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六十六章 七零八落
    “姨妈,那就打发个人去前面,传话让人来接大哥,我再送你去园子吧?”

    见薛姨妈彻底放下心来,脸上又浮现出过往的笑容,贾环笑着说道。

    薛姨妈却连忙摆手,慈蔼笑道:“你今天才回来,事情那么多,这些小事哪里还要你再亲自操劳?

    你快去园子里忙你的吧,宝丫头也一起去,她在这里也帮不上甚忙,还不方便……

    等哪一天我走不动了,再要你们来送。

    指望你大哥,是指望不上了……”

    “妈,好端端的,你怎么又来编排上我了?”

    虽然顶着一个猪头,可疼痛稍减后,心肠宽大的薛蟠便抛之脑后,大咧咧的埋怨道。

    薛姨妈看着他那样,既心疼又生气,懒得理会他,反而劝贾环和薛宝钗先去吧。

    她的心思,贾环如何不知。

    薛姨妈很清楚,在贾环房里人中,薛宝钗不能说是最不受宠的。

    但是她性格清冷端庄,绝不会做屈身讨好人的勾当也是事实。

    平日里话又少,不如林史二女活泼,自然难得贾环宠爱。

    薛姨妈甚至还知道,好多次,贾环去了潇湘馆,去了云来阁,但却没有去蘅芜苑。

    这让她如何不心急……

    借着今天这个机会,贾环又表现的那么好,她才一个劲的让这有名无实的小两口能多待一些时间。

    看着轻轻低着头不语,雪白的俏脸上浮起一抹云霞的薛宝钗,贾环也不愿婉拒薛姨妈的好意,笑着点点头,道:“姨妈,那我们就先去了。在蘅芜苑里收拾一下,准备迎接姨妈大驾!”

    薛姨妈大笑道:“哪里是什么大驾,不过是去女儿女婿家作客,住两晚便是。”

    贾环笑呵呵的应了,又看了眼俏脸红晕如绸的薛宝钗,轻轻握起她的手,道:“宝姐姐,那我们先去吧。”

    薛宝钗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对薛姨妈道:“妈,我们走了。”

    薛姨妈笑容满面道:“去吧去吧,宝丫头,环哥儿在外面辛苦的紧,回到家里,就需要温顺一点的,你可不许端着身份,要尽心服侍……”

    薛宝钗俏脸通红,羞声埋怨道:“妈,你说什么呢,我何尝端过身份……”

    “好了好了,你们俩去吧,眼见天都暗了!”

    薛姨妈笑着往外轰两人。

    贾环就这样牵着薛宝钗的手,在薛姨妈的目送中,两人宛如一对金童玉女般,出门而去。

    待他们两人的身影消失后,薛姨妈轻轻的一叹。

    转头看向躺在炕上,眼神巴巴的看着她的薛蟠,道:“蟠儿啊,你可长进点吧。”

    薛蟠瓮声道:“妈,我还不长进啊?我们薛家的产业,这半年来长了不止三成。嘿!我爹在时,也没这般兴旺过!您瞧着吧,薛家,还得靠您儿子我来中……中……妈,中啥玩意儿来着?”

    薛姨妈闻言气结,可是看着薛蟠眼中纯净的眼神,和小时候没甚两样,她心中又一软,坐在炕边,轻轻抚着薛蟠的额头,道:“叫中兴。傻孩子,也不多读点书,尽出笑话。”

    薛蟠想撇撇嘴,却又牵动了一次伤势,疼得他只抽冷气。

    他自己被都蠢笑了,骂道:“个囚馕的,几次了,也不长点记性……”

    “啪!”

    没骂完,就见薛姨妈满脸涨红,双目喷火的怒视着他,一巴掌拍他脑门上。

    薛蟠顾不得疼,忙解释道:“妈,我不是骂你……呸呸呸!我是在骂我自己……咦,也不对……”

    薛姨妈气的直发抖,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却拿这个傻儿子没法子。

    薛蟠见状,忙连连赔不是,还想坐起来磕头。

    他人虽然呆傻发浑,但对朋友却极重情义,更侍母极孝。

    只是,他一身的伤,哪里起的来。

    薛姨妈也不敢让他动弹,连忙按住他,道:“孽障,你再这么折腾,真想气死娘啊?”

    薛蟠见薛姨妈面色不好,一点都没之前谈笑风生的模样,不由纳闷道:“妈,你这是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么?”

    薛姨妈闻言,叹息了声,眼神幽幽道:“蟠儿,你说,你爹要是知道娘做的事,他会不会怪娘……”

    薛蟠闻言一怔,道:“妈,爹怎么会怪你的?要不是你,咱们薛家早就不知道成什么样了。薛家能保全,还能兴盛,都是妈你的功劳啊。”

    薛姨妈缓缓摇头道:“可是,娘却让你妹妹,成了以色侍人的……妾!”

    语气中,充满了复杂之意。

    薛蟠轻轻摇了摇大脑袋,瓮声道:“妈,我觉得你这是懒人自扰了。若环哥儿是旁个模样的,这件婚事就算你愿意,我都不愿意。可妈你看看,环哥儿他不是寻常人那种性子。

    他整天娘们儿叽叽的,护着他家里的女丫头们,跟护命一样。

    这样的人虽然不是英雄,但是妹妹嫁给他,我还是放心的。

    妹妹吃不了亏的!”

    薛姨妈闻言,心中好笑又好气,再叹息一声,道:“我还用你这颠三倒四的人来调解?事已至此,不过白话两句罢了。

    何况,我对环哥儿比对你还满意。

    也有脸子说人家不是英雄,你看看他做的是什么大事,再看看你!!”

    说着,薛姨妈又咬起牙来。

    薛蟠不以为然道:“妈,你再别说这话……我寻日里打个酒保小二你都唠叨半天,我要是也跟环哥儿一样,找个王爷世子宰相公子捶一顿,你还不得生生吓傻喽?”

    “啪!”

    “哎哟!哈哈哈,妈,你别老打我啊……”

    “臭小子,早晚也给你找个媳妇管着你……”

    ……

    细雨方停,一顶淡素色小轿,由几个健妇抬着,从宁国府后街,往大观园东北角角门处偏了进去。

    往里走了一小段距离后,小轿停了下来。

    薛宝钗从轿子上走下,谢过几个婆子后,笑着看向后面走来的贾环。

    贾环道:“怎么下来了?还有一段距离呢。”

    他刚打发人去将薛蟠接到前院客房里,又有人寻他说了几句话后,才将将走来。

    薛宝钗面带微笑,轻轻摇了摇头,道:“想走走。”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主动牵起了薛宝钗的手。

    夜幕初降,晚霞如火,却已渐渐落下西山。

    大观园内的玻璃风灯已然点起,虽然远不及元妃省亲时那样奢靡,点的繁若星辰。

    可也能照亮道路。

    大观园内多水道,灯火辉映在水中,水波粼粼,煞是好看。

    静悄悄的园内,除了几声鸟叫蝉鸣声外,再无音讯。

    贾环牵着薛宝钗的手,两人顺着水边小道,静静的漫步着。

    无声,却胜有声。

    不时间,薛宝钗悄悄看一眼贾环,却总会迎上他的目光,便抿嘴一笑,眉眼间,满是幸福的味道……

    看这番温婉的神色,贾环心动不已。

    眼前的这位宝姐姐,可是丰腴的紧。

    不像林姐姐那般精致玲珑,也比其她人都圆润的多……

    只可惜,自上一回被小吉祥撞坏了好事后,他就再也没机会一品芳泽了。

    没有机会,也没有好的时机。

    但贾环以为,今日说不得,能得偿所愿一回。

    两人一路行来,薛宝钗在他炙热的眼神下,也会流露出娇羞的神色。

    撩的贾环心头越发火热……

    然而,等到了蘅芜苑门口时,薛宝钗却顿住了脚,目光温柔的看着贾环,道:“环儿,你去云儿那里吧……”

    贾环斯巴达掉了,呆呆的看着她,道:“什么?现在去?过一个时辰也行啊!”眼中和语气中都微有深意……

    薛宝钗闻言,俏脸登时绯红一片,眼中也现水意,却居然坚持摇头道:“不好,你去云儿那里吧……”

    话未说尽,就见贾环的脸色一瞬间阴沉了下来。

    眼中的炙热也冷了下去。

    其实贾环倒并非一定要做什么出格的亲热举动,就是说说话也好。

    但却不喜欢被人吊着的感觉。

    尤其让他无法接受的是……

    明明是你薛宝钗挑起的火,你自觉端庄矜持也就罢了,可为何还要让他去史湘云那里。

    你将史湘云当成什么了?

    要知道,你薛宝钗才是名正言顺过门了的妾。

    薛宝钗看到贾环的脸色和眼神后,顿时一惊,情知贾环误会了,她忙解释道:“环儿,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因为……”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

    你自进去吧,我去看看云儿……”

    贾环伸手阻止了薛宝钗的话,他怕越听她“狡辩”,心中越不舒服,越反感。

    因此,话一说罢,也不顾薛宝钗煞白的脸,转身大步离去。

    身后,薛宝钗两行清泪落下,面色凄然。

    她不知,为何会变成了这样……

    “环儿……”

    ……

    大明宫,紫宸书房。

    隆正帝脸色阴沉的看着书房正中间的两个紫漆木箱,眼中怒火燃烧。

    一旁处,苏培盛躬身而立,不敢言声。

    过了好一会儿后,隆正帝方长出一口气,脸色有些疲惫,甚至颓废,他对对面的邬先生道:“你瞧瞧吧,从那些逆贼家中搜出的这些信件,几乎将满朝文武勋贵都一网打尽!

    朕就想不通,这起子混账,心中难道就没有半点忠良之心吗?”

    “砰!”

    隆正帝一掌拍在御案上,发出一声巨响。

    御案上的奏折散落一地,茶盅也滚落而下,掉在金砖上,摔了个粉碎!

    邬先生坐在轮椅上,随意的翻了几封“反信”后,轻笑道:“陛下,不过是些日常往来罢了。那些勋贵门第,大都是数十近百年根底的豪门,只姻亲关系,就能勾连个七七八八。有些交往也不算什么……

    至于和朝中大臣的来往,想来也是如此。谁还没几个门生故旧?世情如此。

    陛下若因此事而大动干戈,大可不必。”

    隆正帝冷哼一声,道:“你准备让朕去学曹孟德,一把火烧了这些?”

    邬先生连连摇头否认道:“不不不,时势不同,自然不用如此。陛下可着心腹之人筛选出来,有些人的,陛下可以直接送还给他们。

    有些人的,则要留中不发。

    待日后,再添一分罪状就是。”

    隆正帝闻言,叹息一声,道:“就照先生的意思办吧,至于……”

    隆正帝话未说完,忽然从外面疾步走进来一个公公,正是中车府主事,朱正杰。

    见他有些慌张走来的模样,隆正帝眼中闪过一抹不祥,果不其然,朱正杰靠近后,躬身道:“主子爷,镇国将军夫人,薨了。”

    御书房内,隆正帝、邬先生甚至连苏培盛一起,听到这句话,都忍不住“嘿”然一声。

    惋惜,郁闷。

    将满盘布局,打了个七零八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