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反握
    “驾!”

    “驾!”

    神京城西,公侯街。

    因昨夜之事,整条公侯街已经戒严。

    二百宁国亲兵分成数队,日夜不停的巡视,几无死角。

    此刻远远的听到有骑兵奔腾声,顿时集结起数十人,布阵相迎。

    “吁……”

    一队轻骑出现在了街角,并开始渐渐降低了马速。

    宁国亲兵见之,顿时大喜,纷纷高声喊道:“侯爷回来了,侯爷回来了!”

    亲兵散阵,列于街道两旁,以军礼相迎。

    一直在宁国大门处候着的李万机等人听到动静后,忙向这边赶来,远远看到黑云旗飘荡,纷纷伏首跪下,待队伍至前,重重叩首不止。

    “李万机,起来吧,武宗想闯入家中,不是你能发现得了的。”

    马匹在李万机身前顿住了马蹄,贾环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李万机闻言抬起头,额头前已是一片血迹,他目中含泪的看着面无表情的贾环,惭愧难当道:“昨日三爷才将家宅安宁相托付,却不想只一夜就出了这等变故……

    奴才愧对三爷所托,甘愿受死!”

    说罢,又是重重一个头磕下,血肉模糊。

    贾环见之眉头微皱,翻身下马,将李万机扶起,道:“不要啰嗦了,我又不是是非不明之人。

    就算是我在家,武宗闯入,也难保证可以及时发现。

    行了,一起进去吧。”

    李万机闻言,虽然依旧愧疚不已,却不敢再多说什么,他知道贾环的心早就进了府。

    此刻能下马扶起他,已经是对他很大的尊重了。

    李万机心中感动不已,不再啰嗦,忙在一旁引路,不顾额头上血淋淋的伤,边走边道:“董姨娘和道成已经回来半个多时辰了,现在正在里面给小姨娘疗伤。

    奴才虽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但小姨娘乃是奴才见过最有福气之人,定会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贼子已经被道成废了武功,用铁链锁住了琵琶骨,打入了地牢。

    虽然奴才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但晓得三爷回来定然有话相问,所以让奴才婆娘进去跟公孙姨娘求了副吊命的药,吊住了贼人的狗命。

    只求三爷问完话后,让奴才生啖其肉,还要嚼碎他的骨头……”

    李万机一直从宁国正门,说到了二门前,方顿住了脚,也住了口。

    贾环进内宅前转过身,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以后更加注意就好,一会儿我出来,再陪我一起去看看那个狗胆包天的贼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说罢,又对乌远、韩大道:“你们也准备一下。”

    乌远、韩大点了点头。

    道成已经告诉过贾环,他是在十王街拿住的魔教贼人……

    ……

    “三弟,你回来啦!”

    贾环刚迈入二门,迎面就看到石甬小路旁站着二人。

    其一便是惊喜开口的贾宝玉,另一个,则是一个素未蒙面的女子。

    看起来年不过二八上下,面容姣好。

    此刻双目含泪,楚楚可怜,看着到贾环的目光后,明显受惊,小脸煞白。

    贾环收回目光,看着贾宝玉,道:“二哥怎在这里?”

    贾宝玉闻言,面上闪过一抹犹疑之色,顿在那里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贾环哪有心情在这里跟他磨叽,淡淡的道:“等二哥想好了再来寻我说吧。”

    说罢,抬脚就走。

    身后,女孩儿眼中泪水一下子就掉了下来,看着贾宝玉的眼神充满了哀怨和请求。

    这一副我见犹怜的娇弱模样,差点把贾宝玉的心给看酥了。

    他给了女孩儿一个安心的眼神后,一咬牙,小跑跟上了前面的贾环,一个闪身挡在了贾环身前,看着皱起眉头、眼神凌厉的贾环,贾宝玉一咬牙,躬身一揖,涨红脸道:“三弟,我有事相求……”

    贾环眼睛微眯,脸色板起,道:“到底何事?”

    贾宝玉闻言忙直起身,面色诚恳的对贾环道:“三弟,这是瑜晴表姐。她很可怜,每天都哭……

    舅母被舅舅赶回李家去了,舅舅也不要她了……

    三弟,你能不能饶恕王家一回。

    不管怎么说,王家也是咱们贾家的至亲,你这样做不好……”

    “李万机!”

    贾宝玉的话被贾环一声爆喝声打断。

    李万机原本就一直守在二门外,此刻听到里面贾环的声音,一个激灵,连忙入内。

    “啊!”

    一脸血肉模糊的李万机,在贾环等人面前不算什么,可在贾宝玉和王瑜晴眼里,和鬼怪无异。

    两人吓得惊叫出声,脸色煞白。

    贾环深吸一口气,对李万机道:“送二爷去祠堂跪着,告诉焦太爷,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贾宝玉走出半步。”

    李万机沉声一应:“喏!”

    贾环说罢,看也不看摇摇欲坠,唬的面无人色的贾宝玉一眼,大步朝宁安堂走去。

    ……

    “环哥儿回来了!”

    “环儿……”

    “环弟……”

    薛姨妈并贾家诸姊妹都在宁安堂内候着,见一脸风尘仆仆的贾环进来后,纷纷起身招呼。

    贾环一一点头回应,见林黛玉泪眼汪汪的看着她,扯了扯嘴角,勉强回应了个笑脸,道:“没事的。”

    然后,就见林黛玉身旁,贾惜春小脸煞白的看着他,一双大眼睛里满满都是憔悴和恐慌。

    贾环心中一痛,上前抱了抱贾惜春,道:“不怕不怕了,三哥回来了。”

    “哇!”

    贾惜春闻言,一把抱住贾环,放声大哭起来。

    贾环拍着她的背,柔声道:“惜春乖,不怕了。三哥回来,一定会给你出气。”

    贾惜春闻言,哭泣道:“三哥,我不怕,可是,都怪我,害的小吉祥快死了,她是为了救我才被坏人打伤的……”

    贾环强笑道:“咱们是一家人嘛,你忘了,她不总说是你的小嫂嫂么?自然就该保护你。

    你当时是没有反应过来,不然的话,你也会保护她的,对不对?”

    贾惜春连连点头,道:“对,三哥,下次我一定站在她前面……

    可是我心里好悔恨,是我坏了府上的规矩,昨夜偷偷跑出来给娘烧纸,才害得小吉祥受伤。

    我好怕三哥回来怪我……”

    贾环揉了揉她的脑瓜,道:“三哥不会怪你,三哥知道,昨日是你娘的忌日,对不对?你没做错什么……

    好了,你先和姐姐们在这里等一会儿,三哥先进去看看小吉祥,好么?”

    贾惜春怔怔的看着贾环,点了点头。

    她没有想到,贾环竟然连她娘的忌日都记得……

    贾环又揉了揉贾惜春的头,而后往里面卧房走去。

    门口处,白荷和薛宝钗站在那里。

    见贾环进来后,均是一喜。

    而后,白荷看着贾环泪如雨下,哽咽道:“三爷,是我没看好家,小吉祥她……”

    贾环上前抱了抱她,安慰道:“不关你的事,就算我在家,也难保不会出此意外,安心。”

    因为有薛宝钗在侧,白荷不好再多说什么,她收敛了下心神,离开贾环怀中,对他道:“三爷要进去看小吉祥么?”

    贾环点了点头,又看向一直静静看着他的薛宝钗,有些诧异道:“你怎么在这站着?”

    以她俩的交情,不该至此啊……

    薛宝钗叹息了声,道:“小吉祥出事,我和白荷都很不安。”

    贾环闻言,摇头道:“都不要胡思乱想,与你什么相干,她又不听你的话……

    好了,都不要太过担心。

    远叔知道伤小吉祥之人的武功,有明月进去治,当不会有什么大碍,你们别在这站着了。

    我先进去看看。”

    薛宝钗闻言面色微变,点了点头。

    贾环推门而入……

    ……

    卧房内,只有董明月、公孙羽、闲云道姑还有香菱在,香菱打下手……

    怪道薛姨妈她们都在外面候着,此刻董明月、公孙羽还有闲云三人,都只身着一身轻.薄的贴身小衣围坐在贾环那张宽大的床榻上。

    而居中的小吉祥,身上更是只有一件单薄的小肚.兜。

    公孙羽和闲云小道姑虽然都没有出手,可看她们花容惨淡的面色,一脸的疲惫,就知道之前为了维持小吉祥的性命,她们一定都费了大气力。

    甚至连身上的香汗都未干,本就薄如纱的小衣,紧紧沾着肌肤……

    二人坐在床榻上,一边歇息,一边看着董明月忙活。

    在小吉祥身后,董明月正闭目,以自身内劲缓缓疏散小吉祥体内的化血暗劲。

    看看董明月身上已经被汗水沾湿的衣襟,和满面的汗水,就知道此事有多辛苦。

    而董明月以武宗之身尚且如此吃力,可想而知,之前公孙羽和闲云有多难熬……

    见贾环进来后,公孙羽面色一喜,自然没什么顾忌。

    闲云却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慌忙找了件衣服披在身上,然后又瞪向贾环,责怪他进门没有敲门,小淫.贼……

    只是,她显然是自作多情了。

    这个时候,别说她还穿着一件衣服,就是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贾环眼中也只有小吉祥。

    其实与之前相比,小吉祥的脸色已经好了许多。

    肤色不再那样惨白到透明,脸上也多了些生气。

    额前的那五指血印,也不再那样刺眼鲜明。

    然而,这只是对公孙羽她们而言。

    对贾环来说,看着从小一起长大,对他依恋眷爱至深的小丫头,此刻面色惨白、双目紧闭、生死不知,他的心,当真痛如刀绞。

    贾环的眼睛慢慢泛红……

    公孙羽在一旁轻声安慰道:“公子,不要紧的。之前闲云姑娘帮小吉祥护住了心脉不失,现在只要明月将她体内的那股化血暗劲消去,缓缓引导精血回流,再修养一段时间,小吉祥就会好的。

    看额前的模样,小吉祥体内的化血暗劲已经被消磨的差不多了……”

    贾环闻言,对公孙羽勉强一笑,道:“辛苦你了,幼娘。”

    公孙羽摇摇头,道:“没事的,她也叫我一声姐姐,我也很喜欢她,就是有点闹……

    公子,你的气色不好呢。”

    贾环笑着摇摇头头,示意无事。

    他坐在床榻边,小心翼翼的抓起小吉祥无力冰凉的手,柔声道:“小吉祥,我回来了。

    你一定会没事的,我保证。”

    贾环的话音刚落,忽地,一直生死不知,人事不省,没有丝毫生机反应的小吉祥,用她无力的小手,轻轻反握住了贾环的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