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六十三章 使坏
    丝丝细雨中,贾环与林黛玉各持一伞,并肩行于鹅卵甬道上。

    静静无声。

    走了数十步,便可见甬道尽头,出现一带刷的粉白的精巧院墙。

    内有数楹修舍,掩于千百竿翠竹遮映中。

    两人相视一笑,往里走去。

    推门而入,院内回廊曲折,翠竹掩映,婆娑玉立,满地下竹影参差。

    石子漫路,苔痕浓淡。

    小溪潺潺,绕阶缘房。

    烟雨朦胧中,宛如江南水乡小桥流水之意。

    两人携手进了屋后,林黛玉抿嘴一笑,松开手,收拾起屋子。

    撂下一扇纱屉,看那大燕子回来,又把帘子放下来,拿狮子倚住。

    打开香炉,束了支香燃起,再把炉罩上……

    贾环则自行在月洞窗内坐了,瞥了眼窗外竹影映入纱来,使得满屋内阴阴翠润,几簟生凉。

    伸了个懒腰,斜倚洞窗,嘴角擎笑,看着美人收拾屋子。

    半柱香的功夫,林黛玉方收拾利落,竟香汗淋淋,娇喘吁吁。

    站定后,见贾环大爷一般的坐在那,便没好气白他一眼,道:“你在这待着,我去里面歇息一会儿。”

    说罢,也不等他答应,林黛玉往右间走去,走了两步,顿住脚,回头看贾环还像大爷一样坐在那里,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而后在贾环的哈哈大笑中,疾步回了卧房。

    进屋后,刚准备关门,就见一道黑影蹿了进来。

    林黛玉俏脸芳菲,嗔道:“好没面皮的家伙,都说了让你在外面好生待着,又跟进来作甚?”

    贾环哈哈一笑,也不言语,得意洋洋的自去内里,往香妃榻上一坐,身子往背靠上倚靠上去,一派慵懒自得的样子。

    林黛玉见之轻轻跺脚,嗔恼道:“分明是我先说了要休息一会儿,你却跟进来。

    跟进来也就罢了,还占我的地儿,恁地可恶。

    臭环儿,快起来,离了我这地儿……”说着,上前要赶贾环走。

    却不知,这岂不是羊入虎口之举。

    一双小手刚碰到贾环的衣袖,就忽地娇呼一声,觉得失了平衡,不由闭上眼睛。

    而后只觉如腾云驾雾般飞起,忽又感到一股柔劲托浮,最后轻轻的落在了一处厚实的地方。

    林黛玉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

    一双冬泉般的灵眸上,浮着一层如烟似云般的水雾,正好与贾环满是宠眷的眼睛相对。

    贾环伸出右手,轻轻的抚在了她如羊脂玉般脸上,感受着她光滑细腻的肌肤。

    林黛玉的俏脸愈发晕红,宛若云霞。

    呼吸渐促,一双小手,紧紧的抓着贾环的衣襟。

    看着贾环缓缓俯首靠近,林黛玉轻轻的闭上了眼……

    “嘤……”

    良久,唇角未分,林黛玉却睁开了满是幽怨的眼,口中发出一声轻吟。

    一只手向后伸,想推开那只在她身后隆起处作怪的手……

    然而,哪里又推得开。

    不仅没推开,那只手还轻轻的撩起了她的衣襟下摆,探进腰间……

    当那只略显粗糙的大手,接触到她腰间细腻如玉的肌肤时,林黛玉全身气力瞬间泻尽,瘫软无力的依在了贾环身上,只能任其轻薄……

    只能用一双快要滴出水的美眸,求贾环不要欺负她……

    然而,这幅动人之极的模样,却更激起了贾环的心火,手往下滑去。

    林黛玉“绝望”的闭上了眼……

    不过,那只恶手只刚刚攀爬上半山坡,却忽然顿住了,而后飞快的退了出来。

    不仅如此,还从衣襟内退了出来,小心的收拾了下衣摆,拉展抚平……

    这番动静,哪里瞒得过林黛玉。

    聪慧如她,七巧心微动,便想明了缘由,忽地吃吃的笑了起来。

    睁开眼,看着面色沮丧的贾环,笑的愈发开心。

    这时,房门打开,坏人好事的紫鹃端着一个茶盘,走了进来。

    或许这就是“捉奸”的天赋,她每次都能在最关键之时,准时的闯进来……

    紫鹃进门后,就看到林黛玉伏在贾环身上,吃吃的笑个不停。

    而贾环则双手抱在脑后,一脸严肃的看着她。

    紫鹃俏脸微红,看了眼林黛玉眉眼间的颜色,心中已半知人事的她,如何会猜不透刚才在发生什么。

    她无视贾环那张可以唬坏两府仆婢的脸,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将茶盘放在小几上后,走到床榻边,将笑不停的林黛玉拉起来,埋怨道:“姑娘素日里也是心窍玲珑的人,怎地一遇到他,就成了傻子,生生受他哄骗欺负。”

    林黛玉羞红脸道:“你也说他欺负我,那你寻他的不是就好,怎地还指派我?”

    紫鹃闻言,眼神不善的看向努力做出一脸凶相的贾环,嘴角抽了抽,半点也不怕,直言道:“三爷,你是做大事的人,难道还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

    贾环怒视道:“紫鹃,捉奸捉双,捉贼捉赃,你说话可要有证据!你哪只眼睛见我亲了?”

    “呸!”

    二女齐齐红晕了脸,一起啐道。

    紫鹃正色道:“三爷,我是正经跟你说。虽说我们家老爷和老太太都同意了你和姑娘的事,算是订了亲。可是,你们一日没有成亲,一日就没有逾越的道理。

    不然,我……”

    “紫鹃,紫鹃大姐姐,紫鹃姑奶奶!”

    贾环投降了,连连拱手作揖道:“我懂,我懂,我懂你的话和你的心,都是为了林姐姐好。

    可是,我贾三也不是坏人吧,啊?

    我和你家姑娘两情相悦,情投意合,都已经订了亲了,你怎么还管那么宽?”

    紫鹃闻言一急,就要反驳,贾环忙堵道:“再有,你真当你家姑娘傻啊?

    林姐姐是我见过最美丽也最聪慧的女孩子,她若不是能感受到我一颗真心真意爱她的心,你以为她会让我靠近?

    偏你这丫鬟事多,老坏人好事……”

    “呸!”

    林黛玉羞红着脸,啐了口道:“谁知道你什么心?我可猜不透你,就要紫鹃来保护我,不让你这贾小三欺负了我去!咯咯!”说着,亲昵的挽起了紫鹃的胳膊。

    紫鹃没好气的白了林黛玉一眼,道:“姑娘知道,还总是上当!”

    林黛玉笑道:“他是坏人嘛,坏人最狡猾!”

    看着贾环绷着脸觑着眼看紫鹃的模样,林黛玉愈发觉得好笑。

    紫鹃继续说教道:“三爷,你是爷们儿,自然可以不在乎。可是若有半点言语传出去,我家姑娘可怎么办?”

    贾环彻底没脾气了,双手合十拜道:“好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再也不敢了!你先忙去吧,我和林姐姐说会儿体己话。”

    “噗!”

    紫鹃闻言忍俊不禁,还要扶着一旁笑不停的林黛玉,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道:“也没见过这样的爷们儿,还说什么……体己话!”

    贾环闻言大恼,觑眼看向紫鹃,怒道:“小娘皮!我已经忍你够久了!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爷们儿就不能说体己话了吗?我偏说!”

    紫鹃强忍着笑,还要再说两句,林黛玉却在身后推着她,道:“好了好了,好姐姐,不要说了。

    我都省得了,你先去忙吧。”

    紫鹃叹息了声,又警告的看了眼贾环,才出门离去。

    待她出去后,林黛玉抿着嘴,笑看着贾环,娇声道:“看你还欺负我?”

    一双灵动的美眸中,满是盈盈笑意。

    贾环脸上也浮起淡淡柔和的笑容,道:“林姐姐,到跟前坐,咱们说说话吧。”

    林黛玉没好气白了他一眼,道:“就要离你远一点才能说话。”

    贾环摇头道:“你放心,刚被那个厉害丫头教训了顿,虽然她是在白话,我也不想再惹她。

    也不知她长的什么鼻子,每次都刚好坏我好事。”

    “噗嗤!”

    林黛玉羞红了脸,眼睛一直不离开贾环,啐了口道:“就要她治你才好,她长着一个专嗅坏事的鼻子。”

    话虽如此,她还是踱步走到床榻边,“远远”的坐在一头。

    却不想,眼前一晃,贾环就倒了个儿,从那头靠到了这头。

    好在,他没有再乱来,只是握住了林黛玉的手……

    贾环轻笑道:“林姐姐,在这里住的还习惯么?”

    林黛玉眼神脉脉的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道:“很好啊。”

    贾环打量了下房间,见隐隐有竹影斑斓,便笑道:“要不,咱们春夏两季住在这里,秋冬两季换个地儿住吧?”

    林黛玉奇道:“住的好好的,这是为什么?”

    贾环深情道:“林姐姐你喜欢悲春伤秋,现在倒无妨,就怕到了秋冬,竹子落叶枯黄,景色萧瑟,难免勾动你的……笑什么?”

    没等贾环深情说完,看着笑的坐不住身子的林黛玉,气恼道。

    “哎呦呦!哎呦呦!”

    林黛玉自己坐不住,靠在了贾环胸前,笑个不住。

    见贾环“恼羞成怒”的又要对她动手动脚,忙护住自己,忍笑解释道:“环儿,这竹子,它……哈哈,它和一般的草木不同的。

    别的草木,都是秋冬落叶,可竹子,却是等到春天,长竹笋的时候,才落叶的。

    哈哈哈!

    环儿,你……你好笨!”

    “是……是咩?”

    贾环傻眼儿道。

    “哎哟!我不成了,我要笑坏肚子了!”

    林黛玉看着贾环那一脸囧样,实在忍不住笑意,两手捂着肚子,怨声道。

    贾环觑眼看着靠在他胸口的林黛玉,咬牙道:“肚子疼?我专治肚子疼!”

    说着,却把一双手放在了人家肚子上面的两处起伏上。

    林黛玉顿时笑不出了,眼神如水,哀怨的看着贾环,仿佛在控诉他又欺负她……

    贾环轻轻的使着坏,又轻轻俯下首,就要亲到那处诱人的樱唇上。

    可是,他面色忽地一变,抬起头来,目光无比幽怨的看向门口处。

    双手也规规矩矩的从两处香软起伏处移开……

    林黛玉睁开眼,看到他的表情和眼神,顿时又止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她也怕再被“教训”,起身站起,走到月洞窗下的小姐榻上坐下。

    房门再次被打开,不过这次,紫鹃身后却多了一个人,竟是薛宝钗的贴身丫头,莺儿。

    莺儿面色焦急,进了门看到贾环后,哭声道:“三爷,我们姑娘让我来找你。”

    贾环和林黛玉面色齐变,贾环皱眉道:“怎么了?”

    莺儿道:“三爷,我们家大爷,在外面被人打惨了,姑娘和奶奶都快哭坏了……”

    贾环闻言,心里却松了口气。

    不是他不在乎,只是,他知道,外面人就算和薛蟠发生冲突,下狠手打人,也绝不敢打残打死。

    顶多打个重伤,卧床久些罢了……

    见多了生死,这种事对贾环而言,已经不足以再产生太大的震动。

    他站起身,对面色紧张的林黛玉道:“林姐姐,没事,我去看看就好。”

    林黛玉点点头,咬了咬嘴唇,看着贾环叮嘱道:“环儿,你小心些,不要鲁莽。”

    聪慧如她,自然可想的到,敢打薛蟠的人,身份地位一定不会低……

    贾环闻言,笑了笑,道:“放心,我记住你的话了。”

    林黛玉点头,笑容欣慰,又道:“你给她说,赶明儿,我去看她。”

    贾环哈哈一笑,而后大步走出。

    ……

    ps:嘿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