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七十九章 筑京观
    “贾……贾环,你想干什么?

    我告诉你,箭不是我射的,是白福射的。

    白福,白福……”

    虽然两人不曾打过交道,但却照过面,因此,白杰认识贾环。

    但他去没见过这样神色的贾环。

    眼看他面色铁青,眼神暴怒的走来,白杰坐在椅子上,吞咽了口唾沫,干巴巴的道。

    白福木然的上前一步,挡在白杰身前,眼神空洞的看着贾环,道:“是我射的箭。”

    “呛啷!”

    一道白练闪过,众人甚至都未看清,白福一颗大好人头,就飞向了赢朗、白杰等人的酒桌上,砸起汤汁无数。

    带出的,还有一条赤带般的血泉,喷涌而出。

    正好淋了跌坐在一旁的白杰一身,从头到脚。

    “啊!”

    “啊啊!”

    白杰差点没吓疯了,一边嚎叫,一边拼命的擦拭着脸上的血,哪里能擦的尽,整个人如同血怪一般可怖。

    赢朗等人都被这一幕吓呆了,怔怔的看着贾环。

    忠礼郡王赢广为这一代宗室最长,他强打起心气,看着贾环沉声道:“宁侯,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砰!”

    贾环用第二剑回答赢广的话,偌大的实木酒桌,被贾环一剑劈的轰然破碎。

    酒盏盘碟乱飞,木屑飘舞。

    一干龙子龙孙们,被飞射出的汤水溅了一身。

    回过神后,倒也有几个上来脾气的,怒视着贾环喝道:“贾环,你疯了?你想造反吗?”

    贾环不理会,他将宝剑横在了白杰的脖颈处,各种叫嚣声戛然而止。

    不乏有人,眼中隐隐带有期待。

    恨不得贾环一剑斩下去,然后……

    与白杰同归于尽。

    没错,就是同归于尽。

    白杰一死,皇太后一定会让贾环付出极大的代价。

    不过……

    贾环终于开口了:“我只问你一遍,谁的主意?”

    白杰面色惨白,上下牙齿“得得得”的碰个不停,哪里说的出话来。

    贾环见状,手中剑轻轻用力,白杰只觉得脖颈处一凉,然后一股热流从脖子里往外冒。

    白杰只觉亡魂大冒,胆都快唬破了,两股间控制不住的尿意倾泻而出,哭嚎道:“不是我,不是我,是……是朗哥儿,是赢朗挑拨的。”

    赢朗在一旁闻言,强笑一声,道:“小杰,你是不是记错了?白福是你家的家生子,我如何能指挥的动?”

    白杰在生死之间,头脑却出奇的清醒,破口大骂道:“赢朗,你个死太监,少狡辩,不是你在我耳边老说贾环贼子……贾环欺凌太后,让我这个娘家侄孙替她老人家报仇,我又岂会让白福出手?”

    赢朗面色一变,尖声道:“话不能这么说,昨日你打薛蟠的时候,我可不在场……”

    “你……”

    白杰气急,却不敢乱动,他只能看向贾环,哀求道:“宁侯,我知道错了,你放我这一马,你放心,我回头一定挑几个绝色美人送你。哪怕你要宫里的,我也能想办法给你弄来。我还可以在姑祖母跟前替你多说好话,贾环……”

    贾环闻言,面上却愈发阴沉,他一字一句道:“我贾家内眷只不过想出城去庄子散心,却凭白遭贼人射杀,惨死于车内。

    她是我的亲人,是我的晚辈……

    我贾家满门忠烈,为了大秦,洒血疆场,虽九死而不悔。

    却不想,贾家男儿可保得黎庶平安,却保不得家中妇孺之安。

    此仇若不报,我贾环有何颜面,再立足于天地间?

    有何颜面,再自称荣国子孙、宁国传人?”

    贾环的话中,蕴着强大的内劲,话音虽然低沉,却清晰的从楼上,传到了楼下,甚至大街上。

    一时间,无数人都能感受到他心中无比的愤慨和杀意。

    许多人感同身受,跟随一起愤怒。

    也有许多人,加快了脚步……

    忠礼郡王赢广听贾环话里的意思不对,感觉他似乎想要下杀手,忙拖延时间问道:“宁侯,你千万不要自误。凶手已经被你杀了,你……你家里到底何人不幸?”

    贾环一双眼眸已经彻底猩红,他咬牙道:“是我的……嫡亲侄媳妇!”

    “嗯?!”

    其他人倒罢,只赢朗一双细眸,闻言后一瞬间睁的溜圆。

    眼神中的骇然和怀疑之色各占一半,死死的盯着贾环。

    可是,贾环的神情,当真是无比悲痛,双目赤红。

    若非真个悲痛之极,绝不会这般……

    难道,真的这么巧?

    赢朗猜疑不定……

    “白杰,赢朗,冤有头债有主。你二人主谋杀我亲人,今日我贾环便取你二人性命。

    黄泉路上,你们作伴而行吧!”

    楼下楼梯处响起一阵剧烈的脚步声,贾环却声音如刀,一字一句说罢,高高举起宝剑,朝绝望尖叫的白杰头上砍去……

    “环哥儿住手!”

    “宁侯住手!”

    几声爆喝声从楼梯拐角处传来,几道身影闪现。

    他们居然能顺畅无阻的通过贾环布下的“防线”,就说明,他们是自己人……

    宝剑堪堪停在了白杰的脖颈上,只差一分,就要砍下,贾环顿在那里,转头看向来人。

    “环哥儿!收手!”

    为首的,竟然是……牛继宗!

    他面色凝重,看着这般神色的贾环,沉声说道。

    心中也担忧不已。

    他将将才从大明宫赶过来,就是因为隆正帝怕其他人制不住贾环。

    而跟在牛继宗身后的,居然还有一个温严正,和苏培盛。

    贾环并没有撤开宝剑,他看着牛继宗,语气缓慢道:“牛伯伯,这个狗胆贼子,竟敢指使侍卫,以强弓射杀我家内眷。我难道杀不得他?”

    牛继宗闻言一滞,而后沉声道:“环哥儿,不要鲁莽。

    此事,伯伯一定给你讨个公道,你先将剑放下……”

    温严正也在一旁开口道:“环哥儿,你放心,这件事绝不会轻易罢休。你先将剑放下……”

    贾环闻言,迟疑了,然而,在白杰等人期盼的目光中,他却又摇了摇头,一字一句道:“牛伯伯,温叔叔,不是小侄不听你们的话,只是……

    这些人,仗着太后的宠爱护短,不将我贾家放在眼里。

    短短三日内,两次派人暗杀我家眷。

    前夜之事尚未了,他们却已经能坐在这里吃酒了。

    由此可见,朝廷根本奈何不得他们。

    今日,他们又杀我家人。

    我若不杀他们,怕又用不了三五日,他们还会派强人闯我贾家杀人。

    我贾家有几人,可供他们如此暗杀?

    我贾家父祖之辈,除却一从文叔父外,皆已为国战死……

    贾家满门,只余我贾环一人支撑,可是,日防夜防,又哪里能防得住这些天家贵胄的暗算?

    与其等到一日被他们攻破贾家,杀尽我贾家亲眷,不若今日,我贾环以命相搏,早除此害!”

    语气悲壮,苍凉……

    别说牛继宗等人变了脸色,就连酒楼外街道上的路人,一个个都面色悲愤起来。

    那可是“至今黎庶念荣宁”的贾家啊!

    如此国勋家族的后人,为了保护家人亲眷,竟被人生生逼到了鱼死网破的地步……

    一时间,酒楼外的百姓都骚动了起来。

    贾环在都中的名声的确不好,但主要集中在黑心、抠门、贪花、好色上……

    这里的黑心,指的是死要钱……

    但无论如何,他的名声都要比国舅府的白杰强一万倍。

    众人再一揣摩他话中的深意,便开始纷纷议论起幕后的黑手,慈宁宫里的那位老婆子。

    更有人直言不讳的指出,莫非太祖铁律已经没了作用,致使后宫开始干政了吗?

    牛继宗和温严正两人的脸色也难看的紧,心里都还有些憋屈。

    小王八蛋,属白眼狼的。

    这都叫什么话?

    莫非他们一个个都是忘恩负义之辈,不曾帮过他吗?

    怎地就叫他一个人独撑门户了?

    这般传了出去,让外面人怎么看他们荣国一脉?

    连荣国的亲孙都护不住,还有脸称什么荣国一脉?

    不过,此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牛继宗正要相劝,孝简亲王世子赢保却忽然叫嚣起来:“苏培盛,你这个狗奴才,还不快让人把这个狂徒给拿下?”

    众人闻言无不面色一变,唯恐贾环因此受到刺激,痛下杀手。

    连白杰看向赢保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恨意。

    “住嘴!”

    牛继宗厉喝一声,声音如雷,压住了赢保的话后,他又看向贾环,语气严厉道:“环哥儿,你杀他们简单。可是,他们有罪,也当由朝廷审判后,再明正典刑。

    你若私自杀了他们,你不怕死,可你要想想你的家人!

    到了今时今日,难道你还没学会怎么以一个族长的身份考虑问题吗?

    你若倒下了,日后,谁还能保护你的家人?”

    牛继宗是真以为贾家有人被杀了……

    贾环闻言,面色陡然一变,语气悲凉道:“莫非……莫非我的家人,就这样白白送死?”

    “谁说白白送死?”

    苏培盛身着一身大红蟒袍,上前一步,目光凛冽的扫视了一圈后,高声道:“陛下口谕:着,将私出圈禁的宗室子弟,悉数捉拿,押回宗人府大牢,交由孝康亲王定罪。

    另……”

    说着,苏培盛的目光在倒地的白福身上扫了眼,继续道:“将诸人所带帮闲侍卫,全部枭首,于醉康居门前筑京观,以诫后者。

    来人,全部拿下!”

    随着苏培盛话罢,楼梯口处涌上来一群御林带刀侍卫,一批人将面色惨淡的宗室诸人押走后,其余人等,则将他们留下的亲随全部锁拿,押赴楼下。

    一时间,惨叫哀求声此起彼伏,直到一阵腰刀猛击后,才消停下来,全部被带下楼去。

    连白杰,也被小心翼翼的从贾环剑下带走……

    待“闲杂人等”都离去后,苏培盛看着面色木然的贾环,轻声道:“宁侯,节哀啊!”

    贾环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没有一丝反应。

    苏培盛叹息了声,面色为难,犹豫了下,他才咬牙道:“宁侯,若是没昨日之事,您就是含怒杀了他,也不过受一顿责罚……

    可是,太后知道陛下剥夺了忠顺王的辅政亲王和宗人府大宗正大权后,自昨夜起,就开始绝食了……

    宁侯啊,您就体谅体谅陛下的难处吧。

    不过,临来时,陛下曾让奴婢告诉宁侯,时间,还长呢……”

    贾环闻言,木然的脸色终于出现了一丝动容。

    隆正帝能对他说出这句话,当真……殊为不易。

    贾环点了点头后,沉声道:“苏公公,本侯有个不情之请。”

    苏培盛闻言忙道:“宁侯尽管吩咐。”

    贾环道:“楼下那些人,可否由我的亲兵处置?”

    苏培盛闻言一怔,看向贾环。

    牛继宗和温严正更是面色一变,牛继宗皱眉沉声道:“环哥儿,不要冲动!你要考虑清楚后果……”

    贾环苦笑了声,道:“牛伯伯,您以为,我不这样做,那些人就不恨我入骨吗?

    都是些贱骨头,与其让他们凭空的恨,不如做到绝处,看他们有没有胆量更恨一些!”

    牛继宗闻言,和温严正看了眼,两人眼中都闪过一抹感慨。

    似乎,真的不一样了……

    牛继宗不再开口,苏培盛则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道:“宁侯要求并不过分,自然可以。”

    贾环点点头,不再多言,大步朝楼下走去。

    醉康居门前,跪着一排哭嚎哀求的人。

    他们都是一些王府的亲随家丁,还有一些护卫。

    平日里多是仗着王府或者国舅府的势力,横行霸道,欺压良善。

    别人畏惧他们身后的力量,不敢反抗,只能任他们欺负。

    可到了动真格的,他们哪里有勇气经得起这个。

    一个个哭爹喊娘,磕头求饶不止。

    那些王爵世子们,每个人出门随从都不少,加起来足有一百多人。

    贾环下楼后,却意外看到,韩三跪在路边……

    贾环眉头一皱,走上前去,看着韩三因羞愧、愤怒、自责而涨的通红的脸,将手中的剑递出,道:“去,杀了他们。”

    韩三闻言一怔,目光投向那些跪在另一边,哭爹喊娘的“烂泥”们,眼神有些,犹豫。

    他宁愿贾环让他提着这把剑,去杀那些亲王世子……

    不过,当他看到贾环陡然凌厉的目光中满是失望之色,韩三心中忽然一痛,再看到他大哥站在贾环身后,面色铁青的瞪着他,心中陡然醒转过来,在贾环将将要收回宝剑前,一把抓在剑身上,不顾顺着剑身往下流淌的血,生生将宝剑拽回。

    然后持着宝剑,走向了醉康居门前跪在那里哭嚎的人。

    “杀!”

    韩三爆喝一声,面容狰狞,将手中的宝剑朝地上惊骇欲绝的王府亲随身上砍去。

    “啊……”

    那王府亲随骇的连躲都不敢躲,生生挨了一箭,惨叫一声,倒地身亡。

    凡是,开了第一个头,后续的就简单了。

    见韩三在那里疯狂杀戮,贾环对韩大道:“大哥,让其他人也上去杀,加速。”

    韩大点点头,转头比划了一个指令,数十名黑甲亲兵,手持大秦戟上前,没有任何犹豫,一秦戟便刺死了那些手无寸铁不敢反抗的仆役。

    “枭首,筑京观。”

    贾环再道。

    韩大闻言神色顿了顿,却依旧没有任何折扣。

    这次,他亲自上前,抽出腰刀,狠狠的斩下一颗人头,然后提到醉康居的石阶上放下。

    之后,再一挥手。

    他训练的亲兵确实精锐,一个个都没有丝毫犹豫,效仿之。

    不一会儿,一座由百余人头的京观,便筑在醉康居门前。

    先前,路上还有指指点点,看不惯屠杀普通仆役的人,更有义愤填膺的士子。

    但到了这一刻,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虽五月艳阳天,可是看着那一堆死不瞑目的人头,众人都只觉得,身处数九寒冬,遍体生寒……

    待京观筑成后,贾环面色木然的扫视了一圈,沉声道:“从今日起,我贾环不再做英雄。

    有一,有二,绝不再允许有三。

    我贾家人可以死在战场上,可以死在冲锋的路上,却不可死在屑小的暗算中。

    再有第三次,不管是何人,除非你连我贾环一起杀,除非你能彻底毁掉我身后的这面黑云旗……

    否则,你杀我一亲人,自有人屠你满门。

    鸡犬不留!”

    说罢,不再看鸦雀无声的人群,贾环从韩大手中接过马缰,翻身上马,在上百亲兵家将的扈从下,打马离去。

    背影,终究悲怆!

    牛继宗和温严正两人面色难看,就算贾环能将这百余人亲随杀尽,又能如何呢?

    这一次,他终究还是奈何不得白杰。

    总不能,将太后真的逼死……

    不过,正如贾环所说,从今以后,除非谁有把握,能将贾环,还有黑云旗,都彻底毁灭。

    否则,怕是没人敢再对贾家人出手。

    两位军方大佬叹息了声,然后一起转身离去,回宫中复命。

    他们还有太多的大事要做……

    而苏培盛则慢了一步,他一直目送着贾环一行人的背影彻底消失。

    然后,他看向从后面慢慢出现的朱正杰,问道:“宁侯家中,究竟何人遇难?”

    朱正杰道:“是他的侄媳妇,贾蓉的未亡人,秦氏。”

    “谁?”

    听到前面,苏培盛脸上的同情色已经消失了,可还是不死心,又问了一遍。

    朱正杰有些不解的看着他,似不明白他为何要再问一遍,不过还是答道:“是贾环的侄媳妇,秦氏。是他刚才亲口说的……”

    苏培盛脸色渐渐变了,眼神更是古怪的紧,心中的同情心和难过之意瞬间不翼而飞。

    他莫名的“嘿”了声,然后转身带人收队回宫……

    ……

    待苏培盛回宫时,紫宸书房内,已经没了牛继宗和温严正的身影。

    隆正帝的脸色极其愤怒,他没想到,白杰等人竟敢如此放肆!

    他打定主意,这一次就算不能将白杰枭首,也一定让他付出极惨的代价。

    就算是太后相扰也不行。

    此例绝不能开,否则国将不国!

    不过,当苏培盛将“被害”之人说出后,隆正帝当场就怔住了。

    邬先生倒是哈哈大笑出声,连连道:“我就说,我就说……

    若他家人真有一人伤亡,怕是白杰、赢朗等人的脑袋早就搬家了,陛下现在也将头疼该如何收尾。

    堂堂莽三郎,从来视亲人至重,又岂会这般好说话?”

    “莽三郎?他莽个屁!”

    隆正帝面色陡然涨红,指着苏培盛咆哮道:“去,告诉那个小奸贼,把该干的活都给朕干好了!

    做不好,朕就治他一个欺君之罪,剥了他一身好皮!”

    待苏培盛强忍着笑意离开后,隆正帝见笑的前仰后合的邬先生,也忍不住哼哼笑了起来。

    不过,没笑两声,两人又停了下来。

    邬先生看着隆正帝道:“陛下不是正在因太后之事发愁吗?不妨以此事破局!”

    隆正帝缓缓的点了点头,道:“朕亦有此意。”

    说罢,两人相视一笑。

    邬先生又感慨道:“此子,当真为陛下之福将也!着实有几分急智!”

    隆正帝哼了声,道:“他倒是有急智,却将朕推进了麻烦里。

    你看着吧,待明日,又是满城风云动神京!

    哼!”

    幽幽目光所向,龙首宫……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