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四十一章 死了……
    见贾母与众人的目光看向自己,贾环眉尖轻挑,看着贾政,道:“还有脸找上门儿来了?哪家?”

    贾环心里大概能猜到是什么事,但他不知道会是哪家上门。喜欢乐文就上.x。

    肯定不会是宁家,出了这般大的事,一早就有大军围了川宁侯府。

    贾环不是没想过救下宁家的家人,如果宁至那一剑没有刺死隆正帝的替身还好说,可他那一剑刺下后,再无人敢在宁家的事上说一个字,贾环也不成……

    在回京的龙撵上,贾环亲耳听到隆正帝下旨,命韩德功快马赶回京中,领京营圈了川宁侯府,许进不许出,一只鸟都要射死。

    所以,肯定不是宁家。

    那么除了宁家外,大概就是理国公府柳家,还有其他几家勋贵家族。

    就是因为昨夜眼睁睁的看着蓝田大营肆虐而一箭不敢发,被暴怒的隆正帝直接打入囚车带回京城,等候发落的那几家。

    听到贾环这般没心没肺的发问,贾政几乎气结,脸色涨红,指着贾环斥道:“你……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理国公府柳家,自你祖父先荣国战殁后,始终对咱们贾家礼敬有佳,柳子爵见到为父,也从不以爵位相压,谈吐尊重。

    但凡逢年过节,或是贾家有事,人家都没有说不露面的。

    我记得你以前惹出麻烦来,他也替你出过面,帮过你吧?

    你怎能这般忘恩负义,没有良心?

    你让其他人怎么看我们贾家,怎么看你?

    还有脸问别人怎么有脸?”

    儒家出身的贾政,是个正人君子,也喜好颜面。

    是个宁肯别人负他,他也不会负人的书生性子。

    他希望贾环也是这样的人,但显然,贾环的表现让他很失望……

    贾环看着气得捶胸顿足的贾政,有些无奈,上前扶着他,想让他坐下说话,却被气急的贾政一手甩开,看样子都不想认他这个做人“忘恩负义”的儿子了……

    贾环拿他这个迂腐的老子没法子,总不能连贾政也收拾一回……

    他皱起眉头,眼神凌厉的看向一旁的贾琏。

    贾琏心里顿时想去日一条狗……

    他心里本就有鬼,此刻被贾环不善的眼神一瞪,忙干巴巴的赔笑道:“三弟,是这样……

    之前二叔下值,刚回来,进门的时候被一班人给拦下了。”

    贾环有些不敢相信的“呵”了声,问道:“他们敢拦我爹?”

    “不是不是……”

    见贾环的模样,贾琏心里都有些发冷,忙道:“他们哪里敢对二叔不敬,都一个个可怜巴巴的跪在路边磕头求救。

    就是,他们说……他们说……”

    “说什么?”

    见他吞吞吐吐,蔫不拉几的样儿,再想起他和刘氏那些狗皮倒灶的烂事,贾环火气渐起,不耐喝道。

    贾琏面色一白,道:“三弟,他们说三弟和陛下设了局,却把自己人都坑了。

    他们还说……都是荣国一脉,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所以想求三弟放他们一马……”

    “呵呵。”

    贾环闻言冷笑一声,道:“怪道爹这般生气,这群混账东西……”

    “你还骂别人混账?我问问你,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咳,咳咳……

    你啊,你让别人怎么看咱们贾家?

    你得罪尽了文臣也就罢了,可你怎么连武勋也开始得罪?

    你把人都得罪光了,你将来要靠哪个啊?”

    贾政语气中,气愤和担忧各半,一副头疼无解的样子。

    贾环看了贾政一眼,在赵姨娘威胁的目光下,到底没有顶嘴,又看向了贾琏……

    他问道:“二哥,到底是哪几家?”

    贾琏道:“除了理国公府外,还有几个侯伯府邸,家中子弟多是在灞上大营里任职。”

    贾环闻言了然,他回头对贾政道:“爹,是这样。昨夜陛下和朝中武勋将门以及宗室王公们一起,驻扎在铁网山行营中,本来是要进行打围。

    结果到了半夜,忽然有人发生兵变。

    除了武直郡王赢时外,还有蓝田大营的宁至、御林军副统帅梁建、五城兵马司裘良。

    其他人倒也罢了,关键是蓝田大营的人马,太过强悍。

    最后生生击穿了御林军,行下弑君之举……”

    “什么?!”

    贾政闻言,面色大变,眼神骇然的看着贾环惊问道。

    纵然是已经知道隆正帝和贾元春都无忧的贾母等人,此刻闻言,亦是纷纷色变惊骇。

    尤其是贾母,竟“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贾环怕她年纪太大,有个闪失,忙上前扶住她,劝道:“老太太,您站起来作甚,快坐下……孙儿刚才不是说了吗,陛下无事,兵变被杀之人,只是陛下的一个替身。

    哪就让您唬成这般?

    要不孙儿还是和爹他们去前面说吧……”

    “不,不用,就在这说!”

    贾母缓缓坐下后,紧紧抓着贾环的胳膊,呼吸了两下后,沉声说道。

    贾环闻言有些稀奇,这老太太以往没听说过对外面的事感兴趣啊。

    不过她既然愿意听,那就听吧。

    贾环继续对还没完全缓过神的贾政道:“爹,这个引蛇出洞的计谋,的确是我和陛下,哦对了,还有李光地李相爷,三人合计的。

    为的就是抓出上回西域大战中使坏的那只黑手!

    只可惜……

    黑手倒是抓出来不少,却未必是当初的那只。

    这些暂且不提……

    先说柳芳他们。

    柳芳那一伙子,率领两千五百兵马,奉命驻守在南大营,也就是五城兵马大营之西。

    本来是防着裘良的。

    结果没想到,裘良居然和宁至换了……嗯?”

    说到这里,贾环自己忽然怔住了。

    他才反应过来,不对啊……

    裘良应该是赢时、赢皓那一伙子的人手,但宁至显然不是,他们是怎么配合的?

    若不是裘良的配合,宁至那三千蓝田锐士,绝不可能出现在五城兵马大营!

    “环儿?环儿!”

    贾环说着说着顿在那里自己想事,却把一心想听下文的众人晾在一旁,顿时引来不满,被贾政沉声唤醒过来。

    回过神后,贾环心里虽然依旧疑惑,却也知道一时半刻想不出什么,索性暂且不理会,继续说下去:“问题就发生在这里,宁至率领蓝田大营的三千兵马出现在五城兵马营地中,举兵起事时,驻守在东侧的京营人马上前平叛,却被瞬息覆灭。

    随后,柳芳所率的二千五百灞上军马,竟生生被宁至一人一马给吓退了……

    爹,您虽是文臣,可咱们家却是武勋门第,您当知道这个行径到底有多可耻,又是多大的罪过。

    若非按照计谋,陛下早就掉包换了替身,那么宁至用剑刺死的,就是陛下本人了。

    这是十恶不赦的弑君大罪!

    而柳芳他们之前,却连一箭都不敢射……

    爹,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结果到了临阵时,他们竟然一箭不发的跑了……

    您是讲道理的人,您说,这事能怪到我头上么?”

    贾政闻言,却还没从惊骇中回过神,怔怔的呆在那里……

    倒是贾母在后面幽幽的问了句:“那宁至,如今如何了?”

    贾环沉默了下,道:“已经死了。”

    “如何死的?”

    “孙儿杀了他。”

    “……”

    ……

    皇太后宫,寿萱春永殿。

    宗室来了一大半,除了孝康亲王以外,宗室的七八个王爵,还有一些恩封的镇国公、辅国公都来了。

    此刻,齐齐的跪在寿萱春永大殿内,几十人号丧一样在那里哭嚎着。

    隆正帝远远的听到后,脸色就黑了下来。

    待他隐隐听到殿内传出的声音,身上的冰气就更渗人了……

    “太后哇!您老人家最是慈心仁厚,要为我们做主啊!”

    “太后,我家的诚哥儿您是知道的,人虽然不成器,可绝没有歹心哪!

    他就是被奸人所惑,才跟着一起乱来的……”

    “着啊!我家锋哥儿乃是实打实的郡王世子,日后总少不了他的爵,他何苦再去造反?

    他是被骗的,他压根儿不知道去做甚……”

    “太后明鉴,就是这般哪!我家禾儿生性纯善,他与我说,赢时跟他说,是要去皇帐救驾。

    哪里想到,赢时竟有其他想法?

    赢禾乃是亲王世子,日后纵然再差,一顶郡王爵总是跑不了的,他又怎会去造反呢?”

    “……”

    越走近殿门,隆正帝就越怒。

    这群宗室的混账王八,分明是他们绰掇的赢时,如今赢时死了,他们竟然反咬一口,污蔑赢时才是罪魁祸首的奸人。

    真真是该死!

    待隆正帝一步踏入寿萱春永殿内,宫女太监们齐齐跪下请安,那群菜市口般乱哄哄闹糟糟的龙子龙孙们,顿时闭嘴了。

    他们一个个悄悄打量了眼迈步而入的隆正帝,看他的脸色,他们心中都能感到一股寒意。

    尤其是刚才嗓门儿最高的那几个,心里发虚,脑门上冷汗都出来了……

    这个黑面冰山可是一个手狠心毒的主儿啊,连亲生儿子都不放过,何况是他们?

    不少之前还蹦跶的极欢实的人,此刻两股战战……

    “儿臣给母后请安。”

    隆正帝看都未看那些用各式目光打量他的人一眼,径自上前,对正上方凤榻上坐着的皇太后一礼问安道。

    皇太后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惯享了几十年的福,今日却被一群宗室王公吵吵的头疼。

    如果是一个两个的,她当然可以随意打发出去,后宫不得干政乃是太祖铁律,让他们自去找皇帝说话。

    可当大部分宗室王公全都来喊冤,她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是国事,也是家事。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眼看着隆正帝,把满朝宗室给一网打尽。

    这算什么?

    当真刻薄寡恩的连血脉宗室都容不下了吗?

    待太上皇出关后,她如何跟太上皇交代?

    因此,皇太后面色阴沉下来,看着隆正帝道:“皇帝,本宫问你,昨夜究竟何事?缘何宗室诸王,皆言命不保夕?

    太上向来善待宗室,尔为皇帝,焉敢违逆行事?

    还有赢时,狂悖不堪,忤逆人伦,缺少教养,竟诱拐宗室子弟,随其造反谋逆。

    尔为其父,当担其责!”

    隆正帝闻言,心中的悲愤郁躁之气,几乎快让他炸了,却又遍体生寒,悲凉不已。

    他也曾想做个母慈子孝的孝子。

    他也曾幻想过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生母……

    可是,现实的冷酷却让他每每心寒。

    上首所坐之人,虽是他的生母,却未养过他一天,没有抱过他一次,他也未曾吃过她一口母乳……

    从生下来那一天,隆正就被太上皇的上一个皇后,孝懿仁皇后抱去抚养。

    六岁之前的隆正,也是一个爱笑爱玩闹的孩童,直到孝懿仁皇后薨逝后,他从高贵的皇后宠爱的养子,变成了地位尴尬的弃子……

    自那个时候起,他的性子就一天天孤僻起来。

    而那个时候,他最想得到的,就是来自生母的援手。

    但,却始终没有盼到过。

    在他生母眼中,他甚至还不如她的养子重要……

    这倒也罢了,毕竟他是孝懿仁皇后养大的,太后不亲他,他认了。

    可是,赢时呢?

    赢时也是她的亲孙子啊!

    赢时纵然有百种不好,可他有一样好,就是为人至孝。

    即使已经出继出去了,依旧侍他如父。

    不仅对他和皇后好,对太后更好,孝顺有佳。

    年节和太后千秋,都亲自用心精选价值不菲的礼物。

    可到头来,人都被坑死了,竟然就得到了这样一个罪名!

    这让隆正帝,如何能忍?!

    可是,他终究还是得忍。

    在这个“圣天子以孝治天下”的年代,尊长所言就是错的,晚辈也只有领罪认错的份。

    否则,一个“不孝”的罪名,足以压垮一个天子!

    当然,前提是皇太后要有这个实力。

    她有么?

    她没有,但太上皇有。

    而隆正帝,这二十年来一直所做的事,就是绝不给太上皇这个机会……

    尤其是,已经到了这个时候……

    隆正帝深吸一口气,强压住心中的百种滋味,沉声道:“太后所言极是,赢时狂悖不堪,不当人子,儿臣有失之管教的罪责,尽管,他已经出继到武直郡王府,还……还自杀了。”

    皇太后闻言,明显一怔,似没听清般问道:“皇帝,你说什么?”

    隆正帝面色无喜无悲,淡漠道:“回太后的话,赢时,他已经死了。

    不过,正如太后所言,他……死有余辜……

    只是,太后之前所言,说是赢时诱拐的宗室子弟,行谋逆不宥之事,却是不准。

    想来,太后应该是受人所骗。

    儿臣有清楚的罪证,证明那些宗室子弟,之所以与赢时一同起兵作乱,是因为他们想要待赢时登基后,恢复前明皇朝的宗室分封制度。

    他们一个个都想做真正裂土封疆的实权王爷,如前朝朱棣一般!

    这,才是他们尽起王府亲卫,与赢时一起作乱的原因。

    至于从中引针穿线者、煽风点火之人,就是荆王世子赢皓。

    他的目的,就更匪夷所思了!

    他是因为郑亲王赢皙……”

    听闻这个名字,脸色本就连连变换的皇太后,面色再次大变,失声道:“与赢皙什么相干?”

    隆正帝嘴角弯起一抹淡淡的嘲讽,垂下眼帘,道:“因为,赢皓对赢皙起了‘淑女之思’,哼。”

    朕教导的儿子是不争气,可他却远没有这般不堪。

    赢皓和赢朗都是皇太后您教导大的,对了,还有一个赢遈,呵呵……

    倒都是人中龙凤啊!

    “这个忤逆人伦的畜生!”

    隆正帝能想到的,(. )皇太后又如何想不到。

    她面色青红,双眼死死盯着隆正帝,一字一句的骂道。

    ……

    p:本来想请假一天,出门散散心,结果被外面一些灭绝人性的家伙,惨无人道的喂了无数袋狗粮,灰溜溜的回来了……

    建议情侣在公众场合,还是要注意尺度。像我这样纯洁的未成年少年,哪里经得起现场直播接吻抚摸的荼毒……

    红着眼回家,想看奥运会,看了几场,就看不下去了,实在想用刚才学到的手段问候裁判他女儿。

    最后百无聊赖,无限忧愁。

    何以解忧,唯有码字。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