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三十二章 悲愤
    “爹……”

    看着悲愤的贾环带着亲兵家将打马狂奔离去,却并未能带走蛇娘。

    牛奔语气中罕见带有埋怨之意的喊了声,虽不敢再多言,但一对紧皱细眉下,两只小眼睛颇为气愤的圆睁着。

    他觉得,他爹牛继宗这些人着实太过现实无情。

    竟然帮着外人,威逼贾环……

    若是以往,他敢在牛继宗面前做出这幅“忤逆”的表情,牛继宗一定会让他知道什么是“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纲常。

    牛奔心中也做好了挨罚的准备,但他不埋怨出这一声,无论如何难平心中怨气。

    不过,让他庆幸的是,牛继宗并未罚他。

    牛继宗只冷冷的瞥了牛奔,目光有些失望,淡淡的道:“什么时候,你能做到环哥儿这一步,再来埋怨我吧。”

    说罢,牛继宗又看了眼通往神京城方向的官道尽头,贾环等人的身影已经消失的无踪了。

    他目光赞赏,微微颔首。

    亲而不近,疏而不远。

    能保持好这个恰当距离,着实不易。

    只可惜……

    那人,怕是不会让贾环一直保持这个距离……

    又想起快要出关的太上皇,牛继宗眉头微微皱起,目露担忧之色。

    皇权,皇权……

    虎目微微一眯后,牛继宗扬起马鞭,凌空甩出一个极响亮的鞭花,胯.下坐骑一声嘶鸣,率领麾下众将,朝前狂奔而去。

    与贾环打马京城不同,牛继宗率领麾下十数大将并数百亲兵,前往的方向是灞上大营。

    他奉圣旨,要带大军围了蓝田大营。

    凡营指挥使(千夫长)以上的军官将领,悉数革职拿问。

    并将两大都指挥使,直接打入死牢!

    清算开始……

    ……

    神京城,中央皇城,东宫。

    金碧辉煌的宫殿中,青龙焦灼不安的来回走动着,目光频频朝寝宫偏殿方向望去。

    恨不得飞身入内,看个究竟……

    不过,想起皇太孙之前让他严守此地,不允许任何人入内时的警告眼神,青龙心中又是一寒。

    自皇太孙受伤醒来后,眼神似乎变了许多,总让人生起发自内心的寒气……

    青龙此刻,多少也明白过来,皇太孙为何不让他去请供奉殿的那些奇人。

    若是那些人知道了皇太孙伤在何处,救得好倒罢,若是救不好,那……

    传扬出去后,国本将失!

    纵然太上皇再看好皇太孙,也不会让一个注定无嗣之人,承临大宝。

    天家无亲情,是青龙这些年来,愈发认知清晰的一个事实……

    难道说,皇太孙自己预感到了会……

    念及此,青龙面色一变,心中更焦,目光死死的盯着寝宫偏殿方向,恨不能生一双天眼,看穿重重宫墙和帷帐……

    他的命运,与皇太孙息息相干。

    他绝难承受皇太孙有失的惨变……

    想起那位袭击了皇太孙的刺客,青龙眼中凶光大盛,狠狠的瞪向站在大殿四周,随时恭候召唤服侍的一干太监宫女。

    毫无疑问,这些人必然难逃清洗之祸!

    只是青龙想不通的是,他很清楚那名刺杀皇太孙的太监的履历,此贼入宫已经二十多年了,始终战战兢兢,老实本分。

    后来一直跟在皇太孙身边,尽心尽力的服侍着,从无出过半点疏漏。

    而且,他若想杀皇太孙,之前那么多年有的是机会,为何偏偏挑选此时?

    最重要的是,青龙清楚的记得,这个太监,是太孙生母熹贵妃,赏赐给太孙的。

    又怎么会……

    正在青龙百思难解时,忽然,他若有所感的朝偏殿方向看去,见皇太孙赢历在两个太监的陪同下走了出来,青龙面色一喜,迎了上去。

    只是走了几步,看了看赢历身后,有些奇怪,之前招入的太医,怎地反而没有出来……

    再看到赢历惨白的脸上,沾染了一点点血斑,青龙脸上的神情顿时有些凝滞了,他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扑鼻而来……

    不过,在赢历森冷的目光看过来后,青龙冷不丁的打了个激灵,顿时回过神来,忙躬身道:“殿下,您贵体未愈,还是多歇息吧……”

    赢历冷冷的看着青龙,虽然青龙离开他,去诛杀宁至是他下的命令。

    可是,他依旧不能原谅青龙的疏漏,这无关理智……

    不过,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暂时不好清算。

    赢历移开眼神,声音清冷道:“父皇被奸人所害,遇难驾崩,这个时候,孤焉能休息?

    速速与孤前往龙首宫,禀明皇太后,发国丧,最好能请出太上皇,军方……”

    赢历话没说完,就住了口,细眸眯起,看向从殿外“飞”进之人,面色微变。

    “启禀殿下,圣驾离京还有十里。

    由灞上军营和京营护送随行,再有半个时辰,便可抵京!”

    青龙认识此人,他是皇太孙自己私密建立的“耳目”头子,高玉。

    皇家多疑乃是天性,纵然至亲亦是如此,此乃帝王心性。

    太上皇也知此事,却并未说过什么,青龙自然更不敢有什么意见……

    只是,高玉说出之言,却如同惊雷一般炸响在东宫之中。

    炸的赢历几乎站不稳脚,身子连连晃了晃,面色也愈发惨白。

    被身旁两个黄门太监扶住后,赢历细眸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拧着眉,语气前所未有的虚孱道:“高玉,你胡说什么?

    父皇已被奸人所害,是孤与青龙等人亲眼所见,怎么可能离京十里?

    你敢骗孤?”

    话虽如此,然而他抓在身旁两个黄门太监胳膊上的手,却是那样的苍白,颤抖……

    高玉跪在地上,沉声道:“殿下,此事绝无差池,乃奴婢亲眼所见。

    陛下还命人将龙撵珠帘卷起,使得官道上的行人都能目睹天颜。

    陛下于龙撵上,与少林性一禅师谈话。

    对了,还有宁国侯贾环亦在龙撵上……”

    贾环!!

    一道闪电划过脑际,赢历面上忽然涌起一阵潮红!

    之前无数发生在贾环身上,令他思索再三都无法解疑的矛盾之事,此刻忽然都有了解释……

    计……

    竟然是计!

    被害之人,是假的!

    赢历苍白的脸上,刚刚散尽的潮.红再次凝聚,甚至更深,如同醉酒之后般。

    不仅脸上,连双眸中,都隐隐浮现血色,目光骇人……

    好!

    好!

    好一个“妙计”!

    好一个贾环!

    好……

    “噗!”

    “殿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