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二十六章 悲伤至极
    “陛下……”

    灞上大军中,贾元春泪眼婆娑的看着对面之人,面色动容的唤道。

    眼神中除了关怀和担忧,以及再相逢的喜悦外,并无一丝怨色……

    即使心情阴沉暴怒,可隆正帝在这种眼神注目下,目光还是柔和了下来,甚至隐隐有一丝歉疚之意。

    “陛下,万幸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贾元春用绣帕抹去了泪水,看着隆正帝喜悦道。

    隆正帝点点头,语气微微柔和道:“朕无事,让爱妃担心了……去后面大营歇着吧,明日随朕回宫。”

    “是。”

    贾元春屈膝一福,恭敬道。

    不过回身上轿前,却用担忧甚至哀求的眼神看了眼面色阴沉的贾环。

    贾环强笑着点点头,示意无事……

    之后,一队人马便护送着贾元春等人去了后方。

    待贾元春乘着凤轿离去后,气氛再次沉重了下来。

    隆正帝没有给贾环,以及瞠目结舌看着他的牛奔等人解释的意思,转身上了龙撵。

    牛继宗、侯孝康、韩德功并十数位武勋大将护送在侧。

    在龙撵旁,还有两队僧兵。

    而龙撵上一隅,坐着少林达摩院首座,性一禅师。

    不过,在龙撵的后面,有两个高大的囚笼,一个囚笼里枷着裘良,而另一个囚笼里,枷着柳芳,面如死灰……

    他的罪名,足够抄家杀头了。

    此刻,柳芳满是悔恨的双目,含泪遥遥看着贾环,欲言又止……

    只是,贾环除了最先扫了他一眼外,就没有再看他。

    而就在他再次翻身上马,想要与众人一起往前走时,龙撵上传来苏培盛的声音……

    “陛下有旨,诏宁侯上撵随行。”

    “快去啊……”

    牛奔压低声音,对身旁面色木然的贾环说道。

    秦风也在一旁连使眼色。

    他们纵然是傻子,也猜到了贾环之前那么多“大不敬”之举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之前那位皇帝,竟然是个冒牌货。

    如此一来,一切就说的通了。

    一旁的温博想的与众人又有些不同,他在想,方家父子现在的心理阴暗面积有多大……

    ……

    贾环没有耽搁太久,就上了龙撵。

    在上去之前,牛继宗眉头紧皱,目光深沉的看了他一眼。

    贾环不动声色的轻轻点了点头……

    “哼!”

    看到贾环上了龙撵后,随意往地板上一坐,一言不发,隆正帝冷哼一声。

    性一禅师眼神也扫过了贾环,目光有些复杂……

    少林三圣僧名扬海内,性普、性智、性一三僧,分修过去、现在和未来佛。

    可观过去、现在、未来。

    性一禅师所修的,正是未来佛。

    但是,他却不能完全观透贾环的未来……

    “宁侯啊,奴婢当真没有欺你。

    陛下之前几次下旨,要贵妃暂且回避,是贵妃自己坚持留下,与陛下一起……”

    苏培盛见贾环满脸阴沉,以为他还在因贾元春被留在大营而生气,便小声解释道:“不过,陛下已经吩咐过奴婢,最后临走时,一定要带上贵妃。宁侯你……”

    “好了!”

    隆正帝冷喝一声,止住了苏培盛的话,语气有些讥讽道:“你以为他是在为贤德妃生气吗?

    他是在为宁至、柳芳之流生气。

    哼!

    怎么,你还想为他们求情不成?

    还有脸跟朕掉脸子!

    若不是朕懒得与你计较,你之前建议朕去蓝田大营,朕都要与你分辨分辨。

    你连牛继宗都信不过,却去信一个逆贼!”

    贾环长叹一声,摇头苦涩道:“不是臣信不过牛伯伯,而是他手下人太多,臣担心走了风声……

    陛下,臣不是在为宁至开脱,只是,这件事着实可疑。

    好端端的,他又没疯,他怎会……”

    “嘿嘿!他怎么会?”

    隆正帝忽然阴冷一笑,声音森寒,咬牙道:“你没听到吗?人家要,诛昏君,扶太孙!

    这个逆贼!!”

    也不知到底是在骂哪一个……

    贾环“啧”了声,面色无奈道:“陛下,这种鬼话显然就是胡言乱语……谁还真信?”

    隆正帝闻言,面色阴晴不定,看了贾环一眼,见他一脸“扯淡”的神色,心中又好气又好笑,哼了声后,骂道:“你懂个屁!”

    一旁的苏培盛闻言,嘴巴抽了抽,忙咳嗽了声。

    然后用眼神示意隆正帝,您旁边还坐着一位高僧大德呢……

    隆正帝见之,黑脸微微一红,自知有失君仪。

    当然,他并不认为是自己粗鄙,而是被一个没文化的小赤佬给带坏的……

    只是这个时候,他也不想去跟性一禅师打什么仪礼虚言。

    只能将脸阴的更沉,跟一座冰山一样。

    这幅神色,让一旁的苏培盛愈发噤若寒蝉,看着也沉着一张脸不肯让步的贾环,心里苦笑不已。

    不过,他也有些同情……

    苏培盛对于贾环和隆正帝两人之间的密谋,还算比较清楚。

    尽管知道的不是很全面,可他也知道,这个局其实是隆正帝、贾环还有李光地三个人合计的。

    目的,就是为了抓出暗中的那个黑手。

    在大军出征西域前,不能再让黑手在暗中作乱了。

    上一回是因为贾环误打误撞发现了敌方的神火油,否则,大秦的江山现在是什么样还不知道。

    对于这只幕后黑手,贾环曾经担保,可能会是荣国一脉的,但绝不会是方南天、温严正、施世纶、还有宁至这几位荣国系的顶级大佬。

    甚至,他还建议隆正帝躲在蓝田大营。

    因为他以为,就算出了内贼,也多半是在牛继宗的麾下……

    还好,隆正帝以看不透宁至为名,拒绝了这个提议。

    也幸好如此,不然的话……

    整个贾家都难逃厄运。

    当然,如果真按贾环说的做,今天的事,或许也不会走到这步……

    不过这是后话了……

    苏培盛可以理解贾环现在的心情。

    宁至作为荣国一脉顶级大佬之一,这次出事,带来的影响之恶劣,不言而喻。

    贾环算计了半天,结果把自己夹带里的中坚给算了进去,不得不说讽刺……

    不过,也不完全是坏事。

    因为宁至其实算不得贾环夹带中的人,否则的话,贾环也不会和隆正帝算计这一出。

    自然,贾环很清白的撇清了关系。

    隆正帝之前的话也只是气言……

    但不管如何,贾环此刻的心情很糟糕,是一定的。

    “陛下,臣还是觉得宁至可能被人哄骗了。

    而且,他肯定也不会是西域的幕后黑手。

    您想啊,他跟牛伯伯都不对付,看不顺眼,跟秦叔叔就更不对付了。

    他的手如何能伸到兵部和黄沙军团去?

    没有兵部的配合,那十八名斥候的家人,决计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消失的。

    那个负责每年给这十八家军属发放银米的文书小吏虽然已经死了,可他也不是宁至能操纵的。

    陛下,臣这么说不是想给宁至求情。

    叛逆之罪,自有国法论罪。

    罪不容诛!

    只是……臣却不想放过真正的幕后黑手。”

    贾环面色肃然的对隆正帝说道。

    隆正帝目光阴沉的看了贾环一眼,寒声道:“一会儿拿住了这个逆贼,自然有办法审出幕后黑手。

    贾环,这件事,你不要再插手干预了,更不要给哪个求情!

    否则,只会牵连更多人进去。

    朕的那些逆子,还有王公世子,这次都被怂恿进去。

    朕连他们不打算宽恕,更何况是那起子逆臣贼子!”

    贾环自忖在隆正帝跟前算是胆大的了,可是听到这句杀气四溢的话后,还是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是啊,连宁至被人怂恿谋反,贾环都心痛不已。

    更何况,是隆正帝的亲儿子和子侄们……

    他们两人这个局设的,真是……

    贾环心中苦笑一下,在隆正帝的注目下,点了点头。

    “陛下!”

    龙撵忽然停住,牛继宗的声音响起。

    “何事?”

    隆正帝沉声问道。

    牛继宗道:“前方……反贼宁至并蓝田大营的几十残兵逃了过来,被前营包围住了。”

    龙撵内沉默了一下,而后才传出声音:“起驾,朕要去看看这个逆贼。”

    “遵旨!”

    队伍再次启程,半柱香后,龙撵再次顿住。

    贾环率先跳了下来,又往前走了数十步,冲开如林般密布的大秦戟和士卒,看到了一群凄惨之极,似乎连站都站不住的士兵,拥着浑身被血浸透的宁至……

    面色有些惨然的贾环看着被无数兵马弓弩包围起来的宁至,沉声道:“宁叔,我最后再叫你一次宁叔……

    看在泽臣的面子上,你能否告诉我,到底是哪个在后面?”

    宁至的伤很重,左臂已经没了,脸上也是血肉模糊,右眼也不见了……

    只是腰背,却依旧笔挺如松……

    他单眼看着贾环,眼神坚韧,似乎一点不为身上的伤感到痛苦。

    他缓缓的举起右臂,满是血迹的右手中,露出一块染血的金牌,而后用沙哑的嗓音道:“太上皇密旨,诛昏君,扶太孙。”

    “宁至,这句话,你自己信吗?”

    隆正帝在性一禅师和牛继宗等人的陪同下,走了过来,阴沉的眼睛看着宁至,寒声问道。

    “你……”

    看到隆正帝出现,宁至终年不化的脸色终于变了,看起来极为惊骇。

    隆正帝脸上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沉声道:“怎么,看到朕还活着,你很意外吧?”

    宁至闻言,惨然一笑,身形晃了晃……

    “说,到底是何人让你谋反弑君?”

    隆正帝咬牙寒声道。

    宁至惨然道:“陛下,若非是这枚太上皇金牌,我又如何会行此没有后路之事。”

    隆正帝闻言沉默了下,又道:“将金牌交上来……”

    宁至没有犹豫,将金牌投掷给迎上数步的苏培盛。

    苏培盛小心用金黄锦帛擦拭干净金牌上的污血后,悄悄看了看,面色一变,然后屏住呼吸,躬身呈献给了隆正帝。

    隆正帝没有接手,他只在苏培盛捧起的手上看了眼,眼睛就紧紧眯,瞳孔收缩成针。

    太上皇的御命金牌,世间还没人能仿制的出。

    因为“如朕亲临”那四个字,并非是铸造的,而是太上皇以指为笔,写在金牌上的……

    隆正帝岂会不识?

    仿制不可能,偷盗就更不可能了……

    这世上,还没人能从龙首宫偷到东西。

    那么,难道真的是……

    不对,那也不对……

    太上皇若想废了他,传位给赢历,不用这么麻烦。

    只要一道旨意,让他禅位即可……

    既然不是太上皇,那么拥有金牌之人,便只有……

    难道,真的是那个逆子,他等不及了……

    想想自己当年的心情,隆正帝心中的怀疑,愈发如同雨后野草般,疯狂生长。

    “宁至,是何人将你打成这般?”

    余光看见摇摇欲坠,凄惨之极的宁至,隆正帝忽又问道。

    宁至气息越来越弱了,他勉力道:“是……是皇太孙手下的,一僧一道。”

    隆正帝闻言,眼角抽了抽,转头看向一侧的一个黄门打扮的人,那人躬身道:“圣上,白云禅师和玄空真人,确实都是皇太孙的人。”

    贾环目光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如果他没猜错,此人便是隆正手下,中车府的首领……

    “很好……”

    隆正帝轻不可闻的咬牙吐出两个字后,而后又道:“皇太孙现在何在?”

    “禀陛下,皇太孙似乎被贼人袭击,受了重伤,临昏迷前,太孙下令,先一步回城了!”

    黄门躬身再答道。

    此言一出,让无数人色变。

    实在是太巧了些……

    “父皇!”

    “父皇!父皇啊……”

    就在隆正帝阴晴不定的站在那里,不知想什么时,外围忽然又传来一阵悲伤凄哀的呼喊声。

    隆正帝闻言一皱,犹豫了下,还是看了身旁的牛继宗一眼。

    牛继宗会意,做了个手势,其麾下一员将领挥舞了几下令旗,一队人马出列,从包围圈外围离去。

    过了一会儿,又从外面压来了一群人,一群身着金色莽龙袍的龙子龙孙走来……

    为首之人,正是满面仓惶的赢时。

    然而他此刻,身上哪里还有半点皇子皇孙的傲气。

    全身上下狼狈不堪,披头散发,金黄色的莽龙袍也碎成了碎片,全是土色。

    但他似乎并没有在乎这些。

    远远的看到隆正帝好端端的站在那里时,原本满面悲伤仓惶的赢时,却忽然笑了,而且还笑的极为开心,他一边跳脚招手,一边高声喊道:“父皇,你真的没事!父皇,你真的没事……”

    能站在此处的,无一不是人精,哪里听不出赢时的喜悦,的确是发自肺腑的……

    隆正帝看着这个没成年就被出继的儿子,看着他眼中的喜色和放心,鼻子忽然有些发酸。

    只是……

    天家,却容不得反贼。

    隆正帝狠下心来,挥了挥手,不再看那边。

    牛继宗见之,心中一叹,又比划了个手势,令旗挥舞,押送之人,便要将赢时等人带下去。

    等待他们的结果,多半就是夺爵圈禁……

    赢时见之,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他嘶声喊道:“父皇,是赢历害我!父皇,是赢历害我啊……”

    然而,他的喊声并没有让隆正回头。

    被甲士推搡着后退的赢时见之,眼中满满都是绝望之色。

    他泪流满面,用力哀声喊道:“父皇,儿臣真的没有想过要害父皇,儿臣真的没有想过啊……”

    只是,咬紧牙关的隆正帝,依旧不为所动。

    “父皇,对不起,儿臣不孝,让您失望了……

    父皇,下辈子,儿臣还做您的儿子。”

    绝望至极的赢时喊罢,他忽然一下撞在了挡在他前面的士卒身上,在士兵猝不及防间,一把抽出了对方的腰刀,而后反手划过脖颈……

    鲜血,如冬梅洒落……

    隆正帝听到最后,已经感到不对了,他猛然转头看去,想要开口阻拦。

    然而,哪里还来得及……

    入目处,只有那双已经缓缓散去光泽的,眷恋濡慕的眼神……

    父皇,下辈子,儿臣还做您的儿子……

    隆正帝踉跄一步,一下捂住心口,身体都轻轻的颤栗了起来,满面惨白,痛楚……

    赤红的眼中,擎满了泪水……

    这个状态的隆正皇帝,连苏培盛都不敢上前。

    他只能频频以目示贾环,让他发发善心,搀扶一把皇帝。

    看到这一出,贾环的心情也颇有些震动,他上前一步,对隆正帝轻声道:“陛下,您……”

    “贾环!”

    隆正帝却用一声爆喝堵住了贾环的话。

    贾环下意识的应道:“在!”

    “给朕杀了他!给朕杀了他!!朕要他死!!!”

    ……

    ps:铁网山的戏份算是结束了,后续部分要回城处理。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剧情,虽然反响一般,订阅和收藏也没涨多少,不像写园子戏时涨的多,但就我个人来说,还是比较满意的。

    因为我不可能永远只写自己擅长的,总还要发展新的路子。

    很久之前的战争戏时,就算是一次尝试。

    但很显然,那次尝试失败了。

    订阅狂掉了一半多,幸好一转剧情,大家又都回来了,就是这么神奇……

    但这一次,咱们应该不算失败,订阅涨的虽然不多,但确实一直都在涨。

    因此我要谢谢大家的宽容和支持。

    咱们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