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五十二章 三大忌!
    龙首宫。

    梁九功从大明宫回来后,穿过御林军防御层,再穿过三位供奉把守之外殿,启开封龙石,穿过狭长的密道后,来到了密室外间。

    习惯的走到了唯一一个与外界相通的一个狭窄镂口处,看了眼镂口下空空如也的御桌,梁九功微微一怔,白眉轻挑。

    这里,是黑冰台主人柴玉关,寻日里送入密折的地方。

    当然,也不是每日都送。

    有时若无大事发生,隔三差五的送一遭也是有的。

    可是,以梁九功多年的宫廷生涯经验,他今日分明能感受到宫里的异常和凝重。

    莫非,这些都没被柴玉关那厮看在眼里?

    想起柴玉关的傲慢,梁九功摇头一笑,却也不再理会。

    他和柴玉关是两条线上的人,互不统属。

    他心里清楚,同为太上皇夹袋里的人,他和柴玉关两人的分量,不一定谁轻谁重。

    深谙明哲保身之道的梁九功,自然不会去挑柴玉关的刺。

    既然他柴某人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往里面送折子。

    那么不送就是,日后太上皇问起来,自有柴玉关来应对。

    而且,应该确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念及此,梁九功转身进了内间……

    太上皇赢玄依旧负手而立于那副《寒山梅花图》前,凝神观摩,好似那副图中,有无尽奥妙一般。

    对梁九功的回来,不闻不问。

    至于外面的事,似乎也没有什么在意的。

    江山,始终都在他的掌控下。

    梁九功也不敢打扰,轻轻的从一张黄梨木御桌上,拿起空了的紫衫壶,准备到外面取地下泉水,在泥炉上,烘一壶清茗备着。

    不过,在他即将出门的时候,忽然传来太上皇的声音:

    “梁九功,朕已经到了最后的玄关处,要闭死关以顿悟最后的玄妙。

    不知具体要多久,许是一刹那,许是三五日,皆有可能。

    你把守在外间,若无天惊之事,绝不可以轻易相扰。

    这些年,国事耽搁了朕太多的精力,以至于区区一个武宗,就困扰了朕数十年。

    这一次,朕绝不再分心。

    一定要堂堂正正的,打败他……”

    “上皇放心,老奴遵旨……

    上皇,老奴冒死多一句嘴:上皇多年来,困于旧事久久难平,遂成心魔。

    这才困于武宗之前,难以克服……

    其实大可不必。

    上皇的一切所为,皆非为一己之私,而是为了大秦的江山社稷。

    那人……他也心知肚明,不曾有分毫怨愤。

    上皇又何须自责……”

    密室内静了静,过了半晌,梁九功的额上已经见汗,才听到太上皇幽幽的声音:

    “朕知道了,出去吧。”

    ……

    “臣等参见皇太后!”

    武英殿,隆正帝引领宗室诸王与重臣们,于大殿门口,恭迎皇太后。

    皇太后面色淡漠,点了点头后,在诸多昭容宫女并太监的陪侍下,进了殿内。

    “太后,您怎么来了?”

    隆正帝一边随行,一边面带恭敬,微微躬身对皇太后道。

    皇太后闻言顿住脚,转过头,眼神清冷的看着隆正帝,道:“本宫听闻,皇帝带着重臣,在武英殿里围攻你十四弟,还任人欺辱他,所以本宫来看看。”凌厉的眼神扫过后面的贾环。

    隆正帝闻言面色一滞,脸色有些难看起来,正要解释两句,可他身后的忠顺王赢遈,却忽然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哭道:“母后哇,您可终于来了!您要是再不来,他们就要废了儿臣,要杀了儿臣啊!”

    皇太后闻言,面色再变,看向隆正帝的眼神愈发森然。

    隆正帝虽然是她的长子,可自落草那天起,就被抱给了孝懿仁皇后。

    两人虽为母子,但感情淡漠之极。

    更兼隆正心性孤拐,心思阴缜,远不如幼子赢遈乖巧懂事。

    因此,对于这个长子,皇太后心里根本没几分喜爱。

    再到后来,隆正帝“偷取”了忠顺王赢遈的皇位,皇太后心里,就只有厌恶了……

    此刻看到赢遈近五十岁的人,竟被逼到这个地步,她如何不心疼,如何不恼怒!

    然而,没等她发作,旁边那个让她极其厌恶的人,开口说话了:“不知太后,是从何处得知臣等在攻歼忠顺王?”

    皇太后愈发凌厉的眼神,一下就看了过来,她看着贾环那张让她心怒的脸,沉声道:“怎地,您们敢做,还不敢当着本宫承认吗?”

    贾环笑了笑,在其他人或担忧,或讥笑的眼神中,淡淡的道:“臣的意思是,太后可还记得,立在大明宫前的那块石碑上所书的内容?”

    “轰!”

    此言一出,当真如同晴天惊雷一般,炸响在武英殿中。

    别说当事人皇太后的面色先“唰”的一下惨白,继而铁青,就连隆正帝和其他重臣及宗室诸王,都被震的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看着作死小能人贾老三……

    一些理论上的东西,哪里就能运用于现实啊。

    “好!好!果真是皇帝的好臣子。

    本宫早就听闻,宁国侯慢怠嫡母,不知孝道为何物。

    今日一见,果然见面更胜闻名!

    本宫关心爱子,也有违朝纲耶?”

    皇太后当年的杏眼,随着岁月的流逝,已经变成了如今的三角眼,眼中寒芒大盛,看着贾环的眼神,当真是杀气凛然。

    先扣一顶不孝的大帽子,接下来,自有的是法子收拾他!

    贾环却呵呵一笑,躬身道:“太后,臣是否孝道有失,今日之后,太后自可命人前去查探。

    若当真如此,我贾环甘愿受戮。

    至于太后关爱爱子,自然也无可厚非。

    但是现在,还请太后告之,太后您,是如何得知这武英殿中发生之事的。

    太后,相比于大秦的江山社稷而言,微臣之事,实在微不足道。”

    然而,皇太后城府心性极深,她能从普通一宫女,一直升到四妃之位,最后更是荣升为皇后、太后。

    权谋心术之深,又岂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她根本不接贾环这一茬,只是揪着一个“孝”字不放,甚至根本不理会贾环之言,她看着隆正帝寒声道:“皇帝,这就是你教出的好臣子?

    是谁在背后给他撑腰,让他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冲撞本宫?

    本宫倒是不知道,这大秦,是否还是上皇所御之,以孝为本的天下?”

    隆正帝闻此诛心之言,心中一紧,忙躬身请罪,言道不敢。

    不过,没等皇太后再相逼,贾环插口道:“皇太后所言极是,我大秦,的确是以孝治天下。

    只是,孝,也要分为大孝和小孝。

    陛下乃天子,对天子而言,唯有以太祖高皇帝、太上皇所立下的祖制规矩,和这大秦的江山社稷为重,方为大孝。

    余者,皆为小孝!

    太后,臣再次斗胆,请太后明言,太后身在后宫,是如何得知前朝武英殿之政事的?”

    “大胆!贾环,你敢凌逼太后,犯上作乱,罪当诛除九族!”

    见皇太后被贾环的一番话顶在原地,面色阴沉难看,下不了台,其身后的大太监莫为广大感“主忧臣辱”,上前一步,指着贾环厉声喝道。

    然而,他话音刚落,眼前就没了贾环的身影。

    他做梦都想不到,贾环敢当着皇太后和隆正帝的面动手,因此,周身没有半点防御。

    待他回过神时,只觉胸口被一巨锤轰中,人便吐血飞起,而后重重摔落在地。

    “本侯身为国朝一等侯,太上皇钦赐凤翅金冠,斗牛公服,可于门下知政。

    也是你一个内廷阉庶敢斥责威胁的?找死!”

    贾环满脸暴戾之气,看着倒在地上,身受重创,费力挣扎也挣扎不起的莫为广,怒斥道。

    眼中的杀意浓厚,一点不作假。

    这一副做派,却让众人愈发震惊,太后的脸色都变白了。

    不过,她的心性,又怎会被这种事吓倒。

    宫廷之中,从来没少过血腥和人命。

    她绝对不信,贾环敢动她半根指头。

    因此,她便更加愤怒了!

    只是,没等她再出言相逼,隆正帝就满脸暴怒的对贾环吼道:“放肆!敢在太后面前动手,还不跪下!”

    声音如雷,震荡殿中,倒是将皇太后的话堵在了口中。

    贾环没有丝毫犹豫,跪在当庭。

    只是,却依旧没有放弃他的观点,贾环转头对李光地道:“李相,此事绝非小子不知死活,不顾家族安危,肆意妄为。

    我大秦祖制,后宫不得干政,阉庶不得干政,军方不得干政!

    此乃保我大秦千秋万代、万世不移基业之金玉良制也!

    小子虽不学无术,却也知道,自古而降,亡国之兆,皆从此三者起。

    三者不乱,则天下再乱也有限度。

    故,此为大秦立国之根本也。

    小子虽年幼无知,却深以为然,时刻念于心。

    可是今日,陛下与李相等重臣于武英殿闭门议事,朝会未毕,而后宫已然侦知。

    此必是有心人安插耳目于此殿,时刻传递之故。

    此乃大忌之一。

    太后本为后宫之主,当为后宫宫妃表率。

    然而,太后侦知前朝不算,更亲自身临武英殿,诘问当朝天子,干预朝政!

    此乃大忌之二也。

    我贾家世代簪缨,满门忠烈,一门二公。

    贾家男儿自先祖以降,泰半亡于国事。

    纵然小子不肖,难及先祖分毫,然亦是九死一生于疆场,为国征战流血。

    莫为广,太后身边一阉庶尔,却敢于陛下面前,并诸位国朝重臣面前,威胁诛贾家九族满门!

    此为太监乱政之兆,乃大忌之三也!

    李相,小子人微言轻,生死事小,而大秦国统朝纲为大。

    陛下至孝,难言慈圣。

    然李相为两国朝元勋,太上亦尊。

    此时此刻,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此乱国之行吗?”

    此言一出,满朝震动。

    李光地更是面色激荡,一双老眼死死的看着贾环。

    浑浊的眼中,眼神是那样的深不可测。

    然而贾环,却看出了李光地眼神中表达的意思:

    小赤佬,你娘希匹!

    这种好事,你拉上老子?!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