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四十七章 惊世骇俗!!
    尽管贾环好奇这条铜管到底通往何处,但看着周遭光溜溜的地面和墙壁,也没什么地方可以扳动或者扭动一下的开关,不禁有些束手无策。

    而这个时候,始终站在他身后默不出声的董明月,忽然半蹲下去,屈指,在铜管周围敲击了圈。

    然后似乎找准了一个方向,一路不停的叩着。

    从外间,一直到空空如也的里间。

    值得一提的是,这座耳房的外间,是用贾家庄子上出产的精细水泥铺就的地面,但是里间的地面,却是用一尺见方的青石板所铺就。

    董明月依旧叩击着,在贾环耳中几乎没有差别的声音,却似乎给了董明月方向。

    一直到里间的正中间,戛然而止。

    董明月出手如电,莹白如玉的手指竟如锋利无匹的宝剑般,竟生生插进了当中一块青石板上。

    “轰!”

    碎石飞舞,青石板被打的四分五裂,露出了一个洞!

    洞中并不黑,隐隐可见烛火的亮光……

    董明月站起来,看向贾环。

    贾环点点头,暗自抛了个赞扬的媚眼儿,然后就想下洞。

    董明月连忙拦住他,好看的杏眼嗔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就要下去。

    却又被乌远伸出黑剑拦了拦,乌远没有多说什么,脚轻轻一磕地面,洞口周围的数块青石板便朝一边齐齐飞起,洞口又扩大了些,而后,乌远不再停留,身形一闪,人便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贾环回头看了眼还在后面尖声嚎叫,让忠顺王阻止贾环行动的赢皓一眼,面色虽然淡漠,但心中却隐隐有悟。

    虽然他不明白隆正帝手下中车府的卫士是通过什么手段,得知了赢皓与赢皙之间的不伦恋事,但想来应该不会有假……

    既然赢皓之前的行动所为,都是为了赢皙这位太上元孙,那么……

    他此刻的所作所为,很明显,就是拼命的在往赢遈身上泼污水,栽赃陷害!

    可是贾环有点想不明白,到底是何等污水,才值得赢皓破釜沉舟,不惜鱼死网破的拉赢遈垫背?

    而且,他这么做,岂不是在帮隆正帝,他最大的仇人扫清障碍?

    不合理啊……

    “公子!”

    就在贾环暗自思索时,一道黑影从洞口处忽然飞出,落在地上时,竟隐隐不稳,气息不顺。

    贾环忙问道:“远叔,怎么了?”

    乌远的面色有些发白,目光中更是带着一抹骇然残色,他对贾环沉声道:“公子,下面……下面有,大不敬之物。”

    说罢,便不再往下细说,没有说明到底是何种大不敬之物。

    见他如此,贾环面色一变,问道:“可有危险?”

    乌远摇头道:“无人。”

    贾环点点头,面上不显,但心中却大定!

    连乌远都这般形色,且以大不敬相称,可想而知,下面的东西到底有多骇然。

    不过这样,却能更好的达到他的目的……

    他想了想,对一旁的韩让附耳说了几句话,韩让面色一变,沉声一应,转身离去。

    而后贾环又对乌远道:“远叔,你和大哥他们在上面守着,任何人若有不轨行为,你不必忌惮什么,该镇压的镇压,镇压不服的就杀。

    不必顾忌太多,你是奉圣夫人的义孙,没人敢把你怎么样。”

    贾环此言一出,许多人面色微变,乌远轻轻颔首。

    而后,贾环又看向赢遈等宗室王公,微笑道:“诸位王爷,既然下面有大不敬之物,王爷们可有兴趣下去一观?我倒是很想看看,这下面到底是什么。

    是某人挖的地宫,设的龙椅?

    还是准备的造反事物……”

    “贾环,你休要胡言乱语,血口喷人!本王府中,如何会出现这等犯忌之物……

    纵然有,那也是被奸人陷害!

    这座小院,本王已经拨付给赢皓此子居住,内中一切,皆与本王无关!”

    赢遈面色极为难看,厉声说道。

    然而此刻,后面的赢皓似乎愈发进入了状态,拼命挣扎着,想要上前劝阻赢遈,让他快将外人轰走,不然就全露馅了!

    而且还讲道理,这座小院是他在用没错,可这座耳房的外间是在他那座小院里,可脚下的里间,却是穿墙而过,深入王府后园的……

    所以请皇叔千万不要大意云云。

    只是,这些“好心话”听在忠顺王赢时耳中,却几乎让他气炸了肺。

    若是普通人间这般闹,但凡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么粗浅的栽赃计策,能够理智的分辨。

    可是,一旦涉及皇权,将不会有半点道理好言!

    闹开后,朝野上下的指责怀疑,将会让他陷入泥沼,寸步难行。

    无数“有识之士”,将会主动演化出无数的阴谋诡计。

    这些他都可以不在乎,可他在乎太上皇的看法。

    皇权,从来都自带着怀疑猜忌的属性。

    最近一年来,赢遈已经明显感觉到,太上皇对他越发没有耐心了……

    心思百转间,赢遈转头指着赢皓破口大骂道:“你这个畜生,本王待你如何,你扪心自问。今日却使出此等拙劣小计来陷害于孤!你到底是何居心?”

    赢皓却跺脚道:“皇叔,冤枉啊!难道小侄能料到会被当做囚徒一般押回京城,还能正巧遇到贾环来抄家……”

    听到“抄家”二字时,赢遈脸色一黑,愈发愤怒,却听赢皓继续道:“就算是小侄之计,小侄也不可能去和贾环合作啊!皇叔,小侄真真是冤枉,冤枉啊,小侄一心都在为皇叔着想!”

    “哈!哈哈!这么说来,不管下面有什么,都坐实是本王之祸了?

    好!那孤就下去亲眼看看,尔等奸贼到底准备如何诬陷本王!

    诸位王兄,可有胆量与本王一起下去,做个见证?”

    忠顺王赢遈气急反笑,高声道。

    “十四弟,那你就和几位王兄王弟们一起下去看看,下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兄,就在上面替你看着。”

    九郡王赢禟淡淡的道。

    赢遈闻言,拱手道:“那就多谢王兄了。”

    说罢,他看向贾环。

    贾环哂笑一声,转身先下了洞口,董明月紧随其后。

    而后,赢遈一行人也顺着洞口处的石阶,小心的下去了……

    洞口虽然不大,但洞底却别有洞天,远胜上面房间之广阔。

    洞内亦并不昏暗,四角皆有手臂粗细的牛油灯烛点燃,照的洞内极亮。

    然而,所有下来之人,目光都没有分开一丝,再去关注周遭的环境。

    因为洞府中间的事物,对所有人的冲击之大,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在洞府中央,是一把龙椅,龙椅上,是一个刻画的惟妙惟肖的雕像。

    雕像身着龙袍,头戴通天冠。

    而雕像所刻画的人,正是忠顺王,赢遈……

    但若只如此,还在众人可接受的心理范围内。

    然而,在赢遈的周围,还有三尊雕塑。

    三尊,跪拜向他的雕塑!

    其一,为皇太孙赢历。

    其二,为皇帝隆正。

    其三,为太上皇,赢玄!!

    众人无不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如果说,这已经令人目瞪口呆。

    那么,在这三尊雕像上方,三支从上而降的筷子粗细的铜管,悬于雕像上方,不断滴下散发着腥臭味的污血,从三座雕像的头上,缓缓流下的场景,对众人的冲击,就达到了极致……

    “疯了……”

    “疯了……”

    “你们疯了!”

    看到这一幕,纵然贾环心里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却依旧震惊骇然的脸色发白。

    怪道以乌远的心性,在上面却面带骇色,连下面到底是什么都不敢明说。

    这一幕,谁敢说出口!!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干的!”

    不止贾环被唬住了,忠顺王赢遈更是被唬的面无人色,连连摇头,矢口否认道。

    然而,他身后的宗室王公们,却不动声色的退开半步,离他远了些……

    忠顺王的面色惨白,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前方那不敢言的一幕,还是连连道:“这不是我做的,这绝不是我做的……”

    贾环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骇然,转过身,不敢再看那些,他对忠顺王沉声道:“忠顺王,这件事,无论是不是你做的,都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派人去宫中禀报皇上……”

    “不行,不行!

    这件事不是本王做的,本王凭什么要认?

    这是栽赃陷害!这是诬陷!”

    忠顺王赢遈嘶声咆哮道。

    贾环冷声道:“这件事,涉及到太上皇、陛下和皇太孙,已经不是你说不行就不行的问题了。

    现在都请离开这里,为防被人毁灭罪证,本侯要派亲兵接管这里,直到宫里派人前来。”

    “绝无可能!该离开的,是你们!”

    赢遈吃人一样的目光看着贾环,咬牙切齿道。

    贾环冷笑一声,就要再开口,却听宗室诸王身后,赢皓的声音再次传来,他哭丧道:“十四叔,小侄劝你多次,别放他们进来,你就是不听。你安排的事都在这里,怎能……”

    “住嘴!”

    没等赢皓说完,怒发冲冠,面色涨的通红的赢遈爆喝一声打断他的话,指着他厉声道:“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孽畜,到底为何这般做?说!”

    赢皓无辜道:“十四叔,你到底说什么?这都是你安排小侄去做的啊……”

    “你还敢放屁!”

    赢遈怒急,三两步冲到赢皓跟前,一记耳光扇在他脸上,力道之大,竟将赢皓生生扇的飞起。

    而后,“砰”的一声,撞在了石阶上。

    赢皓身体一震,一口血喷出。

    赢遈作为忠顺亲王,身上是有武功在身的,尽管或许不怎么高明,但只要经过开筋炼骨,力量之大,就超过常人太多。

    含怒之极的一记耳光之重,又哪里是不通武道的赢皓所能抗衡的。

    “赢遈,你想杀人灭口?”

    贾环虽然满腹糊涂,不解赢皓此举到底何意,却不妨碍他趁火打劫,落井下石……

    “你……”

    忠顺王闻言,惊怒之下,差点也一口血出。

    古往今来,还有比他更冤的存在吗?

    可是此刻,他就是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

    贾环上前,走到赢皓身边蹲下,看看他是否有救。

    可他脑后的那抹殷红,和他渐渐扩大的瞳孔,表明赢皓已经快要不行了。

    然而,当赢皓看到贾环靠近后,似是回光返照的笑了笑,看着贾环,嘴巴张了张,声音轻不可闻道:“你……你注定还是要帮他,呵,呵呵……

    可惜,我刚才知道,你……你竟然和她……呵,呵呵……

    可惜,若是早知道一天,事情,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不过……没关系,你……你注定还是要帮他的。

    那位,绝容不下,你和她……容不下……

    我们,本该是,一,一伙……”

    话未说尽,赢皓头一歪,气绝身亡。

    ……

    ps:这一段完结后,一定好好在园子里和妹纸玩几天,太烧脑了,以后尽量少写这样的剧情,虽然订阅要比写园子戏好……

    稍微剧透点,几方黑手交叉,目的自然各不相同,但效果却可能惊人的相似。

    我尽量尽快解密,然后写园子戏,其实我觉得还是写园子戏轻松的多的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