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六十八章 要求
    “三哥,什么时候才能让入画回来?她一丁点儿大的时候就开始服侍我,陪了我好些年,打小儿的情分,我不能让她真去喂驴……”

    依偎在贾环怀里,贾惜春悄声道,间或间,还抽泣一下。

    上回小吉祥就给她出主意,等贾环回来,撒个娇就好。

    可她却做不到小吉祥那么“厚脸皮”,活猴儿一样的跟贾环“耍赖”。

    她就静静的靠在贾环怀里,请求道。

    乖巧的不得了。

    贾环疼爱的抱了抱她,道:“等明儿,三哥去给老祖宗说一声,然后派人去接回来就是。

    不过,说不定入画还喜欢在庄子上待着呢。

    你可别以为庄子上有多苦,有趣的玩意儿多的很。

    你忘了,三哥和小吉祥就在那里待过三年。”

    贾惜春闻言,忽闪着有些红肿的大眼睛,仰起脸看着贾环道:“三哥,真的吗?”

    贾环哈哈一笑,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道:“当然是真的,要不,明儿三哥派人去接入画的时候,你也一起去耍耍?我让李万机家的带着几个嬷嬷陪你一起去……

    唔,小吉祥八成也要去,再带上香菱和乌仁哈沁姐姐……

    算了,等明儿,看看家里谁有空,都去耍耍也成。”

    贾惜春毕竟还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又几乎从未出过贾府,虽说因为昨夜之事和贾母的训斥伤心难过了很久,可一听说可以出城游玩,还那么热闹,哪有不高兴的理儿。

    见她脸上没了让人心碎的恐惧和难过,贾环揉了揉她脑袋,笑道:“今晚去跟小吉祥作伴吧?入画没回来,你一个人睡我不放心。”

    贾惜春却摇头道:“我不跟她一起睡,她睡觉不老实,上回晌午在我这耍,困了要睡午觉,在榻上就跟大闹天宫的猴子一样翻来覆去。

    而且,我还欠她一个人情儿,等还上了后再说。”

    看贾惜春一板一眼的说道,贾环哈哈一笑,道:“那算是什么人情,她见天儿让你喊她小嫂子,自然就该保护你。”

    贾惜春撇嘴道:“才不叫她小嫂子哩,我一辈子都叫她小吉祥子!”

    贾环也不管,笑道:“那……今晚去和林姐姐对付一宿?”

    贾惜春还是摇头道:“不用了三哥,我一个人在这儿睡挺好的。

    要是害怕,我就把冬儿和夏儿叫来陪我就好,她们俩在旁边耳房里呢。

    不过我就喜欢一个人歇着……

    三哥,你哄我睡觉呗!”

    最后一句话,贾惜春用撒娇的语气说道。

    贾环闻言,眼睛闪了闪,哈哈一笑,道:“好,三哥哄你睡觉!”

    贾惜春又补充道:“三哥,你给我唱个曲儿嘛,就是《虫儿飞》。”

    贾环点点头,道:“就依我四妹妹!”

    贾惜春闻言,脸上笑容越发灿烂,抿着嘴,忽然向上靠起,在贾环的脸上“叭”了下,又立刻退回去,红着脸,闭着眼,靠在贾环的怀里,准备睡觉了。

    贾环呵呵一笑,感觉很有父亲的味道,他抱着贾惜春轻轻的摇着,柔声唱道: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

    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贾惜春紧紧的靠在贾环的怀里,大眼睛前的睫毛渐渐不再闪动,恢复了平静。

    嘴角,弯起一抹温暖的笑意……

    ……

    哄着小惜春睡熟后,贾环出了暖香坞。

    从藕香榭穿过,顺着竹桥,走到桥头,再过了芦雪广,便是山坡了。

    不过,芦雪广在山之阴,而云来阁却在山坡之阳。

    贾环也懒得再绕,直接从山坡翻过,然后再下到半山,来到了云来阁。

    夜幕渐深,明月高悬。

    淡淡的月光洒满山坡,笼罩着人间。

    伞盖如华的大榕树下,一只长颈鹿悠闲伸着长长的脖颈,仰着头姿态优雅轻闲的吃着树叶……

    静谧的夜里,愈发让人见之心怡。

    然而,当心情良好的贾环,走到云来阁门前,还没推门而入,眉头忽然皱起,里面传来了一阵让他不喜的声音……

    门虚掩着,贾环透过缝隙,往里看去。

    只见史湘云坐在一张小姐榻上,拉着一张脸,满脸不悦的听着旁边一个贵妇人在那唠叨……

    “云儿啊,看你现在过的这么舒心,婶娘也高兴。只是,你也想想家里,说到底,你是我们史家的女儿,吃我们史家的饭,穿我们史家的衣长大的,总不能如今过富贵了,就忘了娘家吧……”

    史湘云闻言,眉毛登时竖起,直言道:“二婶,这话是怎么说?

    我如何没想家里了?

    每个月的月例银子发了我都攒着送回家去,每天也没闲着,在爱姐姐那里接的针线活计,赚的银子也一并都送回家去。

    该是我的,我能做的,我都给家里了,你还让我怎样呢?”

    那中年贵妇却皮笑肉不笑道:“哎哟哟,云丫头,瞧你这话说的……

    你如今都是环哥儿的平妻了,贾家这么富贵,流出一点油水来别人家都受用不尽,他竟还让你做针线活赚银子养家?

    看来,他对你也不怎么上心么……”

    史湘云闻言,脸都气白了,道:“我以前还是侯府大小姐呢,不也是做针线活养家吗?又有什么分别?”

    “你……”

    史湘云二婶闻言一怒,却又强压下怒气,再堆起笑脸,道:“罢了,我不跟你说这些。

    云儿,你别觉得二婶是在害你,你想想,你是环哥儿的平妻,那薛家女,不过是一个妾。

    可是,她薛家一个破落皇商户,却靠着宁国府又生生抖起来了。

    她那傻子一样的大哥,整天在外面淌海水一般的花银子。

    你以为那都是薛家的?

    不是!

    那都是你们贾家的!也有你的份!

    不过是薛家女更会勾……更会讨环哥儿欢心,才让他偏心罢了。

    云儿啊,不是二婶说你,你打小就淘气,还爱打扮成男孩子,这样又怎么能得爷们儿喜欢?

    你若是也学薛家那商户女一般,落下身段来,多讨环哥儿欢心。

    他随便漏出一点来,都够咱们史家受用不尽啊!”

    “你胡说些什么?要不是看你是长辈,别叫我啐你!”

    史湘云听她说出的话,没一点长辈样子,真真气的浑身发抖,面色苍白的斥道。

    她二婶闻言,居然不恼,反而惨笑一声,道:“云丫头,论起来,我也是堂堂侯爵夫人,一品诰命,难道就这般不知廉耻?

    你是不知道啊,咱们史家,大祸临头了……”说着,泪如雨下。

    史湘云闻言一怔,犹豫了下,到底心软,起身道:“二婶,你……你有话好说,咱们家怎么了?

    不是好好的吗?我已经问过他了,昨夜二叔和三叔根本没去铁网山,哪里有他们什么事?

    你别哄我……”

    史湘云二婶泣道:“哎哟,云儿,你不知道啊!

    你嫁得那个人有多了得,他生生把忠顺亲王害得,丢了辅政大臣的官儿不说,还丢了宗人府的差事。

    又唆使皇帝老子清查这些年的武勋亲贵爵位承袭。

    这不是要人老命吗?

    咱们史家,为了这两个侯位,真真是倾家荡产,也不知添了多少银子进去……

    这些年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云儿你难道没看在眼里吗?

    可是,到头来,就让一句清查,就给全清没了。

    这……

    咱们史家,全成笑话了啊!

    你二叔和三叔两人,差点没在家里上吊!”

    史湘云闻言,面色一变,有些苦涩道:“早知今日,你们又何必当初……”

    史鼎夫人闻言哭道:“都是当年老爷子的主意,谁能想到,谁能想到会有今天啊!

    云儿,你二叔他们在前面跟老太太闹,可我看,多半是没用了。

    连忠顺王都倒了,何况咱们?

    二婶只想求你帮个忙,拉扯咱们史家一把。

    那爵位丢了就丢了吧,一年到头来,光讲那破排场规矩就不知赔进去多少银子,我早就想把那破东西给丢了。

    可这银子……”

    史湘云闻言,想都不想连连摇头道:“二婶,我以后的月例银子都送回去,再多接点针线活,多赚些,也都可以给你们。

    可是再想多,却是不能的。

    环儿的富贵都是他用命拼来的,和我不相干。

    别人家的女儿出嫁,都是用嫁妆来贴补夫家的日子,好过的舒心点。

    我一分银子的嫁妆都不要也就罢了,再没有还拿环哥儿的银子来补贴娘家的道理。”

    史鼎夫人闻言,面色一变,道:“云儿,我不是直接问你要银子,就是想看看,能不能让环哥儿帮咱家也弄一个商号,就像薛家那样的,比她家大一点就成,毕竟,你在她上面不是……”

    史湘云闻言气急反笑,道:“二婶,你真真是……

    环哥儿起的商号,还是靠宝姐姐家的商号扶持起来。

    你还想……

    你真是……”史湘云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史鼎夫人却撇嘴道:“云丫头,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

    那薛家之前是什么样儿,你道我不知道?

    薛家家主几年前就死了,从那往后,薛家就一日不如一日,就靠他家那个王家老娘们儿撑着……

    除了有点家底儿,其他的还不如咱们史家。

    可你再看看现在……

    我听你兄弟说,那薛家大傻子,如今在都中风光的很。

    那么多亲贵衙内,连你堂兄都不搭理,却和他交好,凭什么?

    还不都是沾环哥儿的光?

    说到底,还是薛家女会溜人……

    云儿,只要你也这般,再给环哥儿吹吹耳旁风,他不会见死不救的!

    不管怎么着,也得先把咱家的商号建起来,啊?”

    史鼎夫人眼光发亮的看着史湘云,劝说道。

    史湘云闻言,满脸为难,犹疑了一会儿,才在史鼎夫人拉下来的难看脸色中,缓缓摇了摇头,正要开口,贾环在外面轻叹一声,推门而入……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