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四十章 你做的好事
    宁安堂内,一片寂静。

    姊妹们脸上的笑容也都敛去了,甚至连薛姨妈都不敢笑了。

    她们纵然是内宅妇人,却也知道“兵变”和“弑君”是什么概念。

    再听说即将清算,脑海中便只有四个字:

    抄家灭族!

    贾母听完贾环的话后,更是怔怔的呆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贾环以为她是被他的话给唬住了,心里有些惭愧,忙又赔着笑脸说软话道:“老祖宗,您尽管放心就是,陛下无忧,大姐也无忧,咱们贾家亦无忧。

    昨天倒了大霉的是义武侯方家,嘿嘿……

    对了,还有个好消息差点忘了给家里人说。

    老祖宗,大姐有身孕了!”

    “哎呀!”

    却是一旁的薛姨妈高兴的叫出声来,她对着贾母激动笑道:“老太太,这可是真真天大的大喜事!

    你们家里出了个贵妃不算,日后又要出个王爷哩!”

    有这一层干系在,只要贾家不自己作死,本本分分的过日子,也能保得几十年的富贵。

    当然,前提是贾环要夹着尾巴做人,而且,还要在昨夜之前……

    贾母听闻薛姨妈之言后,似乎这才反应过来,脸上也渐渐浮起了笑容,点点头道:“是喜事,难得的大喜事啊!”

    见贾母和薛姨妈都这般高兴,家里其她姊妹们也再次笑了起来。

    家里无忧就好,谁又管得了外面的事……

    再者,抄家灭族虽然想想就让人胆寒害怕,不过谁也没见过。

    干脆就屏蔽掉不去想……

    那离繁花似锦的贾家,似乎太遥远……

    赵姨娘却在一旁撇了撇嘴,见贾环也跟着呵呵的傻笑,没好气的丢了他两记白眼球。

    真是傻儿子!

    大丫头是太太的闺女,你跟着瞎乐个啥!

    万一太太日后靠着贵妃女儿王爷外孙再抖起来,有你哭的时候……

    而一旁的王瑜晴就更不开心了,泪眼巴巴,泪水无声的流个不停。

    一张煞白的脸上再无一丝血色,坐在那里都摇摇晃晃的不稳当。

    看着着实可怜,柔柔弱弱,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不忍……

    李家是她的母族,她娘李氏如今被赶回了李家。

    若是被清算,她娘又如何能躲的开?

    家破人亡……

    她并不知道,她其实被骗了。

    李家和傅家,是站在皇太孙身后的。

    这一次兵变中,并无大罪。

    只是,李家与傅家一起,明里靠上赢时,暗中却早早投靠了皇太孙赢历,结果害的赢时惨死。

    这笔帐,隆正帝若是能放过去,那才叫见鬼。

    只是他不好拿另一个儿子怎样,傅家又是太上皇心腹侍卫出身,一时半会儿也动不得。

    那么除了李家外,还有谁是更完美的顶缸背锅侠呢?

    所以贾环的话也不算夸大其词。

    只是时间早晚罢了。

    看着悲伤欲绝的王瑜晴,众人脸上的笑容又渐渐淡了下去。

    但是,却也没人敢帮她说什么。

    不说读过史书的贾家姑娘们,就连一个大字不识的赵姨娘,也看过戏文,明白贾环所言的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罪过。

    动辄株连九族的大罪,躲都躲不过,谁还敢往里面掺和?

    这可不是心善不心善的问题。

    因此,众人们同情归同情,却无人像贾宝玉那般,出口要求贾环相救。

    而贾母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抹明显的畏惧之色后,她深叹息一声,看着贾环道:“如此倒也罢了,怪不得你……

    可你宝哥哥也不知道这些事啊。

    你若告诉他,他不就明白了?

    何苦还要罚他去祠堂跪着?

    他身子那般弱,哪里经得起这等苦!”

    贾环闻言苦笑着摇摇头,上前一步,在贾母座旁的一张小杌子上坐下,拉起贾母的手,道:“老祖宗,二哥今年已经不小了。

    多吃点小苦,多受点小罪,没坏处。

    女儿家自然要金贵些娇养,可男孩子,还是要多磨砺些才好。

    不然,以后如何能经得起外面的风雨,又如何能承担得起一个家?

    都把他当女儿养,可他总归还是要娶妻生子吧?

    难道还要他的妻儿子女也拿他当女儿家看?

    老祖宗啊,就算咱贾家的家风正,男丁们成亲都比较晚,可也没几年功夫给他成长了……”

    前面的话,倒还像回事。

    可看着贾环一张诚恳的脸,再听他语重心长的说出最后一句话,贾母的老脸都抽抽了。

    薛姨妈亦是面色古怪,连赵姨娘都感到惭愧难当,不忍直视这三孙子的脸皮……

    在一旁服侍的尤氏、秦氏咬住了嘴唇,白荷嬷嬷的垂着臻首。

    薛宝钗一张白玉般的脸此刻满满都是红晕。

    下方坐着的林黛玉和史湘云亦是不约而同的绯红了俏脸,一起轻轻啐了口,低下头去没脸见人。

    倒是贾迎春和贾探春两人,咯咯的轻笑出声。

    继而在贾环无辜的神色中,引得满堂大笑……

    贾家的男丁们成亲晚,这句话旁人说出倒也罢了,可是你贾三孙子也有脸子说?

    八岁的时候都知道往屋里划拉美人了,还想要多早?

    一通大笑后,贾母面上自来时就带有的郁色之气彻底消散了,她心里已经接受了贾环的说法。

    更让她欣慰的是,她听的出,贾环的确是在为贾宝玉考虑。

    否则,他都不用理睬,只要在她活着的时候好吃好喝的供着,待她死后,自有贾宝玉的苦果子吃……

    如今这般想,倒是难得。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一家和睦太平,比什么都好……

    放下了这桩心事,贾母也乐得再玩笑几句,她伸手捏了捏贾环的面皮,道:“真真是没法子,都是那般大的人物了,一点威仪都没有,还跟小时候一样顽皮!

    你宝哥哥成亲晚是有的,可你也好意思自夸?”

    贾环嘿嘿笑道:“老祖宗,孙儿就算做再大的官,不还是您的孙儿,是我娘的儿子,是家里姊妹们的兄弟?

    在外面耍威风就够了,回家里还端着个身份,活的跟戏子一样,有什么意思?

    还不如一家人和和气气、高高兴兴的高乐高乐!

    这才是一家人过日子!

    您说呢?”

    不过贾环说完后,没等贾母回答,就回头朝后看去。

    众人纳罕他这般无礼,也顺着他的目光朝后面看去,顿时纷纷站起身来问安。

    原来,是贾政和贾琏二人到了。

    两人的面色都格外凝重,贾政更是脸色铁青,待进门与贾母匆匆行完礼后,贾政指着贾环喝道:“你做的好事!!”

    满堂讶然,不解贾政缘何发这般大的火。

    难道是为了贾宝玉?

    贾母皱眉道:“有话好好说就是,动这么大的怒作甚?好好的,环哥儿又哪里惹着你了?”

    贾政闻言,深吸了口气,道:“老太太不知,这个孽障……糊涂了!

    还整天自称荣国一脉、荣国一脉,可他转眼间就……

    诶!

    让他……让他自己说!

    他做下的好事,人家都找上门儿来了!

    哼!”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