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七十四章 习惯就好
    贾环自然听不出这句话有什么含义,又因为背对着贾母,侧对着贾政,所以看不清他们脸色之变。

    但这并不妨碍他做出选择:“苏公公……”

    贾环皮笑肉不笑的叫了声,道:“本侯素来对十三爷敬仰的紧,也想与将军府亲近。只是抱歉的很,我二姐她生性善良,胆子甚小,怕是做不来这些事,还请陛下和十三爷另请高明吧。”

    苏培盛闻言嘴里发苦,赔笑道:“宁侯,您一万个放心。贵府小姐,会和镇国公府诰命们一起行动,不过是为了已薨的将军夫人梳个头,绝不会有事,绝不会有事。

    宁侯啊,别人不知道,难道您还不知道?

    这十三爷,如今虽然不过是一个镇国将军的爵儿,在宗室里头垫底儿。

    可日后,定少不了一个参政亲王爵儿!

    宁侯今日能行一分善,日后总有……”

    贾环没等他说完,就瞪眼道:“少扯淡,本侯亲自出马给他帮忙,还不够一分善吗?我二姐还未出阁,哪能行这事?”

    他也不算完全不懂……

    不过,没等苏培盛再解释,贾母在后面就道:“环哥儿,也不是甚大事,再者,有镇国公府诰命和奋武侯府诰命她们在,二丫头又哪里会害怕?不过是梳个头罢了。”

    贾环皱眉道:“老祖宗,要是给活人梳头,孙儿自然不会说半个不字。可是……”

    “诶!”

    贾母有些不乐意道:“这话是怎么说的?谁还没那么一天?

    要是赶明儿我也……”

    “好了好了好了……”

    听贾母往她自己身上拉扯,贾环连忙打断道:“这样,咱们祖孙俩也别一个说不怕,一个说怕的争,让二姐姐出来自己说。

    不过,老祖宗,你们可别给她压力……”

    贾母闻言语气似埋怨道:“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还要给她压力。”

    贾环呵呵一笑,然后亲自走到西间暖阁,见一屋子人在里面小声聊天,他先对众人笑道:“一会儿就完事,再委屈一会儿。”然后又对一脸温柔可亲的看着他的贾迎春道:“姐,跟我出来一下。竟有人央求咱们姐弟俩去帮忙,嘿……”

    贾迎春闻言一怔,有些慌乱,不过还是站了起来,有些不自然的笑道:“求咱……我能做什么?”

    一边说一边走到了贾环跟前,贾环拉起她的手,回头给里面面面相觑的众人笑道:“一会儿就把那人打发了……”

    然后在薛姨妈的客气声中,贾环拉着贾迎春往外走去,小声道:“是这样,有一个镇国将军的夫人薨了,镇国将军府以前因为一些缘由,和宗室里诸王公不怎么合得来。

    而且,那些亲王郡王妃也不会给一个将军夫人收拾殓容。

    所以,皇帝就让一个公公到咱家来找人帮忙。

    可能是大姐举荐的缘故,就选了你……

    不过你别为难,我已经给他们说了,姐姐你虽然生性善良,却胆小如鼠。

    一会儿你就说害怕,推了就是。

    甭管老太太说啥……”

    “环弟啊……”

    听贾环絮絮叨叨说了一路,贾迎春倒是把心放了下来,又听贾环说她胆小如鼠,还不乐意的嗔了声。

    贾环嘿嘿一笑,小声道:“行行行,我姐胆大如虎,行了吧?不过一会儿你还是照着我的说……”

    贾迎春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还没来得及开口,前头就传来贾母的笑声:“这两个倒是比亲姊妹还亲哩,也难为他们俩这般投缘……”

    贾政在下面哼哼陪笑了两声,贾琏脸色也有些不自在。

    贾政自然更愿意看到贾环和贾探春亲,他非圣人,贾迎春到底不是他的亲骨肉。

    而贾琏则是因为,他才是贾迎春的同父哥哥。

    可是,贾迎春与他还没跟贾环亲……

    有些事,做起来可以没人感觉,但说起来就不大好听……

    听到贾母的笑声,贾环给贾迎春递了个眼色,然后姐弟俩一起来到堂前。

    贾环对贾迎春介绍道:“姐,这个就是陛下身边的大太监,苏培盛苏公公……”

    “咳咳……”

    苏培盛嘴角抽了抽干咳了两声,然后看向贾迎春,轻轻一礼道:“二小姐,咱家又与二小姐见面了。”

    贾迎春显然拘谨的多,看到苏培盛的举动后,她俏脸登时涨红,有些慌张的屈膝一福,道:“奴……奴家见过公公……”

    上头贾母看到这一幕,眉头顿时皱起。

    她最喜欢大方得体的丫头,显然,贾迎春这般唯唯诺诺礼数有失的表现,让她很不满意。

    不过,苏培盛却似很满意的笑道:“二小姐快莫多礼……”说罢,又看向贾环,道:“宁侯,当日令姊进宫……呃。”

    话未说尽,就看到贾环面色不善的看着他,这才想起那其实是一段不愉快的经历。

    苏培盛有些尴尬的不知该怎么转移话题,还好,贾母恰巧开口道:“二丫头,想来你三弟已经跟你说了。镇国将军,也就是皇帝亲弟,十三爷的夫人,不幸薨逝了。

    皇帝给咱家体面,要选一个女儿去给将军夫人梳头。

    你三弟以为你胆小不敢去,所以想婉拒皇帝的好意。

    你说呢?”

    贾母的眼睛,满满都是深意的看着贾迎春。

    贾环顿时有些不满,然而这还没完,贾母话音刚落,苏培盛居然也敢套近乎,道:“二小姐兴许忘了,镇国将军夫人,就是当初在储秀宫外帮过你的那位夫人……”

    “啊……”

    贾母的话只是让贾迎春犹豫了起来,而苏培盛的话却居然让贾迎春小小惊呼了声。

    随即,贾迎春一双可亲的眼睛竟红了眼圈儿,道:“原来,是那位好心的夫人……她,她怎么会这么早就……”

    贾迎春居然哽咽了起来。

    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贾环恶狠狠的瞪了苏培盛一眼,却被贾迎春拉住了手,道:“当初我进宫里,很笨,学不会规矩,有个嬷嬷就罚我……是那位将军夫人路过,帮我说了好些好话,还让那位嬷嬷不要再欺负我。

    却不想,她竟已经……”

    贾环闻言恍然,眼睛从一旁贾琏的脸上扫过,贾琏脸色隐隐发白。

    而后,贾环对贾迎春道:“姐姐别伤心了,天命如此,想来,老天是想让她早点去天上享福受用当神仙也说不准。她那么善良,一定会有好去处的……”

    “真的?”

    贾迎春泪眼婆娑的看着贾环,将信将疑的问道。

    贾环哈了声,笑道:“姐,你忘了小弟当初初出江湖时的江湖匪号了?”

    “噗!”

    饶是知道气氛不对,心情也颇为难受,可听到贾环的话后,贾迎春还是没忍住,破涕为笑,然后又赶紧忍住,嗔怨的看了贾环一眼。

    不过她咬了咬唇,对贾环道:“环弟,我想……我想去送夫人一程。

    若是能给她梳次头,也算尽了我的一份心意。”

    贾环闻言面色一变,忙道:“姐,咱不一定非要去给她梳头才算尽一份心意,你在园子里烧点纸钱拜一拜……”

    “咳咳……”

    一阵此起彼伏的咳嗽声打断了贾环的话。

    贾政眼神凌厉的看着贾环,喝道:“胡说什么?还有没有一点子尊敬?”

    连贾迎春都有些嗔怪的看着贾环,贾环抓了抓头发,道:“那好吧,等明儿一早,咱们姐弟俩一起去。”

    贾迎春闻言,这才轻轻抿嘴一笑。

    “好了苏公公,没甚事了吧?没事不留你吃午饭了。今天好像是休沐日,你快回去歇着吧。”

    安抚好贾迎春后,贾环转头对苏培盛道。

    这老太监,每次来都没甚好事。

    苏培盛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宁侯太见外了……咳咳,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贾环皱眉问道。

    苏培盛声音放轻,道:“陛下让奴婢给宁侯说,虽然白家那混账可恨的紧,但近来宁侯最好先别动他。太后从昨夜起连传太医,陛下一夜探视了三回,连宫门都没进去。

    这个时候,若是白家人再出个意外,还是宁侯您下的手,那就更棘手了……”

    贾环深呼一口气,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苏培盛闻言笑道:“陛下还让宁侯别忘了抄《孝经》,对了,陛下还将宁侯您昨日落在上书房的笔墨给送了回来……”

    说着,苏培盛从怀里取出一叠纸。

    只是这老太监殊为可恨,拿出纸张来,不给贾环,转过身往后递去。

    待贾环反应过来时,纸张已经到了贾政的手里。

    贾政打开纸张初一看,脸色似还有几分惊喜。

    想来他没想到,向来不学无术的贾环,竟写得一手好字。

    可是再一细看,贾政的脸顿时黑成了锅底。

    黑中还带着红,臊的……

    多咱见过这样的人家出来的这样的子弟,还是堂堂的贾家族长,国朝一等侯,竟然满篇错别字!!

    一旁的贾琏见贾政脸色变的奇怪,压抑不住好奇心,也瞄了一眼,结果“噗”的一声喷笑出来。

    然后又连忙忍住,歉意的看了贾环一眼,目光同情,理解……

    我艹!

    你这是在关爱智障儿童呢?

    狠狠的瞪了贾琏一眼后,贾环正想从贾政手里要回“证据”,却被贾母打发鸳鸯要了上去……

    贾环气急,怒视起苏培盛。

    这老太监居然哈哈大笑着,拱手告辞,道:“宁侯勿怪,宁侯勿怪!这是陛下的意思,陛下说,不让宁侯家人知道您的这笔好字,怕……怕埋没了您!

    哈哈哈!”

    贾环闻言恼羞成怒,就要动手,苏培盛却身形矫捷,强忍着笑意,快步离去。

    贾环则被贾政喝住,骂道:“你这该……丢人现眼丢到上书房去了!你自己就不嫌臊得慌?!”

    贾环哼了声,道:“不嫌!习惯就好了!”

    “噗嗤!”

    却是上头的鸳鸯和一旁的贾迎春,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