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六十章 鸿沟
    “嘿嘿,二嫂,你这般看我作甚?

    我郑重警告你,不要觊觎我的美色!”

    看着王熙凤丹凤眼中满是柔和的暖意,静静的看着他,贾环笑呵呵的打趣道。

    这般模样的“凤辣子”,怕是也只有在此刻,也唯有此人才能看到……

    王熙凤闻言,一张俏脸登时通红,“呸”的啐了口,嗔道:“谁觊觎你的美色?

    好好的少年郎,还美色,不害臊!

    我是在感激你,孩子父亲都想不到的事,你这个做叔的却能想到,唉……”

    听出她语气中的惆怅和怨气,贾环沉默了下,而后又呵呵笑道:“二嫂,想开些。

    人生不可能十全十美。

    要是二哥和我一般,怕他也不会只守着你和平儿姐姐两个了。

    别人家的女人顶多顶一个醋坛子的名声,你在外面的名声……

    哈哈!是醋缸醋瓮!”

    “你放屁!哪个挨千刀的在外面嚼舌头?”

    王熙凤破口骂道,又涨红着脸高声道:“他要有三弟你这份能为,他爱收几房就几房,我会管他?

    没三弟的能为也就罢了,他若真的收个家世清白的回来,我也认了。

    我难道真的容不下人?

    可你看看他,在外面什么脏的臭的都沾惹不说,连男女都不忌!

    你还说我……你欺负人!”

    委屈万分的说完,王熙凤又红了眼圈。

    贾环嘿嘿笑道:“二嫂,你怎么变成林姐姐了?林姐姐现在都没这么爱哭,跟泪包似的!”

    王熙凤闻言,泪眼婆娑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自己拿绣帕拭去眼泪,心里有些酸。

    她可是早就知道,家里不管哪个姊妹哭,贾环都会想方设法哄她开心。

    偏到她这里,各种“讽刺打击”!

    不过,想一想两人的身份,唉……

    鸿沟啊!

    可是,她也并没奢望什么。

    她只是想,也有人能这般关心她一次,只一次就好……

    她虽然要强,可到底也是女儿家啊……

    想想贾琏这些日子来的所作所为,再对比贾环……

    王熙凤自忖不比谁哪个女儿家差,却不想命运竟这般“悲惨”,所托非人!

    念及此,她当真是悲从心来,痛哭出声。

    这般动静,却唬了贾环一跳,忙道:“二嫂,不至于啊!跟你开个玩笑你就当真了?”

    王熙凤一边哭,一边摇头道:“不是,我……我只是觉得命好苦……”

    “就因为摊上我这个小叔子?不是吧二嫂,我长得那么寒碜人?”

    贾环语气惊悚夸张的问道!

    “噗嗤!”

    哭泣中的王熙凤,生生被贾环给逗笑,不过她没给贾环看笑脸,就忙低下头,用绣帕捂住鼻子。

    不要以为美女破涕为笑时,就不喷鼻涕……

    待收拾好了后,王熙凤才又抬起头,一双妙目里满是嗔意的看着贾环,道:“连哭都不让人痛快的哭一场,真是欠了你的……”

    贾环哈哈笑道:“二嫂,这么美好的生活,有什么好哭的!

    人的一生呢,难免会有许多坎坷。

    若真的一帆风顺,反而没什么趣味了。

    你看看那些大人物,哪个不是历经风雨磨难后,才拥有波澜壮阔的一生?

    你这点烂事儿,压根都不算事儿!”

    王熙凤没好气道:“那是你们爷们儿,我们妇人家,谁稀罕什么波澜壮阔的一生?

    我们只希望……唉!”

    不愿再提愿望,因为她觉得她已经没什么愿望了,索性略过不提。

    一声叹息后,王熙凤看着贾环道:“三弟,你呢?

    你也是大人物,你经历过哪些坎坷?”

    贾环闻言,顿时觑起眼睛看着王熙凤,语气严肃道:“这话,要从当年我被某个小娘皮,用一条汗巾给逼出贾府时的凄惨狼狈说起……”

    王熙凤闻言,面色先是一白,可细眼看去,却看出贾环嘴角隐藏的笑意,知道他又在玩笑,心里顿时松了口气,面上却重重的啐了口,道:“你敢说,当年是我冤枉了你?

    我那条汗巾子,本是洗澡后晾在外面的……

    谁想忽然就不见了,平儿说在院子里看到你的影子,不是你是谁?

    从小就那么坏……”

    俏脸微红,一双丹凤眼中,又浮现了层水意……

    贾环却撇了撇嘴角,道:“我当年懂个屁,毛都没长……咳咳。

    不过是看你晾在小抱厦外的锦帛好看,摸起来滑滑的,闻起来还香香的,顺手就摸走了罢……

    咦,二嫂,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王熙凤心里“恨”的咬牙,却又忍不住的心颤,酥酥麻麻。

    他……摸我汗巾,还香香的、滑滑的……

    可,那是我擦拭身子……和那些私.密地方的汗巾啊……

    好羞耻……

    王熙凤直觉得有股痒意,从某处漫延,一直漫延到心窝。

    身上热的要命……

    一双美眸如同能滴出水来,怔怔的看着贾环。

    贾环又不是石头人,哪里看不出王熙凤眼中的丝丝情意和欲意。

    可是,他却能理解,王熙凤此时的心境,并非真心本意。

    孕妇的情绪本就容易波动,也很脆弱。

    她怀孕又遭了那么大的罪。

    可这个时候,贾琏不仅没有陪伴在她身旁,还在外面招三惹四,更不知羞耻的跟钱启亡妻鬼混在了一起。

    被揭发后,连她一起跟着丢尽颜面……

    贾琏不在乎这些,可她素来争强好胜,最爱惜颜面,又岂能不在乎?

    除此之外,贾琏还拿身边清秀些的小幺儿泻火。

    可想而知,这些事对生性好强的王熙凤有多大的打击。

    纵然没有心寒似冰,也好不了多少。

    而这个时候,贾环出现了。

    一番霸道的做主,要招公孙羽来为她解“害喜”之苦。

    更贴心的记得她的预产期……

    也不和她争吵生气,还总哄她开心。

    这让王熙凤怎能不感动?

    但是贾环却并不以为,此时和王熙凤真的发生点什么是好事。

    无论对谁,都不好。

    这不是矫情。

    因为贾环可以想到,就算是王熙凤,真要就这么发生点什么后,待事后,她也一定会懊悔。

    而他,叫做趁人之危,趁虚而入……

    这种为爽一时,而失去一个可以随意玩笑说话的亲人的行为,贾环以为还是不做为是。

    再者,早已经过那么多美人的洗礼,贾环已经不是前世那个一辈子都没牵过女生手的吊丝了……

    更何况,他现在正“无能”,纵然有心也无力……

    因此,面对王熙凤“含情脉脉”的目光,贾环却“不解风情”的挤了挤眼睛,目光中满是戏谑的笑意。

    空气中原本暧昧弥漫的气氛,却放佛被丢进一块土坷垃,被破坏的淋漓尽致。

    没有哪个美女,愿意和一个“木讷”的逗比发生点什么……

    眼中水意渐渐消散,面上红晕也悄悄敛去,心里虽然还残留着一些酥麻感,但某处却不再痒了……

    冷静重新回头后,王熙凤心中陡然一惊。

    似乎终于又重回到现实中。

    想起之前的事,她虽然有些遗憾,但更多的却是后怕。

    若贾环真个主动对她做了些什么……

    那日后,彼此将怎么面对?

    她心中并没有真的想要做一个红杏出墙人啊!

    这种心理虽然有些矛盾,可女人本就是矛盾的……

    也幸好,两人中还有个清醒的,知道哪一步不能突破。

    他果然是做大事的人……

    王熙凤心里感慨着,眼神微带感激的看着贾环。

    纵然拒绝,他也给她留足了体面。

    “三弟,你真……哎哟!”

    王熙凤正想说点什么,却不想忽然又惊叫出声。

    贾环看着她陡然煞白的脸,面色一惊,忙问道:“二嫂,怎么了?”

    王熙凤倒吸了冷气,艰难道:“孩子又踢我……好痛!”

    贾环闻言松了口气,知道这是正常反应。

    他看着王熙凤大大的肚子,笑道:“乖侄女儿,踢归踢,别那么用力啊!”

    手还隔着一床薄锦,轻轻的拍了拍王熙凤的肚子。

    “咦,好多了……”

    王熙凤忽然惊喜道。

    贾环哈哈大笑道:“二嫂,看来我的魅力不仅能迷倒大人,连没出身的小孩子都能迷倒!”

    “呸!”

    王熙凤啐了口,面色羞红道:“尽瞎说,哪里就知道是侄儿还是侄女儿了?

    对了三弟,我还有正事没说哩。

    听说,昨夜你们在铁网山打围出了大乱子。

    我记得京营的人也去了,不知我兄弟王仁如何了?

    他没什么事吧?”

    王熙凤语气紧张。

    贾环嗤笑了声,道:“你那兄弟,有个风吹草动,就躲往角落里藏。气得韩家叔叔都不想要他这个孬兵了!”

    王熙凤闻言,松了口气后,又觉得丢脸,道:“三弟,他根本就不是当兵的料。要不,你还是放他出来吧?他再不敢乱来了。”

    贾环看着王熙凤希冀的目光,正色道:“二嫂,就算要放出来,也得等这段时间过去后。

    如今外面乱的紧,只今天就抄了不知多少家。

    其中不少还是王仁当年那些狐朋狗友家。

    要是他现在出来,万一被有心人诱导学坏,牵连进去,到时候二嫂你哭都来不及。”

    王熙凤闻言唬的面色骤变,忙道:“听你的听你的,都听你的!我不过是内宅里的妇人,哪里懂那些……”

    贾环点点头,忽地转头看去,就听屏风后房门打开声,有两人走进来。

    绕过屏风,正是背着一个药箱的公孙羽和平儿走来。

    “公子……”

    面色清冷的公孙羽,看到贾环时,眼睛忽然暖开,唤了声。

    贾环点头笑道:“幼娘,这两天辛苦你了……对了,小吉祥醒来了吗?”

    公孙羽嘴角浮现一抹笑意,道:“醒来了,她本就只是被暗劲之风扫了下,进入体内的暗劲被化去后,就没什么大碍了。

    醒来后在床榻上躺了没半个时辰,就再也躺不住了,就跟躺的不是床,是钉板一样。

    瞧她那难受劲儿,白荷也不拦她了。

    她爬起身来,就和香菱她们又去园子耍了。”

    “噗嗤!”

    看着贾环瞠目结舌的模样,王熙凤忽然笑出声,道:“三弟,你这个丫鬟,真真都快被你惯成祖宗了!

    伤得那么厉害,眼看都不中用了。

    这还没过去一天吧?就又开始疯!”

    贾环讪讪一笑,道:“我去说她,我去说她,她还小……”

    而后对公孙羽道:“幼娘,你先看看二嫂怎么样了,她害喜害的厉害,吃不好睡不稳,连洗澡都不敢……”

    公孙羽点点头,上前一步坐在榻边,给王熙凤号脉。

    没过几个呼吸,就收了手,公孙羽道:“不要紧,胎位稍有不正,再兼思虑过深,才造成这般。

    我帮你按一按,再开一副清药,服三剂即好。

    至于沐浴……在浴盆中不行,水过热也不行。

    不过,白荷设计了一种可站着洗的,小心些就无碍。

    我那里就有。

    二.奶奶可以去我那里用。”

    王熙凤闻言,满脸笑容道:“你叫什么二.奶奶,都吃了我们家的茶,成了我们家的人,还那般见外。

    跟三弟一起喊我二嫂子吧。”

    公孙羽闻言,清冷的面上忽然泛起一抹红意,有些羞赧的看了眼笑意盈盈的贾环后,轻声唤了声:“二嫂子。”

    王熙凤“诶”了声,而后就招呼平儿去拿改口礼。

    公孙羽忙拦道:“二嫂,先不忙这些,给你正胎位要紧。”

    贾环也打趣道:“拖了那么久才给,也不差这一会儿半会儿。”

    王熙凤闻言气恼的瞪了贾环一眼,却没再反对。

    这一幕,让平儿怔住了……

    二.奶奶看向三爷的眼神,明显更亲近了许多呢……

    “公子,你先去吧。要褪去外衣的……”

    公孙羽小声对贾环道。

    贾环点点头,对王熙凤道:“二嫂,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想吃的想喝的,只管打发人去我那边言语一声。”

    王熙凤虽然心中有许多不舍,可还是点点头,道:“我省得。”

    这一幕,再次让平儿一怔……

    从来小觑天下须眉的二.奶奶,何曾这般听男人的话了?

    ……

    出了东大院,贾环径自往园子里走去。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一路上路过他的下人们,在给他行礼时,眼神都有些微妙……

    贾环心里好奇,直到再次经过贾母院时,看到傻大姐得意洋洋的在跟一群婆子丫鬟们说着什么时,他心里大概明白过来。

    想来,那些仆妇们都知道了,他敲诈傻大姐未遂的光辉事迹……

    有仆妇眼尖,远远的看到了贾环,唬的面色大变,忙给其他人使眼色。

    都是看眼色吃饭的人,不一会儿,所有仆妇婢女们就都看到了贾环,一个个都唬的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大气不敢粗喘一声,唯恐被三魔王挑中出气。

    唯有傻大姐依旧站在那里讲的吐沫横飞……

    贾环见之,哑然失笑,哪里真会去理会一个傻妞。

    摇摇头,继续往北行去。

    身后,一群人面面相觑。

    而傻大姐,还在那里高兴的比划着说着。

    说她面对三魔王的敲诈勒索时,那一幕幕英勇不屈、誓死不从、可歌可泣的英雄往事……

    ……

    贾环绕过贾母院,从后面小道一直走到正园门前。

    隔着围墙往里一望,虽有翠嶂阻目,但绕开翠障,遥遥依旧可见院中厅殿楼阁,峥嵘轩峻。

    淫雨霏霏下,滋润的树木山石,满是蓊蔚洇润之气。

    富贵奢华中,不失清新瑰丽。

    这就是,我的大观园。

    贾环淡淡一笑,迈入园中……

    ……

    ps:现在推王熙凤,显然不合适。

    八个月的孕妇啊,得多重口味。

    虽然一般来说,这个阶段的孕妇,因为孕酮等雌激素的分泌急剧增加,会变得需求旺盛些……

    但剧情还没到这个份上。

    咱们先轻松两章,再穿插一些剧烈点剧情。

    这一段主题尽量还是轻松调,多突入一些园子里的人物,比如几个著名的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