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七十七章 溅起的血花
    贾环的话,听在神情恍惚的晴雯耳中,产生了很大的震动。

    她隐隐觉得,冥冥中似乎改变了什么。

    可是却又摸不清楚,以为贾环是在唬她……

    莫非,这位三爷想收她的润笔银子?

    虽然想不明白,可晴雯还是小心翼翼的收起了这幅字……

    许多年后,每每想起今日之举,晴雯依旧感到庆幸不已。

    人这一生,或许总会在不断的犯错,走霉运。

    但只要做对最重要的一件事,命运,也许就会因此而改变……

    不过,除了晴雯外,其她人就觉得不是很明白了。

    以为贾环有些神神叨叨,还有人怀疑,贾环是不是真的瞧上了相貌极为标致的晴雯……

    贾宝玉毫不犹豫的轰走了“碍事”的晴雯,他自诩为“撩妹”高手,但他忽然发现,他可能真的撩不过贾环……

    待晴雯走后,其她人的兴致就来了。

    纷纷化身为贾环的先生,每人都想教她写字。

    连小惜春都认认真真的写了几个生僻难字,一本正经的以夫子的语气教贾环。

    众人差点没笑岔了气。

    好容易都轮了一遍后,见众人还想再来一回,贾环实在待不下去了。

    若是无事,他这般玩闹下去倒也罢。

    主要是……他还有些要事。

    贾环对贾惜春道:“四妹妹,你还去不去接入画了?再不去,她养的驴就要生宝宝了。”

    “噗!”

    史湘云一口茶水喷出,剧烈咳嗽了几声,又大笑了几声后,她忽然反应过来,一把揽住贾惜春的脖颈,道:“四妹妹,你要去城南庄子上接入画?”

    贾惜春激动的点点头,道:“对啊,三哥跟老祖宗求的情!三哥,什么时候去?”

    贾环笑道:“我之前就让李万机准备了车驾,备好了软轿。你现在回东边儿,直接就可以去。

    有一队亲兵护送,再加上几个嬷嬷,很方便。

    对了,你们有想出去透透气的没有,可以一起去。

    城外的风景与园子里到底不同。”

    林黛玉一双妙目看着贾环,脆生生的道:“环儿,你也一起去吗?”

    贾环歉意一笑,道:“我不成,今天还有一些正事要处理……林姐姐你可以去散散心啊。”

    林黛玉闻言,顿时意兴阑珊道:“那么远的路,我可经不起折腾,还是算了吧。”

    薛宝钗也对贾环道:“我哥哥正伤着,还要张罗请老太太的东道,我也算了……”

    众人闻言,忙问什么东道。

    薛宝钗含笑解释了番后,众人一阵欢呼,不过林黛玉则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贾环。

    贾环冲她嘿嘿一声傻乐,如愿得到一双白眼球……

    薛宝钗后,贾迎春因为明日要和贾环“出差”,因此也婉拒了。

    她本是喜静不喜动的性子。

    贾探春倒是生出了兴趣,想一起去看看。

    只是府上那么大一摊子事,李纨一个人根本照应不住。

    尤其是大观园里,琐事更多。

    如今这些事她一手掌着,哪里走得开人?

    也就罢了。

    只说待那凤辣子好了后,她再出去透透气。

    至于贾宝玉,就更不用提了。

    想想贾环曾经说过,城南庄子里的傻子养驴子的故事,他就打心里发寒……

    如此一来,便只有史湘云和贾惜春两个了。

    尽管如此,两人也不觉得孤单,嘻嘻哈哈的凑在一起,商议着如何去玩。

    这般一来,场子就散了。

    大家知道贾环确实有正事,也不再拦着他,还纷纷让他去忙正事。

    史湘云甚至还表示,不用贾环送了。

    反正李万机家的她也认识,到时候一起去就是了。

    当然,就算她不认识也不要紧。

    还有城南庄一姐,小吉祥……

    ……

    既然她们都有打算,贾环也不再停留,干脆的出了,就回了宁国府。

    从会芳园的角门入内,第一个落脚地,便是天香楼。

    推门而入,丫鬟宝珠在外间正堂上擦拭清扫。

    见贾环后,忙屈膝行礼,满面笑容。

    长的虽然不甚出众,笑起时一双虎牙倒也有趣。

    贾环看了眼她手上的抹布,道:“怎地是你在清扫?每日里不都有专门负责清扫的嬷嬷丫鬟上门清扫么?莫非是她们倦怠?”

    宝珠闻言忙道:“不是不是,三爷,往日里确实是那些嬷嬷们来清扫。可后来我们奶奶说,不过是些简单的活计,我们自己也能做了。她不喜外人进来,所以我们就没让她们再来了。”

    贾环闻言,心中一动,点了点头,对宝珠道:“那就辛苦你了……”

    说着,从腰间取下了一块暖色玉佩,递出,道:“拿去收着吧,日后好当嫁妆攒着。”

    跟在秦可卿身边这些年,宝珠哪里会不知道这块玉佩的价值,只这一块,她就是再当一百年丫鬟都买不起。

    知道轻重的她连忙拒绝道:“三爷,奴婢如何受得起这块玉佩?都是奴婢该做的事,不值当什么。”

    贾环佯怒道:“给你就收着,三爷送出去的东西,几时收回过?快点。日后出嫁,总要有个够分量的压箱底儿,提前给你罢了。”

    宝珠闻言,感动道:“三爷,奴婢给奶奶当一辈子的丫鬟。”

    贾环呵呵笑道:“不当丫头,也可以当内管家……”

    宝珠闻言连连点头,然后对贾环道:“三爷,里屋去吧,奶奶一个人在里面睡着哩。

    瑞珠在后面烧热水,奴婢在外面守着……”

    贾环闻言,嘴角抽了抽,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宝珠。

    宝珠自知失言,一张脸登时涨的通红,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

    贾环呵呵一笑,道:“宝珠啊,以后记得,多读点书,啊?

    要做个三观正的文化人,不要胡思乱想……”

    宝珠闻言,跟被人强喂了一口猫屎一般,一张脸抽抽的纠结,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贾环嘴角弯起,转身走入里间。

    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面而来。

    似……似可卿身上的香气。

    贾环只觉心里一荡,眼饧骨软。

    撩起珠帘进内,入目处,正面壁上挂着一幅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

    两边则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

    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绕过屏风,就见一席拔步软榻位于房中,上悬一顶白锦联珠帐。

    白色纱帐中,朦朦胧胧,一美人侧卧其上。

    头枕鸳枕,身披一层薄薄的月白纱衾。

    这屋内的香,竟是从美人身上而来……

    贾环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出声,目光虽然落在秦可卿的身上,却并未聚焦。

    他的心里在思索着,到底该怎样跟她说……

    “叔叔……”

    “叔叔……”

    “叔叔啊……”

    一连串又轻到高,嗔怨绵绵的声音,将贾环唤醒。

    定睛一看,目光竟聚焦在一处隆起起伏处……

    饶是他脸皮不薄,可是迎上秦可卿一双水意涟涟美目中的娇羞嗔意,贾环还是红了红脸。

    鬼使神差的,又瞟了眼那处妙景。

    夏日衣衫本就凉薄,再加上送走秦钟后,秦可卿自忖再不会有男客前来,太阳又升起正热,便褪了一层外裳,只留一层薄如蝉翼的轻纱衣罩着内里的银白肚兜。

    可那银白肚兜,亦是由真丝织就,薄如轻纱。

    因此,贾环甚至能隐隐看到……两点红梅欲透衾而出。

    秦可卿似也才发现,小声惊呼一声,忙拉起纱衾,挡在胸前。

    精美之极的脸上,浮现出一层天边最美的云霞。

    一双微微勾起眼角的桃花美目中,仿若真能滴出水般,弯弯细眉间,满满是风情万种的情意。

    秦可卿柔弱而情深的看着贾环,语气娇羞万分的嗔了声:“叔叔啊……”

    贾环深吸了口气,差点给跪了……

    看到这一幕,秦可卿抿嘴一笑,眼神愈发多情。

    贾环有些受不住她的眼神,避开了些,又干咳了声,心里回忆了下当初西域战场上杀伐流血的情景,心头微冷,总算定了下来……

    再抬眼看向床榻上的可卿,又乱了……

    “可卿,要不我先出去,你先穿好衣裳?我有话和你说……唔,正事。”

    贾环垂下眼帘,说道。

    秦可卿闻言一怔,然后缓缓点点头,道:“叔叔去屏风后就好。”

    贾环闻言,忙转身绕到屏风后,没过一会儿,就见秦可卿换了身白色贴身的居家常服,批着长发在肩头,走了过来。

    走到贾环身边,她看着贾环的眼睛,轻声道:“叔叔,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贾环这次没有避开秦可卿的眼神,他能感受到秦可卿眼神中炙热缠绵的情意,心中大动。

    轻轻呼了口气,贾环看着秦可卿,道:“可卿,你的身世被人知道了……”

    “啊!”

    秦可卿闻言,恍遭雷击,惊呼一声,面色煞白。

    身形晃了晃,似已站不稳脚……

    贾环见状,忙搀扶了一把,道:“可卿,莫怕!”

    上一回秦钟送给秦可卿的那封信中,她便已经得知了她的身世,还因此而焦虑病倒。

    却不想,这一日终究还是发生了。

    秦可卿双手紧紧抓着贾环的胳膊,站定了身子后,目光焦灼的看着贾环,道:“叔叔,可是会连累到你?”

    贾环闻言,轻笑了下,安慰道:“放心,陛下已经和我谈过了。”

    秦可卿闻言,双眼陡然一亮,激动道:“皇帝一定没有责怪叔叔,是么?叔叔,媳妇不在乎什么身份,可卿只是贾家的媳妇,只求……只求叔叔能平安……”

    “可卿……”

    “叔叔啊……”

    “你必须要死!”

    “啊!!”

    ……

    从天香楼出来后,贾环的面色显得有些凝重。

    不过,背在身后的双手,却有些猥琐的……摩挲了下。

    要说服一个过度受惊的女人,唯有对她做更刺激的事……

    既然秦可卿很快将要“死”去,那么,本就“纠缠不清”的两人,再恣意一些,也无所谓了……

    用力说服了秦可卿后,这件事的难度就不足为虑。

    只可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不能出现在府中,直到,知道她的人都遗忘了,或者不再了……

    不过,在极度震惊后,秦可卿对这样的结果,却似乎更加喜欢。

    没了这层身份的桎梏,最爱美丽的她,再不用只能穿着素色寡淡的衣服了。

    也不用再背负一个寡妇的名头,连熏香都不敢用。

    百宝盒中那么多首饰头面,她终于可以再戴戴……

    最重要的是,她和他之间最大的障碍,就此消失了……

    尽管,他说,很喜欢她喊叔叔……

    完整的说,是他很喜欢她呢喃的那句:“叔叔啊,不要……”

    但不管怎么说,她将获得新生!

    ……

    就在贾环快步赶往药室,想要叮嘱公孙羽,通一通“口供”时,宁国府侧门处,一队车马徐徐驶出。

    除了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和一辆朱轮华盖车外,还有两辆普通马车。

    另外,还有二十骑亲兵护卫随行,带队之人,是韩三。

    随着韩德功任京营节度使一职,定军伯府如今在神京城勋贵圈子里的地位,与日俱增。

    而韩家三子,在宁国侯手下当家将一事,亦被传为佳话。

    圈子里的衙内,就没有不认识“知恩图报”韩家三子的。

    因此,由韩三带队,会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打头的翠盖珠缨八宝车内,坐着的是史湘云、小吉祥和香菱。

    两人都属于“话篓”级的人物,在车内叽叽呱呱的说的好不自在。

    后面一辆朱轮华盖车内,坐着的则是贾惜春、乌仁哈沁和彩霞。

    再后面的车里,坐着的则是一些嬷嬷和粗使丫鬟,还有几顶软轿。

    朱轮华盖车内倒罢,贾惜春和乌仁哈沁小声的说着话,多半是贾惜春在询问乌仁哈沁西域龙城里的趣事。

    若是旁的,乌仁哈沁怕是会拘束不会说话,可贾惜春问她龙城里的事,就瘙到她痒处了,笑逐颜开的给她描述着。

    连一旁的彩霞都听入迷了……

    而翠盖珠缨八宝车内就更加热闹了。

    本来,翠盖珠缨八宝车应该是史湘云和贾惜春的座车。

    还是史湘云说了好话,许下几个不平等条约,才与贾惜春换了小吉祥来。

    自从她得知小吉祥要习武,兴趣就大得不得了。

    这一路上,史湘云都小意儿的向小吉祥女侠请教。

    小吉祥多大方的人,根本不藏私。

    将她清早学到的一套把式,在宽敞的车厢里就操练起来。

    看得史湘云激动不已,连连拍手。

    她曾经想让董明月耍一套剑给她看,董明月当时就冷下脸来。

    看模样,若不是一家人,她说不准会给史湘云来上一剑。

    远没有小吉祥仗义……

    小吉祥也是人来疯,史湘云越是鼓掌,她耍的越起劲。

    好好的一套道家基础拳意,生生让她耍出了疯魔伏虎拳的韵味来。

    史湘云不懂这些,自然是越热闹越好。

    反倒是一旁的香菱看得有些迷糊,早上她的记名师父,不是这样教的啊……

    “混账!小心!”

    就在史湘云和小吉祥玩的开心时,忽然,车外不远处传来一声爆喝。

    一道厉啸声,从车顶上传来。

    史湘云和香菱都怔住了,小吉祥却张开了双臂,第一时间扑到了史湘云的身上。

    “轰!”

    车顶竟被生生射穿了一个洞,木屑飞扬间,一支利箭贯穿而入,直直射向了那道小小的身影。

    “姐姐!!”

    看着一抹血花溅起,原本被吓傻了的香菱,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哀叫声。

    ……

    宁国府,药室。

    贾环有些无语的看着蛇娘,她竟霸占了公孙羽,无论他怎么威胁,都不肯放人。

    而公孙羽,居然也“抛弃”了贾环,与蛇娘如痴如醉的在一起……

    两人捧着一本医术,当真旁若无人的辩论着,印证着。

    时而,两人竟以自身为体,施以针灸……

    看两人专注之极的模样,贾环都不好意思打断她们。

    当然,打也打不断。

    因为他打不过蛇娘……

    好在,公孙羽到底心软,给贾环了一丝希望。

    半个时辰后再说……

    因为她与蛇娘从昨夜印证到现在,正印证到《灵枢》古卷关键之处。

    两人何止受益匪浅。

    最重要的是,公孙羽发现,如果能彻底掌握住这部分《灵枢》古卷中的绝妙针法。

    她甚至能让贾环,早日康复!

    而蛇娘似乎比公孙羽还要紧张,还要兴奋。

    因为,她觉得,她好像发现了一条,真正能解除蛇娘一脉千年灾厄的法子。

    而这个法子的最后一个关键点就在……

    嗯?

    蛇娘翻过最后一页,忽然怔住了。

    随即,面色陡然大红!

    竟如丢烫手火炭一般,将手中古卷丢开。

    公孙羽见之不解,从桌上捡起《灵枢》古卷,刚翻开一页,蛇娘和贾环同时看向门口处。

    随即,药室房门忽然“砰”的一声被人打开。

    董明月疾速而入,面色凝重,进屋后,她直接看向贾环,急声道:“环郎,白鹄红翎回报,家里前往城南庄子的车队刚过延寿坊被人以弓弩袭击,车内有人重伤不明,可能是……小吉祥。”醉迷红楼:

    声音刚落,贾环身形一闪而逝,消失在了药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