香。

    贾环也仿佛醉了般,缓缓俯头,印上了那两片愈发艳红的软唇……

    “嘤!”

    一声酥骨娇吟,彻底点燃了贾环心中的烈火,一只大手顺着秦可卿薄薄的小衣,又挑开白锦肚兜,握住了那抹香腻软玉……

    秦可卿软若无骨的彻底瘫软到贾环怀里。

    “当啷!”

    一声巨响,惊醒了沉沦中的一对“狗男女”,两人陡然分开,转头看去。

    却见竟是秦可卿的贴身丫鬟瑞珠,本来端着一个铜盆,想来是要给秦可卿洗漱用的。

    不想进门后,就看到了这么劲爆的一幕,辣了眼睛,才失手将铜盆打落……

    瑞珠作为秦可卿的心腹丫鬟,比宝珠更亲近些,哪里会不知道自己主子的心事。

    早先她就为秦可卿烧过一木桶热水沐浴,贾环走后,她给秦可卿换洗里面衣裳时,就发现小衣早就湿透了……

    只是,知道归知道,到底没目睹过。

    因此才会陡然一惊。

    见贾环眼神凌厉的看过来后,瑞珠腿一软,就跪了下去,一迭声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贾环面色凝重,但秦可卿却又气又羞的看向他,因为他在她怀里的手还是不安分……

    秦可卿轻声道:“叔叔,瑞珠是我的贴身婢女,不会有事的。”

    到底不习惯在人前乱来,秦可卿双手用力,将贾环那只作恶的安禄山之爪抽了出来,累的娇喘微微,最后那一勾抹,更是让她身子一颤,泪光点点……

    贾环终于想起了正事,咳嗽了声,沉声道:“起来吧……先别打扫,有事要说,和你也有关。”

    瑞珠虽不解其意,但也不敢违逆,便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看着贾环。

    贾环对秦可卿道:“可卿,还记得早上之时,我与你说的,要为你换个身份的事吗?”

    秦可卿闻言,轻轻点头,看着贾环,道:“叔叔的意思是……”

    贾环笑道:“真真是天意如此,才打定主意,就来了一个大好机会……”

    说着,将白杰等人所为说了一遍,又将他的意图相告。

    最后,贾环道:“借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卿你正好可以金蝉脱壳,从今往后,再也不用被那个身份所桎梏。以后,也不会有人拿你的身份,来阻止咱们了……”

    原本听得还有些害怕担忧的秦可卿,在听到贾环说出“咱们”二字时,脸色忽然明媚起来,她看着贾环,点点头,道:“叔叔,媳妇都听你的。”

    贾环闻言,忍不住低头在她光洁美丽的额前吻了吻,秦可卿俏脸登时刹红,看了眼一旁瞠目结舌面红耳赤的瑞珠后,娇羞无比的将臻首埋入贾环怀中,嗔吟一声:“叔叔啊……”

    贾环哈哈一笑,心中终于明白,古代为何那么多爱美人胜过江山,自此君王不早朝的昏君了……

    笑罢,他一手搂着怀中可人,一边看向瑞珠,道:“瑞珠,这件事还要你配合。”

    瑞珠忙道:“三爷您尽管吩咐。”

    贾环道:“为了尽量真实一些,你作为可卿最亲近的丫鬟,一定要悲痛欲绝。”

    瑞珠闻言犹豫道:“三爷,奴婢不会作像……怕露陷。”

    贾环“嘿”了声,骂道:“真笨!”

    瑞珠沮丧的垂下脑袋,秦可卿哀求的看了贾环一眼,道:“叔叔啊,瑞珠是本分人呢。”

    贾环抽了抽嘴角,忽地眼睛一亮,道:“有了……瑞珠可以表现的悲壮一些,直接碰柱而死……”

    “啊?”

    瑞珠唬的脸都苍白了,差点跪下。

    贾环没好气道:“当然是假的!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丫头……”

    “好了好了嘛……”

    见瑞珠委屈的眼泪都要下来了,秦可卿到底心软,柔声细语求情道:“她是丫鬟,自然没有那么精明,太精明的人,我还不敢留在身边哩!叔叔,你不要再为难她了……”

    贾环闻言,顿时动摇了,点点头道:“好。”

    “噗!”

    秦可卿见之,又好笑又感动,嗔了声:“叔叔啊……”

    贾环嘿嘿一笑,道:“可卿,一会儿我让你幼娘婶婶……嘿嘿,好刺激……”

    “叔叔啊……”

    秦可卿俏脸满是云霞,娇羞无限的又嗔了声,将脸藏进贾环怀中,不敢抬头见人。

    一颗心儿却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如同揣着一只小鹿般。

    果真,好刺激呢……

    站在屏风处的瑞珠亦是面红耳赤的垂着头不敢抬头,怕辣眼睛……

    贾环真真受不住这股风情,不顾瑞珠在侧,竟又将手探了进去。

    那处香软被袭,秦可卿的身子猛然一僵,仰起头,媚眼如丝的看着贾环,眼神哀求……

    贾环深吸了口气,差点“缴枪不杀”,但到底没有完全“精.虫上脑”,赶紧说正事:“一会儿,我让你幼娘婶婶来替你施闭气针,之后再替瑞珠施针。三天内,你们都会失去知觉。

    三天后,我送你们入园子里后山林中的道观里,你们且在里面暂居一段日子,等风头过了,我再接你们回来。

    放心,我会时常去看你的。”

    秦可卿痴痴的看着贾环,点点头,道:“我信叔叔。”

    贾环深吸了口气,然后忽然低头,堵住了那张樱红口,良久后,才松开。

    看着娇喘吁吁,泪光点点的秦可卿,他沉声道:“可卿,我走了。”

    说罢,大步离去。

    什么是祸水级的红颜,不外如是。

    和正处于巅峰年华的秦可卿相比,无论是林黛玉还是史湘云亦或是薛宝钗,这种风情都要差一些。

    贾环此刻无比渴望,时间能过的快一些,早日解除他的禁欲之苦……

    ……

    相较于天香楼里的鸳鸯粉帐、卿卿我我,皇太后宫,寿萱春永殿中的气氛,恍若数九寒冬。

    隆正帝面色铁青的站在凤榻前,看着惨白着脸,人事不知的皇太后,对一旁太医寒声道:“公孙太医,太后到底如何了?”

    公孙太医,正是太医院院判,公孙羽的父亲,公孙竹老头儿。

    他闻言后,忙起身躬身道:“回陛下的话,太后娘娘是因为连夜未眠,且滴水未尽,干熬至此,又急怒攻心所致。

    只要好生休息,且用一些小米参粥调养,平心静气修养数日,即可痊愈。”

    隆正帝闻言,轻轻松了口气,道:“太医辛苦,先下去准备吧,待太后痊愈,朕自不吝赏赐。”

    公孙老头儿忙再行一礼,赶紧离开了气氛愈发压抑的皇太后宫……

    “都出去说话。”

    隆正帝又看了眼紧紧抿着薄薄而苍白的嘴唇,昏睡不醒的皇太后,对忠顺王赢遈和国舅白庆说道。

    然而,忠顺王赢遈却当场拒绝道:“本王要守着母后。”

    国舅爷白庆也面色犹豫……

    隆正帝细眸中寒光一闪而过,压低声音沉声道:“不要吵到太后,出去说!”

    “有什么好说的?有什么好说的?

    你敢做还不敢承认?

    当初在郑亲王府,如今又在本王府中,如出一辙的栽赃手段。

    嘿!

    倒真是高明的紧!

    当初父皇就没查出来是怎么回事,如今孤王也查不清楚。

    你倒是真能干。”

    没有外人在的时候,赢遈似乎是肆无忌惮,又仿佛是破罐子破摔,根本不在乎隆正帝的帝王身份,冷嘲热讽道。

    一旁的国舅白庆当聋哑人,面色木然的站在一旁,不过嘴角到底扯出了一抹讥讽……

    隆正帝见之,面色大怒,也顾不得压住声音,寒声道:“老十四,你不要太放肆!朕乃煌煌帝王,又岂会行那般下作之事?更没有你这种胆量,咒魇朕不算,连太上皇和赢历也一并镇魇!

    你好胆,竟然敢让君拜臣,父跪子!

    你就不怕天打雷劈你?”

    “你……”

    赢遈闻言,气得面色涨红,咆哮道:“不是本王做的,就不是本王做的。本王要咒,也只会咒你!”

    “放肆!当朕真不能诛尔耶?”

    隆正帝暴怒喝道,一张黑面如铁,细眸中满是杀气。

    顺风顺水一辈子的忠顺王哪里经得起这个,被隆正帝一喝,尽胆寒了。

    因为他从隆正帝眼中,当真看出了浓郁的杀意!

    然而就在这时,凤榻上传来一道气息虚弱,但语气却极怒的声音:“你杀,你杀!你先弑母,再杀弟,杀完我们,再杀你舅舅一家!

    本宫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心毒手辣的独.夫!”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