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七十六章 晴雯
    鼎鼎大名的,大概是大观园中布局最奢华的一座院子。

    只贾环为此地配备的家俬古董倒也罢,更多的,却是贾母和王夫人两人添加的私房宝贝。

    玲琅满目,光彩夺目。

    从贾宝玉入住以来,贾环还从未进来逛逛。

    大半部红楼,半数故事发生在这座院子里。

    贾环还是真心想亲眼见识见识此间庐山的真面目。

    因此,他微笑着请贾宝玉这个东道主带路,好好认认门儿。

    贾宝玉自然无不许,笑着应下后,领着众人观赏起这座。

    正房是五间上房,房前一溜回廊上吊着各色笼子,各种仙禽异鸟脆鸣。

    在五间正房前又加出三间,称为“抱厦”,贾政等人当初游园时曾在此处暂歇。

    抱厦门前是一色雕镂新鲜花样隔扇,上面悬着一个匾额,四个大字,题道是“怡红快绿”……

    抱厦中有依据房间格局打就的床榻(木炕),可供人坐卧,这里夜间是值班守夜的嬷嬷睡觉的地方。

    抱厦与后面的正房之间就是靠隔架分隔的,上放有一个自鸣钟。

    众人穿过隔架,进入到后面的五间正房。

    中间一间是堂屋,金碧辉煌,满满的脂粉香,头油桂花香,软香扑鼻。

    西边两间是“卧室区”,而东边两间则是“书房区”。

    西边的隔断是一个木雕的格子架,上面放有金西洋自行船、联珠瓶、缠丝白玛瑙碟子等陈设,中间有一个大穿衣镜做的活动门。

    穿过此活动门,是西次间,临窗有炕,后檐有床。

    挂着的粉色帷帐纱幔上,纹绣着金丝花样。

    再向西,次间与稍间之间是靠一碧纱橱隔断的。

    里面设有一张小小的填漆床。

    这个稍间临南窗设有一个暖阁,阁内有木炕可供坐卧。

    此外这一间设有后房门,可通后院。

    而对面东面的两间因为用于读书,所以不像西边那样隔得那么死,基本上靠花罩分隔。

    在次间与明间的花罩入口处,摆设着一个屏风,挡住人们的视线,稍间是贾宝玉的书房,满屋都是书架,此间也有门可通后院。

    此门入口处,有一油画仕女图……

    总而言之,到处都是女儿气息。

    众人一起游览了一圈后,又遇到几个在上房里守着的丫头。

    贾宝玉介绍了番,分别名唤秋纹、碧痕、茜雪。

    袭人忙让她们帮忙去倒水斟茶……

    转了一大圈儿,众人回到正堂坐下,贾环看着面色隐现得意的贾宝玉笑道:“二哥,你还真会受用!怪道你不愿意出去,有这么一座神仙府邸,再加上满院的花红柳绿,给个宰相也不换啊……”

    一旁处,响起几声善意的嘲笑声,倒是袭人的面色微微一变,似乎想解释两句,却又不敢随便插口。

    贾环不同贾宝玉,他在姊妹间没有半点架子,但是在仆婢心中,却绝对是高高在上不可接触的。

    这些年,荣宁二府中,被他辣手处置的奴仆婆子还有婢女不在少数。

    荣国府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打死打残下人的情况出现过。

    然而在贾环崛起的这短短几年里,在他手里没了的人,十指加起来都数不过来。

    傻大姐那样的浑人思想简单,可以不怕。

    反而越是像袭人这般心中有丘壑的,越不敢恣意……

    贾宝玉却不在意,他心里其实是明白人。

    知道只要不在“俗事”上违逆了贾环,其实贾环待他还算不错……

    因此,面对贾环的奚笑,贾宝玉撇嘴道:“老三,你也好意思笑我?你比我也没好到哪去……哼!”

    众人听闻此言,熟悉贾环的林黛玉、史湘云倒还罢,顾自玩笑说话。

    可其他人,尤其是袭人、晴雯、麝月等人,却一瞬间屏住了呼吸,面色隐隐紧张担忧的看向贾环,唯恐他发作起来。

    昨天之事,虽然晴雯回来没说什么,可是大观园里的丫鬟们枝蔓相通,又有什么事能瞒得住?

    得知情况后,她们对王瑜晴愈发不满,对晴雯却刮目相看,袭人甚至还当着众人的面专门向晴雯道了恼……

    最重要的是,她们对贾环也愈发敬畏。

    以前,只有畏,但通过昨日之事,却多了敬意。

    不过,让她们跌落眼睛的是,贾环非但不恼,反而一把揽住了贾宝玉的胳膊,挤眉弄眼道:“要不怎么说咱俩是兄弟呢,嗯?”

    贾宝玉闻言,嘴角抽了抽,然后一拳打在贾环肩头,笑骂道:“老三,你少胡说,我和你不是一路人……”

    “哈哈哈!”

    贾环闻言大笑,松开贾宝玉,连连点头道:“是是是,二哥你是小清新嘛,哈哈!

    好了,大家随意玩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

    一会儿让人送大席来请你们……”

    “不行!!”

    也不知多少张嘴异口同声的喊道,连贾宝玉都一起出声。

    随即,众人哄堂大笑!

    袭人她们一边忙着给这些姑娘大爷们上水,一边摸不着头脑的跟着笑。

    贾宝玉高兴道:“老三,今儿你可甭想溜走!老祖宗说了,要我们教你识字,你可要老老实实的在这里进学!”

    “噗!”

    贾宝玉话音刚落,却是丫鬟中的晴雯没忍住,一口给喷笑出来。

    私下里,众人说起贾环的“坏话”,不读书不识字是其中绝对的大头……

    “晴雯!”

    袭人面色一变,低声喝了声。

    然后看向贾环,面色再变,因为贾环竟也变了脸色。

    “三弟,她不是故意……”

    贾宝玉也发现了贾环脸色不对,忙解释道。

    贾环一摆手,拦住了贾宝玉的话头,那副模样,威严无匹。

    袭人等人的脸色都苍白了,晴雯更是咬紧嘴唇,一副犯了大错的模样。

    倒是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看着贾环的模样,嘻嘻哈哈的差点没抱成一团。

    薛宝钗虽然开始疑惑了下,可看到林史二人的表现后,心思微动,也反应了过来。

    不过随即,她便是一怔……

    她果然,不如她们俩知他……

    前面,贾环面色肃穆的看着晴雯,道:“这位丫头,请问,你月钱发了么?”

    晴雯闻言一愣,苍白的面上目光茫然。

    不过,她亦是心思灵动之人,立马想到了昨夜流传的傻大姐的故事。

    一张俏美风.流的脸上,古怪起来,她轻轻点了点头,道:“发了。”

    “交出来!!”

    贾环“咬牙切齿”道。

    晴雯肩头轻轻颤抖起来,却摇摇头,微微歪着头,道:“不给!”

    贾环“勃然作色”道:“不给钱,就抢人!你跟了我去吧!”

    “呸!”

    后面一阵啐声响起……

    晴雯面色更是陡然涨红,却在贾宝玉担忧的目光中,脆声的脱口而出道:“我就是一头碰死,也不出这个门儿!”

    此言一出,身后的玩笑声顿止。

    众人都以别样的目光看着晴雯,贾宝玉更是差点落下泪来。

    每一个男人,心里都有危机感,会幻想有朝一日会一无所有……

    所以,他们都想拥有一个无论什么时候,即使整个世界都舍弃了他,依旧不会弃他而去的女人。

    显然,于贾宝玉来说,晴雯便是这样的女人……

    后面椅子上,史湘云笑了笑,看着面色复杂的袭人,道:“好姐姐,金钏呢?

    咱们小时候一起长大玩耍,如今你们俩倒在一个屋里了……”

    袭人闻言,面色不变,轻笑道:“金钏姐姐回她娘家去了,今儿是她妈.的生儿。”

    史湘云闻言却是一怔,金钏姐姐?

    她可是知道,袭人要比金钏大一个月的。

    如今却……

    史湘云仔细打量了番袭人的面色,却见她容长脸上挂着薄薄的浅笑,看不出心思深浅……

    前头,贾环哑然失笑,看着晴雯道:“瞧你能的,真把自己当宝啊?

    你想跟我我都不要。

    就你这性子,去了我那里还不见天儿和小吉祥干仗?

    行了,别站这里了。

    你不是笑三爷我不识字吗?

    去取一副笔墨纸砚来,三爷我要挥墨泼毫,送你一副三爷的墨宝!”

    晴雯闻言,悄悄的冲贾宝玉吐了吐舌头,然后转身去了书房。

    方才一冲动说出的话,她心里何尝不也发憷……

    没一会儿,晴雯就拿着纸笔砚台过来,贾宝玉让众人一起进了书房。

    晴雯无声的展开纸张,用镇纸镇住了后,退到一边,

    众人都见识过贾环的笔力,知道他书法不错,因此也想观看一二,故都未出身。

    贾环站定书桌前,手悬一支紫毫大笔,沾了沾浓墨,润好笔锋后,在铺展开的浣花笺上,端正的写下了四行字: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风流灵巧招人怨。

    寿夭多因诽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字成,众人齐齐色变。

    晴雯更是怔在了那里,目光出神的看着这一阙词。

    这……

    这是在说她么?

    贾环放下了笔,端详了下自己写的字,很满意。

    然后转身对另一侧的林黛玉伸了伸手。

    林黛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将袖中的绣帕递给了贾环。

    贾环呵呵一笑,接过绣帕擦拭了下手后,又还给了林黛玉。

    向来洁癖爱净的林黛玉,却没有犹豫什么,收了回来直接放进了袖兜……

    贾环给她眨了眨眼后,转头对还痴痴站在那里的晴雯说道:“晴雯,按理说你是二哥房里的人,不该我多嘴说什么。

    不过,你刚才的表现,我很欣赏。

    所以,就多一句嘴。

    有一句话说的很好,叫性格决定命运。

    你这般急躁刚硬的性格,别说只是一个丫头的身份,就是一个小姐,在咱们这样的家里,也难活得自在……

    这幅字,三爷我就送给你,平日里多看看。

    你好生服侍二哥,万一哪一天你落难时,二哥若是做不了主,你可拿出此字前来寻我。

    我保你性命不失。”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