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三十七章 拒绝
    神京城,延光门外.l 乐文移动网

    隆正帝于龙撵上,眯着细眸,眼神讳莫如深的看着下方叩拜请罪的赢历。

    过了一阵后,他沉声对苏培盛道:“扶皇太孙上撵。”

    他已经从中车府那里得知了赢历被刺杀的消息。

    但是,他却本能的以为,这是两码事。

    赢历被刺杀,应该只是个意外……

    不过,在亿万臣民面前,他却不能再让皇太孙跪下去。

    皇家的体面和威严,更重要……

    只是,当面色惨白的赢历,满头冷汗,步履艰难的上了龙撵后,隆正帝细眉又微微皱了起来,毕竟是他的亲子,哪里会一下子就全部断绝……

    他语气微带一丝关心,沉声问道:“是何人伤的你?如此之重。”

    赢历闻言后,眼中喜色一闪而过,他上前跪下,回道:“回禀父皇,是儿臣的近侍,薛衡。”

    隆正帝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道:“怎么会是他?”

    对于皇太孙的身边侍候之人,隆正也知道。

    薛痕是宫中老人了,忠厚老实,他也见过,看之不似恶类。

    隆正帝又道:“是否是奸人所扮?”

    赢历闻言一怔,他还真没想过这个可能,下意识道:“不可……”

    话没说完,却又忽地想起,还真有可能……

    眼前这位,昨夜不就用了一招“李代桃僵”之计,将包括他在内的无数人给坑惨了吗?

    见赢历面色僵滞,隆正帝顿时明白了赢历心中所想。

    但是,他却没有任何愧疚。

    想起赢历昨夜的种种作为,隆正帝目光渐转清冷,他看着赢历惨白的面色,淡淡道:“御医就在后面,可要去看看?”

    赢历婉言谢辞道:“谢父皇关爱,儿臣之前已经看过太医,并无大碍。”

    隆正闻言,面色微变,语气幽幽的道:“你可曾禀告过太后?”

    赢历摇头道:“儿臣并不相信父皇会被奸人所害,故还未告之太后。昨夜儿臣带兵救驾,途中被奸人所伤,昏迷不醒,青龙仓促之间,失了分寸,不思先去皇帐救驾,反而将儿臣带回宫中。

    此等荒唐之举,儿臣请父皇治其罪。”

    隆正帝阴鹜的眼中闪过一抹讥讽后,淡淡的道:“他也是职责所限,就不必治罪了。”

    赢历闻言,感激道:“多谢父皇圣心仁厚……对了父皇,儿臣有一事相求,还请父皇务必答应。”

    赢历苍白的脸上面色却极为诚恳,语气真挚。

    隆正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垂下眼帘,掩盖住眼中冰冷的目光,道:“何事?”

    赢历语气有些哽咽道:“父皇,昨夜时皇兄与宗室诸王子弟围攻儿臣行营,意图杀了儿臣。

    但儿臣并不怪他,他只是受了小人蛊惑,一时糊涂。

    时王兄与儿臣,乃是骨肉至亲,皆为父皇血脉。

    还请父皇看在儿臣的薄面上,不要罪过于他。

    一切罪责,儿臣愿一力承当……”

    隆正帝闻言,双手死死的握拳紧捏在一起。

    手指因用力过度而发白,青筋毕露。

    想起赢时临死前濡慕不舍的眼神,再想起过去这些年对赢时的种种不公平对待,被人当傻瓜一般戏耍,最终被害的身死魂灭,却在临死前依旧想着来世再做他的儿子……

    以隆正帝无比坚韧的心性,都有些压抑不住心中的暴虐戾气,双目隐隐赤红……

    人,怎么可以无耻伪善到这个地步?

    他是你亲哥哥啊!

    还是说,你当朕也是傻子!!

    “阿弥陀佛……”

    一声平淡的佛号,响起在隆正帝耳边,如晨钟暮鼓般,瞬间破去了他心中的“魔怔”。

    隆正帝只觉一盆清凉冰水泼下,浇灭了他内心中的暴虐怒火。

    然后,他只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平静了下来,对伏首跪在地上的赢历道:“赢时志大才疏,心性孤拐,自负狂傲,因痴心妄想而兵变作乱。

    于昨夜,已畏罪自尽……

    赢历,若无事,你跪安吧……”

    语气中,再无一丝情感。

    ……

    “你叫什么名字?”

    “姬成武。”

    宁国地牢里,贾环看了眼妖人僵硬变形的鬼脸,嘴角抽了抽。

    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老子特么的这么帅,都不好意思和金城武一个名儿。

    你长成这幅鬼样子,也好意思叫姬成武?

    之前贾环以其兄弟子侄后代相威胁,与姬成武谈判,终于撬开了他的嘴。

    在这个时代,家族是一个人的根。没有家族的人,就如同没有根的人一般。

    哪怕一个人再不畏死,他也会害怕家族断绝,更怕子嗣后代过的人不人鬼不鬼。

    如果姬成武是老江湖出身,或许还会滚刀肉些,不吃这一套。

    可姬成武原本是读书人出身,满脑子里都是儒家那一套,忠或许未必,但孝义一定最重。

    若真因他之过,使得姬家后人世世代代男为奴,女为娼,那姬成武就是死,也无面目去见姬家的列祖列宗。

    因此,他终于不再以沉默相拒……

    “谁教的你武功?”

    “不认识。”

    “一个都不认识?谁送你入都中的?”

    “乘船而来。”

    “船上有什么?”

    “有……盐。”

    “送到了哪里?”

    “一个王府临街的小院里。”

    “哪座王府?”

    “不知。”

    “……还知道小院在哪儿吗?能回得去吗?”

    “知道,能。”

    “很好,现在带我们去那里。”

    贾环结束问话,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只是,一直配合回话的姬成武,却不动了。

    苍白的面上,一双呆滞猩红的眼睛怔怔的看着贾环,他道:“你……你可说话算话?不会伤害我的家人?”

    贾环眼睛直视着他,道:“实不相瞒,如果你昨夜伤到的那个丫头没救过来,那我一定会用你全家全族的命来偿还。

    但你很幸运,她没有死。

    所以,我只要用你的命,来为昨夜你杀的人偿命,并告诫其他心怀叵测之人,纵然武宗,吾亦杀之。

    姬成武,我不愿骗你,因为你只是被别人利用,因为你是一个在乎家人的人。

    虽然你的家人,不能再江南生活了。否则,迟早还有别的人去找他们……

    但我可以送他们去西域,让他们能够隐姓埋名、平安的生活下去。

    你相信我吗?”

    姬成武闻言,微微的歪着头,猩红的眼中闪烁着血色的光芒,死死的盯着贾环。

    尽管他的琵琶骨已经被锁,还带着手镣脚镣,但乌远和董明月还是不敢大意,微微靠前一步……

    姬成武却开口了,他点点头道:“我,相信你,嘶……”

    贾环呵呵一笑,回头对韩大使了个眼色,韩大朝后挥手,两个亲兵上前,架起了姬成武,跟在贾环一行人身后,往外走去。

    ……

    神京城西城,永康坊,义武侯太尉府。

    方家内部一片兵荒马乱。

    哭声震天。

    亲兵家将的家眷们已经得知了此次随方南天父子出征的三百亲兵家将,全部死绝了。

    每一个都是一户家庭的顶梁柱,死一个,便意味着一个家庭甚至一个家族的坍塌……

    丧亲之痛,以及对未来的恐惧,使得满府皆哭丧之声。

    使得义武侯府的气氛,愈发悲凉。

    “别哭了!”

    虽然自身也受伤严重,可方冲还是硬挺着,他厉声道:“尔等家人,都是保卫圣上所死,死得其所,皆为有功之臣。

    每一人,补纹银二百两,良田三十亩,子嗣若成器,仍可入我方家为亲兵。

    还不退下?”

    听到有这么个抚恤,那些亲兵家将的家人哭声顿时小了许多。

    抽泣着谢完恩后,就纷纷回去准备治丧了。

    其实,他们一直都有这个心理准备。

    亲兵家将的地位很高,在家族中甚至不弱于寻常庶子的地位。

    高回报意味着高风险。

    连家主如今都人事不省,生死不知,家将亲兵们也没脸活着。

    只是,她们到底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突然……

    震慑住乱象后,方冲命家仆抬来能横躺的软轿,将方南天放于软轿上,抬入后宅。

    又是一番鸡飞狗跳。

    待方冲将方南天的那些妻妾全都劝走后,才终于将方南天平稳的放在了床榻上。

    他和方静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如今方南天的妻子,是续弦。

    蛇娘又诊了诊方南天的脉象后,对方冲道:“受创太重,虽然死不了,但也难醒来。我医术有限,你再请高明吧,告辞。”

    方冲闻言,本就难看的脸色,愈发难看,他看着蛇娘,道:“请姑娘无论如何再救一救,只要能救醒我父,即使难以痊愈,我方家也必定感谢姑娘的大恩大德。”

    说罢,方冲躬身一揖。

    蛇娘摇了摇头,指着方南天左胸口处的凹陷道:“若非汝父非同常人,心在右侧,只这一下,就再无活命之理。

    即使如今被我强行吊一口气在,但已是我最大的能为。

    至于救醒他……恕我无能为力。”

    方冲闻言,看着方南天左胸口凹陷下去的“深坑”,便知道那里肋骨尽断,若是非方南天天生异禀,心在右侧,只断裂的骨头,就能让方南天瞬间死于非命。

    他相信了蛇娘的话,对其深深一鞠躬后,对管家道:“去书房将收藏在书架左上二侧第三本书取来。”

    待管家出去后,方冲对蛇娘道:“我知姑娘非俗辈,就不以金银相赠了,以免唐突姑娘。不过,我却收藏了本上古医经,名曰《灵枢》。

    若姑娘不弃,就赠与姑娘吧。”

    “什么,你是说《灵枢》古卷?”

    蛇娘闻言陡然一惊,大声问道。

    杏林相传,《灵枢》古卷,乃是扁鹊《难经》中的精华部分,其中便有扁鹊鬼斧神工的金针秘术。

    凡是医道中人,无不梦寐以求。看书

    方冲点点头,道:“应该没错,只是,并非全本……”

    蛇娘摇摇头,道:“一字便值千金,不过,我却不能收。”

    方冲道:“为何?这只是为了表示对姑娘援手之恩的感谢。”

    蛇娘依旧摇头道:“我出手相救,是贾环的意思。我欠他大人情,日后还需他相助。你若感谢,就去感谢贾环吧。”

    方冲闻言,面色一变,道:“姑娘,不是在下自夸。我义武侯府虽比不得荣宁二府门第高贵,但也有几分能量所在。

    不知姑娘所需帮助之事为何事?请姑娘但说无妨,在下定然竭力完成。”

    蛇娘抽了抽嘴角,道:“你不行,除了贾环外,这世上再无第二人能做到,告辞!”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