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三十章 家中
    宁国府,宁安堂后宅。

    贾环的卧房内,此刻气氛压抑的让人几乎无法呼吸。

    啜泣声此起彼伏。

    小吉祥已经人事不知了,紧紧闭着眼睛,面上没有一丝生气……

    脸色和手上的肤色越发惨白,放佛都透明了一般。

    唯有额上的那五指血印,却愈发的鲜红可怖,似乎,全身的血都凝集在了那里……

    除却尤氏、秦氏、白荷等宁国府人皆在外,园子里的姊妹们闻讯也都过来了。

    一个二个的看着这一幕,都红了眼,贾惜春更是哭的泪流不止……

    贾母虽然未曾过来,却也派了鸳鸯过来看看。

    王熙凤亦是如此,身子不便过来,便派了平儿过来。

    嘱咐不拘需要什么药材,只管开口。

    宁国府没有的,就在荣国府里寻,荣国府里没有,就去满神京城里寻!

    当然,实际上荣国府里的药材,远没有宁国府的齐全。

    不过总算是一份心意。

    除此之外,薛姨妈却是亲自过来坐镇了。

    听闻有贼人闯入,薛姨妈唬的不行。

    再听说小吉祥受了重伤,危在旦夕,还是因为保护贾惜春之故,就更怜惜的不得了了。

    她坐在床榻边,指使着薛宝钗端水洗帕,甚至还亲自给小吉祥擦拭额头。

    看到这一幕,纵然心知薛姨妈此举只是做给人看,尤其是做给贾环看,众人心中还是觉得有一些感动……

    林黛玉看在眼里,心中更是百味俱全,有些心酸和艳羡。

    有个娘护着,到底不同。

    哪怕有一丝漏洞,也会尽心替女儿补齐全。

    贾环出门后,尤氏和秦氏都卧病在床,不能理事,所以宁国府这边,明面上能管事的主子,就只有薛宝钗一人。

    而无论是白荷、幼娘、乌仁哈沁还是小吉祥,其实都还未有名分。

    唯有一个薛宝钗,是在贾母的见证下,正式收了房的妾室。

    在这种时候,薛宝钗自然而然就有了看护后宅之责。

    当然,这种说法或许很牵强。

    但关键不在别人以为牵强与否,而在于暴怒之下的贾环会怎样想……

    薛宝钗和小吉祥的关系很微妙,仇人算不上,但彼此都不喜欢。

    小吉祥虽然身份卑贱,按理说不该,可她有赵姨娘和贾环护着。

    两府上下谁也不真拿她当奴婢看。

    然而对重规矩的薛宝钗而言,纵然小吉祥不是奴婢,也不该跳脱如斯。

    也因此,她就是对这个没规矩的疯丫头看不顺眼。

    虽没有对她动过手段上过眼药,可也没什么好脸色。

    这些事众人皆知,贾环自然也知。

    平日里,倒也没谁当回事。

    人总有个远近亲疏,贾迎春和贾探春还不怎么亲近呢……

    只要别动阴.私手段,谁也不会强迫谁跟谁亲近。

    可是现在却不同。

    小吉祥已经人事不知了,眼看就不中用了……

    贾环回来后,如果要找一个可以迁怒的对象,还有比薛宝钗更便宜的吗?

    这种事,不是没有过先例……

    而且日后贾环每一次想起小吉祥,怕是都会顺带着想起薛宝钗的“坏”来。

    这是男人之常情……

    但这对薛宝钗就太不利了。

    尽管这只是一种很小的可能,薛姨妈却不愿让它发生。

    说到底,整个薛家,如今都在依附着贾环生存。

    因此,非但薛姨妈在尽心尽力的给小吉祥擦拭着,面上怜爱之极。

    还让薛宝钗亲自端水洗帕,跟着服侍……

    这是在做给贾环看,也是在做给众人看。

    而能舍得下这么大的面子,做这么“委屈”、“卑贱”的事,除了最擅“以柔克刚”的薛姨妈外,其她人也是再不能了……

    贾环回来纵然再怒,可看到这一幕,他还能迁怒于薛宝钗么?

    而薛宝钗,此刻却目光复杂的看着床榻上已经去了大半条命的小吉祥。

    她是不喜欢小吉祥,非常不喜欢。

    用后世的话来说,两人的三观有极大的冲突。

    在薛宝钗眼中,小吉祥就是三观不正,行为不端的“小太妹”、“小混混”。

    但,也仅仅如此而已。

    以薛宝钗的涵养和城府,她能很好的将这种讨厌控制在不亲近,却也不敌对的范围内。

    她不想引起贾环的反感。

    而且,世间也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

    所有理智的仇恨,终归到底都可以化为两个字:

    利益。

    对于女人来说,尤其是一个传统女人来说,切身的利益只有两点:

    一个夫君的恩爱,二则是子嗣的家业。

    至少就目前而言,小吉祥都不曾与薛宝钗发生根本的利害冲突。

    所以,她们两人只是彼此不顺眼的矛盾。

    薛宝钗并未想过让小吉祥去死……

    当然,如果仅仅如此,小吉祥因为夜里贪顽去扑萤火虫而被害,那么在薛宝钗心里,也未必就会引起太大的波澜。

    她是森严礼教从小教出来的女孩子,虽然心底善良,并不坏。

    但对于普通奴仆婢女们的生死,却当真不怎么看重。

    因为就礼教而言,那么奴婢们,其实并不算人,与牲畜无异,没有任何人权。

    平日里善待她们一二,便已经是慈悲了。

    在这一点上,薛宝钗也确实可以称得上“慈悲”……

    而与她鲜明对比的,是有些“离经叛教”的林黛玉,明面上傲娇不凡,看不起普通下人。

    但她却又能与下人紫鹃相依为命,视若姊妹。

    紫鹃也敢于以姐姐的架子,“教训”她两句。

    对于林黛玉而言,奴婢只分可亲近的和不可亲近的,在生命层次上,并无尊卑之别。

    可见在林黛玉心中,礼教之严,并未深入。

    而这种事,却是决计不会发生在薛宝钗身上。

    极重规矩的她,虽然平日里对待下人友善,但那却是一种居高临下的“驾驭之道”。

    比如说,莺儿是她的贴身婢女,她对莺儿也很不错。

    可给莺儿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教训”薛宝钗,派她一句不是……

    薛宝钗是万万容不得这种大逆不道之事。

    尊卑有别,才是这个时代的主流思想……

    也因此,在原著世界中,薛宝钗在金钏投井自尽后,才会那般安慰王夫人,令无数人心寒。

    但他们忘了,礼教本身,就是吃人的啊。

    自幼受到礼教教诲的薛宝钗,她只不过是依礼而行而已……

    如果是在昨天之前,没发生那些事,小吉祥出了意外,那么在薛宝钗心中,怕是激不起一丝涟漪……

    就如“前世”的金钏一般,说到底,不过一个婢女罢了。

    只是现在,情况又有些不同。

    昨夜,小吉祥本来可以自己先走,逃得性命。

    还可以去悄悄的预警,立得大功。

    事后,也不会有人说她什么……

    谁还会要求一个小丫头子去当英雄?

    但是小吉祥没有悄悄逃命。

    她用最“愚蠢”的法子,搭进了自己,去救了贾惜春等人。

    昨日之时,即使薛宝钗心中再不喜小吉祥,可当她听到小吉祥让贾惜春和香菱、入画先走,她做空留下来断后,并点燃屋子预警时,薛宝钗心中也是忍不住的震撼。

    很大程度上,刷新了她对小吉祥的感官和印象。

    这便是她后来得知小吉祥在贼人面前暴露她的闺名,还拿她为饵,拖延贼子的原委后,没有动怒发作的原因。

    若是在寻常,小吉祥敢于在其陌生男子面前出卖她的闺名,纵然贾环再护着她,薛宝钗也要讨个公道。

    闺阁之名,岂能泄于外人?

    只是,小吉祥为了保护家人,连自己的性命都能舍弃,借她闺名一用,行拖延之计,难道她还能说什么?

    她的清誉虚名,难不成还比贾惜春的性命更重要?

    薛宝钗可是知道贾环有多么在乎家人的。

    她不想让贾环厌恶她,所以,尽管之前心里很生气,但想了一夜后,薛宝钗就不再生小吉祥的气了。

    她并非是非不分之人。

    所以,她已经做好准备,与小吉祥的相处,还和以前一样就好,保持距离,不亲近,不敌对……

    可是,她没想到,只一夜间,事情就会恶化。

    看着床榻上人事不省的小吉祥,薛宝钗心里有些紧张,也有些……怜悯。

    紧张贾环回来会不会迁怒于她,怜悯……怜悯小吉祥到底命薄,受不起这等福气。

    她叹息了声,上前对薛姨妈道:“妈,让我来吧。”

    薛姨妈闻言一怔,转头看向薛宝钗,见她脸色诚恳,眼中不由闪过一抹满意之色,赞赏的点了点头……

    薛宝钗从薛姨妈手中接过冰水沾湿的绣帕,一遍一遍的轻轻擦拭着小吉祥额前的血印,目光平静、沉稳……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