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一家人
    从荣庆堂出来,绕过穿山游廊,贾环就要淋着细雨,往东大院走去。

    背后却忽然传来呼唤声。

    “三爷……”

    贾环回头看去,只见一身着水红绫子衫,青缎子帘裙,腰间束着白绉绸汗巾儿的俏丫鬟,手持一把合着的藕色油纸伞,迈着小碎步跑了过来。

    不是鸳鸯,又是何人?

    贾环顿时笑了起来,待她走近后,道:“淋这么点子雨,你就心疼的紧?偏你自己不打伞,难道我就不心疼?”

    鸳鸯闻言,登时一怔,看着丝丝细雨润湿肩头,俏脸有些发红,将油纸伞递给贾环,低头轻声道:“三爷又拿奴婢取笑,我是什么身份,也值当三爷心疼……”

    贾环从鸳鸯手中接过伞,撑开后,打在她的头上,道:“我是什么性子,你也知道。什么主子丫鬟奴婢那一套,在我这里都不好使。也不看看小吉祥被我惯成什么了,你还跟我说这些生分话。

    好了,你快回去吧。夜里得空我找你聊天,就咱们两个,还像上回那样……”

    鸳鸯闻言,俏脸刹红一片,呼吸急促,只觉得身子软的站不住,话都不知该怎么说了……

    上回……

    上回爷可不规矩哩……

    其实,鸳鸯本非这般忸怩害羞的性子。

    能够帮贾母听着整个荣国府的动静,手底下也是有几个使唤人的。

    不泼辣一些,镇不住人。

    上回贾环还调侃过她骂人的风采。

    可是,不管什么样性格的女孩,在心仪的男人面前,都会变成小女生。

    看着面色晕红,一双好看的杏眼里微带的鸳鸯悄生生的站在那里,贾环忍不住伸手,轻轻摩挲了下她的俏脸,感受到她陡然绷紧的肌肤,贾环温声道:“这就是我爱回家的原因,在外面厮杀拼搏,勾心斗角无数后,回到家和你们在一起的感觉,真好。”

    没有华丽的花言巧语,没有诗词歌赋,只这一句平实直白的话,却让鸳鸯的心都化了。

    她看着贾环眉眼间的疲惫,和霜白的两鬓,眼睛都湿润了,微微动.情的喃喃道:“爷,我也时时盼你回家呢……”

    贾环一手持伞,一手轻轻将她揽入怀中,道:“要不,今晚你跟我去我那边睡吧……”

    “嗖!”

    鸳鸯闻言大惊,一下从他怀里挣开,面色纠结的看着贾环,急道:“这怎么行?老太太一会儿都离不开我的,我不能……”

    话没说完,却见贾环一双眼睛里满是戏谑的看着她,登时反应过来,原来贾环是在说笑,偏她当成真事在考虑……

    “哎呀”的娇嗔了声,鸳鸯双手捂着脸,一跺脚,转身跑进了雨中……

    贾环见状,哈哈大笑了声,待鸳鸯的背影消失在穿山游廊尽头后,才转过身,持着伞,要往东大院走去。

    只是刚走没几步,就看到一个体肥面阔,两只大脚的丫鬟,瞪着一双铃铛大眼,傻愣愣的站在大插屏后面。

    看着贾环,一脸懵.逼……

    贾环看到她的表情就想笑,却强绷着脸,对那丫鬟道:“傻大姐,你敢偷听三爷我说话,还不将月例银子交出来!”

    这个丫鬟正是负责给贾母做粗使力气活的傻大姐,也就是前世捡到妖精打架香囊的那个丫鬟。

    因为智力有些简单,行事常出规矩外,惹得贾环好笑,就给她起名为“呆大姐”,丫鬟们则叫她“痴丫头”。

    傻大姐听闻贾环之言后,一张脸唬的煞白,铃铛大眼里满是泪水,紧紧抿着嘴,一双大手死死捂住腰间荷包。

    看那模样,妥妥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她瞪着贾环,大眼睛里满是恐惧色,绷了半天,绷出一句:“俺不给,俺要给俺娘抓药看病!”

    贾环使坏逗趣的心顿时没了,“啧”了声,摇摇头离去。

    心里惦记着,回头告诉李万机一声,让他看看傻大姐她娘患的什么病。

    能帮就帮一把,放着家里两大神医不用干吗?

    救人一命总是好事。

    贾环却不知,只因此一时善念,种下如是善因,到头来,竟救了满门的性命……

    ……

    “三爷来了,给三爷请安。”

    东大院,贾琏王熙凤大宅院门前檐下,两个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穿红着绿的小丫头子见贾环撑伞而来后,忙叽叽喳喳的行礼问安。

    贾环笑着应下后,问道:“你们奶奶可在屋里?”

    右边一个伶俐些的丫鬟忙道:“正在屋里哩,奴婢带三爷进去。”

    贾环好笑道:“就这两步,我也用你带?”不过,到底从袖兜里掏出了几颗金瓜子,递出道:“行了,拿去分了吧。一个个的鬼机灵,就知道惦记我的赏。”

    看到贾环出手如此大方,那小丫鬟一团笑脸笑成了花儿,咯咯出声,拉着一旁有些懵懂的小丫头子一起跪下,满口伶俐的道:“奴婢谢三爷的赏,祝三爷您公侯万代,呃,百战百胜,呃,对了,还有早生贵子!”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一声,推门而入。

    背后,两个小丫头子你一个我一个的分了起来,嘻嘻哈哈。

    甫一进门,贾环就看到平儿撑着一把粉色油纸伞,站在院里看着他。

    她里面身着一件月白里衫,外罩一件青绿色的对襟褂子。

    温婉的面容上挂着薄薄的浅笑,眼神柔顺。

    平儿笑道:“三爷来了?”

    贾环道:“这离里头还好远呢,你这是要出去?”

    平儿抿口一笑,摇头道:“刚出来透口气,雨水新鲜。走到垂花门儿,远远就听到外面的动静,便过来瞧瞧。

    门口那两个小蹄子又得意了……”

    贾环哈哈一笑,道:“你要不要,你要我也赏你一把金瓜子!”

    平儿笑着摇摇头,道:“一转眼,就这么多年了。从三爷病重醒来,一年一个样。当初的小孩子,也变成了……”

    话没说完,平儿住了口。

    俏脸微熏,有些反应过来,这话不好从她口中说出。

    她倒没有其他心思,只是单纯的感慨光阴和人的变化。

    贾环见平儿眉眼间有些惆怅,眉尖轻挑,道:“平儿姐姐,可有什么难处?”

    平儿闻言一怔,不过看到贾环眼中的关心后,轻轻一笑,摇头道:“我哪里有什么难处,又没甚大事要为,不过是服侍奶奶罢了。”

    贾环笑道:“二嫂正在孕期,整日里多睡,哪用你见天儿在跟前,闲时去园子里逛逛,老拘在这个院子里,闷煞人。”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不一会儿,就进了正堂。

    而后传堂入室,入了里间。

    平儿推开门后,贾环还没入内,就嗅到一股酸气扑面而来。

    眉头不禁皱了皱……

    平儿见之,俏脸微红,轻声解释道:“妈妈说,孕时奶奶不能沐浴,最好也少见风,奶奶的胎气弱……”

    贾环进门后,平儿又立刻将门关上。

    两人绕过屏风,朝里走去。

    贾环就见王熙凤蓬着头,顶着一张黄脸,面色憔悴的靠在床榻背靠上,看起来人都有些恍惚……

    “二嫂?”

    贾环面色微变,轻唤了声。

    王熙凤闻言,似怔了怔,才转过头,看到贾环后,也不知怎地,眼圈一红,眼泪就落了下来。

    平儿在一旁解释道:“奶奶害喜害的厉害,睡不好,也吃不下。”

    贾环皱眉看她,道:“那你怎么不早说呢?”

    语气有些责备。

    平儿闻言,面色一黯,低头不语。

    还好,王熙凤似乎缓过神来,用帕子拭去泪水后,强笑道:“环儿,切莫冤枉平儿。你是爷们儿家,又是小叔子,哪有嫂子怀孕的难事,去给你说的道理?

    再者,宋妈妈说了,有的人是害喜重一点,不碍事。

    女人都是这样过来的。”

    贾环却不理这些,先对平儿道了声歉,挡住她的客套后,道:“平儿姐姐,你现在就去我那边,看看幼娘在做什么,没大事的话,让她现在过来看看。

    也是奇了,之前我不是叮嘱过,让她每十天半月就检查一次,她没来吗?”

    平儿忙道:“不是不是,幼娘之前常来的。不过……”

    “不过什么?”

    贾环问道。

    平儿不好说,王熙凤有些尴尬道:“幼娘每次来,都要给我按摩针灸,折腾好一阵,我怕麻烦她,就……就……”

    贾环闻言笑道:“我就说,幼娘不敢怠慢你这个二嫂子。你性儿也太急了些,大着肚子也还急性子。再忍一个多月吧,就快好了。让幼娘再给你看看,能沐浴先沐浴,熏也熏死人了。”

    王熙凤闻言,脸色顿时大红,眼睛里眼泪都委屈出来了,道:“我难道就不知道埋汰,还不是为了你们贾家?一个个都嫌弃我,你链二哥在这屋里待不了半个时辰……”

    贾环哈哈笑道:“行了行了,说两句还哭上了。

    怪谁?要是让幼娘一直看着,说不定二嫂你现在还和平常一样。

    不过也快了,我算算,今儿五月十九,满打满算,也就还有不到五十天的日子。

    就快了,到时候,二嫂你又是一条女好汉!”

    然而,平日里能让王熙凤娇嗔暗恼的话,此刻她却无动于衷,和平儿一起,怔怔的看着贾环。

    她预产的日子,连贾琏都不记得……

    贾环看她们的表情,好笑道:“你们这样看我做什么?幼娘当初跟我说过一回,我就记下了,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行了,平儿姐姐,你快去吧。”

    平儿轻轻点点头,转身离去了。

    等平儿离去后,房间里的气氛,似乎忽然变化了些。

    王熙凤看着贾环的眼神,也愈发柔软。

    她倒没有真想发生什么,只是控制不住心里的亲近之意……

    然而贾环,却似乎一点风趣都不识,“悄悄的”用手在鼻子下忽扇着,嘴巴还撇了撇,一脸的嫌弃之意……

    王熙凤见之,又羞又恼,嗔道:“环儿,你少作怪,哪里就到这般了?我每日里都让平儿用汗巾子帮我擦身子的……哎哟!”

    话没说尽,王熙凤忽然叫了声,双手抚上大肚。

    贾环见之唬的脸色都变了,忙上前一步,看着王熙凤紧张道:“二嫂,你怎么样?”

    这个年代,准时顺产都如同入鬼门关,更何况早产……

    然而,王熙凤看着贾环唬的变白的脸色,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没事,就是踢了我一下,有点疼。”

    贾环闻言,“呼”的长出了口气,装模作样的抹了把脑门上的汗。

    王熙凤见之,咬了咬嘴唇,眼睛闪亮,轻声道:“谢谢你,三弟。”

    贾环迎着她的目光,呵呵一笑,道:“这算什么?我们是一家人嘛。”

    王熙凤微笑着,轻轻的点了点头……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