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三十四章 转安
    “呜……”

    “呜呜……”

    蓝田大营,辕门瞭望塔上,鼓号阵阵。

    此乃发现大队不明敌军时,方吹响的警戒号声。

    随着号声响起,蓝田大营纷纷集结。

    两营兵马全身披挂赶向辕门,结阵相对。

    守门裨将登上瞭望塔楼,看到一眼眺望而望之不尽的大军滚滚而来,面色一变。

    他虽然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守门裨将,却也老于军伍,怎会看不出,这支大军,最少有五万之数!

    要知道,整个蓝田大营,也不过五万兵马……

    再看到为首一杆黑色苍龙旗迎风招展,狰狞可怖,帅旗上一个斗大的“牛”字,便知乃是灞上大营大将军牛继宗亲来,裨将面色愈发凝重。

    他深吸一口气,跑下塔楼,急招亲兵耳语数句,亲兵随之骑马朝中军大营狂奔而去。

    而裨将则带上了两队兵马,迎出辕门外。

    五万灞上大军,如同军旗上那条庞大的黑色苍龙一般,张牙舞爪,汹涌而来。

    裨将打心底里,能感受到这只大军的不善来意……

    “末将张虎,参见牛大将军!”

    裨将张虎,只带了两个亲兵,就迎了上去,拦在灞上大军的正前方,对帅旗下的牛继宗行以军礼,又道:“牛大将军,我们将军随驾前往铁网山打围,并不在军中。不知牛大将军前来何事?”

    牛继宗虎目微眯,打量着前方这位努力保持不卑不亢军人气质的裨将,心中惋惜一叹,面色肃然,沉声道:“张虎,打开辕门,本将要进营议事。”

    张虎闻言,面色一变,忙道:“大将军明鉴,非末将放肆敢斗胆阻拦大将军。实在是……

    蓝田军军规森严,无我家将军手令,不敢放蓝田之外的军队入营。

    末将做不了主……”

    “放肆!”

    牛继宗身后一牙将厉喝道:“大将军有命,还不赶快开门?啰嗦什么?”

    张虎瞥了那牙将一眼,目露不屑之色。

    牙将见之勃然大怒,就要上前动手。

    牛继宗摆了摆手,阻止了他后,对张虎道:“既然你做不了主,就去找能够做主的。

    本将带圣旨而来,尔等不认本将,莫非,连圣旨也不认么?”

    张虎闻言面色一变,看了眼牛继宗身旁一少年手中的金黄色卷轴一眼,咬牙道:“末将不敢,末将已经通报回营,曲指挥使速速就来,末将斗胆请大将军稍待片刻。”

    牛继宗看了眼拦在数万大军前的这个小小裨将,见他强撑着阻拦在前,面色苍白却一步不让,颔首道:“可。”

    “谢大将军!”

    张虎闻言,心中巨石轻轻一松,以为或许没他想象的那么严重,感激不尽道。

    就在这时,他听到后面一阵奔马踏地声,回头看去,就看到留守蓝田大营的两大都指挥使之一曲雄,带着一队骑兵急速奔来。

    张虎暗自长呼一口气,退后数步,转身迎上前去,待曲雄所部至跟前,行军礼道:“启禀将军,灞上军营牛大将军要进大营宣旨,末将不敢做主,故派兵急告将军。”

    曲雄面色极为凝重,点了点头,没有多言,就驱马行至灞上大军前,行礼道:“末将蓝田大营都指挥使,征东将军曲雄,参见建威大将军!”

    牛继宗点了点头,沉声道:“曲将军,本将奉圣上之意,前来宣旨,速速召集营指挥使以上众将,往帅帐听旨。”

    曲雄闻言,面色剧变,他双目死死盯着牛继宗,沉声道:“敢问大将军,我家将军何在?”

    牛继宗虎目直视曲雄,道:“汝召集众将后,本将自然告诉尔等。

    怎么,汝欲学细柳营,连天子圣旨都不听了吗?”

    曲雄闻言,眼睛抽动了下,双目死死看着牛继宗,却终究抵不过皇命,他缓缓的点了点头,一字一句道:“末将,不敢。大将军,请!”

    语气,悲凉……

    ……

    宁国府,宁安堂内宅。

    过了许久,董明月缓缓睁开双眼,却不见小吉祥醒来,贾环忙问道:“明月,小吉祥如何了?”

    董明月满脸汗水,甚至升起蒸腾之气。

    她长出一口气,面色颇为疲倦,不过看到贾环后,还是露出一抹笑容,点头道:“环郎放心,小吉祥已无大碍。

    化血暗劲已被耗尽,精血渐渐回流,再修养半月,就又能鸡飞狗跳了……”

    “噗!”

    公孙羽闻言,在一旁忍不住笑出声,也海松了口气……

    虽然她的药室对一般人是禁地,但哪里又禁的住小吉祥。

    她曾与香菱两个,自来熟的跑去药室,张口闭口管人叫姐姐,还问公孙羽要糖药丸子吃。

    而公孙羽虽然在人面前冷冷清清,可既然已经嫁入了宁国府,心中其实也渴望能融入这个家,与家人和睦相处。

    她自己的性格,本也是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

    所以对小吉祥的“骚扰”,并不厌恶。

    除了贾环以外,她在贾家最熟悉的,就是小吉祥了。

    知道她无碍后,公孙羽心中也高兴不已……

    不止是公孙羽,连闲云小道姑看着闭目不醒的小吉祥,都忍不住露出了抹笑意。

    这个年代,这么跳脱的丫头,着实少见……

    她虽然习武闯江湖,可闺阁里的规矩,其实也有不少。

    物以稀为贵……

    而贾环闻言,则长出了口气,捏了捏眉心后,他看着额前血印已经散尽的小吉祥,轻声道:“小丫头,好好休息吧,养好了身子,再和你这班姐姐们闹……”

    小吉祥似有所觉,虽然依旧闭目不醒,但嘴角却弯起了一抹得意的弧度……

    “呜呜……”

    众人见之正要笑出声,却忽然听到床榻边响起一阵哭声,忙看去。

    只见香菱看着小吉祥一脸的激动,压抑不住的站在那里哭泣。

    贾环好奇道:“香菱,你怎么了?”

    香菱瘪着嘴,抽泣道:“姐姐终于好了,我……我好高兴……

    我就她一个亲人,呜呜……”

    听前面那句,众人本来还有些好笑,觉得这个俏婢真是憨傻的可爱。

    可听完后一句后,却又忍不住一阵动容。

    不是每个人,都能让人相依为命的。

    再联想到,小吉祥昨夜的种种所为,众人再看她的目光,就有些改变了……

    贪顽归贪顽,但却是个热心有担当的。

    贾环倒没想那么多,他微笑的看着香菱,道:“好了,不要哭了,小吉祥已经没事了,你应该高兴才是。

    去打点水来,让你明月姐姐她们洗洗脸,她们可辛苦坏了。”

    香菱懂事,虽然眼神舍不得离开小吉祥,但还是转身一边哭一边往外走。

    这幅模样出了门后,差点没把白荷唬晕过去……

    屋里,闲云道姑却赶起贾环来:“你快出去,我们要换衣裳!”

    贾环不屑的瞥了她紧紧挡在胸前的衣服,瘪嘴道:“有什么好遮挡的,下垂的我不看……”

    “呸!你才下垂,你全家都下垂!”

    闲云闻言怒急,一把抄起手里的衣衫砸向贾环,恨不能砸死他……

    却被贾环顺手抄到了手里,眼神第一时间扫过了闲云只着一身透明薄衫的胸前,不过可惜没等他享眼福,眼睛一瞬间就被一只手蒙住。

    董明月一手挡着一双贼眼,一边轻笑着对闲云道:“你们快换了吧,不然一会儿人都进来了。”

    闲云这才放下找某淫.贼算账的打算,气鼓鼓的穿上外衣,也不等旁个,径自离去了。

    白荷和薛宝钗这时才匆匆走了进来,看到董明月捂住贾环的眼睛,脸上还有笑容,心里都松了口气,只是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呼天喊地声:“小吉祥!小吉祥!

    我的小吉祥啊……

    你怎么样了?呜呜!

    你可不能不中用啊……”

    董明月和公孙羽闻言面色一变,忙把衣衫穿好,白荷也给小吉祥披上了小衣,轻轻安放在锦被中,然后与众人一起迎上前去……

    昨日是钱启的七七,赵姨娘带着小鹊给后街守夜除灵,所以还不知道此事。

    众人也忘了去通报她一声,却不知她怎地得到了信儿赶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