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三十八章 相招
    皇城,大明宫。

    牛继宗脸色铁青,阔步而行。

    蓝田大营的上百名将官已经被送入了兵部大牢,为首的两名都指挥使则被直接打入了死牢……

    但是,事情起初并不顺利。

    在蓝田大营,他们刚走出帅帐,就被包围了。

    四万多蓝田锐士,手持大秦戟,漠然相对。

    当时的情形,只要一个火星蹦入,就是一场天翻地覆的灾难。

    纵然能够剿灭这四万多名蓝田军,可牛继宗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十万灞上大军怕也会损失泰半。

    论单兵战斗力,灞上大营的精锐,的确比不过蓝田军。

    若非最后指挥使曲雄厉声呵斥,以军规法纪斥退了大军。

    牛继宗以为,今日之事,凶多吉少。

    可恨,更可疑!

    说实在,宁至是被人所惑,方起兵作乱,意图弑君的说法,牛继宗打心里不信。

    别人不了解宁至,他了解。

    两人年纪相仿,少年时又同在荣国麾下为亲兵。

    开始时,两人其实相交甚厚,但后来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宁至待他的态度不知不觉中发生了转变。

    疏离,冷漠。

    再后来,甚至渐渐有了敌对之势……

    宁至实为荣国一脉的异类,几乎不与其他任何武勋亲贵家族来往。

    甚至连荣国府的年礼都没送过……

    也因为这样,所以牛继宗后来才会打压他。

    若非太上皇出于平衡的缘故,一直护着他,说不定现在宁至正在九边带兵。

    当然,不会是主帅……

    尽管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宁至性格大变,变得不近人情,冷酷无情。

    但牛继宗却清楚,宁至绝非什么昏聩不明之人。

    就算真有皇太后身边的得力太监,持太上皇御命金牌相命,他也绝不会做这种事。

    连贾环都知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来抗拒乱命,更何况是宁至?

    可是……

    若说宁至当真有反心,意图图谋不轨,那也说不通。

    若真如此,他又为何会舍弃麾下这五万雄甲天下的蓝田锐士?

    牛继续想不明白,矛盾重重!

    但有一点牛继宗却知道,他必须要为军方讨个说法。

    因为至少在明面上,宁至是皇权争斗的牺牲品。

    而宁至,是荣国一脉的顶尖大将。

    这个头,绝不能开!

    大步行进在大明宫前的青石御道上,牛继宗心思沉重。

    然而,他却忽然顿住了脚步。

    不远处的前方,紫宸书房殿门被打开,一道高大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

    一头如银白发下,是一张肃穆的脸。

    那人淡淡的看了牛继宗一眼,眼神深沉,微微颔首后,那人转身大步离去。

    梁九功。

    牛继宗面色微变……

    ……

    “三爷……

    啊!!”

    贾环一行人刚刚出地牢,就看到一个身量高挑,穿红着绿的俏丫头站在外面候着。

    众人看去,只见她蜂腰削背,鸭蛋脸,乌油头发,高高的鼻子,两边腮上微微的几点雀斑,更添三分俏皮。

    不是鸳鸯又是哪个?

    不过,鸳鸯见贾环出来后,刚来得及给他一个好看的笑脸,目光却又被两个亲兵架出来的姬成武“吸引”去……

    姬成武面相僵硬骇人,满身血污不说,肩上还有两道铁链穿透琵琶骨,血肉外翻,狰狞可怖。

    鸳鸯哪里经得起这个,惊叫一声,脸色煞白,两腿发软的站也站不住,踉跄了两步,直到抓住贾环的胳膊才重新站稳。

    却还是不敢睁眼,紧紧的闭着眼睛。

    贾环见状,朝后看了眼,韩大便让那两个亲兵抬着姬成武又退回地牢……

    “鸳鸯姐姐,没事了……”

    轻声说了句后,鸳鸯眼睛才缓缓的重新睁开,见那恐怖的“怪物”不见了,才舒了口气。

    目光有些复杂畏惧的看着贾环……

    贾府中人,很早就知道贾环在外面非常厉害霸道。

    甚至还去过战场,亲手割下过鞑子大汗的人头。

    在下人当中,贾环绝对是混世大魔王的形象,就算有人说他会吃人,都有不少人愿意相信。

    可是,在贾府后宅女眷们的心中,贾环却一直都是那个从来不知愁为何物,整日里都能让大家开心快乐的“环哥儿”。

    她们以为,纵然贾环发怒,也不过是打人一顿板子,抄人家财罢了……

    至于“夜割可汗头”,感觉和戏文差不多。

    听起来又威风又好听,可具体是怎样的画面,她们却想不出。

    对她们而言,那是另一个世界。

    但是方才,鸳鸯终于对贾环在外面是什么样的,有了一个比较具体的了解。

    那个不成人形的人,应该就是被贾环下令折磨的吧……

    好惨,好可怖!

    贾环看到鸳鸯连他的目光都不敢触碰了,知道她被唬坏了,为免她心里产生阴影,就解释道:“鸳鸯姐姐,那个坏人,就是昨夜闯入家里,杀了一个女护卫,还差点害死小吉祥和四妹妹的贼人。”

    “哦……”

    鸳鸯顿时恍然,似乎理解了贾环为何会这般恼火,把人折磨成这样,并同仇敌忾起来。

    她咬牙恨道:“他爹娘把他生成这般鬼怪,怎地也不知将他好好锁在家里,竟让他出来作怪!”

    贾环听她说的有趣,不禁笑道:“鸳鸯姐姐,你这般骂哪里解恨?来,骂两句狠的给三爷听听解气!”

    鸳鸯闻言,俏脸登时一片刹红,悄悄的瞪了眼贾环,低头道:“三爷又拿奴婢取笑,我哪里会什么狠的?”

    贾环“哈哈”笑道:“鸳鸯姐姐,你莫要哄我!

    我可是都听说过了,你和其她丫鬟在一起时骂人的话,啧啧啧……

    都说人不可貌相,没想到鸳鸯姐姐你也有那么酷的时候,哈哈哈……”

    如果说鸳鸯之前的脸红,还是只是羞涩的红。

    那么此刻她听完贾环的话后,一张脸则变成了火烧云。

    真真是滴血一般。

    贾环早就知道,女生在男生前和男生后的模样,是存在于两个平行世界中的。

    这条定律不仅适用于后世,同样也适用于这一世。

    男生骂人,将生殖器官挂在话头是不分场合,不会管是否有女生在旁边站着。

    但女生骂人,只有在男生不在的场合,才能骂的销.魂……

    贾环其实倒没有真的听谁说过鸳鸯骂过谁,但他记得前世读红楼时,曾差点被鸳鸯骂她嫂子的话震出体内的洪荒之力!

    “你快夹着x嘴离了这里,好多着呢!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什么‘喜事’!状元痘儿灌的浆儿又满是喜事……”

    嘎嘣脆!

    可是,鸳鸯却以为她被好友出卖了。

    心里当真是又羞又愧又恼,眼泪都快下来了。

    转身就走,可走了两步又停下,转头用水汪汪含泪的眼睛看着贾环,一脸欲说还休的模样,可能总担心一张嘴把不好的话说出来……

    心里复习了好一会儿,面色也越来越红,鸳鸯才咬牙道:“三爷,老太太急唤你有事!”

    说罢,再不停留,转身快步离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