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八十一章 悲呼
    “要我们哭?”

    林黛玉不解其意,眷烟眉微微蹙起,道:“环儿,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这……哭什么?”

    贾环解释道:“今日使坏射箭之人,正是昨日打了薛大哥的人,也就是皇太后的娘家侄孙。”

    “啊……”

    薛姨妈和薛宝钗同时轻呼一声。

    林黛玉气恼道:“那人真真可恶,环儿,你可曾捶他?”

    小模样凶巴巴的,小拳头还挥舞了下!

    在林黛玉想来,贾环连皇太后亲孙子都捶过,更遑论侄孙……

    要是贾宝玉在此,看到这一幕,说不得要捶胸顿足,感叹林黛玉近墨者黑,小清新不再……

    贾环忍着笑,点点头,郑重道:“我不仅把他捶的尿裤子,还把射箭使坏的人和那些王府世子的随从们都打坏了……

    这就是我要大家帮我的地方……

    皇帝已经派人把太后的侄孙和那些王世子给抓了起来,不过未了避免太后施压,反过来倒打一耙,我准备使个苦肉计!”

    “哦……”

    林黛玉最先反应过来,拖长声音哦了声,然后抿嘴一笑,白了贾环一眼,道:“环儿,你真狡猾!”

    贾环忙摆手,道:“不能笑,千万不能笑,不能露馅了!

    好姐姐们,还有姨妈,你们可千万记住,这件事万万不能说出去。

    国舅府的王八羔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打完我贾家亲戚,还敢动我家内眷,我非得教他怎么跪下写个大大的服字不可!

    繁体的!”

    贾环已经给家里姊妹们普及过,他写的绝不是什么错字,而是简体字,她们教他的,叫繁体。

    尽管她们不怎么信……

    “噗!”

    林黛玉刚一喷笑,又忙用手捂住了口,眼神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然后嗔道:“你再作怪!都怪你!”

    薛宝钗心里也很高兴,她高兴的是,贾环替她哥哥出了口气。

    虽然从没开过口,可薛宝钗到底不想自己亲哥哥被人白白打一顿,还打的那么惨。

    不过……

    薛宝钗迟疑道:“那……如何使苦肉计呢?只小吉祥吗?”

    说罢,她看了眼一直眼巴巴看着贾环的小吉祥。

    林黛玉在一旁面色微变,看向薛宝钗。

    薛宝钗这句话本身没什么问题,可说话的语气,却满是轻疑之意。

    仿佛在质疑,区区一个小吉祥,够的着苦肉计吗?

    但薛宝钗自己没发现这点,她是无心的,不是故意要贬低小吉祥。

    当然,在她心里,小吉祥本身也确实不够分量。

    不止林黛玉听得出,心思聪慧一些的,都能听得出。

    史湘云的眼神也微微一变,看着薛宝钗,目光有些不满……

    薛宝钗这才猛然醒悟过来,面色陡然涨红,尤其是在贾环有些讶异的目光中,她几乎无地自容。

    倒是小吉祥浑然不在乎,她呵呵笑道:“宝姐姐,当然不是我啦!

    在家里面姐姐们让着我,三爷护着我,才容我撒野。

    搁外头,我这样的小丫头子八两银子能买俩!

    死了也白死,说不定人家赔十两银子都会以为大方哩……”

    薛宝钗闻言,脸色却愈发难看……

    家里其他人的脸色也都微妙了起来,薛姨妈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谁都不是傻子……

    倒是一旁的蛇娘似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一热闹场面。

    不过,不知为何,蛇娘笑着笑着,面色忽然一红。

    原本就妖冶的容貌,顷刻间愈发妩媚。

    让她身旁的公孙羽有些诧异的看了两眼……

    这时,贾环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使劲揉了揉小吉祥的脑瓜,道:“吉祥姐,你《姨娘心经》的功力日渐老道啊,已经青出于蓝胜于蓝,超过娘的水准了。”

    小吉祥忙谄笑道:“哪里哪里,三爷过奖,奶奶那才叫真正的厉害哩!”

    贾环又笑了声,才绷住脸,道:“不许再对家里人用……

    你说的本来就没错,你这八两银子能买俩的小丫头子,用苦肉计都不够苦!”

    小吉祥一对毛毛虫眉顿时成了八字,巴巴的看着贾环。

    她身旁,香菱可能哭的脑子坏掉了,居然也敢同仇敌忾的看着贾环。

    不过被贾环扫了一眼后,又唬得连忙低下头……

    贾环捏了捏小吉祥的脸蛋,安慰了句:“等长大了就够了嘛。”

    小吉祥这才又满脸灿烂,不过贾环一瞪眼,忙憋住笑脸,学着贾环绷紧了脸,模样古怪。

    贾环不再玩笑,揭过这一重,对众人道:“宝姐姐说的没错,小吉祥现在是不行……”

    薛宝钗闻言面色一变,想解释什么,可她的性子本就是藏拙的,在人前着实解释不开,也不愿解释。

    而且,她的本意确实如此。

    因此,薛宝钗到底没有张开口……

    就听贾环继续道:“所以,我对外通报的人是……蓉哥儿媳妇,秦氏!”

    “嗯?”

    一阵讶然声响起,其她人倒罢,尤氏的眼神却微微有些深意……

    贾环心里有些无奈,他不得不向众人解释清楚。

    因为家里姊妹们都知道,去城南庄子的人只有史湘云、贾惜春、小吉祥和香菱。

    不将她们的工作做好,一旦她们在园子里或者荣国府说漏了嘴,很可能会弄巧成拙。

    因此,他耐心解释道:“也是没有办法,用苦肉计之人,在不短一段时间内都不能出现在人前。

    其次,为了日后的复出,她还得是从前就深入浅出,极少在人前露面的……

    家里面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秦氏。

    所以,你们在外面千万不要说漏了嘴,包括在西边儿和园子里。

    不然传到太后耳中,我可是要倒大霉!

    欺君之罪,不是玩笑的。”

    众人彼此看了看,又是林黛玉率先道:“我必不会说岔的。”

    其她人也一一附和道,连薛姨妈都让贾环放心。

    众人统一的口径:先蓉哥儿媳妇秦氏,今日随湘云、惜春一起去城南庄子,路上却被太后侄孙无故射箭射杀。

    就这一句,再多的没有。

    大事搞定后,贾环长出一口气,然后眉尖忽然一挑,道:“诸位,那你们就……哭吧!”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贾探春最不喜这种作态,没好气道:“哭什么?就你能作。”

    贾环无语道:“秦氏真要没了,三姐你也不哭?

    你想想,她还那么年轻,早早的就寡妇失业,膝下又没留下一儿半女,整日里以泪洗面,凄凉度日……

    平日里见了你们这些姑姑们也都敬着,如今凭白无故的被人射箭惨死,你就……不难受?”

    “环弟,快别说了……”

    贾探春没什么大反应,倒是贾迎春红了眼圈儿,难过起来。

    贾探春虽然也常从荣国与宁国府夹道小门处经过,但她极少在秦可卿的天香楼里驻足坐坐。

    她是爽利的性子,秦可卿对待贾家姊妹时,温柔恭顺之极的绵绵软性,不对她的脾性。

    倒是贾迎春,几乎每次来看贾环,只要天香楼开着门帘,她就会进去小坐一会儿。

    秦可卿接待她时的温柔性子,倒和她挺合得来。

    因此,听了贾环的假设后,贾迎春率先红了眼圈儿。

    其她人却没那么好哄了,不知道还好,秦氏真要出了个意外,她们也能落两滴同情泪。

    可如今分明知道是假的,让人如何还有心思哭?

    贾环见状皱眉道:“你们不哭,让人瞧出了破绽,如何是……”

    “哇!”

    贾环话没说完,被身旁忽然响起的一道嚎啕声唬了一跳,众人齐齐看去,却见小吉祥在哇哇大哭。

    一只小手尽力的掩住两只眼睛……

    史湘云见状,在一旁气急,一个瓜崩弹在小吉祥的脑门,笑骂道:“真跟你主子一模一样!”

    小吉祥“哎哟”了声,捂住脑门,“委屈”的看向史湘云。

    史湘云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这套对我不好使,对你三爷去使吧!”

    话虽如此,不过到底还是替小吉祥轻轻揉了揉脑门……

    贾环看着这一幕,眼神柔和。

    这让站在一旁看着她的薛宝钗,心里微苦。

    “环儿……”

    薛宝钗看着贾环唤了声。

    贾环转头看向她,道:“嗯?”

    薛宝钗轻笑道:“你还是先去忙你的吧,总要先去和秦氏说清楚,别唬住她了。

    若真要做真,灵堂也要尽快搭起……

    再者,还有老太太那边。

    你在这里,我们哪里哭的出来,笑都笑不尽……”

    贾环闻言,得意道:“看到我,真就这么高兴?”

    薛宝钗雪白的脸滕的一下通红,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心里却舒服了许多。

    前面的薛姨妈也悄然的松了口气……

    说到底,这是一个爷们儿的世界。

    女人们,终究只能看着爷们儿的脸色生存……

    世事如此,世情如此。

    见她的脸色好了起来,贾环也不再耽搁了,对众人一拱手,道:“祝大家哭的痛快!”

    “呸!”

    ……

    皇太后宫,寿萱春永殿。

    相比于贾家宁安堂里的和谐气氛,寿萱春永殿中的气氛,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

    冰霜雪雨。

    皇太后面色蜡黄的坐在凤榻上,听着下面一个老者跪在殿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哭诉:“太后哇,咱们白家,就只有那么一根独苗了啊!

    他……他这是要绝咱们白家的后,挖咱们白家的命根哪!”

    老者正是皇太后亲弟,国舅府白家家主,白庆。

    皇太后闻言,气得浑身颤栗,对凤榻边的一个老太监尖声道:“去,将皇帝寻来。

    本宫倒要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当的皇帝,竟容一个外臣如此嚣张跋扈!”

    “母后啊,您也是太善良。

    若只一区区贾环,没有人在背后给他撑腰,他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杰哥儿啊。

    是他背后的人,用阴谋对付完儿臣后,现在又开始对付舅舅家,最后,怕是就要……”

    忠顺王赢遈面色也不大好看,站在一边,对皇太后阴阳怪气说道。

    皇太后本就一天一夜未尽水米,也未合眼,此刻又肝火大盛,再一听忠顺王之言,竟双眼一翻,昏了过去。

    “来人!来人!快传太医……”

    ……

    入夜,一艘大船从灞水行驶到了与渭河交界处。

    夏初,两河河水湍急。

    交汇处,更是时常形成巨大的漩涡,似乎能吞噬一切。

    老船工们拼命的拉扯着巨大的缆绳,调整着风帆的方向,以避开前方一个突然形成的巨大漩涡。

    船头儿大声叮嘱船上的人,都回仓内,待过了这段再出来。

    然而,到底还是迟了……

    “不好了,掉船了,有人掉下船了!”

    一道仓惶的声音响起在船尾,连连呼救。

    可是,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漩涡,大船一旦此时停顿,整艘船都难以幸免于难。

    船头儿一咬牙,高声道:“拉帆,继续前行!”

    大船,擦着漩涡,险险避过。

    不过,没等船头儿松一口气,与船工们一起欢呼,就见大船主人气急败坏的赶来,劈头盖脸骂道:“蠢材!为何不停船?那是宁国府的贵人掉下船了……”

    ……

    宁国府,后宅,天香楼。

    贾环刚推门而入,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道惊呼声。

    贾环快步走了进去,挑开珠帘,进了里间闺房,绕过屏风,就看到秦可卿鬓乱钗横,香汗淋漓的靠在床榻上,目光惊恐、悲伤,似大梦初醒……

    秦可卿看到贾环进来后,星眼微饧,眸光如水,柔柔的悲呼一声:“叔叔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