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八十章 要你们哭
    当贾环一行人沉默的行驶至宁国时,宁国府的正门和侧门上,都已挂起了白绫,挂丧。

    韩让亲自领着十数亲兵,守在紧闭的正门前,闭府。

    待看到贾环等人回来,老远就能嗅到一阵血腥味扑鼻,韩让的面色一变。

    他赶紧迎上前,上下打量了番贾环,见他无事后,才松了口气,交待道:“环哥儿,都已经按你的吩咐做了。

    给西边儿老太太送信,说你无事。

    内眷直接送回内宅,四门封闭,除了几个主子小姐外,西边儿的丫鬟婆子都没放进去一个。

    明处有李万机家的领着几个老嬷嬷巡视,但凡有嚼舌的一律家法处置。

    暗地里青隼也放了进去,严防有人窥探。

    政老爷和链二爷还有族里一些老人都在前厅候着。

    我这里挡了几波外人,都是一些寻常没怎么太来往的小家族。

    倒是奔哥他们还没来。”

    贾环闻言,点点头,冷笑了声,道:“那些人动作倒是快……

    二哥,劳你继续在这里守一下,除了奔哥他们几个,其余上门探访的人,一概挡回去。

    告诉他们,三日后,贾家再开丧送讣闻。”

    韩让闻言面色一变,道:“环哥儿,他们若是问府上仙逝的是……”

    贾环道:“直接告诉他们,是宁国府蓉大奶奶。”

    韩让闻言,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

    他护送马车回府时,隐隐听到的,分明是……

    不过,他生性沉稳,知道现下不是说话的时候,就压下了心中诸多疑惑,没有多问。

    不再多话,贾环一行人从侧门进府,李万机、付鼐等人早就侯在那里,眼见贾环无恙后,两人面色一松然后又开始悲痛起来,身后跟着几个抬箩筐的小厮,给每个人都送上了一条白布条束腰……

    贾环见状抽了抽嘴角,让亲兵队回营,该巡逻的继续巡逻。

    乌远也领了一条白布条扎在腰间,然后径自回了他的小院,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他心性青春了……

    韩大则揪着韩三,回去教他怎么做事……

    韩大这些家将亲兵,单负责家族防卫之事,并不参与族内常务。

    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军方不得干政”……

    贾环带着李万机等人往仪门前堂走去。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贾环军法治家的好处了。

    一路上,来往匆匆的仆人们,都面色凝重,虽然看不出什么悲伤,却绝无交头接耳,私下里嚼舌的现象。

    偌大的宅子,上下数以百计的人口,除了脚步声和做事声外,居然没有什么闲杂噪音。

    这就在很大程度上杜绝了许多烂事……

    若是在荣国府那边,此刻怕是早已各种消息满天飞了。

    但在宁国府这边,敢编排家主之事者,杖四十都是轻的。

    而若以军棍罚之,四十棍后,基本上非死即残。

    有过一两个先例后,宁国府中再无敢嚼舌造谣生事者。

    当然,宁国府仆役的月例银子虽然与荣国府一般多,但年节时的奖赏加起来,甚至比月例银子还多两倍。

    因此,也没人愿意计较什么……

    进了仪门前厅后,乌央央的一群人呼啦啦全都站起身来相迎。

    最长的贾代儒、贾代修,次一辈的贾敕、贾效、贾敦、贾政等人,再次一辈的贾珩、贾珖、贾琛、贾琼、贾璘,然后还有一辈最多,贾菖、贾菱、贾芸、贾芹、贾蓁、贾萍、贾藻、贾蘅、贾芬、贾芳、贾兰、贾菌、贾芝等都来了。

    这些人出息的不多,多是依靠宁国府而活。

    乱哄哄的一番见礼后,贾代儒、贾代修等人虽然辈分大年纪高,却似乎都不敢直接跟贾环对话,而是一起推了贾政开口。

    贾政便询问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挂了丧,到底谁没了?

    总不能哭半天还不知道哭谁……

    贾环简单的说了下,是国舅府的白杰及几大王府世子喝酒后发浑,让人用弩箭射击了贾家的马车。

    蓉哥儿媳妇和家里几个内眷一起去城南庄子看看刺绣,不幸遇难。

    众人闻言大惊,一片哗然。

    贾政面色铁青,问贾环如何处置。

    贾环相告,那几个王府世子和国舅府的白杰已经被圈禁,等候定罪。

    不过他们带去的一百多仆役跟随,已经被他的亲兵都砍了头,磊成了京观。

    堂上瞬间一片死寂,倒吸冷气声格外清晰,一张张脸唬的惨白……

    贾环便趁机送客,告诉他们,已经派人去请钦天监阴阳司来择日,三日后再开丧送讣闻。

    将一个个面无人色不敢吭声的贾家族人送走后,堂上还有贾政、贾琏、贾芸、贾荇还有贾兰。

    贾环又废了几句口舌,告诉他们有去年贾敬出殡发丧的经验,都有了规矩,不会出乱,现在也不需要帮忙……

    将他们一并送走后,贾环快步往内宅走去……

    ……

    宁安堂后堂,众人一脸懵懂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一起看看李万机家的送来的粗布白布条。

    每人手边都有一条。

    最后,大家又一起看向坐在中间,左肩头包扎着白纱,满脸无辜的小吉祥……

    一起出去的人,只有小吉祥受伤最重,可是,都活着回来了啊……

    她们问过李万机家的,到底怎么回事?

    李万机家的只回答说,是三爷吩咐的,就再不敢多言。

    可既然是三爷吩咐的,那说明贾环也没事。

    那……这是怎么回事?

    薛姨妈都满面迷糊的坐在那里,不过初闻丧音时猛然吊起的一颗心,到底还是渐渐落了下来。

    只要贾环无事,其他人……

    堂上除了薛姨妈外,贾家姊妹们也都到齐了。

    宁国府这边,除了秦可卿没来外,其她人也都到了。

    连蛇娘都陪着公孙羽前来,闲云小道姑也借口要看看她的徒儿,一起来了。

    好在贾环宅子大,一屋子莺莺燕燕坐在里面,居然一点也不嫌挤,还很宽敞……

    众人里,只有一个人还在哭泣,就是香菱。

    她从小吉祥中箭飚血,生死不知时,就开始撕心裂肺的哭,一直哭到府里,嗓子早已经黯哑,还是哭。

    等小吉祥被匆匆赶来的公孙羽和蛇娘轻松包扎好伤口,一根金针扎醒时,香菱惊喜的差点没昏过去。

    然后看着没事人一样的小吉祥,又开始哭,呜咽不停……

    手也一直抓着小吉祥的右手,半刻不曾分开。

    因为香菱不知道,如果松开这只手,她还能不能再找到这个每日和她一起起床、一起吃饭、一个杯子喝水、一起玩耍、一起奔跑、一起午睡,连如厕都一起行动的姐姐。

    这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唯一的……

    小吉祥一脸无奈的看着香菱,眼中的眼神却是难得的柔和怜惜,她小声道:“好了,我都跟你说了嘛,当时只是因为我体内强大的内劲,和偷袭而来的箭上的内劲,碰在一起,用力过猛,才昏了过去。

    是我第一次使用内劲,还不熟练的缘故。

    不然的话,我才不会受伤呢。”

    一边说,一边顺手从小几上拿起一根白布条,要给香菱擦泪。

    香菱嫌弃的躲开……

    小吉祥的话,让一旁的蛇娘、董明月、公孙羽和闲云道姑几人嘴角狂抽。

    内劲,强大的内劲……

    “可是姐姐,你哪有内劲嘛……”

    等小吉祥收手后,香菱抽噎道。

    小吉祥正色道:“你忘了,我给你说过的……”

    香菱面色顿时古怪起来,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悄声道:“姐姐,你不是说,那其实就是屁……”

    她虽然小声,可是因为嗓音黯哑的缘故,使得声音粗糙,音量很大……

    小吉祥闻言急了,没等香菱说完,就涨红了脸,着急伸手去堵她的口,却忘了左肩还有伤口,疼的她“哎哟”一声。

    众人顾不得笑,忙一起招呼她。

    史湘云一双明亮大眼睛也哭的红肿,她就坐在小吉祥的左手边,没好气的将小吉祥扶着坐好后,在她脑门儿上不轻的弹了下,听她“哎呦”一声,史湘云笑骂道:“都这般模样了,还作怪!”

    史湘云的声音也微微黯哑了。

    小吉祥闻言,嘿嘿一笑,看着史湘云不说话,嘴角却抿起一抹得意的微笑。

    史湘云见状哑然失笑道:“我懂,我要好好谢谢你救了我呢。”

    小吉祥一只手小幅度摆的飞快,连连谦让道:“云姐姐客气了,太客气了,都是奴婢该做的!”

    话虽如此,一双毛毛虫眉却得意的挑了挑。

    见此,本来被府上丧事勾动心中悲痛回忆的林黛玉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唯有薛宝钗,面色依旧淡淡。

    但也谈不上多厌恶了,她早已想开,眼不见为净罢。

    虽然小吉祥着实不符合她心里丫鬟该有的规矩,可……也不算坏。

    跳脱了些,但也不是狐媚坏心眼子。

    因此,她只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白布……

    就在气氛越来越轻快时,贾环忽然从外面阔步进来,面色凝重。

    众人忙起身,不过看到他腰间系的白布条,顿时都不笑了。

    贾环先与薛姨妈见了礼,然后又看了看小吉祥的伤口,见她大眼睛里满满的泪花后,轻轻揉了揉她的头,说了声“不怕”。

    小吉祥闻言,立马用右手抹去眼中的泪,咧嘴笑道:“我不怕!”

    贾环看的心疼,不过没等他再说什么,薛宝钗从后面走了过来,看着他腰间的白布条,又摇了摇自己手中的白布,问道:“环儿,这是……”

    贾环闻言,看了圈房内,见除了薛姨妈带了同喜和同贵两个丫鬟外,再无其她仆妇。

    便对薛姨妈使了个眼色,薛姨妈会意,打发了两个丫鬟回去。

    同喜同贵离去后,贾环目光又落在了蛇娘和闲云道姑身上。

    不过,他最后竟又绕过了蛇娘,只是看着闲云道姑,面色作犹豫状……

    蛇娘与闲云不同,她的性命,甚至是后继蛇娘的命运,都与贾环相关。

    这种涉及性命的利益最重,所以,蛇娘绝不会背叛……

    闲云见状,面色涨红,怒哼了声,便飘然离去。

    众人看向蛇娘的目光,有些微妙起来……

    最后,贾环环视一圈,沉声直言道:“我需要大家的帮助。”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林黛玉忙问怎么回事,要她们做甚。

    贾环道:“要你们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