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六十四章 白国舅
    薛姨妈一家很早之前就搬出了贾府,如今住的宅第,是宁国府后街处的一座两进小宅。

    是宁国府的家业。

    原本,再没有丈母娘住女婿家的道理,尤其是有儿子的情况下。

    但是当贾环客气的提出这个提议时,薛姨妈想都没多想就应下了……

    贾环也是之后才明白她的苦心,有趣的是,他居然没什么反感……

    为了薛家,为了薛蟠,薛姨妈当真是用心良苦。

    有这样一个主母在,是薛家的福分。

    而贾环也不介意有一个这样的丈母娘……

    匆匆来到薛家宅院,径自进了内宅后,还没入门,就听到了里面的哭泣声。

    掀开门帘进了里间,有见薛姨妈守在炕边,看着躺在炕上轻声“哀嚎”的薛蟠哭泣不止。

    薛宝钗在一旁也掉眼泪。

    旁边,薛姨妈的丫鬟同喜同贵两人,端着铜盆和毛巾,在一旁侍候着。

    见贾环进来,连忙行礼问好:“姑爷安。”

    贾环点了点头,看了眼炕上动了动的薛蟠,又看向薛姨妈和薛宝钗。

    薛姨妈见贾环进来后,也站了起来,拭着泪,道:“环哥儿,你看看你大哥,真真是个不省心的孽障。好端端的,又在外面饮酒惹事,险些让人打坏了去。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还这么不省心。”

    贾环闻言,先走到炕边,看了看肿成猪头的薛蟠,又看了看他胳膊还有肋骨处打的绷纱,再伸手号了号他的脉象后,方对薛姨妈笑道:“不碍事,姨妈,都是些外伤,修养一段日子就好了。男儿家嘛,喜欢打个架什么的,不是什么大事,姨妈不用太担心。”

    薛宝钗在旁边轻声道:“是哥哥非要寻你来,说有话对你说。”

    贾环看着薛宝钗有些红肿的眼睛,道:“出了这样的事,当然要寻我来。你不找我,我才生气呢。”

    薛宝钗闻言,看着贾环,抿了抿嘴,轻轻点了点头,神色好了些……

    贾环又看向炕上,却见红肿的睁不开眼的薛蟠,努力的睁开一条缝,目光无比委屈的看着贾环,凄惨缓慢道:“环哥儿,你终于来了……”

    看他这幅熊样儿,贾环有点想笑,道:“大哥,你这是喝多了和人干仗了,还是惹上不开眼的了?

    你最近在圈子里的名头很盛啊,不该有不认识你的才对。”

    确实,薛大傻子的名头,如今在神京纨绔圈内,简直如雷贯耳。

    自从薛家丰字号帮着贾家云字号在江南立下牌匾,打开局面后。

    薛蟠干脆彻底放手,让贾环的人帮他一起看管着丰字号。

    他的时间愈发充足。

    也不知该说他是傻大胆,还是大智若愚。

    贾环懒得理会,反正将这些都交给了贾芸和李万机还有付鼐他们一起处理,然后总账再分成两份,一份交给薛宝钗,一份交给林黛玉。

    薛宝钗有什么意见,会写条子,让红玉传到外面,让外面的人商议。

    而林黛玉,则负责查账……

    当然,只是名义上的。

    她心血来潮的时候,就翻一翻,给某人找点麻烦。

    寻常的时候,却是懒得动弹。

    不过,外面自有一套查账的班子,甚至还有青隼的人混在里面……

    贾家的云字号初立,还没那么多烂事。

    可薛家的丰字号却成立了几十上百年,里面的伙计掌柜甚至几代人都在为薛家效命。

    可想而知,伸手伸脚的情况有多重。

    尤其是薛家家主丧命这些年,贪.腐之重,骇人听闻……

    对于这种人,贾芸、李万机等人并不随便处置,而是先上报给薛宝钗。

    这个时候,就显示出薛宝钗的手段了。

    情节稍轻些的,多半看在旧年的份上,敲打警告一番,就轻轻放过了。

    也不算放过,她将这种人,调入了贾家的云字号,从底层做起。

    并且明确的告诉他,贾家不同薛家,贾家乃武勋亲贵,以军法治家。

    若再伸手,就不是罚点银钱就能了账的了……

    而罪名严重些的,要么照数描赔,然后滚蛋走人。

    要么,直接抓起报官。

    而且,为了避免一些狗屁官司,有官家迷了心想随便插手割肉。

    薛宝钗命云字号的人先官府一步抄家,将该收回的钱财都收回后。

    若还有剩余,官家自取就是。

    若无剩余,就让官府自去炮制那些伸手的人。

    占着一个理,谁也不敢将背靠贾家的薛家怎样。

    但这种杀伐果断的性子和手段,却让许多人收起了对内宅的轻视之心。

    总之,因为靠上贾家的缘故,丰字号这些时日,非但没有像一些号中老人担忧的那样被吞并,反而混的风生水起起来。

    远比薛蟠乱搞时兴旺的多。

    也因此,每个季度送到京中入薛家账目中的数字,跟着飞快的增长。

    原本就疏手阔脚的薛蟠,在发现家业愈发兴旺后,在外面更过起了快乐似神仙的日子。

    有钱倒不是关键,他以前也从没缺过银子使。

    关键是,之前贾环曾带他去好汉庄耍了几回。

    薛蟠虽不会武功,也对擂台上打打杀杀不感兴趣。

    可那几次,他都无比耐心的坐在贾环那一桌。

    谈笑风生……

    每每高声叫好,也不管喊的对不对。

    牛奔几个也乐意逗他。

    如此一来,薛蟠在衙内圈子里算是彻底站住了脚。

    江南皇商家族,算不得什么。

    尤其还是一个家主早逝,日渐衰败的商人家族。

    要不是有几门硬实的姻亲,薛家的家业早就被虎狼吞并了。

    可是,靠上了贾家,成了贾家家主的大舅哥,尽管是个妾,可是,既然贾环带他出来,就说明认可了他。

    也可能是传说中薛蟠那天香国色的妹子得贾环的宠爱。

    不管如何,总之,可以看出,贾环待见这个薛家傻子。

    那么薛蟠自然就有了资格在圈子里混,而且地位还不低……

    再加上,他手脚大方到让人惊喜,所以,没用多久,他就在神京城的上流衙内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

    人称,人家人爱薛大傻!

    凡是和他一起吃酒逛青楼的,就没有自己会过账的……

    再加上他半点城府都没有的性子,也算是这个圈子里的一朵奇葩。

    因此,众人更乐得和他玩耍。

    这才有了贾环的戏谑之言。

    薛蟠闻言,也不知心里是什么感受,因为脸色完全看不出来变了没变。

    他对贾环哭丧道:“环哥儿,俗话说的真对,成也萧可,败也萧可……”

    “呸!”

    连薛姨妈都听不下去了,啐道:“也不怕环哥儿笑话你,还有脸说。”

    见薛蟠肿成缝的眼睛里流露出一抹茫然,贾环忙安抚道:“姨妈,我理解,我理解。咱们这个家,就大哥的文化水平和我最接近……”

    “噗嗤!”

    饶是薛宝钗看着薛蟠这幅惨样心里难受,可听闻贾环之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梨花带雨,煞是好看。

    薛姨妈却不乐意,道:“环哥儿,你快莫拿他跟你比,他那个孽障,能及你万一,我就烧香拜佛了!”

    薛蟠在炕上躺的,听闻此言,一急之下,就想支着胳膊坐起,不想却牵动了伤势,疼的直嗷嗷叫。

    薛姨妈看的又气又心疼,又落下泪来。

    还得招呼丫鬟同喜再去请郎中。

    贾环却拦了下来,哪个一个武人,不是把骨头给摸索的透透彻彻的。

    他扶着薛蟠的胳膊,摸索了下,轻轻一用力。

    只听咔擦一声,薛蟠一声惨叫后,却在骇苍白了脸的薛姨妈和薛宝钗的注视下,忽然停住了叫声,嘿了声,摇晃着一个“猪头”,嘿嘿乐道:“不疼了!”

    那副呆样,看的薛姨妈咬牙恨……

    贾环笑道:“大哥,老实躺好。你不是武人,伤筋动骨要躺一百天。”

    薛蟠闻言,顿时五雷轰顶,哀声道:“环哥儿,不用那么久吧?”

    贾环道:“不养利索了,容易留下旧伤。一旦复发,更容易落下残疾。你自己想吧。”

    哪里还用他想,薛姨妈闻言就连连做决定道:“一定要躺够一百天,一定要躺够一百天。你敢早起一天,都是在要我和你妹妹的命。”

    薛蟠闻言,如丧考妣,忽然用好的那只胳膊狠狠捶了下炕,破口大骂道:“囚攮的白杰,仗着人多欺负我单个!等我好了,我……我……环哥儿!”

    “我”了半天,薛蟠也没放出狠话,只能可怜巴巴的看向贾环。

    不是他怂,实在是,白杰的身份太特殊。

    今日白杰身边的人,还没薛蟠身边的朋友多。

    可是,他那些“朋友”,却没一个敢出声的,更别提出手了。

    因为就算他们家世都还不错,可也惹不起白家。

    因为,白家乃是当今皇帝的母族,是皇太后的娘家。

    白杰,则是国舅府的嫡长孙。

    别说是薛蟠那一伙子了,就是在宗室里,白杰都可以横着走。

    皇太孙赢历和他说话,都是笑着说……

    白家就这么一根独苗,皇太后当真是宠在心上。

    一辈子没在太上皇面前干过政,也从未给白家要过什么好处,独独为了白杰破了例。

    从太上皇那里求了个三品威烈将军的世爵。

    这个爵位虽不显,却是大秦勋贵里含金量最高的一等。

    连天不怕地不怕的薛蟠,都放不出什么狠话。

    甚至,连内宅妇人薛姨妈,都知道这个人。

    薛姨妈惊怒交加道:“你个该死的畜生,灌了几杯黄汤就不知信什么了。好端端的,你惹国舅府的人作甚?你还有脸找环哥儿,你这是要给他作祸啊?”

    谁知薛蟠闻言,却大声叫起屈来:“妈啊,你可冤死我了!我是他儿子才去招惹白家人啊!”

    薛姨妈闻言,差点没气昏过去。

    薛宝钗也气得涨红了俏脸,怒道一声:“哥!”

    薛蟠自知失言,忙补救道:“不是,我是说,我是他爹!所以,我没主动招他啊!

    是他发了疯一般,看到我就打。”

    薛姨妈惊怒道:“他凭什么欺负人?”

    薛蟠目光看向贾环,哭丧道:“他说,都是因为环哥儿没有纲常,还骂环哥儿是畜生,敢欺凌太后!所以他看到和环哥儿近的人就打!

    本来还有几个好朋友想帮忙拉架,可听到白家子这般说,哪个都不敢动了。

    都离我远远的,眼看着我差点被打死啊……”

    薛姨妈和薛宝钗两人听闻此言,当真如同坠入寒冬中般,两人身体瞬间冰凉,哪里还顾得上的薛蟠,目光骇然的看向贾环。

    在这个以孝治天下的年代,就连皇帝都要敬着皇太后。

    否则,都可以大不孝之罪废了皇帝。

    贾环竟然敢,竟然敢欺凌太后!!

    薛宝钗看着贾环,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她心中好害怕……

    害怕贾环会出事……

    贾环看着薛宝钗原本就白皙的俏脸,此刻更是煞白,连嘴唇都哆嗦起来。

    心头一暖,也不顾薛姨妈在场,就握起了她的手,柔声道:“你安心,我无事。”

    然而,薛宝钗却不是薛蟠那样的粗大心肠。

    从心中有贾环开始,她就开始慢慢关心起朝事来。

    尤其是在得到可干预云字号和丰字号两大商号大权后,她常命人将一些时事讯息送进后宅来阅览分析。

    名义是掌握商机。

    实际上,她更想知道贾环的处境……

    知道的越多,反而越敬畏,越恐惧。

    因为薛宝钗清楚的知道,皇太后这三个字的分量有多重。

    见她还那么害怕,眼泪不停的往下流,而薛姨妈也是惊骇的快晕过去的模样。

    贾环有些无奈的笑了声,道:“怎地还不信我的话?

    是这样,今日我和皇帝还有两阁阁臣在武英殿议事,正要处置忠顺王涉嫌以巫蛊镇魇太上皇和皇帝之罪。

    皇太后身为后宫中人,却身临前朝议政之地。

    所以我就提醒了她一句,后宫不得干政,乃太祖铁律,将她劝回了慈宁宫。

    其实也没怎么着她……”

    薛宝钗闻言,颤声道:“那……就没人弹劾你,大不敬大不孝之罪?”

    贾环撇嘴道:“马齐那个老东西,自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知道马齐身份的薛宝钗更紧张了,忙问道:“那陛下怎么说?”

    贾环嘿了声,道:“陛下踹了我一脚,让我去御书房抄一百遍《孝经》。”

    薛姨妈和薛宝钗闻言,顿时目瞪口呆了……

    “就这样?”

    贾环好笑的看着喃喃疑问的薛宝钗,道:“那你还想怎样?我只是搬出了太祖铁律罢了,又没真怎么样。”

    “不对吧,我听说……我听白家子说,你还当朝毙杀了太后的大太监莫为广。他骂你……呃!”

    不甘寂寞的薛蟠瓮声插话道,不过没说完,就在贾环骤然严厉的目光中住了嘴。

    “啊!”

    果不其然,薛宝钗惊呼一声,眼前一阵眩晕,连站都站不稳了。

    只是劝太后莫要干政,和出手将太后身边的心腹太监毙杀,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莫为广是什么人物,薛宝钗哪里会不知道的。

    她甚至还知道,当初贾环从西域归来后,就是这个莫为广,趁着太上皇不在,拿着太后的圣旨,差点击杀贾环。

    由此可见,他在太后身边的重要程度。

    而如今,他却被贾环当朝击杀。

    可想而知,太后会对贾环何等恨之入骨。

    在太上皇闭关的时候,被皇太后记恨在心,薛宝钗想不出贾环会有怎样的下场……

    贾环轻轻扶住薛宝钗,感受到她颤栗的身子后,眉头微皱,道:“你别听大哥乱说,莫为广是李光地李老相爷发话,由陛下点头,最后是苏培盛拖了出去杖毙的。

    一个太监,竟敢当着皇帝和满朝两阁重臣的面干政。

    他那是自寻死路,与我却没什么相干。”

    “真……真的?”

    薛宝钗颤声问道。

    贾环点点头,道:“自然是真的……宝姐姐,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朝中事?”

    贾环的声音微微肃然。

    薛宝钗闻言,呼吸一滞,她垂下头,轻声道:“我……我想帮你。”

    贾环哑然失笑,转头看着薛姨妈道:“姨妈,您瞧宝姐姐……”

    薛姨妈何等心思的人,哪里会听不出贾环言语中的不高兴。

    也听得出,贾环是“后宫不得干政”的绝对拥护者……

    她心思转动间,先对贾环点点头,然后面色严肃的对薛宝钗道:“宝丫头,连太后都不得干预朝政。你一个丫头家,打听这么多朝中大事作甚?

    环哥儿是什么样的人物,难道不知道怎样行事,还用你来教?

    天地有乾坤,万物分阴阳。

    该女儿家做的事,你去做。

    不该咱们妇人知道的事,你再不能做。

    记下了吗?

    若再有下次,环哥儿可就真生气了。”

    薛宝钗闻言,面色淡淡的点了点头,红了眼圈……

    素知女儿心性习惯的薛姨妈见之,心里顿时心疼不已。

    她知道,薛宝钗这是伤心委屈之极的表现……

    贾环也知她委屈,笑道:“宝姐姐,我当然知道你是为了关心我,不是为了劳什子干政。

    若不是因为我,你怕是听到这些枯燥阴暗的东西就头疼恶心。

    我不想让你知道这些,不是担心你会干政不干政。

    实在是……

    女孩子家,知道这些不好。

    朝政,着实太阴暗诡诈了些。

    而且,女儿家对这些事的敏感性天生不强。

    你只知道一星半点,又看不透,看不全。

    非但帮不了我,反而把自己唬的不行。

    还得我倒过来心疼你,来哄安慰你。

    你说说,这是何苦来哉?

    我平时又不是不哄你……”

    薛宝钗闻言,面上顿时浮起一抹红晕,抬头看向贾环,轻声道:“我知道错了……”

    贾环哈哈一笑,转头对满脸欣慰的薛姨妈道:“姨妈也放心,我不会莽撞的不知死活的,在外面凡事保全自身为先的道理,我还是懂得。”

    薛姨妈喜道:“正是这个道理!”说罢,又看向薛宝钗,嗔道:“环哥儿这样的爷,行事还用你来教?”

    薛宝钗羞红了脸,娇嗔一句:“妈呀……”

    “哎哟!我滴妈呀!”

    躺在炕上被当透明人的薛蟠,实在难耐寂寞,怪声怪气的发出一声感叹。

    “哈哈哈!”

    贾环被这逗.比给逗得大笑,薛宝钗俏脸更红,怒嗔了声:“哥哥!”

    薛蟠刚想大笑,却不想咧嘴扯动了嘴角的伤势,疼的直吸冷气。

    薛姨妈和薛宝钗见之,又心疼起来。

    贾环道:“大哥,这个仇,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一定给你报。只是今日我才把太后逼回宫里,不好现下再把白杰打一顿。不然传出去,我就真的是在欺凌太后了。”

    薛蟠闻言,忙道:“能报就好,能报就好。环哥儿,你可得记在心上,最好能在一百天内帮我报了仇,不然我都没脸出去耍了……”

    贾环在薛姨妈的啐骂声中,对讪讪的薛蟠道:“你放心,用不了那么久……”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