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六十二章 人物性格推衍章,不喜可不订
    第七百六十二章人物性格章,不喜可不订

    贾环在贾宝玉心中的形象,说起来,可分为好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在贾环病重被荣国托梦前,那个时候的贾环,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人憎狗嫌。

    除了一个小吉祥外,怕是再找不出第二个人喜欢跟他玩了。

    哦对了,还有一个被“猪油蒙了心”的彩霞……

    而贾宝玉当时对贾环的态度,大概是眼不见心不烦吧。

    第二个阶段,则是贾环醒来后的那段日子。

    他好像忽然变了一个人,以往的尖酸小家子气,和阴.私心思,似乎一下子全没了。

    整天乐呵呵的。

    贾宝玉以为,这时的贾环,还凑合,普普通通的一个泥做的须眉,也不是那么讨人厌了。

    第三个阶段,则是贾环匆匆承爵后的日子。

    这个阶段,贾环在贾宝玉心中的形象,并不怎么好……

    尽管贾环在外面打压了一个又一个权贵王公子弟,还得到了太上皇的宠信,在都中闯出偌大的名声,重新竖起了贾家的旗帜,让整个贾府上下都与有荣焉。

    可是在贾宝玉心中,却并不喜欢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

    出了因为贾环抢走了他太多的光芒,后来,更抢走了他的林妹妹……

    不过,尽管如此,贾宝玉心中也并没有恨,他从未恨过什么人。

    他心里只有淡淡的怨,他怨林妹妹,负了他的真心……

    那时,贾宝玉每每面对“光彩夺目”的贾环,都会感到不自在,下意识的想要回避。

    心中不自在,不喜。

    当然,他也不会去算计谋害什么……

    而第四个阶段,在贾宝玉的心中,忽然对贾环有了一丝敬意。

    什么时候呢?

    大概,就是在贾环连夜奔赴西域,而后又目盲归来时吧。

    不过,千万不要以为,贾宝玉是在敬畏贾环的忠勇无畏,割下可汗头,立下大功,得封一等侯的骄人战绩。

    那些在他看来,都只是热衷于追逐名利的庸俗行为罢了。

    小清新根本不屑之……

    贾宝玉真正佩服贾环,并在心中产生敬意的,是贾环为了秦风,千里奔赴西域,又为了救秦梁,再孤身远行三千里,深入龙城,取了药引回来的壮举。

    为此,贾环还瞎了双眼。

    这种作为,曾一度让贾宝玉感动莫名,钦佩万分。

    甚至一度,他还差点将贾环和秦风引为同道知己。

    他觉得,他和秦钟也是这种交情……

    最后一个阶段,也就是最近了。

    在贾宝玉的视野内,贾环忽然变了,变得对家人亲戚没那么包容大度了。

    虽然,他也知道,贾府外面的世界,可能发生了些变化。

    可是,贾宝玉却以为,贾环那般得太上皇和皇帝宠信,根本不用像现在这般,吓唬自己,也吓唬别人。

    他吓的舅舅王子腾妻离女散,还因此送了太太去礼佛。

    更在他笑脸求情时,让脸上血肉模糊的李万机押他去祠堂罚跪……

    到了这时起,在贾宝玉心中,对贾环只有一个“畏”字了……

    此刻,他听着贾环这般说他,纵然心中有许多委屈,可他却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低着头,不语……

    心中有些悲哀。

    ……

    相比于他的软弱,之前那个怯怯喏喏,似乎高点声就会被惊吓住的王瑜晴,却变得“坚强”起来……

    在得知李家和王家都安然无恙后,似她心中又忽然有了底气,重新恢复了王家大小姐的自信。

    也许是因为被贾环指桑骂槐,一口一个“外人”给刺痛了骄傲的心,她哼了声,转身就走了。

    想想也是,一个被千娇百宠惯养出来的千金大小姐,又怎会是之前那种怯懦的性子……

    只是,她的径自离去,却让贾宝玉的面色愈发难过,身影孤僻……

    这一幕,让原本因贾环之语而大感振奋的贾家仆婢们,都因之感染而情绪低落下来。

    而这个时候,一直站在人群中的晴雯,忽然走了出来。

    她走到贾宝玉身边,先轻轻拉了拉贾宝玉的袖角,与有些吃惊,有些羞愧,更有些感动的贾宝玉对视了眼后,晴雯又转过身,对贾环屈膝一福,声音清澈、目光更清澈的看着贾环,道:“三爷,我们二爷没有和外人欺负过人呢。

    之前都是奴婢不好,性子太急,见表小姐说了袭人两句,就顶撞了她……

    总之,都是奴婢的不是。

    二爷纵然让奴婢道歉,奴婢也没话说。”

    此言一出,其她人无不面色诧异的看着晴雯。

    都觉得她疯了。

    怎能干出卖队友的事呢?

    她这样说,将替她出头的三爷置于何地?

    岂不令三爷尴尬?

    得罪了三爷,她一个奴婢,还有好果子吃?

    然而,真正了解贾环的小吉祥和林黛玉,听闻晴雯的话后,却抿嘴乐了起来。

    果不其然,贾环呵呵笑出声来,笑声中没有一丝恼意。

    他先看了眼晴雯,然后却是对贾宝玉说道:“二哥,我以前听人说,每一个大家公子,心里其实都有一种危机感。

    这样的人爱幻想,有朝一日,他们一无所有时的样子。

    荣华富贵,权势财富,亲朋好友,统统都失去了。

    而这个时候,他们最想的,也最渴望的,就是身边能有一个婢女,会始终不离不弃的跟着他。

    无论贫贱、疾苦还是生死。

    我曾以为,我是最好运的人。

    因为我不用想就知道,我一定会有这样一个丫鬟。

    只是没想到,二哥你的运气也很好。”

    贾宝玉闻言,心中大为震动。

    他没有看贾环,眼睛怔怔的看着身边的晴雯。

    嘴唇蠕动了一会儿,也没张开口,说点什么。

    贾环对晴雯笑道:“去吧,和你二爷回去吧。想来,你们也有许多话说。待我得空了,去找他聊聊。”

    晴雯闻言,面色感激的再次屈膝一福,道:“谢谢三爷。”

    说罢,就要拉着贾宝玉离开。

    而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唤声。

    “晴雯……”

    晴雯转头,不解的看向贾环。

    贾环笑道:“没什么,就是想再多嘴一句。

    晴雯,你有金子般的心肠,但是性子太急,容易被人当枪使。

    你好自为之吧。”

    晴雯闻言,眨了眨眼睛,面色微微一动,然后又屈膝一福,道了声谢后,就扶着贾宝玉回了……

    “三爷……”

    待贾宝玉、晴雯两人走后,贾环刚松了口气,就听底下有人唤他。

    贾环侧目过去,只见两只熊猫中间,小吉祥正眼巴巴的看着他。

    贾环笑道:“怎么了?”

    小吉祥忽然变得有些忸怩起来,道:“没……没什么,就是……就是香菱想问问三爷,你不用想就知道的那个,一定会不离不弃陪着你的丫头,是谁?”

    “我没有!”

    一脸懵.逼的香菱忽然背锅,顿时唬了一跳,急的连忙摆手否认道。

    “哈哈哈!”

    众人大笑中,小吉祥赶紧给香菱做工作。

    贾环笑道:“既然香菱问的,那就是香菱吧。”

    “啊?”

    小吉祥顿时傻眼儿了,呆呆的看着贾环。

    贾环哈哈一笑,对林黛玉道:“林姐姐,咱们屋里坐会儿吧,站了半天了。”

    林黛玉点点头,两人朝后方的潇湘馆走去。

    ……

    永平坊,王家。

    被休妻出门的李氏,此刻却堂而皇之的坐在主座上,面上满是讥讽笑容,对王子腾道:“贾家小儿,满口胡言,你竟信他?

    还说什么抄家不抄家,真真是可笑死人了。

    倒是抄家了,可抄来抄去,抄的都是荣国一脉的人。

    那些人家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怎么就跟他们家沾上了关系?

    也怪我,没早看清那个瘟星,还跑去他家求救,哼!

    老爷,我知道你休我归家,是为了我好,不想连累我,所以我不怪你。

    只是以后,你再不能再听那妖孽的话了。

    好端端的家,差点就被他给诈散了!

    嘁!还说什么我们王家和李家要完。

    放他娘的屁,芳儿刚刚才受的嘉奖,我们李家怎地会完?

    我们只要跟紧皇太孙,就一定……

    咦,老爷,你的脸色怎地那般难看?

    难道……难道你还相信那个孽障贼子的话?”

    李氏诧异问道。

    王子腾苦笑一声,道:“你啊……你什么都不知道。”

    李氏闻言大恼,道:“什么叫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有什么不知道的?老爷不要忘了,我娘家乃是武田侯府!”语气骄傲。

    王子腾闻言,苦笑的摇了摇头,道:“武田侯府?呵呵……

    你可知,今日权倾朝野的忠顺王,都被解除了职位。

    你可知,连皇太后,都被你口中的孽障给逼得下不来台,如今只能真正的荣养了。

    你可知,若不是你口中的那个贼子,今日要被杀头的人,成百上千!

    你可知,就是你口中的这个贼子,与天子合谋成计,使得堂堂大秦百万大军的太尉,义武侯方南天,至今死活不知,麾下猛将更是死伤殆尽。

    你啊,你什么都不知道。

    回去吧,回去吧……”

    ……

    皇城,东宫。

    从一间绝密静室中走出来,赢历的脸色没了之前几乎没有人色的惨状。

    虽然依旧惨白,但他的一双细眸,却极亮。

    “殿下,如何,神奇不神奇?”

    赢历的近身心腹太监高玉,关切的问道。

    赢历哈哈一笑,道:“果然名不虚传,名不虚传!

    治伤的速度,超乎想象。

    虽然还要调息很久,但孤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活力!”

    只是,他却没发觉,他面部的红晕,有些不正常……

    高玉低头谦卑道:“殿下,若非如此,又怎能成为公认的第一炼体功法?

    到底是殿下福大,才能这般轻松不费力的取得这等神功。”

    赢历闻言,面上笑容轻轻敛去,道了声:“轻松?呵呵……”

    ……

    ps:简单说一下啊,上一章,没有去刻意黑贾宝玉。

    实际上,原著里贾宝玉的性子,就跟这章写的差不多。

    他可能没有什么担当,也可能贪花好色,也可能懦弱软弱。

    但他肯定没有害人的心,他不坏,因为使坏也需要能力……

    对于林黛玉的“负心”,我用原著里贾宝玉的性格推测了下,十有八.九就是这样的反应,不会闹。

    因为这不是客观因素逼的林黛玉“负心”,而是她自己的选择。

    那么,以贾宝玉的性格,最应当的反应,就是当“白认识了她一场”。

    贾宝玉并不是真的就是一个,他追求的境界还蛮高,他想要的是“知心爱人”……

    还有晴雯,她心比天高,行事可能有些张扬没顾忌,口直心快。

    但是,如果不考虑命比纸薄这一点,她却是最可能伴随贾宝玉一生的人。

    再有一个,就是麝月。

    对原著人物的描写,我尽量遵守原著中的性格。

    观书评区辩论有感,写了此章。

    欢迎讨论。

    白天不一定还有,勿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