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六十一章 告诫!
    进了大观园正门,从曲径通幽,入了翠障。

    一条羊肠小径往里,路过一带清流和两侧飞楼,见雨中佳景,竟有烟雨朦胧之色。

    出了翠障,又过了沁芳亭,顺着山坡脚下的一条花阴小道,一直通往翠烟桥。

    再绕过大山,度过一座小小竹桥,便可看到郁郁葱葱的竹林。

    雨雾弥漫中,竹林青翠欲滴。

    空气中满满都是细雨竹叶的清新气味。

    顺着鹅卵石铺就的小道,行走在竹林间,贾环心情舒爽。

    忽然,他顿了顿脚步,眉头微皱。

    前方,隐隐传来一阵……哭泣声。

    “呜呜……”

    “呜呜……”

    还有一些隐隐的劝解声……

    贾环脚步加快,没一会儿,转过转角,就看到了前方一群人围在那里。

    脆生生的绿色中,各色油纸伞挤在一起,煞是好看。

    而人群中间,两个熊猫正在欢实的吃着点心。

    熊猫中间,一个小丫头子,一手搂着一只熊猫的脖子,哭的稀里哗啦!

    旁边还有一个丫头,每当熊猫要挣脱时,就赶紧递上一块点心,吃货们顿时就老实了,谁爱抱谁抱……

    这时,众人终于发现了贾环的到来,一群仆妇丫鬟们匆忙行礼问安。

    站着的人,只有三人。

    一个自然是笑意盈盈,一双美眸灵动多情的林黛玉。

    一个则是,满眼柔情看着他的乌仁哈沁。

    还有一个,是闲云小道姑……

    因为闲云有救治小吉祥之情,所以贾环先与她轻轻点了点头。

    收获娇哼一声……

    贾环也不与她一般见识,又与乌仁哈沁笑了笑后,对林黛玉道:“林姐姐,咱家小吉祥这是怎么了?”

    “噗嗤!”

    林黛玉闻言,星眼微饧,香腮带赤,翠色绣帕轻掩芳口,娇滴滴笑道:“你自己问她……”

    贾环见之心中有数,然后才看向正仰着一张小脸,哭的满脸是泪的小吉祥,有些心疼道:“这是怎么了?”

    小吉祥终于舍得放开两只小熊猫了,瘪着嘴缓缓站起来,然后一下扑到贾环身上,埋头大哭道:“三爷,我好想你!”

    贾环怜爱的抚着她的后脑,哈哈笑道:“不对吧,你想我,怎么先来看熊猫儿呢?”

    “咯咯!”

    林黛玉率先笑出声来,而后引动一片笑声。

    小吉祥抬起头,哭道:“我……我是来跟熊猫告别的。”

    贾环闻言眉尖轻挑,道:“告什么别?”

    小吉祥哭声又高了一分,道:“我以后,可能就没功夫来看它们了,呜呜……”

    贾环奇道:“你这是,要去城南庄子上,还是要跟乌仁哈沁姐姐去牧场上耍子去?”

    小吉祥缓缓摇头道:“都不是,我以后,要努力练武了。”

    贾环面色微变,道:“你练武做什么?你忘了,当年三爷练武的时候,有多苦?”

    小吉祥哭道:“没有忘,可是我不怕……

    下一次再有坏人进家里来,我还要保护香菱,保护四丫头和杨梅姐姐……还有林姐姐。”

    虽然能看出,最后一个是她临时想到才加上去的,可是贾环并没有笑。

    他用手轻轻的擦拭着小吉祥脸上的泪水,柔声道:“三爷跟你保证,再没有下次了。

    你好好在家里玩耍就好,其他的事,三爷都会安排好。”

    可是,从来都听他话的小吉祥,这次却摇头了,她哭道:“三爷,那些人都靠不住哇!

    你不在家,他们就不好好干活!

    我对他们放心不下,还是自己来吧!呜呜……”

    “哈哈!”

    林黛玉实在忍不住了,大笑起来,上前一步,揉了揉小吉祥的小脑瓜,道:“真真是个小机灵鬼!”

    然后又对贾环道:“环儿,她愿意练武,你就让她练就是。

    也省得整日里满园子疯,大中午扰得别人睡不成午觉。

    也好消磨消磨她太盛的精力,难得她想着用到正道上……”

    贾环摇头笑道:“林姐姐不知,练武之苦,超乎想象。

    开筋锻骨之疼,洗筋伐髓之痛,如同阿鼻炼狱。

    而且,还需要一定的根骨才成。”

    “这倒不是问题。

    小吉祥运气极好,先被魔教妖人以化血劲敛起全身精血,血自髓出,本就是一次洗髓过程。

    之后我等为救治她,又要与她抗衡体内的化血暗劲,不得不分筋断骨,抵挡暗劲。

    便算是入了开筋炼骨的门径。

    最后董真人又以武宗妙法,化解她体内的暗劲,这又是一次洗礼。

    可以说,小吉祥也算因祸得福,糊里糊涂中,就度过了武人最难度过的入门过程。

    再往后,虽然仍有极多难处,但相比于入门时的阶段,已经要轻松的多。”

    闲云小道姑不喜欢贾环,看也不看他,只是看着小吉祥说道。

    看着小吉祥哭成大花脸的脸上,随着她的话,又浮现出一抹得意色,闲云小道姑也有些忍俊不禁。

    贾环闻言,却是惊诧连连,低头看着小吉祥,道:“吉祥姐,你这么厉害?”

    “噗嗤!”

    周围人一群笑声起。

    小吉祥也不哭了,努力的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神色,嘴角的弯起却出卖了她内心的得意,她看着贾环,道:“三爷,你放心,下次再遇到坏人,我一定打的他跪地求饶喊爷爷……不,喊奶奶!我还会保护香菱她们的!”小拳头挥舞的飞起。

    一旁林黛玉笑的已经快连伞都撑不住了,其他人不敢大笑,只是拼命的压抑着,抖着肩膀。

    贾环却道:“可是,练武要消耗许多时间,你哪里还有时间玩耍了?”

    小吉祥大眼睛里的得意之色瞬间没了,水花渐起,哽咽道:“那就,那就让香菱多替我耍,呜呜……”

    香菱在一旁感动的跟着流泪,仗义道:“姐姐,我要跟你一起练武!我下次再不先走了,我要和姐姐一起打坏人!”

    “那好吧,那咱们俩一起拜闲云姐姐当师父!我是大尼姑,你是小尼姑!”

    小吉祥注意力转移,开始发散思维安排道。

    一旁,闲云道姑的脸都黑了。

    她堂堂一道门女修,难道还能教出俩秃驴不成?

    林黛玉是彻底站不住了,也打不住伞了,一手扶着身旁的紫鹃,身子靠在她身上,和她共顶一张紫伞。

    一手用绣帕轻轻的擦拭着眼角笑出来的泪花……

    贾环看她这么有决心,就笑道:“那你就先练着吧,要用什么药,就去找你幼娘姐姐好了。”

    “嗯!”

    小吉祥重重的点点头。

    贾环道:“那咱们,先去你林姐姐屋里坐坐?”

    小吉祥摇头道:“不用了,三爷,你先和林姐姐进去吧。我……我还要和猫熊告别……”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揉了揉她的小脑瓜,道:“再紧,也有来看熊猫的时间嘛。那你就在这里告别吧……”

    小吉祥“嗯”了声。

    贾环就要和林黛玉转身离去,忽地,后面小道拐角处,却传来一道声音,让他顿住了脚。

    “宝玉,你家里的丫鬟真是了得,做派倒是比主子还大哩,我看着都有些害怕。”

    “瑜晴姐姐,不用怕的,不是晴雯做派大,她就是脾气急了些。她比我大一些,所以我让着她……”

    “可是,年纪再大,她也只是个丫鬟呀,却敢跟你使脸子,还敢摔门就走。

    这么闹,哪里有规矩嘛。

    宝玉,我听你家里的嬷嬷说,东边儿府里的三爷,别说年纪大的丫鬟,就是年老的嬷嬷,也没人敢这样对他哩。

    你这般心软,怪不得没人伏你哩。”

    “瑜晴姐姐,我……我就是让着她。

    她若再闹,我也受不得了。

    我就回了大嫂子,让她离了我那地就是。

    一会儿,我让她跟你道歉……”

    贾环听到这里,侧目看向身旁丫鬟群里,那个身材高挑,颜色极好,但面色苍白的女孩子。

    她紧紧抿着嘴,好看的杏眼里虽然噙着泪,但却倔强的不肯流下……

    而这时,从小路转来的两人,也看到了这边的众人。

    两人看到贾环站在此地,面色均是一变。

    “三弟……三弟回来了?”

    因为早上才被贾环狠狠教训了一顿,更是直接罚去祠堂罚跪,贾宝玉没胆子再跟贾环摆兄长的谱了,犹疑走来后,有些喏喏的道。

    贾环见之,眉头微皱,道:“二哥最近不用去学里进学吗?”

    贾宝玉低声道:“老祖宗说……说我身子弱,先不用去学里。”

    “奴家来谢谢三爷援手之恩,奴家感激不尽。”

    看着贾宝玉在贾环的注视下,脑袋越垂越低,王瑜晴忽然屈膝一福,开口道。

    算是为贾宝玉解了围……

    贾环有些莫名道:“援手之恩,什么援手之恩?”

    王瑜晴起身,看着贾环,嘴角弯起,道:“我娘打发人来说,我表哥,就是武田侯府的李定,不知立了什么功,受了嘉奖呢。我娘说,多亏三爷你的照应……”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道:“这倒是与我无关。

    哦对了,也有点关系。

    昨天李定与蜀中侯世子傅安挑衅在先,被我带人打了个半死,卧床不起倒是真的。

    至于他立的什么功……我真不知道。

    他一动不动的躺在病榻上,能立什么功?”

    “你……”

    王瑜晴面色一变,生气道:“既然我娘说了,就不会有假。我娘还说,她已经去联系我爹了,我们王家和李家,一定会没事的。”

    贾环点点头呵呵一笑,道:“我也希望如此。”

    说罢,不再看她,对贾宝玉道:“二哥来这有事么?”

    贾宝玉闻言,嘴巴喏了喏,没说出什么话,眼神看了看一旁处面色木然的晴雯……

    贾环冷笑了声,对贾宝玉正色道:“二哥,你是我兄长,我敬爱你。

    但是请你记住,永远,不要联合外人,和家里人作对。

    我贾家人,从不跟外人道歉。

    不管是主子还是丫头,只要她在我贾家,就没有跟外人低头的道理。

    因为,没有人承担得起!

    二哥,我们才是一家人。

    记住了吗?”

    ……

    ps:fredo,诱'remyolderbrother,andilove诱.

    butdon'tevertake私de私thanyoneagainstthefa迷

    有人和我一样,爱死这句话的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