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三十六章 状若厉鬼
    蓝田大营,帅帐。

    纵然以蓝田军将铁血冷酷的心性,听到那青年军官的话后,都忍不住纷纷色变,目光骇然。

    如果这青年军官所言属实的话,那么皇室内部斗争之惨烈,已经超出了他们最大的想象。

    为了那张位置,竟要兄杀弟,母杀子……

    “罗瑞,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连牛继宗脸上的淡然之色都敛去了,他面色极为凝重,虎目威睁,逼视着那名年轻军官。

    看样子,牛继宗竟还认识他。

    那年轻军官面色颇为激动,高声道:“牛伯爷,你应该是知道我的。

    我爹是罗成,一生吃喝嫖赌,丢尽了武勋亲贵的脸。

    将成武伯府偌大的家业败个干净不说,还早早的把他自己糟践死了。

    留下我娘和我,空守着一座成武伯府,却连我们娘俩儿基本的生计都没法顾全。

    每月发放的那点禄米银子,进不了家门就都被债主要去了。

    为了能让我早点袭爵,我娘想尽办法,带着我一起去太后宫中,想求皇太后恩典。

    却不想,竟受那太监黄畴福的勒索,不得不将祖传玉佩给了他。

    后来见到皇太后,连上前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斥退了出来。

    回家后,我娘就一病不起,最后在饥寒交迫和悔恨中死去。

    她是在悔恨,不应该将祖宗留下来的最后一块玉佩也给丢了。

    我焉能记错?

    最后若不是我们大将军路过成武伯府时,发现了也快死去的我,帮我一起将娘亲下葬,怕是我已经和我娘化为了成武伯府的两堆枯骨。

    后来,也是大将军帮我还清了债务,还培养我成材,教导我忠义二字。

    我发誓,这一辈子,誓死效忠大将军!

    半个月前大雨夜,我那营兵马执勤巡逻大营,因为天气不好,所以我亲自带兵巡视,不敢有半点马虎。

    行至辕门时,却看到大将军正送三人出营,虽然那三人都披着斗篷蓑衣,藏在阴影里让人看不清真面目。

    可那夜正巧刮大风,一阵飓风吹过,将为首之人的斗篷被大风吹掉,又划过一道闪电,将周围照的和白昼一样明亮。

    所以我能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人正是皇太后宫中的第二大太监,黄畴福!

    他眉角有一道疤痕,嘴角有一颗黑痣,我绝不会认错,也敢与他当面对峙!

    牛伯爷,我们大将军,冤枉啊!”

    “牛伯爷,我们大将军,冤枉!!”

    满帐人,听完罗瑞的话后,无不义愤填膺,悲怒交加,齐声向牛继宗喝道。

    牛继宗眼睛一直盯着罗瑞,目光探究。

    但罗瑞,却丝毫不回避他的眼神,悲愤的与他对视着,寸步不让。

    良久后,牛继宗缓缓的点点头,沉声道:“这番话,本将一定会一言不差的告诉太上皇和陛下,想来,陛下也会再召见你询问。

    若当真如此,一定会还你们大将军一个公道。但是……”

    说着,牛继宗话音又一转,沉声道:“无论宁至是否冤枉,他试图弑君的罪名都注定难以洗脱。

    圣命难违,尔等莫要怪本将不讲袍泽之情。

    来人!”

    “在!”

    帐外进来两队亲兵。

    “请诸位将军,去兵部大牢暂住几日。”

    牛继宗虎目环视着帐内,缓缓的道。

    “是!”

    牛继宗的亲兵围住了帐内上百名面色已经有些危险的蓝田军官,然而,这些人却依旧一动不动。

    牛继宗叹息了声,道:“尔等若欲坐实你们宁大将军的谋反罪名,使其株连九族,就尽管反抗便是。”

    “你……”

    本已经手握腰刀,侧目相视的罗瑞,听闻此言,悲愤欲绝,怒视着牛继宗。

    “罗瑞!”

    为首的曲雄呵斥住了罗瑞后,转头对牛继宗道:“牛大将军,请看在同为荣国一脉的份上,务必为我家将军讨个公道……拜托了!”

    牛继宗面色肃穆的点点头,道:“一定。”

    曲雄闻言,面色惨淡凄然,苦笑了声,仰头长啸:

    “天日昭昭!”

    “天日昭昭!!”

    ……

    宁国府,前院,地牢。

    宁国府乃武勋亲贵,以军法治家,可设牢房以惩触法家奴亲兵。

    贾家的牢房,为地牢。

    此刻,贾环站在地牢中,看着戴着手镣、脚镣、铁枷,穿着琵琶骨,已经不成人样的贼人,目光阴冷。

    他身后站着乌远、董明月、韩家兄弟、索蓝宇还有,秦眉。

    也就是当初明教的青玉箫王卿眉意。

    她身着一身士子青衫,头上挽着一个发髻,一根木钗轻簪。

    嘴角浮出一抹玩味的笑容看着牢中之人,面上颇有感慨之意。

    “卿眉意,你曾是魔教法王,位高权重。想来也一定知道姬无夜这个儿子的来历,说说看。”

    看了眼牢里一动不动,一言不发的贼人,贾环微微皱起眉头,余光瞥见卿眉意脸上的感慨表情后,眸光一闪,淡淡的问道。

    牢里的贼人听到贾环之言后,动了动……

    卿眉意似乎对贾环逼迫她出卖旧主颇为不满,一双勾魂眼满是哀怨的嗔了贾环一眼,风情万种之态,当真勾魂夺魄!

    其他人倒还罢,但是一旁没有武功的索蓝宇看到后,却是连冷汗都流下来了,不动声色的收了收腹,强忍着“尿”意……

    瞥到这一幕的卿眉意,吃吃的笑出声来。

    然而,没等贾环皱眉呵斥她,一旁的董明月眼神就凌厉了起来。

    “再发骚,今晚就去亲兵营住!”

    守在大牢里的一干鞑子亲兵们闻言,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

    别说卿眉意明显是个风华绝代的女儿身,就是个男人,这般勾魂,他们也不介意……

    卿眉意闻言顿时不敢再卖弄了,那些骚鞑子身上的味道迎风臭十里,想想她都要吐了。

    她也不敢跟董明月顶嘴,就算她武功没有被废,也绝不是已为武宗的董明月的对手。

    最重要的是,董明月身后的这个男子,根本不吃她这一套……

    卿眉意小意的对董明月赔着笑脸,巧若盼兮的笑容,让地牢里都增色了不少。

    然而,身为女人的董明月,又怎会理会这个?

    她只冷哼了声,就让卿眉意自讨个没趣。

    看到这一幕,贾环呵呵一笑,回头有些轻挑的对董明月抛了个很有深意的媚眼儿:好样的,晚上犒劳你……

    读懂了这个色兮兮的眼神,董明月俏脸微霞,“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也惹得韩三和帖木儿等人哈哈大笑起来。

    唯有卿眉意目光极为哀怨的看着贾环,噘起了粉嫩的红唇……

    只是贾环瞥向她的清明眼神里,却只有一抹哂然。

    当三爷我不知道你是老司机么?

    还装纯!

    切!

    地牢里的气氛,似乎变得十分轻松。

    贾环没等卿眉意回答他的话,就继续道:“哦对,我想起来了,你跟我们说过……

    魔教教主姬无夜,有二子三孙,似乎还有一个孙女。

    他们都生活在江南,没有踏入武林,享受着锦衣玉食的安宁富贵生活。

    当地主的当地主,读书的读书,似乎还有人考了个秀才的功名,呵……

    说起来,也是无奈。

    当初姬无夜因为想要抢夺明月的功法,以救他自己走火入魔的狗命,所以被我们杀了。

    本来嘛,江湖事,江湖了,祸不及家人妻儿。

    却不想,一时心软,竟放过了条毒蛇!

    索蓝宇!”

    “在!”

    “持本侯的名帖,连夜赶往扬州,前去扬州知府和扬州兵备道,告诉他们,魔教余孽自扬州而来,肆虐神京,闯入宁国府行凶。

    本侯本该奏明皇上,看书( . )参他们一个失职之罪。

    但念在过往之交情的份上,给他们一个机会。

    将姬无夜后人速速捉拿归案,交由本侯发落。

    对了,卿眉意,你上回说,你曾暗中观察到,姬无夜生前常往何处落脚?”

    “在广陵。”

    “五日内,我要看到姬无夜的所有儿孙子嗣。

    敢犯我家门,伤我家人,我要让他的子孙后代世代为奴为娼!”

    “嗷!!”

    贾环的话音刚落,牢里一直如死人一般的贼人,猛然扑了过来,状若厉鬼!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