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六十七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从蘅芜苑出来,贾环就渐渐冷静了下来。

    待过了石港,踏过蜂腰桥,走进枫树林前,贾环顿住了脚步。

    他觉得,他可能错怪了薛宝钗……

    道理很简单,以薛宝钗的聪慧,不应该会犯这等低级粗浅的错误。

    尽管自被小吉祥撞破好事后,她似乎总是在躲避这样的事。

    可她绝不会像他之前想的那般不堪……

    况且,她对史湘云,其实很好。

    只是,回头看看已经渐远的蘅芜苑,贾环终究没有再折返回去。

    他觉得,他和薛宝钗间多少还是有些问题。

    他就绝不会和林黛玉或者和史湘云发生这样的误会。

    想来,是因为前世读书时留下的一些不好的印象,并从他的心底清除干净……

    对于薛家母女,他从心底深处,还保持着一点点芥蒂和防备。

    这种芥蒂和防备寻常时并无影响,可到了要紧关头,却极容易产生误解。

    只是,这也许对薛宝钗有些不公……

    贾环叹息了声,因为她或许对别人不甚看重,也可能会漠视别人的生死,但她一定是在乎他的。

    这一点,贾环可以肯定。

    念及此,他心中有些愧然歉疚,打定主意,待弄清误会后,明天一定好好去赔个情。

    轻舒一口气,将心中的郁闷吐尽,贾环大步朝云来阁方向走去。

    ……

    贾环顺着大主山脚下枫树林边的小径,一直走到暖香坞路口处,犹豫了下,贾环还是拐了进去。

    昨夜,小惜春也被唬坏了……

    顺着小径行走了几步,可见一门牌楼竖在正中。

    上面凿着“穿云”二字。

    进了门楼,回首再望,内里则凿着“度月”二字。

    再往里走,则是一处夹道,穿过夹道,变成了游廊。

    游廊外是一片花池,花池内,红蓼花深。

    暖香扑鼻。

    “三爷来了?”

    游廊中间,穿过一间小小厢房,厢房内点着明灯,一个婆子坐在门口,负责守夜。

    看到贾环走来后,忙起身行礼。

    贾环点点头,看着那婆子,道:“李嬷嬷,你孙儿可还好?”

    李嬷嬷是贾惜春的奶妈,贾惜春自幼得她服侍喂养。

    她也是可怜人,合家就她和她孙子两人相依为命。

    她孙子出生时还遭了罪,十七八岁的孩子,智力却和五岁差不多。

    又不能跟进贾府做事,因此每次李嬷嬷做活,都要将他困在家里,锁住。

    好人都要被困坏,何况是她那孙子,智力也就愈发成问题了……

    后来贾环为了让她多笑笑,照顾好贾惜春,便提议让她孙子去城南庄子上做事。

    还不错,人虽木讷呆滞了些,可干起活来,也老实本分。

    后来听说跟着王庄头的儿子王成在养驴……

    故现在贾环有此一问。

    主要是,李嬷嬷现在看起来,和几年前的光景大为不同了。

    当年看着她,脸上干瘪没肉,半点笑容都没,眼神里满是压抑和愁苦怨恨之色。

    也正是这个原因,贾环才不放心让她带贾惜春。

    但是现在,老嬷嬷不说油光满面,也算得上是红光满面了。

    眼神里也没有那些负面情绪了,满是笑意和满足。

    或许因为知足者常乐,所以她才会在大晚上一个人守夜时,脸上还有些笑容。

    可想而知,她的日子过的不错。

    果不其然,听到贾环的话后,李嬷嬷连连点头笑道:“好,好!

    都是托三爷的福,给他寻了个好营生,还那么关照他。

    他那样儿的,也不被人欺负,也有人陪伴玩耍,整天高兴的不得了。

    还……还在庄子上被一个好人家给相中,快要成亲了,呜呜……”

    李嬷嬷当真是喜极而泣,说到最后竟说不出话来,干脆跪下给贾环磕起响头来。

    贾环忙道:“嬷嬷快起快起,这些年你将四妹妹照顾的这么好,我心中也甚是感激。

    只不过做了点小事罢了,哪里值当如此。

    再说,你那么大把年纪,给我磕头不像,快起来吧。”

    李嬷嬷闻言,这才站起身来,掏出一块麻色帕子擦了擦眼泪,歉意道:“瞧我这老货,真是个老厌物……只是,心里实在太感谢。

    三爷您放心,老妇以后的日子,一定用命来服侍姑娘。”

    贾环呵呵笑道:“不需如此,尽心长久的服侍就好……对了嬷嬷,四妹妹睡了吗?”

    李嬷嬷闻言叹息了声,摇头道:“还没有……就昨夜我轮一天休,去城南给石头谈亲事,却不想就出了那些事。

    入画那丫头真是胆大……唉!”

    贾环笑道:“不碍事,她也是听命行事……李嬷嬷继续辛苦会儿,我先进去了。”

    李嬷嬷忙道:“三爷快去吧,偏我这老货啰嗦……”

    贾环点点头,又往里行去。

    游廊的尽头,可见一座厦屋,门上有一门匾,上书暖香坞三字。

    因为房屋主体位于大山中,被两侧山脊所包饶。

    冬天风雪吹不尽,夏日又在山阴中。

    真真是冬暖夏凉之地。

    推门而入,正堂无人,右面里间却露出了抹亮光。

    贾环轻轻唤了声:“小惜春……”

    房间内沉默了下,而后忽然响起一道沙哑的声音:“三哥?”

    贾环听这声音,眉头微皱,朝里间走去。

    门口珠帘忽然打开,一道看起来有些瘦小的身影走出,似乎是想看看,刚才的声音是否真的有人……

    待看到贾环后,小小身影一怔,而后一下扑了过来,扑到了贾环的怀里,将小脑袋藏进他怀里,呜咽出声……

    小小的身子,都在颤抖。

    贾环轻轻吐出了口气,有些难看的脸上挤出笑容,轻轻的抚着怀中小人儿的脑袋,柔声道:“这是怎么了?可是昨夜吓坏了?

    惜春乖,不怕,三哥已经打跑了坏人,他们再也不敢来了。”

    “呜呜……”

    贾惜春死死抱住贾环,渐渐哭出声来。

    “好了好了,不怕啊!我们家的小惜春,最勇敢。

    你是我贾环的妹妹,既然哥哥是举世无双的盖世英雄,妹妹呢,自然也是女中豪杰。

    对不对?

    区区一个丑八怪蟊贼,也能吓住我的四妹妹?

    不能啊!

    对了,我还得告诉你,小吉祥已经好了,她下午的时候,在潇湘馆外,跟那两只猫熊告了别……”

    贾环柔声哄道,果然,引起了贾惜春的注意,她脑袋不离开贾环的怀中,闷声道:“她要去哪里?”

    贾环呵呵笑道:“她哪里都不去,她说了,昨天她的表现不大好,有些失误。

    所以,从明天起,她要拜闲云小道姑为师,学习武功。

    等下次再遇到有坏人欺负你们,她一定打的坏人跪下喊她爷爷……哦不,喊她奶奶!”

    “哼哼!”

    贾惜春吭哧了声,肩膀抖了抖,却还是不放开贾环。

    贾环索性就抱起她,贾惜春将头又贴进他的脖颈里,依旧紧紧的抱着他。

    贾环带她进了里间,坐下后,环视了圈,见屋内冷冷清清,再无她人时,不由问道:“入画呢?”

    贾惜春闻言,顿时又哽咽起来,道:“入画……入画被撵出去了,呜呜,三哥……”

    “啥?”

    贾环甚至怀疑耳朵出了问题,他根本不信,如今还有人敢欺负贾惜春。

    贾惜春又委屈道:“三哥,入画被撵出去了,呜呜……”

    贾环莫名其妙道:“谁撵的?”

    “是……是大嫂子……”

    贾惜春哭道。

    贾环奇道:“兰哥儿他娘?”

    除了李纨外,尤氏也是大嫂子。

    因此贾环有此问。

    “嗯。”

    贾惜春应道。

    贾环好笑道:“入画是咱们宁国的人,就算要撵她走,也没大嫂子说话的份吧?

    更何况,以她的性子……

    是老太太发的话?”

    贾惜春又点点头,“嗯”了声。

    声音有些低。

    贾环再问:“是因为什么事呢?”

    贾惜春顿了顿,小声道:“昨夜给娘烧的纸钱,是入画央求她哥哥买了送进来的。”

    贾环“哦”了声,笑道:“我就说……入画现在在哪儿?”

    贾惜春从贾环脖颈窝里爬起来,坐在贾环腿上,仰着一张花脸,眼睛红红的看着他,嗓音沙哑道:“三哥,入画被送到城南庄子去了。

    她走的时候,哭的可伤心了。

    还央我一定记得,求三哥你开恩,早点把她接回来。

    她不想去喂驴……”

    贾环哈哈笑道:“惩罚她喂三天驴成不成?谁让她坏了规矩。”

    贾惜春有些委屈道:“是我逼她去买的……”

    贾环奇道:“那你为何要逼她去买?你直接去跟白荷嫂嫂说,要不去跟尤大嫂子说,不都可以?

    再不,你打发入画去跟李万机说,也都可以呀。

    他们还会派人保护你,不至于发生昨天的事。

    万幸你们只是在府里,若是给你们俩偷偷溜出府外去,那可怎么了得?

    是不是?”

    “啊?”

    贾惜春拖长声音,傻叫了声,又道:“可是……可是……”

    可是了半天,也没将那句伤心的话说出。

    她的娘,连个妾的身份都没捞着。

    被贾敬祸祸了一次后,就身怀有孕,可惜,贾敬一心想念天道,如何肯再入红尘?

    因此不管不问,而她娘,则在生产时难产而亡。

    这样一个没名没分的女人,又哪里有资格在贾府受用子孙供奉?

    这一点,连年幼不懂事的贾惜春都知道。

    可贾环却又这般说……

    她呆呆的看着贾环。

    贾环看着她憔悴的小脸,呵呵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小声道:“所以说嘛,咱俩,还有二姐姐,咱们是最亲的姊妹兄弟。

    因为,咱们都是姨娘生的孩子,当然最亲喽!

    对不对?

    以后啊,再有这样的想法,你只管大方吩咐下去就是。

    自有人给你准备妥当,也不会有其他的事了,记住了吗?”

    贾惜春闻言,又紧紧的抱住贾环,用一张小脸,在贾环的脸上轻轻摩挲着……

    ……

    西城,镇国公府,牛家大宅。

    镇远堂内,烛火通明。

    牛继宗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上,客位上,则坐着温严正和施世纶。

    除却极少露面的御林军统帅,彰武侯叶道星外,军机阁六大阁臣,在此有三个。

    若再除去观政的镇国将军赢祥和皇太孙赢历。

    那么四大军机阁臣中,三位在此。

    只是此刻,三人的面色都极为凝重。

    “陛下的意思是,蓝田军营,交由镇国将军赢祥暂理。不过,我暂时未应,托口由军机阁再商议一二。

    只是,看陛下的意思,像是很坚决。

    二位怎么看?”

    牛继宗淡淡的道。

    温严正摇摇头,道:“皇子不能常掌军。”

    施世纶也道:“正是此理,此乃祖制。”

    牛继宗微微皱眉道:“我又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现在,宁至兵变弑君,军方很是被动。再加上……再加上柳芳那档子事,唉……整个武勋将门都因此蒙羞。

    陛下虽未明言,可话中却多有此意。

    面皮甚是难堪……”

    温严正和施世纶两人闻言,顿时沉默了。

    这件事,何止牛继宗难堪,整个大秦武勋将门,都因此成了笑柄。

    柳芳面对宁至,一箭不敢发。

    武田侯府世子陈贺,并十数武勋亲贵世家子弟,临阵脱逃,更是丢尽了将门的脸……

    牛继宗再道:“陛下之意,希望军机阁能够主动提议,由镇国将军赢祥,担任蓝田大营大将军。

    定军伯府的老韩,因功升二等子,出任御林军副统帅……”

    “那京营节度使一职呢?”

    温严正皱眉沉声问道。

    牛继宗道:“由定城侯府现袭二等男谢琼接任,他原就是京营游击。”

    温严正闻言,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谢琼是铁杆的荣国一脉,与牛继宗相交亲厚。

    看来,隆正帝这次为了让镇国将军掌军,着实下了功夫。

    牛继宗接着道:“不过……陛下准备,将岳钟琪放出来,再去西域,负责主持收复西域的兵力……”

    “嗯?”

    温严正和施世纶两人同时抬头,看向牛继宗。

    他们两人其实都清楚,岳钟琪的罪,其实是有些冤枉了。

    他最大的罪,就是不该去黄沙军团的地盘,并且在秦梁受创后,试图夺权……

    而且,他们也明白,隆正帝此举的真正用意。

    方南天已经倒了,皇家需要再扶持起一个“方南天”。

    只是……

    施世纶轻轻一笑,道:“那小子能愿意?”

    牛继宗摇摇头,道:“这种事,他现在还说不上话。而且……唉!傻小子……

    待这次事了,他的孝期差不多也就结束,陛下就要让出来做事了。”

    温严正和施世纶对视一眼后,温严正道:“陛下准备让他从军?”

    牛继宗嘴巴抽了抽,面色有些古怪道:“不算,陛下准备让他……”

    “父亲!”

    牛继宗话没说完,外面忽然闯进来一人,矮胖身材,一双绿豆眼中惊骇之色未尽,不是牛奔又是何人?

    牛继宗见之不悦,沉声喝道:“孽障,这般慌乱,所为哪般?”

    牛奔咽了口唾沫,道:“爹,外面说,川宁侯府内,一个……一个人都没有!

    还有……

    还有……”

    牛奔还有了半天,也没还有出来个所以然来,让牛继宗本就震惊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他总觉得牛奔和武田侯府的陈贺一路货色……

    许是见牛继宗的脸黑了下来,牛奔心中一寒,也不作了,忙道:“爹,还有,镇国将军赢祥的夫人薨了。国舅府白家那小子,打了环哥儿的大舅哥儿……”

    然而,牛继宗三人的注意力却早已不在他身上了。

    镇国将军府的诰命,死了?

    如此一来,那位与夫人相濡以沫二十年,重情重义,生死相依的“情种”镇国将军赢祥,怕是难再接掌蓝田大营。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

    ps:尽量调整比例,猜猜,贾环出道后,第一个营生是虾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