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四十二章 一个没有
    义武侯,太尉府。

    方冲虽然面色惨淡,但目光却极为真诚,他看着眉头皱起的蛇娘,道:“姑娘,我方家爵封义武,义字当先,又怎能受了姑娘你的大恩,而不回报万一呢?

    既然姑娘所言,是受贾环所托,方来医救家父。

    那么就请姑娘将此古卷带回去,送给贾环吧。”

    蛇娘闻言,顿时犹疑了。

    《灵枢》古卷对任何一个医者而言,都是价值万金,尤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诱.惑。

    就好比习武之人,对神功秘籍的渴望一般。

    蛇娘一生痴迷“医”“武”二术,甚至医在武先。

    可想而知,她对这卷传自扁鹊《难经》的《灵枢》古卷有多向往……

    她觉得,如果真能得到完整的《难经》,说不定连困扰苗寨千载之久的厄运都能解除,也不必再受那个荒.淫小贼的要挟……

    纵然《灵枢》只是其中一部分,但说不定其中也有玄机和启发。

    犹豫再三,蛇娘终究抵不过心中的向往,接过了古本……

    方冲见状眼中喜色一闪而过,心中松了口气。

    他想法设法将这卷珍贵之极的《灵枢》古卷送出,目的很简单。

    一来是留下一分香火情,以防他爹方南天再有不测,也好请人出手。

    这一点很重要。

    之前贾环就推三阻四的不肯借人,若非隆正帝因为平衡考虑,逼他借人,方南天现在是死是活都不可知。

    现在方冲自然要想尽办法,直接绕过贾环,结交一下蛇娘。

    二来,与一名武功几乎绝顶天下的武宗打好交道,无论如何,都是有意义的……

    虽然他明着是送给贾环的,但出手救治方南天的人是蛇娘,方冲就不信,贾环会好意思昧着良心收下这本《灵枢》……

    嘶!

    不好说啊……

    方冲却忽然又有些拿不准主意了,想起贾环那张让他恨入骨髓,也厌恶之极的脸,他觉得,贾环还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而且,可能性还极大!

    不过,看着蛇娘再次告辞后,已经快要走出房间的身影,他总不能喊住她,再要回古书吧。

    那岂不是跟贾环一个德性了?

    市井盛传,贾环他那个姨娘出身的娘,找个道婆念经的银子,都被他以不灵验为名偷偷的要了回去,让他“死要钱”的名声大盛于江湖传说中。

    如今这……

    唉!事到如今,方冲只求,贾环能稍微要一点脸……

    “咦?”

    就在方冲暗中祈祷时,蛇娘却忽然停住了脚步。

    她转头看着从她身边走过的那个丑陋女孩儿,头发枯黄,面色憔悴,细眼如刀,步履艰难……

    “姐,你怎么来了?”

    听到前面动静后,方冲看到从蛇娘身边走过的女子,眉头一皱,沉声道。

    姐……竟是方静!

    方静此刻看起来颇为凄惨,手脚僵硬,行动不稳,哪里还有半点当年方家虎妞,叱咤疆场,万人军中取上将首级的风采……

    听到方冲的话后,她淡淡的瞥了眼,声音黯哑道:“我来看看父亲。”

    自西域归来后,方静成了废人,方家上下待她的态度便远不如从前。

    即使方南天和方冲都是如此。

    可……她终究还是方家的女儿。

    陡然听闻噩耗,又岂能不来看看……

    不过,方静看着躺在床榻上生死不知的方南天,面色依旧一片淡漠……

    方冲见之,皱起了眉头,正想打发她离去,却听门口处传来一道声音:“我想,我应该能治好她……”

    “轰!”

    方冲、方静霍然回头!

    ……

    “老祖宗,您这是……”

    见贾母脸上闪过一抹浓郁的哀伤,贾环不解的问道。

    川宁侯府和荣国府没甚来往啊。

    若不是宁泽辰主动过来攀交,又一起同生共死过,贾环对宁家的印象也不深。

    怎么贾母看起来却这般悲伤……

    “唉……”

    贾母长叹息了声,道:“你不知道,想当初,先荣国在时,宁至不是现在这样啊。

    多好的一个孩子,谁能想到会走上这条路……

    环哥儿啊,你千万要记住你方才的话。

    只要能一家人平平安安,高高兴兴的在一起,比什么都强,比什么都强!

    你千万要记住啊,要听话,不要走邪路……”

    看着满脸动容且尽是畏惧之色的贾母,贾环点点头,沉声道:“老祖宗安心,孙儿知道了。”

    贾母见他答应,眼神微微欣慰,又道:“我知道你是懂事的,不过白话几句罢……好了,其他的事,你和你爹还有你二哥,去前面商议吧。

    那不是我们内宅妇人该听的……

    就只一点,你记住,不论发生什么,家族存亡最重要!”

    贾环觉得贾母今天有点反常,不过想想应该是受到宁至一案的影响。

    毫无疑问,宁家是要被株连九族的。

    这件事,怕是吓坏了老太太。

    念及此,贾环面色严肃的点点头,对贾母郑重道:“老祖宗放心,孙儿明白的。

    不论何时,都会死守着忠诚于大秦的底线。

    只要这个底线不突破,孙儿相信,贾家就绝不会有忧难。”

    看着贾环一张自信满满的脸,贾母面色有些复杂,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对,忠孝忠孝,忠为孝先……

    去吧,去前面议事吧……”

    “是!”

    ……

    “皇帝,那依你之见,此事该如何处置?”

    皇太后面色霜寒,双目阴沉的看着隆正帝,沉声道。

    隆正帝淡淡的道:“回禀太后,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既然他们敢于触犯大秦律法,自当接受国法裁决。”

    皇太后冷哼一声,语气微有讥讽,道:“本宫虽不解大秦律,可也知道,谋反作乱,乃是十恶不赦、株连九族的大罪。

    这满屋子的人,从本宫和你一起在内,都是连五服都没出的血脉宗亲,皆在九族之内。

    对了,还有太上皇。

    皇帝,你说说看,你准备如何以大秦律治他们的罪,嗯?”

    隆正帝闻言一噎,面色青红变换,沉声道:“太后,皇族不比黎庶,自然无需株连九族,但是……”

    “皇帝!”

    皇太后没有让隆正帝将但是之后说尽,她声量提高,截断道:“既然是皇族犯错,那么就交由宗人府处置吧。

    本宫也听了原委,简直是荒唐!

    一群小孩子糊里糊涂的,给点惩戒就好。”

    “太后……”

    隆正帝闻言,肺都要炸了,高声喊了声。

    皇太后伸出手,严厉的看了他一眼,阻止了他的开口后,她对满堂噤若寒蝉正看他们母子俩交锋的宗室诸王道:“你们先下去吧。”

    待那些人匆匆离开后,她才看着隆正帝一字一句道:“皇帝,你不要以为本宫真的老糊涂了,连谋逆大案都压住不提。

    可你要明白,真要让你掀开盖子,那就是皇室百年来最大的丑闻。

    太上皇如何能接受?

    皇家,又如何给天下人交代?

    也更说明,你这个皇帝,不得人心。

    连宗室之心都不在你这边,遑论天下人心?

    除此之外,你更要明白一点,你素日里总将你十四弟视作仇寇,但却忘了,在你父皇心中,小十四并非是最受宠爱的皇子。

    甚至连赢历,都算不上最受宠的皇孙。

    郑亲王府里圈禁的那个,才是太上皇最心爱的皇孙。

    那个孽畜,行巫蛊之事,咒怨天家,那般犯忌讳之事。

    论罪,不比昨夜那起子孽障更重百倍?

    可到头来,即使惹的太上皇龙颜震怒,也不过是圈禁起来罢了,连爵都没消……

    本宫可以明白的告诉你,这两年,你父皇对他的怒气已经散了。

    甚至多次在本宫耳边提及他,以为他是被人冤枉陷害的,疑点重重……

    若是再让太上皇知道,还有那么多宗室心中念着他的好……

    皇帝,你自己思量吧。”

    隆正帝闻言,心中大为震动,面色连连变幻。

    他当真没有想到,此间竟然还有这等事,太上皇竟然还……

    不过,想起当年太上皇对废太子的宠溺程度,隆正帝还是选择相信了。

    他忽然有些感动的看着皇太后,以为到底是亲生母子,关键时候,还是向着他……

    隆正帝对太后诚恳请教道:“多谢母后指点迷津,只是……若是就这般轻轻放过,国家纲常何在?日后难免会有人效仿此类。皇家的威严和颜面,也必然会扫地。儿臣恳请母后教诲!”

    皇太后哼了声,面色柔和了些,道:“谋逆之罪,又怎会轻轻放过?你放心吧,本宫会交代你十四弟,让他消去那起子混账的世子王爵,圈禁在各自王府,再在宗室中另选承嗣之人。

    皇帝,只要你们兄弟齐心,又何尝需要担忧那人东山再起。

    你十四弟,一定会帮你掌住大权的,你明白了么……”

    隆正帝闻言,心中将将升起的一抹温暖,顿时被一盆冰凉雪水给浇成了死灰。

    天子恩罚威赏之权柄,焉能操持于他人之手!!

    若真让老十四去恩威并施,拉拢打压一番,那日后,宗室里谁还会记得他隆正帝?

    不,会记得。

    他们都会将仇恨记在他头上,将刻薄寡恩的名声,替他传扬天下。

    但却会把另外挑选承爵之恩,记在老十四的头上。

    呵呵,好,真好!

    隆正帝绝不认为,以太后的心思城府,会想不到这点。

    但是,她却还是这样安排。

    在她心中,他这个位子,到底还是她最宠爱的小十四的。

    可是她就没想过吗?

    若真让她的小十四坐上了这个位置,自古而今,有哪个废帝,能活下去的?

    一个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