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七十一章 身世
    “嘶!”

    贾环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和笑容,猛然倒吸一口冷气。

    他原以为这件事是贾赦利令智昏下的手尾,却不想,竟还要往前追溯。

    贾代化!

    推想一下贾代化病逝的时间,正是二十年前,也就是……秦可卿出生的那一年?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似乎……

    有许多事情可以解释通了。

    贾环曾疑惑,在原著世界中,贾家和忠顺王显然不是一伙的。

    而贾元春是隆正帝的贵妃,那么,贾家理应是站在皇帝那一队。

    可是,为什么贾家最终还是被抄家流放的结局呢?

    是皇帝刻薄寡恩,不念旧情?

    不……

    现在想来,也许,贾家亦并非是皇帝一脉,而是……废太子一脉!

    这个局,竟是贾代化所布。

    再联想曹公家族的命运,不正是因为参与到废太子之子谋反一案中,才被彻底抄家流放的吗?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埋祸之根便在宁,原来如此。

    贾环心中一叹,心思也愈发清晰。

    相传,宁国府这位祖宗代化公,乃是抑郁不得志而终。

    因为他的根骨不适合习武。

    所以,只能承袭了宗亲之爵,区区一等将军爵。

    纵然接掌了京营节度使一职,可相比于父兄当年的权势,相比于军机阁内赫赫威名的军机大臣,一个京营节度使,实在寒碜的可怜。

    虎父犬子,虎兄犬弟,是当时对贾代化普遍的评价。

    武勋将门,讲究的本是父死子上阵,兄亡弟披甲。

    当年贾源和贾演便是如此,造就出了名传千古的佳话,和煌煌武功。

    已后儿孙承福德,至今黎庶念荣宁。

    这是贾家宗祠前,太上皇御笔亲书的联对。

    何等的荣耀,何等的威名!

    可是,在贾代善率十万大军征战千里北海,为国而殁后,身为兄长的贾代化,却只能“畏缩”在京中,当一个因福荫先祖之功才得来的京营节度使……

    或许,正是如此缘故,才使得他希冀另辟蹊径,重震父兄威名。

    只可惜……

    终非正道!

    “呼……”

    面色阴晴不定的贾环,长呼了口气后,又看向神色惴惴不安的秦钟,道:“信呢?”

    秦钟面色不安,讷讷道:“信……信给忠顺王世子赢朗了,他让我谁也别告诉,连荆王世子都不许说。若是荆王世子问了,就给他说,我是从我父亲口中无意得知的。”

    贾环闻言,面色剧变,头皮都有些发麻。

    不过,心里却又解开了一个谜题。

    如果这封信落在了赢皓手中,以他的智商城府,他早就以此为要挟,前来与他谈判,以寻求合作了。

    但若落在了赢朗手中,他怕是……

    因为私愤,他会将这封信,当成覆灭贾家的武器,而藏起来。

    尽管这件事不是贾环所为,可宁国先人所为,与他所为,在世人眼中其实没什么区别。

    所为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一旦这封信曝光,那么,铺天盖地的弹劾,纵然不能将宁国府彻底覆灭,也会让贾环自此束缚上沉重的手铐脚镣,一举一动,都在朝廷的注目猜疑中……

    他今生绝无再掌权的可能。

    毕竟,贾代化所行之事,是希冀有朝一日,要谋图政变,扶持废太子一脉上位!

    只是,赢朗为何还没有将此信曝光呢?

    贾环皱眉不解,过了好一会儿,他脑中忽然闪过一抹灵光,开口问道:“秦氏的生母为何人?”

    秦钟面色一变,道:“三叔,你不问,我也准备说,姐姐,姐姐她生母,是太上皇已故幼女,先醇曦公主。”

    贾环闻言,震惊的目瞪口呆,与一旁的董明月面面相觑……

    他都不知道该说啥什么才好,真真是……

    乱的一塌糊涂!

    那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妹妹啊!

    这……

    真是天大的丑闻!

    怪道,以赢朗恨他入骨之心,都不敢将此事公布……

    不对!

    贾环忽然悚然而惊!

    心中狂叫道:隆正帝知道!

    之前在上书房,隆正帝便差点说破,如今想来,正是此节。

    怪道,他一定要让贾环处置了秦氏。

    还说这是贾环不该知道的。

    此事一旦曝光,皇家的颜面,必将受天下人耻笑,威望大减。

    尤其是那些读书人,一定会将此事,记录在册,从而让赢秦皇室,成为遗臭万年的存在。

    这比唐高宗娶他后妈,唐明皇娶他儿媳还要让人无法接受。

    想通此点,贾环也不知该作何是想。

    庆幸?

    侥幸?

    如果不是有这个丑闻覆盖,一旦赢朗那条疯狗将这封信捅出去,贾环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整个贾家甚至整个荣国一脉,都会因此事而产生剧烈动荡!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不外如是。

    看来,老天还是眷顾我的。

    贾环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后,忽然又一怔……

    赢朗,将信给了隆正帝?

    还是,从其他途径得知的?

    贾环有些摸不清,又看向此事的直接祸首,问道:“信中,可还有其他重要之事?”

    秦钟连连摇头,道:“三叔,没了,真没了。

    就是交代了姐姐的身世,然后告诉我爹,让他抚养长大后,贾家就会来接走。

    不过信里有叮嘱过我爹,阅即焚。

    我爹他……”

    贾环点点头,有些失望,却知道这件事急不得,不能乱。

    他也懒得再想秦业为何会没有毁掉这封信,贾环站起身,看着面色陡然一变的秦钟,道:“如今看来,我是管不好你了。

    明天一早,去跟你姐姐告辞。

    就说,你要去金陵寻你父亲,他年纪大了,你要去侍奉他,我会派快船送你下金陵。

    秦钟,我不想再在贾家看到你。”

    “三叔……”

    秦钟将信将疑的又唤了声,弱弱的。

    贾环强忍恶心,转身就走,边走边道:“在我没有改变主意前,你最好按我的意思去做。否则……莫要后悔莫及。”

    秦钟闻言,顿时不敢再言语了,心底里却悄悄的松了口气……

    就这样过关,能活命,他已经喜出望外了!

    他却没有看到,贾环转过身后,与卿眉意对视的那个眼神中的杀意,是何等的凌厉!

    卿眉意垂下眼帘,轻轻垂首……

    ……

    第二日。

    神京天空湛蓝。

    一早起,贾环去前面校场与乌远等人晨练时,破天荒的,小吉祥也跟着起来了。

    与香菱一本正经的换了身让人连夜制出来的小道袍后,两人手拉手就往园子里跑去了。

    大观园里,除了有一座栊翠庵、玉皇庙和达摩庵外,林中还藏有女道丹房。

    闲云道姑便在此间安置。

    白荷在服侍贾环着衣后,要代他去看看尤氏和秦氏,然后有她自己的事做。

    她如今推演掌握的知识,已经远远超过贾环了。

    然而,她却愈发沉迷于其中……

    工科女学霸!

    不过,贾环在出门前,却看到了有些郁郁寡欢的乌仁哈沁。

    这座宁国府,包括后面的那座富丽堂皇、美轮美奂的大观园,对乌仁哈沁来说,起初都很新鲜。

    只是,在新鲜过后,却又是那样的遥远,陌生。

    而贾环又每日里忙得没有时间陪她,这让她渐渐有些落寞。

    她格外想念西域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和戈壁沙漠。

    这个时候,草原上的格桑花正盛。

    只是,她也不想离开她的乌斯哈拉……

    贾环看懂了她的心事,因为乌仁哈沁并没有隐藏她有些忧郁的脸色。

    贾环牵着她的手告诉她,城外牧场上的宅子正在建着。

    一旦建好后,她就可以搬到草场上去生活。

    那里也有成群的牛羊和马匹,也有牧人和牧羊犬。

    他保证,每月都去和她放两天牛羊……

    乌仁哈沁便又高兴了起来,她兴致勃勃的拉着彩霞,去告诉她如何骑马,如何放牧,如何挤羊奶……

    彩霞看了贾环一眼后,就跟乌仁哈沁去忙了……

    贾环看着她们两人的身影,心里有些歉疚。

    ……

    荣国府,荣庆堂。

    与娘家人相处了一宿,谈了好些娘家话的贾母,今早看起来气色很不错。

    与之相比,今日贾宝玉的气色,还有薛姨妈的气色,都不是很好。

    贾母见之奇怪,目光扫过下面列坐的贾家姊妹们,忽然问道:“姨太太,宝丫头呢?”

    薛姨妈闻言强笑了声,道:“宝丫头昨夜有些着凉,今儿身子不大舒适,就不能来给老太太请安了,让我给老太太道个恼。”

    贾母闻言摇头道:“这是哪里话?她是环哥儿屋里人,也是我的孙媳妇,身子不好歇息就是,有什么着恼的。”

    薛姨妈强笑道:“老太太说的是。”

    贾母看她的脸色有些难看,只以为是担心薛宝钗所致,便笑道:“姨太太也不需担心,贾家别的能人没有,神医倒还是有两个的。

    一会儿让幼娘那丫头去给宝丫头看看就是,一副药下去,保管立马就好。”

    薛姨妈闻言,笑容终于轻松了些,道:“那就谢谢老太太做主了。”

    贾母笑呵呵的客气了句,然后又看向贾宝玉,道:“你今儿又怎么了?你爹又训你读书了?”

    贾宝玉垂头丧气的摇了摇头。

    贾母道:“那……是你三弟又唠叨你了?”

    贾宝玉闻言,犹豫了下,还是摇了摇头……

    贾母奇道:“那是怎么了?”

    贾宝玉轻声道:“瑜晴姐姐说,她要回家了……”

    贾母闻言眉头微皱,道:“什么时候的事?”

    薛姨妈闻言亦是一惊,忙道:“这话是怎么说的?她敢任性闹事?”

    薛姨妈毕竟也是王家女,重话由她说比较合适。

    贾母赞赏的看了薛姨妈一眼……

    明事理!

    贾宝玉摇摇头,道:“不是,是舅母昨天打发人来,说李家根本没事,还立下功劳。

    还说,都是三弟在唬人……

    不过,三弟却说……”

    贾母脸色已经沉下来了,昨夜的好心情一扫而空,对那李氏的印象厌恶到了极点。

    这个蠢女人!

    她沉声道:“你三弟怎么说?”

    贾宝玉轻声道:“三弟说,李家的李芳根本没有立功,他因为之前挑衅三弟,被三弟带人打的卧床不起,根本不可能立功。

    还说,那些抄家的勋贵,只是第一波……

    老祖宗,咱们别让瑜晴姐姐家去了,好不好?

    万一她回去了,却遇到了不好的事,那可如何了得?”

    贾母冷笑一声,道:“路都是自己选的,你拦得住她?”

    以贾母的眼力,如何看不出之前王瑜晴的表现都是“伪装”的。

    遭逢大难时,或许会楚楚可怜,柔弱无辜。

    可气盛时,和她那个母亲又有什么分别?

    只是,贾宝玉却就吃这一套,他既喜欢楚楚可怜、柔弱无辜的莲花女,又喜欢气盛傲娇的辣椒女。

    而且他自幼去王子腾家,王瑜晴都格外疼他带他玩,所以此刻,贾宝玉着实为王瑜晴感到担忧。

    他倒没有怀疑过贾环的话,因为下意识里,他相信贾环能做出那样的事来……

    贾宝玉央求贾母道:“老祖宗,你让瑜晴姐姐留下来嘛,你说话,她一定会听的……”

    贾母看着最疼爱孙子的撒娇,心里犹豫了下,可还是准备拒绝。

    有那么一个不安分的在家里待着,她以为不是福气。

    她也经不起这种闹腾了,关键,这个闹腾的人,不是她愿意宽容忍受的。

    不过,没等贾母出言拒绝,薛姨妈就忙道:“老太太身份贵重,不适合去管这些小儿女事。我去说她吧,小小年纪都让她娘惯坏了。”

    薛姨妈太清楚王子腾的良苦用心了,他就这么一个女儿,疼的和眼珠子似得。

    如果真的送了回去,再受到了牵连,那王子腾怕是连活下去的心都没了。

    尽管王子腾待她远不及王夫人好,可到底还是她兄长,王瑜晴也是她的侄女,薛姨妈不能看她莽撞行事。

    “谁让他娘惯坏了?是宝二哥吗?”

    贾环从荣庆堂外大步走入,笑容满面,进来后,看到姊妹们大都在此,高兴道。

    然而,往日里看到贾环便面色极喜的薛姨妈,此刻面色却有些僵硬,不自然。

    ……

    ps:秦可卿的身份,一直都是一段公案,各说纷纭。

    本书假设了一种,肯定是杜撰,但尽量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