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四十八章 谋算
    贾环怔怔的蹲在那里,脑中惊雷翻滚。

    倒不是怕赢皓的这番话被旁人听去,赢皓声音孱微,以贾环听声辨位的本领,也只是将将耳闻。

    其他人定然听不见的。

    而且,就算听见了,也听不懂……

    若非贾环是穿越而来,方才怕也听不懂赢皓那番云里雾里,没头没尾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然而,因为家中藏着的那个人,始终都在他心头牢牢惦记着的缘故,使得贾环对每一个和这个人有关的人和事,都非常敏感,所以才能在一瞬间听懂了赢皓的话……

    也因此,他越发震动!

    自当年接掌宁国府以来,贾环就始终心存戒心,让人暗中打听着当年的蛛丝马迹。

    然而越打听,贾环心中越忌惮。

    贞元朝废太子,追封义忠亲王赢衽,是太上皇一生中最宠爱,甚至到了溺爱程度的一个儿子。

    在赢衽没被废前,对于太上皇而言,只有赢衽与他才是父子,其他的皇子,不过是君臣。

    纵然后来太上皇与太子父子生隙,赢衽意图起兵兵变不果,被废掉太子之位,圈禁至死后,仍被追封为亲王之爵,并传于其长子赢皙承袭。

    而后,赢皙,便是当时最受皇宠的孙辈第一人。

    直到后来,因巫蛊事件,赢皙重蹈其父之祸,亦被圈禁后,赢历才出了头。

    然而,历朝历代皇室都最忌讳的巫蛊之事,依旧没能够彻底打败太上元后这一支的子孙。

    赢皙虽被圈禁,却依旧享受亲王之尊。

    太上皇每年年节赏赐给宗室王公的御品,郑亲王府都冠绝宗室诸王……

    由此可见,太上皇对这一支,是多么的宽容和溺爱。

    然而,愈是如此,贾环心中也就愈是不安,对太上皇的腹诽也就越多。

    他老人家睿智英明一辈子,偏偏在这件事上看不开。

    难道他以为,真的能活一万岁,庇佑这一支一万年?

    他现在对这一支愈宠爱,后继之君,就会愈发视这一支为眼中钉肉中刺。

    因为,相比于这一支而言,其余任何皇子皇孙,都相当于“庶出”。

    唯有这一支,是真正的嫡元子孙,比其他任何都更有继承皇位的资格。

    这也是时至今日,士林中依旧有不少人为这一支说话,心向他们的缘由所在。

    因此,可以预料到,太上皇龙御归天的那一日,就是皇帝对这一支展开无情打压的那一天。

    不管谁登基,都容不得卧榻边,有一个比他更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而宁国府中,却藏着一个这一支所出的金枝玉叶。

    无论哪个皇帝在位,在得知这一点后,想来都会问贾环一声:“你贾家,意欲何为?

    意为废太子翻案乎?”

    还是那句话,任何事,一旦涉及皇权,将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尤其是像贾家这样的军方巨头,更忌讳沾染此事。

    如果贾环是一个冷血枭雄,那么他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回去,让秦可卿无声无息的消失……

    就当这个人,从来都未出现过一样。

    日后就算有人翻旧账,可死无对证,谁能拿他如何?

    此举还能像皇帝表明心迹。

    毕竟,秦可卿是贾珍甚至是贾敬时代的因果,与贾环无关。

    可谓一举两得。

    但是显然,他不能……

    如果他这样做,他也不叫贾环了。

    最重要的是,连赢皓都知道了这件事,更何况是,黑冰台和中车府……

    念及此,贾环心中倒吸一口冷气,站起身来。

    转过身,他看着目瞪口呆的赢遈,沉声道:“忠顺王,你涉嫌巫蛊咒上,大逆不道。

    如今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灭口。

    你还想抵赖吗?”

    “你……你你……你血口喷人!”

    忠顺王赢遈面色那看之极,厉声否认道。

    不过他看到贾环一副冷笑不屑的模样,心中也怕了。

    换做大秦朝内其他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勋贵,哪怕是牛继宗、温严正他们亲至,赢遈都不会忌惮。

    因为这些人在他没有彻底倒台前,还都知道遵守人臣之礼。

    如果是他们在此,赢遈有信心让他们守礼退下。

    最不济,也是僵持着。

    可是眼前这个小赤佬,和他们完全不同,是大秦朝第一异数。

    太上皇在时,他有太上皇护着。

    太上皇闭关,他有隆正保着。

    那么多御史言官弹劾他的奏折,估计隆正帝连看都没看,就令黄门送进了焚烧炉里烧了。

    尽管,赢遈也没指望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能弹劾倒贾环。

    可是由此可见,在两代帝王心中,对贾环的爱护,尤其是太上皇……

    赢遈想不通,难道就为了一个已经死了三十多年的贾代善,和死了更久的第一代荣宁二公,太上皇就这般维护贾环?

    可随即赢遈又每每否定这个想法,自古无情帝王家,岂是说着玩的?

    连自己的手足和血脉都无情相待的帝王,又怎么可能惦记几个死人这么久?

    可是除此之外,赢遈又着实想不出其他原因。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总之,面对油盐不进的贾环时,他打心底里感到忌惮。

    他怕这个贾家莽三郎会忘记尊卑乱来……

    因此,他面色愈发阴沉,目光忌惮,看着一步步向前走来的贾环斥道:“贾环,你休要放肆!孤王,孤王要去见太后!”

    贾环闻言,顿住了脚,冷笑一声,道:“正好,先顺路去大明宫吧,请!”

    赢遈怒视了他一眼,哼的一声,而后甩袖,大步朝外走去。

    不过,他心里却算计着,一会儿,一定让王府亲卫,不惜一切代价毁了这里。

    只要烧掉掩埋了那些骇人的东西,只凭贾环的一张嘴,纵然能说出花来,他只说是被人栽赃陷害的,就远没有那么严重。

    若是能将贾环一起拖着离去进宫,其余人,就再不足虑……

    他虽然是一个偏文官的亲王,但王府中,也不都是废物。

    忠顺王府内暗藏着二百精锐甲兵,由其次子赢锋所领。

    在赢朗被废后,忠顺王已经准备,为赢锋请封亲王世子位。

    他相信,他这个次子,不比那个废物赢朗,一定能打败贾环的这一百鞑子亲兵……

    在上洞口前,忠顺王忽又顿住了脚,回首看了眼洞府中央的阵势,细眸微眯。

    但愿此阵,能发挥一些作用……

    ……

    “十四弟,下面究竟是何物?”

    见赢遈率先上来后,九郡王赢禟忙上前问道。

    赢遈面色难看之极,咬牙道:“赢皓这个贼子,竟然行巫蛊之事,咒怨太上皇,想要栽赃到本王身上,真是该死!”

    “哦?这般歹毒!赢皓呢?”

    九郡王赢禟听闻巫蛊二字,便面色一变,急声问道。

    赢遈面色有些不自然,道:“本王见他总是往孤身上泼脏水,愤怒之下,就扇了他一记耳光。谁知他竟摔倒在台阶上,自己碰死了……”

    赢禟闻言,“嘿”然一声,正想说什么,就见后面宗室诸王都面色发白的走出洞口,最后,贾环与董明月也相继出来。

    “啪、啪、啪……”

    忽地,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随之,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贾环的亲兵见到此人,主动放其入内。

    “韩叔!”

    贾环看到此人后,面色一喜,迎上前喊了声。

    来人,正是韩让之父,京营节度使韩德功。

    韩德功面色如铁,看到满屋子王爷在,先抱拳一礼。

    不过没等他们开口,就站直身体,看着贾环沉声道:“宁侯,你传信过来,说都中有谋逆大案,十万火急。本将就带了五百兵马火速赶来,到底何事?”

    贾环闻言,心中不由暗自给韩德功比划了根大拇指,到底是老成持重。

    京营职责,便是维护京畿稳定,遇到突发事件,可先处理后奏报。

    此言一出,就为贾环扫清了漏洞。

    否则,旁人会攻歼他,拿京营当私兵,召之即来。

    果不其然,本来看到韩德功的到来,面色就忽然一变的宗室诸王,听到他的这番话后,面色就更加难看了,尤其是忠顺王赢遈。

    贾环也不再以私称相论,沉声道:“韩将军,此处有一地洞,下设极为骇人之巫蛊阵法,以咒怨太上皇、陛下和皇太孙三人,恶毒之极。

    此事事关极大,为防有人毁灭罪证,所以我不得不向韩将军求救。”

    “竟有此事?”

    韩德功闻言面色一变,但心中却大定,知道贾环打上忠顺王府之举,再无后顾之忧,不过面上,还要做足愤怒状。

    贾环点点头,道:“韩将军,本侯现在要去进宫,向陛下甚至太上皇,亲自禀明此间内情。嫌疑人忠顺王,也要一同进宫,向皇太后说明……所以,此间证物安危,就由韩将军你来看守。

    未得圣命前,任何人敢靠近此间十步内,韩将军你只管杀无赦!!

    任何后果,由我宁国侯贾环,一力承担!”

    “喏!”

    韩德功抱拳一应!

    ……

    大明宫,一座不知名的偏殿内。

    帷帐紧闭,屋内昏暗。

    隆正帝负手而立,房间内还有二人,其一是在一旁坐在轮椅上的邬先生。

    而另一人,则跪下地上,一脸谄媚笑容,道:“皇上,小侄所言句句属实。

    当时,皇太孙一直在拖延时间,明明三两下就能解决的问题,他偏偏耗在那里。

    不仅如此,他还让青龙以此为借口,像陛下您求援。

    实际上,哪里需要什么救兵?

    他是知道,梁建会反!

    我们身边,一定有他的探子……”

    隆正帝背对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寒声道:“朕知道了……你下去吧,苏培盛会领你从密道出宫。望你再接再厉,待事成之后,朕少不了你一个王爵。”

    “谢陛下,谢陛下……”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