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得与失
    “开门,快开城门!”

    天色将明未明时,一大队人马有些急匆匆的赶到神京城延光门下,为首之人高声厉喝道。

    蕴含着内劲的声音,惊动了守城士兵。

    从十数米高的城墙女墙中探出一个人头,高声道:“宵禁时间,任何人不得擅闯,还不退下!”

    “大胆!皇太孙在此,速将城门守将喊来,吾有太上皇御命金牌在此!还不速去?”

    为首青衣人,此刻面色铁青,高声喊道。

    城门上人听闻此言,顿时打了个激灵,虽不知真假,但也知不是他能耽搁的事,忙去将在门楼里睡大觉的城门守将喊了起来。

    若是平常,哪怕十万火急之事,不到时刻,都不能开启城门。

    但有了太上皇的御命金牌就不同了,更何况还事涉皇太孙……

    守门将领名唤杜峰,本来被士卒喊起,还一脸的起床气,惺忪的眼睛恨不得杀人。

    可是听了士兵的话后,他的头发差点都炸了起来。

    鞋袜都来不及穿,抓起战袍就往外跑。

    老天爷!

    这是出大事了!

    连后世京城里的一个出租车司机都能对政治动向敏感无比,更何况是一个将军。

    皇太孙今日才护着皇帝去铁网山行围,若不是有天崩地裂之事,他怎会在这个时候,这么匆忙的折返?

    最重要的是,他叫开城门的方式,不是陛下的圣旨,而是太上皇的金牌……

    杜峰甚至不敢往下多想。

    坊间流传着无数关于皇权争斗的传说,而阴毒、诡秘、血腥便是其中的主题。

    杜峰不过是区区一个五品城门将,他真不愿沾染到这些因果当中去,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祸及九族……

    “城下何人?”

    按照规矩,杜峰趴在女墙间高声问道。

    “少废话,本座黑冰台青龙也。

    皇太孙有急事进城,事关重大,太上皇御命金牌在此,你还不速速打开城门?

    再敢耽搁时间,吾必斩你!”

    青龙一张脸当真是铁青色,想起皇太孙身上的伤处,他的魂儿几乎都要丢了,哪里还耐得住与区区一个守门将啰嗦。

    每耽搁一刻,皇太孙的伤就可能多一分不能挽回。

    若是别处倒也罢了,可偏偏伤在那处……

    青龙心中恨欲狂!

    杜峰闻言,唬的不得了,就着城门上的数垛城门火炬的光,他从女墙上看下,的确能看到下方的青龙,和他手上的金牌,以及后面有些奇怪的阵型。

    一僧一道骑于马上,两人一手持着一根大秦戟,形成了一个简易的“软轿”。

    “软轿”上,一个身着明黄色龙袍的少年躺在上面,似不知生死。

    龙袍上,多有血迹……

    见此,杜峰额头上的冷汗一瞬间流了下来,他颤声道:“千户大人,还请将金牌递上,待末将查验之后必定让人开门。职责所在,末将不敢疏忽。”

    “你……”

    青龙闻言,顿时暴怒,恨不得飞上城墙,斩杀此人。

    “青龙……”

    就在此时,一道虚弱的声音传来,青龙猛然回首,看向被白云禅师和玄空真人抬着的皇太孙,脸上狂喜道:“殿下,您醒了?”

    “将金牌递上……”

    赢历面色惨白,但眼神却似乎变得极为深邃,他看着青龙,幽幽的道。

    青龙被赢历的眼神看的心中一寒,垂首抱拳作揖,道:“是!”

    他转过头,将金牌放入垂下的吊篮中,面上无一丝表情,心中却更寒。

    刚才虽只惊鸿一瞥,却也看到,在皇太孙的双腿间的袍摆上,渗出的那一摊刺眼的殷红……

    千万不要有事,否则,就真的要天崩地裂了!

    青龙心中暗自祈祷……

    “开城门!快,快开城门!迎殿下进城,快啊……”

    校检完金牌,确认无误后,杜峰对着内城门洞里的麾下兵卒疯狂喊道。

    “吱……呀……”

    数十名守门卒用铰盘拉动碗口粗的铁链,将沉重无比的城门缓缓拉开。

    刺耳的声音,似乎惊动了整座神京城。

    然而,当杜峰带人屁滚尿流的赶下城门时,却只能看到大队人马扬长而去的背影……

    他面色发白,怔了怔后,一挥手,咬牙道:“关门!”

    ……

    “殿下,再忍忍,等到了宫中,属下立刻去找蔡供奉。

    他号称鬼医,一身医术可惊鬼神,连太上皇都敬重三分,一定能……”

    青龙一边控马急驰,一边转过头,对纹丝不动的趟在软轿上的赢历说道。

    “不必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赢历原本就发白的面色,听闻青龙之言后,愈发难看了,他轻声拒绝道:“叫开宫门,送孤回东宫即可。孤宫中自有御医……”

    “可是殿下,那些御医又如何能跟鬼医……是。”

    青龙话未说完,就在赢历幽深清冷的目光下住了口,一字不敢多言,恭声承应。

    队伍再次加速,“软轿”上,赢历的目光深处,一片冰凉清寒……

    ……

    天色渐明,神京城东的官道上,旌旗林立,伞盖如华。

    四十五名御前侍卫以九五行列,行于在大军之首,宣示皇威。

    路上行人见之,远远的就避开道路,伏跪于道路两侧。

    实际上按照规矩,为了安全着想,应该先有一队骑兵,将路上行人全部驱散开来。

    但不知为何,这次隆正帝没有这样做。

    非但如此,他还命人将龙撵的珠帘卷起,好让周围百姓行人,得以瞻仰圣颜。

    在这个即使五品小官一生都未必能目睹一次龙颜的年代,可想而知,隆正帝此举,给行人带来了多大的冲击。

    虽然是一大早,但官路上的行人已经很多了。

    无数人得以有幸目睹天颜,一个个激动的难以自己。

    可以预想到,等他们进城后,会怎样炫耀这一次经历。

    贾环倒是看明白了平日里“高冷无比”的隆正帝,为何突然如此亲民。

    有人已经提前回宫了,就算没有挂起缟素,对外发丧音,怕也已经开始准备了……

    隆正帝此举,是为了以防万一,有人想作假成真……

    当然,贾环觉得隆正帝想的太多,胆子也太小,而且猜疑心太重……

    可是对于一个帝王来说,尤其是对一个习惯了“朝不保夕”的帝王来说,这种举动,已经近乎为本能。

    也可以看出,他对那人的防范到了何等地步……

    想起这次布局跳出来的人,贾环就忍不住露出一抹苦笑。

    到底不能英明神武的算尽天下事,其实想想也是,自古而今,又有哪个人真的能算尽世事?

    诸葛孔明六出祁山,哪一次不是妙计连天?

    最终却都功亏一篑。

    火烧葫芦谷,差点就烧死了司马懿父子,最终还是被其逃出升天,最终断了蜀国大业。

    武侯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他?

    这次他与隆正帝的布局,本想是借着风云激荡之际,先引出一些牛鬼蛇神,然后再引出一些趁着乱势,趁机作乱的幕后黑手……

    想法不能说错,也确实引出了不少大鱼。

    但两人也险些把自己给坑了进去,都损失惨重。

    贾环损失了一个中坚力量和队友,而隆正帝也损失了一个亲子……

    好在,相对损失而言,两人的收获更大些。

    隆正帝最大的收获,就是挖出了一票欲置他于死地的贼臣、逆子……

    想来隆正帝现在心中还在发寒,他怕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一直守卫着皇宫大内的御林军副统帅梁建,竟会是叛逆!

    毫无疑问,御林军内部将会大洗牌。

    御林军属皇室直属,不归军机阁署理。

    隆正帝若是不趁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掺一些“沙子”进去,那他就真成傻子了……

    贾环也没想到,废太子已经薨了十几年,居然还有人想为他报仇……

    再有荆王一脉和那些宗室王公,居然在做着裂土分封的美梦!

    真正是可笑……

    可惜的是,这次牵扯进去的宗室,实在太多了。

    即便是刻薄寡恩、嫉恶如仇的隆正帝,恐怕也无法。

    否则,既无法与太上皇和皇太后交代,也无法与天下人交代。

    贤名如汉文帝,都要因为““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的歌谣而感到头疼棘手,更何况是原本就有“刻薄寡恩”之名的隆正帝?

    想想隆正帝的憋屈,贾环的心情忽然好了许多……

    而他自己最大的收获,却是得益于当了回“奸臣”,将方家父子给坑惨了。

    方南天生死不知,找到时,几乎都没了呼吸和脉搏……

    其麾下的几员得用大将,亦是死伤殆尽。

    方系根基震荡。

    这也是牛奔几个还能笑出来的原因。

    因为虽然荣国一脉损失惨重,但除去死伤惨重的方系人马,剩下的有足够军功打底,有资格取代空出来这些位置的人,其实还是荣国一脉的人。

    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挪移,终究还是在荣国一脉内部折腾……

    而只要军中的重要位置都在荣国一脉手中,至于是谁去坐,其实没多大分别。

    甚至在他们心中,用一个从不好亲近的宁至,再加上一个志大才疏的柳芳,换掉荣国一脉的老对头方系近乎全军覆灭,实在是一个赚大了的好买卖……

    贵族豪门的出身,注定了大家不能像街头巷尾的单纯少年一样,只以好坏义气做思考。

    大家的思虑中,从懂事起便开始掺杂起利益的成分了。

    而且随着年纪的增大,这种比例也会逐渐增大。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坏事,而是成熟……

    除此之外,贾环还有一个不小的收获。

    赢时、赢皓这一对仇人,一个身死,一个被软禁起来,回去之后,多半也不会轻饶。

    隆正帝的丧子之痛,多半是要发泄在赢皓身上。

    听说,赢皓一直在哭求着面圣解释,也不知道他能否解释回一条命……

    总的来说,这次铁网山之行,贾环收获还算不错。

    只是,对于真正的幕后黑手没有查出,他还是有些不甘……

    幕后黑手,到底会是何人?

    贾环于马上捏了捏眉心,怎么都想不透……

    因为要护驾龙撵,所以行军速度并不快,贾环并没操控马缰,任由胯.下宝马跟随大军随波而行,他在马上自想心事……

    宁至死前,虽然说出了“皇太”二字。

    但贾环却一个字都不信。

    算起来,“皇太”二字之后,无非是一个“后”字,或一个“孙”字。

    但若说这两人是主谋,却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皇太后或许有这个心,她不喜隆正久矣。

    但她绝没有这个能力,更没有这份愚蠢。

    而皇太孙,他兴许有观望之心,但若说他调动宁至兵变……

    是以,贾环是万万不信的。

    以他对赢历的了解,这位皇太孙自负是有的,架子大也是有的,但绝不是蠢货。

    只是……

    贾环的目光看向了龙撵方向……

    他相信,但龙撵里的那位怕是不会这样想。

    涉及到皇权,一切就都不再理智。

    这颗猜疑的种子,怕是已经在隆正帝心中生根发芽了。

    宁叔,或许,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可是,你和你身后之人,难道就想不到,只要太上皇出关,你们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枉然吗?

    你的牺牲,又会有什么价值呢?

    贾环茫然。

    ……

    “驾!”

    “驾!”

    “吁……”

    “兀那道人,止步回避!圣驾在此,焉敢冲撞?还不速速避让!”

    官道上,一骑奔马飞奔而来,堪堪在行围大军前数十米处停住,两名御林军忙飞奔而出,前去驱赶。

    因为隆正帝不让提前清道,所以官道上不禁行人往来。

    但其他行人来往,远远的看到一面面迎风招展的明黄绣龙旌旗后,也会明白皇帝在此,早早的就跪在道路两侧,等待天子路过。

    然而,这一骑从京城方向急驰而来的快马,竟一直迎着大军而来。

    直到队伍正前数十米,才将将勒住马匹,还并未让道。

    面对御前侍卫的驱赶,一身道士妆扮的中年道人却抱拳道:“这位军爷,宁国侯可在军中?

    吾乃宁国家仆,宁国府中有十万火急之事,吾要立见侯爷,还请通融!”

    那御前侍卫闻言,顿时犹豫起来。

    若是换做其他勋贵家仆,他就算不乱棒打走,也要斥开。

    可是宁国府的……

    其中一名御林军低声道:“要不,你带他从旁边绕过去吧?真有急事,咱们也担当不起啊!”

    另一名想了想,点点头,道:“那好吧,反正宁侯所在不远。”

    商议罢,那名御林军对道人道:“你跟我来吧,注意,不得喧哗,不得惊扰圣驾。”

    “我知道了。”

    道人抱拳应道。

    而后,便跟着御林军,绕到路边,往前走去。

    待一队队前营人马走过后,直到看到一面黑云旗飘扬,道人便知是贾家旗帜,就要上前,却被那名御林军一把拉住。

    道人不解看去,那名御林军恼道:“你不要命了,大军行伍间,擅闯者杀无赦。

    宁国府以军法治家,你身为宁国家奴,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你自己看……”

    道人闻言莫名,转头看去,瞳孔顿时收缩起来,不知多少把手弩,此刻正平举相向。

    “什么事?”

    韩三负责侧翼,发现动静后赶了过来。

    御林军见状忙上前,道:“大人,此人自称宁国家仆,言有十万火急事求见宁侯。故卑职将其引来……”

    韩三闻言面色一变,看向道人,惊道:“道成师兄,你怎么在这?”

    韩三等人敬乌远为师长,道成为乌远弟子,便以师兄相称。

    道人正是道成真人,他闻言,对韩三道:“快去禀报公子,就说我有十万火急事相告。”

    韩三看了他一眼,道:“你跟我来。”

    道成闻言,忙跟了上去。

    队伍在前行过程中变阵,分开了一条道,让两人进去。

    一直往里走了十数步,道成方才看到贾环等人。

    贾环看着韩三带着道成赶来,眉头微皱,有些疑惑道:“你怎么来了?”

    道成看着贾环,面色愧然,沉声道:“公子,昨夜有初窥武宗的贼人闯入府中,恰巧遇到府中小姨娘和四小姐等人,小姨娘为保护四小姐,被贼人以化血暗劲所伤,此刻危在旦夕,请公子速调董姨娘或蛇娘回府相救。道成护卫不利,甘守公子责罚!”

    此言说罢,满场皆惊!

    众人齐齐看向贾环,目光担忧。

    而贾环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怔怔的看着道成。

    这一刻,即使距离较远的士卒们,也纷纷朝这边看来。

    他们不明白,为何忽然间,那一块的人,似乎连呼吸都屏住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