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再变
    “杀!”

    “杀!”

    隆正帝之死,让整个战场为之一静后,却也更激起了援军的疯狂之气。

    连此前只伤人不杀人的白云禅师和玄空真人两大化外高手,此刻却都化身为降妖除魔的伏魔金刚,出手再不留情,招招致命。

    以二人为尖峰的援军,竟又生生杀尽了三百蓝田锐士。

    当军队不能以军阵围杀时,仅凭个人力量,武宗就可如同人形怪兽,杀戮无数,所向披靡。

    而方冲看着方南天被宁至一掌击中胸口,倒飞出去,摔倒在地后生死不知的模样,更是杀红了眼。

    方家疯虎劲在他不要命的疯狂状态下,发挥出了极大的杀伤力。

    不止如此,因为方南天手下的几员大将,此刻也都死伤殆尽。

    而方冲身后的一干衙内,大都是这些人的子侄,此刻亦都发疯般的杀敌。

    他们都是武人,大多二三品的武道修为。

    虽然不高,但也远比对面的蓝田锐士强悍的多。

    蓝田甲士的战斗力之所以远胜于寻常士卒,除了他们平日里非人一般的严苛训练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被练的不畏死亡。

    悍不畏死者,必勇猛无敌。

    但是,当一群武人也发起疯来,不计生死时,蓝田甲士再过悍勇,也只能力尽而亡。

    单凭力量,他们就远远不是开筋锻骨之后的武人的对手。

    更何况,这群武人还在两个暴怒的武宗高手的带领之下。

    不过,即使如此,三百蓝田甲士战死,也拉了二百多御林军陪葬。

    并且,除了两位武宗外,其他人,人人负伤。

    但是,他们终究还是败了。

    这种战果,打破了蓝田军近乎无敌的神话。

    使得剩余的御林军,不再畏惧。

    只要在这些武人高手的带领下,他们同样能拼杀蓝田锐士。

    五千袍泽对阵三千蓝田,如今却仅剩他们三百余人。

    这种奇耻大辱,激起了老秦人骨血中的悍勇。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与子同仇!

    他们要,复仇!

    然而,在所有人都惊骇杀戮时,也有暗自高兴之人。

    比如说,赢历。

    他的父皇隆正帝,驾崩了。

    居然真的驾崩了……

    尽管,宁至是打着他的名头杀死了隆正,会给他带来无穷的烦恼。

    但,也只是烦恼而已。

    真正能主宰他命运的人,只有太上皇。

    而太上皇,绝不会相信这件事是他做的。

    这就足够了!

    至于那些明枪暗箭,阴谋诡计和滚滚骂名,就让他们尽管来吧。

    赢历无所畏惧!

    尽管会付出这般大的代价,但是,他也不是没有收获……

    他最大的收获就是……

    隆正皇帝,驾崩了。

    那么他死后,皇位的继承人,自然就是他这位皇太孙!

    赢历原本以为,他至少还要再做十年的太子。

    因为太上皇是六十岁退的位,而隆正帝今年已年逾五十。

    为示恭敬,不僭越,隆正帝大概也只能在皇位上坐到六十岁……

    可是……

    现在看来,他大概只用再做一天的太子了。

    这种情况,自古而今,没有哪个太子会不高兴……

    但,他现在还不能高兴。

    因为他要先除去一个人。

    宁至不死,赢历心实难安。

    他根本没有想过要撬开宁至的嘴,从他口中问出幕后黑手的打算。

    没有人能从一个武宗口中强迫他说出他不愿说的话。

    连一个普通的蓝田士卒都如此不畏惧死亡,更何况是宁阎王?

    想来,即便是生擒了他,从他口中得到的,永远也只有“诛昏君,扶太孙”这两句话。

    反而会给更多有心人攻击他的把柄。

    因为谎话说上一百遍,就会成真。

    影响实在太坏,太恶劣。

    所以,宁至必须死!

    而且,还得死在他的手里,以洗刷清白……

    “父皇!!”

    一道伤心之极,凄厉之极的呼喊声,从赢历口中发出,令闻者伤心。

    他跪倒在地,泪流满面的遥遥看着被宁至穿心而死的隆正帝。

    负责保护他的青龙想要将他搀扶起,却被赢历一把推开。

    赢历对青龙怒吼道:“去,给孤杀了那个弑君逆贼!杀了他!”

    青龙闻言,犹豫道:“殿下,臣要保护殿下……”

    赢历怒道:“叛贼都要死绝了,孤还用你保护什么?去杀了宁至,孤要他的脑袋!”

    青龙闻言,看了看周围,还是有些迟疑……

    他是奉太上皇之命,保护皇太孙安危的。

    赢历见竟指挥不动青龙,他这次是真的有些动怒了。

    眼神如刀一般的死死盯着青龙。

    青龙自然也看得出,赢历动了真怒。

    他不好再推辞,对赢历拱手一应后,又转头对身后的太监吩咐了声,务必保护好太孙,然后朝前方露台处奔去。

    这个时候,宁至已然和白云禅师与玄空真人战在了一起……

    宁家功法,以杀入道,锋利无匹。

    此刻宁至,不再以空手对敌,手中一把精钢剑,将宁家剑法使的炉火纯青,杀气四溢。

    只是……

    他虽然亦为武宗,却难敌同为武宗的白云禅师和玄空真人的夹击。

    尤其是,当他不再使出那招挥手退敌的武功后……

    伤势渐出。

    蓝田大营最后三百余甲士,正在与方冲、傅安、李武等一干衙内率领的御林军厮杀。

    被激起悍勇不畏死心气的御林军,也敢正面硬憾蓝田锐士。

    尽管实力依旧悬殊,但有了几个武道高手的加成,也杀的难解难分。

    惨烈!

    随着蓝田甲士的不断倒下,自方冲起,人人身上带伤,甚至还有从此倒地不起的衙内。

    方冲心中在滴血。

    今日方家的损失,堪称惨重!

    就算他父亲方南天只是重伤不起,可他麾下的几员大将,却都死光殆尽。

    如果他父亲再出事,方冲都不敢想象,方家会成什么样……

    那将会一瞬间从顶级勋贵,落入二流……

    悔啊!

    若是早知如此……

    不愿多想,满满是伤,方冲将满肺腑的悔恨,化为疯虎杀劲,狂暴杀敌。

    他只求能给身后之人留下好印象。

    否则方家,便是满盘皆输……

    在其身后的不远处,赢历目光淡淡的看着这一幕。

    薄薄的唇角,弯起了一抹弧度……

    杀吧,杀他个翻天覆地。

    只要能将这起子叛逆斩尽杀绝,让他们都死在我的手中,看谁还敢说他们是我的人……

    事情,似乎一切又都回到了原来的轨迹。

    虽有瑕疵,但终归都还……

    “混账!!殿下小心……”

    就在赢历心中隐隐得意时,忽然,从周围的黑暗中响起了一声暴怒之极的厉喝声。

    赢历有些震惊,有些茫然。

    这道声音,似乎很熟悉……

    他是……

    赢历细眸忽然圆睁,头发发麻,下意识的从马上跃起,想要尽快逃开此地。

    然而,他人刚刚飞起,一道黑影却从后方迅速逼近。

    一道剑光闪过,刺在了赢历的腰身。

    “啊……”

    一声惨叫,赢历从半空中跌落,摔落在地。

    然而,劫难未尽。

    他跨下坐骑,受此一惊,忽然惊马,仰头发出一阵“聿聿聿聿”的嘶鸣声,向前疯奔跑去。

    千斤铁蹄,却恰恰踩踏在了赢历身上,两腿之间……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