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七十五章 怡红院
    苏培盛走后,贾政也一脸没脸见人的模样,冷哼一声,一甩袖子走了。

    贾政离去,贾琏自然不敢多待,也一溜烟儿的跑没了,留下一串强行压抑的难听的奸笑声……

    贾琏虽然没甚功名,可作为大家子的少爷,起码的诗书笔墨还是熟知的。

    至少,绝不会写一纸错别字……

    待贾政贾琏都离去后,贾环忽然一皱眉头,作恍然状,拍了拍脑门,“啪”的一声。

    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后,他对贾母郑重道:“老祖宗,孙儿忽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还没做,孙儿必要马上去处理一下。

    孙儿去去就来,去去就来……”

    说罢,转身就要跑路。

    “站住!”

    人到底没溜走,贾母的喝声不算,连贾迎春都强忍着笑,一张脸恍若春晓之花般明媚,盈盈杏眼中满是可亲的笑意,她竟伸手拉住了贾环的衣袖……

    贾环心中惊喜,这位原本有些木讷的姐姐,似乎愈发灵动了些。

    不过面上,却作悲惨状,“埋怨”道:“姐姐,你拉我作甚?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的……”

    “咯咯咯!”

    这般浮夸的表情,贾迎春又怎会相信,愈发笑的花枝乱颤。

    贾母那边已经让一旁的丫鬟将薛姨妈和诸姊妹们请了出来……

    众人看到堂中的情形,都有些诧异。

    她们原本还担心出了什么事,可现在看起来,贾迎春竟笑的这般明媚,真是难得……

    而她身边的贾环反而是“沮丧”着一张脸,高台上的贾母“阴沉”着一张脸,还咬着牙!

    不过她身旁的鸳鸯却在使劲的颤着肩……

    “哟!老太太,这是怎么了?”

    最善察言观色的薛姨妈自然能看出贾母并非真怒,便凑趣道。

    贾母没好气的瞪了贾环一眼后,拿出一页纸,递给薛姨妈,道:“姨太太快看看,我们贾家的颜面,都要丢尽了……”又对鸳鸯道:“拿去给他姊妹们都好好看看,再让他一天到晚跳脚的训人!”

    鸳鸯同情的看了眼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模样的贾环,“噗嗤”一笑后,拿着几页纸,走下高台,散给了好奇心满满的诸姊妹。

    “咦?”

    最先惊疑出声的,自然是反应最快的林黛玉。

    她拿着纸页,入目处,认得是《孝经》第四章,卿大夫之章,曰:非先王之法服不敢服,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

    这一行字简繁相通,所以没甚出格之地。

    但是,字体却颇为不俗。

    贾环字迹并不优美妍媚,而是拙朴率真,无一丝造作之势。

    笔锋尽头,古朴无锋,大巧若工。

    字如其人!

    真真是……惊喜莫名啊!

    林黛玉一双本就好看灵动的眼睛,此刻更是亮晶晶的看向贾环,眼神……惊喜,欣赏!

    贾环见之,表情从之前的“死猪相”,顿时变得生动了起来。

    脑袋微微昂起,嘴巴瘪着,满是小得意的神色,逗得林黛玉“咯咯”出声……

    薛姨妈在上面坐着,看到这一幕后,再看向薛宝钗方向。

    却见薛宝钗一脸“惨不忍睹”,没脸见人的表情,心里一叹……

    史湘云就直接的多,“哈哈哈”的大声嘲笑起来。

    她手里的那张纸,接的是林黛玉的下文,即:口無擇言,身無擇行,言滿天下無口過,行滿天下無怨惡,三者備矣,然后能守其宗廟,蓋卿、大夫之孝也。《詩》云:“夙夜匪懈,以事一人。”

    数十个字,贾环写对的……寥寥无几。

    再一听说,贾环是在皇帝老子的“金銮殿”上书写,被人家送回来了。

    史湘云更是乐不可支!

    而贾环幽怨的目光,只会火上烧油!

    荣庆堂本就欢乐的气氛,在史湘云豪爽的大笑中,愈发高涨。

    待众人左一句右一句的嘲笑完贾环,连贾宝玉似乎都被感染了,笑着打趣了几句,贾环也不恼,随她们去笑。

    待众人好容易笑罢,贾母却严肃下来。

    她懒得理会贾环,反而看向了林黛玉、史湘云还有薛宝钗三人,道:“玩笑归玩笑,可是这样的乐子有这一回就够了,却不能再有第二遭了,实在是……太不像!

    环哥儿自幼出府,天可怜见的也不知吃了多少的苦。

    他又要习武,还要自己筹措银子做习武之资,更要养活一庄子的人。

    那年,他才八岁……

    他没功夫舞文弄墨,这怪不得他。

    你们也都不许再笑他。

    现在不提那些了,他如今也总算是清闲了些,所以,你们要想着帮他。

    也不求他能考个功名,咱们这样的人家,有则算是锦上添花,没有也没甚关系。

    但起码笔墨总要通吧?

    皇帝把他这份‘作业’送了回来,想来就是让我们在家里督促他识字哩!”

    贾母到底老辣,一番话说的众人之前笑话贾环的心,都生愧疚之意。

    有心软的,甚至还红了眼圈……

    比如林黛玉,她对贾母道:“老太太放心便是,我……我们一定会好好让环儿写字的。”

    贾母居然还不信她这个最宠爱的外孙女,道:“你们不成,你们管不住他……”

    林黛玉闻言一怔,心思灵动一转,俏脸登时绯红一片。

    薛宝钗和史湘云也都不自在的垂下了头……

    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贾环,见这臭不要脸的居然还挺得意,又齐齐轻轻啐了口……

    贾母装作看不见,她看着贾探春道:“三丫头……”

    “老太太!”

    贾探春闻声忙站起身,笑应了声。

    贾母看着贾探春笑着点点头,然后对薛姨妈道:“姨太太,我看我这些孙女里,也唯独这三丫头,还能管着点环哥儿。”

    薛姨妈闻言,满脸柔和笑容的看着堂下站着的贾探春。

    若只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倒也罢了,不过是个美人坯子。

    可贾探春更兼俊眼修眉,顾盼神飞,天生一股不逊须眉的精神气在身,就让薛姨妈心中称奇了。

    她心头忽然一动,想起贾探春已经年方十五,却还未许人家。

    若是能将她配给薛蟠,那……

    不过,随即薛姨妈却又死了心。

    别说贾母,就是贾环,也绝不会有半分点头的可能。

    他那个儿子……

    心里苦笑了声,却不耽搁薛姨妈对贾探春的赞叹,她对贾母道:“真真是造化钟秀的美人儿,日后,也不知哪个有福气的得了去。”

    贾母面色隐隐有些得意道:“这我倒是不愁,有他这么一个亲兄弟在,还怕找不到好人家?

    这几年,每逢年节,在我耳边聒噪的诰命不知有多少,不过都让我挡了去……

    听环哥儿说,他那几个干娘、婶婶,也都跟他打问过,他也推说还早。

    我倒想看看,最后他能给他这几个宝贝姊妹们找什么样的婆家!”

    此言一出,薛姨妈心中最后一抹残念也消了去。

    别的不说,光贾环那些婶婶干娘,哪一个都不是她能相比的。

    一个个都是公侯府邸的当家太太,身上都是一等侯夫人、伯夫人的诰命。

    她们的家族又都对贾环有极大的助力,哪里是区区一个寄人篱下才能自保的薛家能相比的……

    时至今日,薛姨妈还能记起当日薛宝钗就要下嫁贾环,却横生变故时,那些人的言语……

    “商贾贱婢,失怙少教,焉能为公侯大妇!”

    薛姨妈心里黯淡的叹息了声……

    贾母看了她一眼后,嘴角浮起一抹微笑,然后对下方低着头红着脸的贾探春道:“三丫头,给环哥儿教认字的事,就教给你带头了。你能管住他不能?”

    “老祖宗,孙儿斗胆纠正您一个小小的错误!”

    贾环实在听不下去了,捂着脸抢在贾探春之前说道:“老祖宗,孙儿真心不是不识字,就是偶尔有个别少数的几个字,手可能有点生……

    不过孙儿以为这根本不算什么问题,找个时间自学上一炷香的功夫,大概也就记得了。

    哎呀老祖宗,孙儿之前不是说过了嘛。

    当时是因为时间紧急,虽然才用一些简化了的字代替。

    陛下完全误会了我的水平……

    其实孙儿都会写,真的都会写。

    就不用三姐来教我了吧?”

    众人们听他这话,早就笑成一团。

    连贾惜春都乐颠颠儿的拿着一页纸,在上面数贾环一共写错了多少字,结果数不清耶……

    贾母与薛姨妈大笑了一阵后,啐了贾环一口,道:“你休想!你也有怕的人?”

    贾环闻言,有些牙疼的看向正觑眼看他的贾探春一眼,纠结着一张脸,道:“不是怕,就是……我娘的心眼儿有些缺,不帮儿子帮闺女,也不知她怎么想的……”

    “哈哈哈!”

    众人闻言,更是乐不可支。

    贾探春亦是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

    贾母道:“就这么说定了,陛下说要检查你的功课,就一定会检查。

    若是再检查时,你还是这般满篇错字,我可是万万不依的。

    唔,你们姊妹们轮流当环哥儿的先生。

    三丫头掌总……

    先从,先从宝玉开始。

    他的子大,你们就去他那里教!

    现在就去!”

    贾环彻底无语了,心里也不禁为老太太的苦心积虑感到赞叹。

    她到底还是想一家人都和和美美,不落下一个……

    而贾宝玉显然也为姊妹们能去他的作客感到欣喜万分,甚至忘了替他的瑜晴姐姐求情……

    一群人叽叽喳喳的都想要去给贾环当先生。

    不过,贾惜春却没忘了先前之事,频频以目视贾环。

    贾环笑了笑,然后便邀请贾母和薛姨妈一起去园子,他道:“老祖宗,姨妈,今儿天气不错,不热也不闷,您二位一起去园子里逛逛呗?说不得也能替孙儿扫扫盲……”

    贾母和薛姨妈两人大笑了通,贾母道:“今儿你们自去罢,我和你姨妈去凤丫头那里瞧瞧。好几天没见她,怪想她的……”

    贾环道:“既然如此,那您二位就去看二嫂吧。

    对了老祖宗,四妹妹前儿惹了祸,惹的老祖宗大怒,赶了她的丫头出去……

    今儿老祖宗心情好,孙儿便替四妹妹求老祖宗开个恩,放那小丫头子回来吧。

    她和四妹妹一班长大,日夜相守,有感情呢。”

    贾母闻言,看了眼低着头不敢看人,却紧紧抓住贾环衣角的贾惜春,沉默了下,才道:“下不为例!”

    ……

    一行人说笑着进了园子后,过了沁芳亭往西,沿着堤岸一直走,便可直往。

    院外粉墙环护,绿柳周垂,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

    从外观之,整个院落看起来富丽堂皇,雍容华贵,花园锦簇,剔透玲珑……

    敲门而入,院中央有几块山石,一边种芭蕉,一边是西府海棠。

    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五间抱厦上悬“怡红快绿”匾额……

    一院子小丫头们正在疯玩。

    见一咕噜的涌入这般多主子,都有些傻了。

    主要是,人群中站着近来在贾府奴婢界再次声名大噪的三魔王!

    要知道,他可是连傻大姐的月钱银子都要抢……

    贾宝玉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却又担心贾环责罚这些丫头,就开口解释道:“三弟,她们都是些蠢材,你别跟她们一般见识!”

    贾环闻言嗤笑了声,反而生起了逗趣的心。

    他看向前方的一个穿红着绿的小丫头子,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丫头子眼睛眨了眨,竟也不惧,道:“回三爷的话,奴婢叫佳慧。”

    贾环嘿了声,别人却不大明白什么意思,就听他又道:“这个月的月钱发了没?”

    小丫头子闻言,再也镇定不了了,小脸登时煞白,目光惊恐的看着贾环……

    “哈哈哈!”

    其她姊妹们都好笑不已,最有侠气的史湘云却从后面抓住贾环的肩膀摇了摇,道:“你也有脸,还欺负小丫头子?”

    贾环连忙否认,道:“绝无此事,我就想看看大嫂子有没有给她们发下月钱,关心她们……”

    话虽如此,可眼神却似乎极为惋惜。

    那群小丫头子见状,瞬间鸟散……

    这时,里面也听到了动静,几个大丫鬟走了出来。

    为首的,是一个细挑身材,容长脸儿,俏丽简单的女孩子。

    众人都认识,便是袭人。

    袭人之后,则是一个水蛇腰,削肩膀,高挑身材,眉眼极美竟似黛玉的女孩子,正是昨夜在潇湘竹林前扶走宝玉的晴雯。

    在晴雯身旁,则跟着一位相貌并不太出众,但也不难看的丫鬟。

    贾环倒也与其有过数面之缘,因此也不陌生。

    正是麝月。

    三个大丫头从正堂门出来后,见那么多姑娘少爷都来了,心里虽然诧异,面上却都带上了笑脸。

    袭人打头屈膝服下,一起道:“给三爷和姑娘们请安。”

    贾环与众人轻轻应了后,史湘云却上前拉着袭人的胳膊,笑颜如花道:“好姐姐,今儿我们是来借你们这地儿一用,当回学舍,好教某人读书认字的。”

    说罢,她又转过头,对贾环道:“袭人姐姐原是服侍我的,和我处了好几年,然后才给了宝哥哥的。只可惜,她跟了宝哥哥后,再不跟我亲了……”

    袭人忙笑道:“大姑娘哪里话,能服侍姑娘一场,也是我的福分哩!”

    史湘云还要再说什么,贾环笑道:“云儿,进屋子里说行不行?太阳那么大,万一把你们晒得和我一样黑,你们岂不是没地儿哭去?”

    史湘云回头:“呸!”

    袭人忙道:“请三爷和姑娘们快进屋说话吧……”然后就开始指派小丫头子们去热水泡茶。

    让晴雯和麝月一起引大家入内。

    一副女主人的做派,让贾环多看了两眼……

    ……

    ps:这几章是比较纯正的红楼园子戏,因为后面的剧情比较激烈,所以让大家先松口气。

    我个人很喜欢这种文,因为许多小剧情点都是原著里发生的,熟读红楼的书友,应该都能发现那些点。

    群里书友们的反应就还不错。

    不过也有书评区书友觉得水,以为是在平淡水剧情……

    说实话,真正能水字数的剧情,反而是不断制造冲突矛盾,然后打脸,这样写更简单。

    写朝争和打脸剧情的时候,群里的抱怨声反而比较大,认为那些都不是红楼……

    这是两难全的局面,先满足一半吧。

    我尽量兼顾……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