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四十九章 希望
    “邬先生,此事,你怎么看?”

    待殿内只有隆正帝与邬先生两人时,隆正帝淡漠的问道。

    邬先生闻言,面色微变,犹疑了下,道:“陛下所问,可是……皇太孙之事?”

    然而,隆正帝却冷笑一声,眼眸霜寒道:“不是,这件事,朕,不怪他。

    他用的,是太上皇所授的帝王心术。

    自古天家无亲情,有亲情的,都如……都如时儿一般了……

    他没有举兵直接杀来,已经算他心地仁厚了,嘿!”

    邬先生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感慨之色,他又如何听不出,隆正帝语气中的悲凉、愤慨和酸楚。

    只是,他到底是皇帝,看人看事的角度不同。

    以帝王的标准来要求,皇太孙赢历的所为,确实不算错……

    天家啊……

    唉!

    暗自一叹后,邬先生忽然回过神,面色一变,抬头看向隆正帝道:“莫非陛下所指,是说方才赢朗所说之事,宁国府中的那位是……

    陛下,这件事,贾环应该不知情吧?”

    “嘿!不知情……”

    隆正帝极为刻薄的一笑,阴沉道:“那个妖人落在了他手里,你以为,以他的能为,还问不出话来么?朕就不信,他真的不知。”

    “陛下,您何不找贾环前来问问。臣以为,他再不会欺瞒陛下您。”

    邬先生温声劝道。

    然而,隆正帝却似乎有些任性道:“朕不问!朕就想看看,他到底会怎么做!

    是不是,真的像他表现出来的,那般重亲情。

    还是……只是一个外憨内狡的小奸贼!!”

    邬先生闻言,瞳孔微微一缩,心中有些为贾环担忧。

    同时,也感慨命运之奇。

    他与隆正帝朝夕相伴,很清楚他的内心。

    说是外冷心热,可能有些不恰当。

    但,隆正帝确实并非是一个真正刻薄寡恩之人。

    他刻薄寡恩的对象,都是那些贪鄙之辈,或者是,无能之辈。

    真正入了他的眼之人,隆正帝并不会吝啬恩义,比如说,贾环……

    只可叹,一个帝王,想拥有亲情,是一件多么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之事。

    尤其是隆正帝,命运似乎格外多舛。

    太上皇与皇太后对他……唉!

    这倒也罢,可是,就连他的子嗣,有怨他的,有冷淡的,有敬畏的,独独没有敢亲近的。

    或许正因为如此,当一个异类忽然出现,还表现出真诚的亲近之意时,隆正帝才会对他格外的宽容。

    甚至,荒谬一些说,隆正帝是以对待子侄的心理和目光,在对待这个异类。

    而这个异类,一直以来的表现,也格外能入隆正帝的眼。

    或许他粗鄙不文,或许他鲁莽冲动,但是他对家人的呵护、保护,对亲情的维护,都让隆正帝格外的欣赏。

    别说是皇室,放眼满神京城的世家豪门内,这样的异类,都屈指可数。

    他让隆正帝渐渐有了对亲情的渴望和代入……

    而这种感情,却是容不得一点点玷污和欺骗的。

    尤其是对隆正帝这种,极度缺乏亲情,又有些偏执的性子而言……

    贾环,你会如何选择,望你不要走上岔路啊,万莫忘记,伴君如伴虎……

    邬先生心中一叹。

    “陛下……”

    忽然,门外传来一道唤声,正是苏培盛的声音。

    隆正帝沉声道:“何事?”

    苏培盛道:“启禀陛下,中车府有红翎密信送至。”

    隆正帝面色一变,霍然转身,道:“呈进来。”

    “喏!”

    苏培盛一应后,推门而入,手中捧着一只黑色木盒,木盒之上,粘着一根鲜红色翎毛。

    这在中车府的密信等级中,代表着十万火急!

    隆正帝接过木盒后,先看了下上面的火漆,见完好无损后,方取下红翎。

    打开木盒,从中取出信纸,隆正帝一览之后,面色陡然大变,倒吸一口冷气,对从一旁推动轮椅过来的邬先生道:“天字号密地,暴露了……”

    ……

    东宫。

    太孙内室,除却三两个绝对放心的过的心腹内宦和宫女外,就只有一个须发皆白,身着太医官服的老者,匍匐在地,身子在微微颤栗着。

    面色惨白的赢历的倚靠在床榻背靠上,细眸幽寒的看着地上的太医,低沉道:“王老院判,孤的身体,到底如何?可……还有医治的可能?”

    王老院判,与公孙羽的父亲公孙老太医,并为太医院的两大院判。

    甚至,王老院判的医术还在公孙羽父亲之上。

    然而此刻,他却几乎肝胆俱裂,面无人色。

    听到赢历的问话后,王老院判颤颤巍巍的道:“殿下,微臣……微臣……不敢……”

    “王老院判不必顾虑太多,只要你懂得封紧口,孤,非暴虐之人,绝不会牵连到你的家人。

    你的老妻,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和三个孙子,都会平安无事的活下去。

    孤不会亏待他们,尤其是你的后人……

    孤金口玉言,一言九鼎。

    你大可放心的说。”

    赢历目光愈发幽邃,看着王老院判,淡漠的道。

    王老院判闻言,惨然一笑,心知再无退路可言,为了家人,他只能牺牲自己……

    只是,到底心中难咽一口怨气,他用苍迈的声音颤声道:“殿下,您下.体双丸,被烈马踩爆。龙根处,更是被踩踏断裂,仅以包.皮相连,这还只是内伤……

    您后背双肾之处,被人用利器刺伤。虽无性命之忧,可是,与子嗣不利,更有碍寿元……”

    “够了!”

    一直面沉如水的赢历,忽然爆喝一声,随手抄起一个玉靠枕,砸向王老院判。

    “砰”的一声,玉靠枕砸在了王老院判的左肩,王老院判身形一晃,被砸趴倒在地,微微的喘息着……

    “庸医!庸医!全部是庸医!”

    赢历歇斯底里的吼道,面上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红晕,双目隐隐赤红,疯狂,恐惧……

    “薛痕在哪里?那个奸贼在哪里?孤要诛他九族,诛他十族,孤要将他剁碎了喂猪狗!

    咳咳,咳咳咳……”

    “殿下,您千万当心身子啊!”

    一个黄门太监走到榻前,搀扶住微微歪倒的赢历,见他面色惨然,忙垂泪劝道。

    赢历剧烈喘息着,目光绝望道:“当心身子,孤还当心什么身子?残废之人,还有什么可当心……”

    那黄门太监闻言,却拭去泪水,轻轻一笑,道:“殿下,不必太过担心。若是普通人,遭受此等大难,自然只有认命的份。但殿下不同……”

    赢历闻言一怔,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希望,看着那黄门,急道:“高玉,你此言何意?”

    那黄门太监对赢历道:“殿下有所不知,奴婢虽为残缺之人,却亦是武道中人,有一套专门为奴婢这等人修行的功法,名为《阴极神功》,相传,练到极致,可达阴极而阳生的境界。”

    赢历闻言,忙问道:“此言当真?可有先例否?”

    太监高玉却摇摇头,惭愧道:“奴婢只担保,殿下若修习此功,定然可保寿元无忧。至于能否练到阴极而阳生的地步,奴婢却……”

    赢历闻言,顿时失望不已,不过……若真能保得寿元不缺,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然而,就在他要下决定时,高玉却又开口道:“殿下,奴婢还有一法,必然能保证殿下复阳!”

    赢历闻言,眼睛顿时大亮,他一把抓住高玉的手,激动道:“果真?高玉,快说,快说,到底是什么法子?”

    高玉道:“江湖上,相传天下第一炼体神功,为白莲教的《白莲金身经》。当年,白莲教主董千海,便是以此奇功,成为武林当中公认的天下第一武宗。这套武功最独特之处,就是在于能够不断的修复淬炼身体的每一处,使之渐成金刚。

    殿下若能得到此功,必然能够复阳。”

    赢历闻言,呼吸粗重道:“董千海现在何处?你们速去将他抓来,不惜一切代价,为孤抢到此功!”

    高玉摇头道:“殿下有所不知,早在六年前,董千海已经被黑冰台设计抓住。那一战,黑冰台先利用玄武白良辰,色.诱董千海,并在其酒中下.药,下了软骨散,使得董千海一身功力十去七八。

    而后,黑冰台主人柴玉关亲自出手,带着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大千户,围捕董千海和他女儿。

    然而,即使在那等情况下,董千海依旧为其女杀出了一条血路,送她逃出了包围圈。

    最后,董千海却落在了黑冰台手中,被关入黑冰台大牢。

    若非如此,这些年,名动天下的白莲教,也不会烟消云散。”

    赢历闻言,眼中光彩熠熠,他看着高玉道:“竟这般了得,竟这般了得……

    不知,青龙能否替孤去黑冰台取回《白莲金身经》的修行法门?”

    高玉摇头道:“殿下,这怕是不能。对于董千海这种人,刑罚加于身,不会有丝毫作用。磨砺心智的话,以其心性之坚韧,怕是更难……”

    赢历闻言面色难看起来,看着高玉道:“那你是何意?”

    高玉谦卑一笑,道:“殿下,奴婢虽然拿董千海无法,却知道,还有一个人,会《白莲金身经》的修行法门。”

    “谁?”

    赢历急问道。

    高玉卑微一笑,道:“宁国侯,贾环!”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