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二十三章 无情
    “赢历!你这个丧心病狂的混账!

    你这个弑君弑父的畜生!

    你都已经是太孙了,为何还要杀我父皇?

    我和你拼了!!”

    中央皇帐被围,大火燃烧,这等惨变使得皇太孙营前的“战争”都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面色骇然的看着这一幕。

    当那句“诛昏君,扶太孙”的震天口号喊出后,更是无人肝胆俱裂,面色惊恐的看向赢历。

    而原本已经心如死灰的赢时,却在这时忽然爆发了。

    他双目赤红,全身颤栗,疯狂咆哮着想要冲破包围圈,去杀赢历。

    他纵然被无情出继,他纵然被无情对待,可在赢时心中,隆正帝依旧是他的父皇,那个在幼时疼爱他抱过他的父亲……

    然而,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谁比他更愤怒,大概就是赢历了。

    他想不通,难道在别人的眼中,他已经弱智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他本就是太上皇钦定的江山继承人,位置比隆正帝还要稳固。

    甚至连手中的权利,都不比皇帝差多少……

    而他今年才不过十六岁,又何必去做这等遗臭万年的蠢事?

    这事若真是他做的,哪怕太上皇再看重他,待出关后,也一定会亲手废了他。

    不,太上皇会亲手毙了他!

    弑君弑父,与畜生何异?

    尽管他原本的确是想借他人之手……

    但他绝不会亲手去做!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有此安排,他也绝不会让人和蠢猪一样喊出这等口号。

    李世民玄武之变,干的是杀兄囚父的勾当,可明面宣传上,他却扮演成了一个十足的委屈受害者,是被迫害之下万不得已才反击的。

    而且事后,李世民对他父皇也是礼遇有佳,奉养在深宫中,美女美食佳酿从不敢缺半点。逢年过节,还去给他老爹跳个舞解解闷……

    但即使如此,千百年后的今天,玄武门之变依旧是李世民怎么都洗刷不掉的污点。

    李世民这般谨慎,找了那么多借口宣传无辜都尚且如此,他赢历难道就没读过书,对此一无所知吗?

    他得多愚蠢才会喊出这种口号?

    一个君王,若德行不配,没有足够的威望,他是无法真正御宇海内的。

    他又怎会如此不智呢?

    可是,光他明白没用!

    得别人明白才成!

    他现在就是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干系。

    纵然太上皇会信他,不会动摇他的根基地位,可是,在此地的王公大臣们不会信,武勋亲贵们不会信,成千上万的军卒们更不信,从这上万张口中传出去的话,将会让他背负起“弑君弑父”的千古骂名!

    如今谁会信,会信宁至不是他的人?

    如果宁至不是他的人,又怎会搭上满门,搭上九族的性命,来给他赢历铺路?

    至于动机,也很简单。

    赢历不想像隆正帝一样,当一辈子的泥塑菩萨。

    他要抢在隆正帝收复西域前,成为帝王!

    尽管牵强些,但是赢历相信,愿意相信这个借口的有心人,太多太多!

    这是一记阴毒之极的绝杀!

    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玷污他的名望,让他坐不稳江山。

    不……

    不止如此!

    似乎想到了什么极恐之事,赢历的双手甚至都微微颤栗了起来。

    如果宁至杀了隆正帝,他会很难……

    会有无数的明枪暗箭、阴谋诡计以及滚滚骂名向他袭来。

    但这些他都不怕,因为太上皇会相信他,这些都动摇不了他的根基。

    待他成就一番伟业之后,自有人替他歌功颂德!

    可是……

    如果隆正帝还活着……

    赢历都不敢想象,他日后的日子会是怎样的。

    即使他相信隆正帝会明白,这是一个粗浅的离间之计,但隆正帝依旧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待他了。

    深谙帝王心术的赢历,将心比心,他实在太了解一个帝王的内心,到底有多敏感,多猜疑,多小气……

    隆正帝若活下去,那么自今日今时始,他们父子之间,便再无亲情!

    只有猜疑!

    这,才是会真正动摇他皇位继承人的绝杀之招!

    念及此,赢历心中恨欲狂!

    好一个卑鄙阴毒的计谋。

    只是,纵然他想明白了,活着的隆正帝要比驾崩的隆正帝对他更不利。

    可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能再迟疑了。

    再迟疑下去,他就真的成了主使宁至弑君的幕后黑手了。

    “傅安、方冲!”

    赢历双眼赤红,厉声一喝。

    “在!”

    傅安和方冲两人抱拳应道。

    赢历咬牙道:“立刻结束战斗,将这起子作乱贼子拿下,但有反抗者,杀无赦!

    而后,速速带人,前去勤王救驾!

    孤要,活剐了宁至奸贼!”

    “喏!”

    方冲和傅安两人,都是长于侯门高府的世家子,见惯了阴谋算计,在经过最初的惊骇后,两人立刻就反应过来,宁至绝不会是太孙之人。

    因为皇太孙绝不会愚蠢至斯。

    此刻听闻命令后,两人岂有不拼死效力的道理?

    与未来至尊的患难之交,始于今夜!

    富贵可期!

    更何况,方冲还在担心他的父亲……

    原本就是猫戏老鼠的游戏,当猫认真起来,甚至变成虎后,战斗一瞬间结束。

    其实听了赢历那句“杀无赦”后,敢反抗的人也就没多少了。

    就一个疯狂的赢时,被傅安一记手刀砍在后颈,也便昏了过去。

    收拾完这些人后,方冲、傅安就想带人前往救驾。

    赢历却又拦住了他们,而后看向身后的一僧一道。

    对着他们,赢历躬身一揖。

    白云禅师和玄空真人纵然身为武宗,在江湖上地位尊崇。

    可是他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二人哪里敢受赢历这一拜,连忙避开后,又反向拜下。

    白云禅师沉声道:“太孙殿下万不可行此大礼,吾等既已答应襄助于殿下,自然会听从调遣。更何况人皇有难,吾等本不该袖手旁观。”

    玄空道人亦言:“但请殿下吩咐。”

    赢历闻言,面带感激,道:“蓝田军战力素来冠甲诸军,此刻虽仅余千人,又是疲惫之军,但孤依旧担心,这里仓促集结的军队无法速战速决。

    所以,孤想拜托两位高人,相助一臂之力,镇压叛逆,救出我父皇!

    事成之后,我赢秦皇家,必然感激不尽!”

    若单是一个武宗,单独去面对成阵势的蓝田甲士,自然是作死行为。

    但若一个武宗混迹在军阵之中,那其所造成的杀伤力,绝对惊人。

    只那恐怖的力量攻击,就几乎无人可挡。

    白云禅师和玄空真人闻言,再次一应后,便跟着方冲和傅安两人的队伍一起出发,前往皇帐方向了。

    待他们出发后,赢历又带着青龙并一干侍卫太监,也朝中央皇帐方向移去。

    不过,却始终保持着安全距离。

    所谓安全距离,即如果方冲等人战败,防线被突破,赢历等人依旧拥有足够的缓冲距离去转移……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是赢历自幼时起便受到的帝王教诲,他深以为然。

    这也是他很难将贾环那一套看入眼的原因。

    他以为,不管因为什么,自贱而轻浮者,都难成大器,不值得太过重视。

    而对于贾环所坚持的亲情和兄弟义气,在赢历心中,更是与笑话无异。

    自古而今,哪一个成大事者不是心狠手辣,冷酷无情?

    就是文武百官,亿万黎庶皆齐声称颂的太上皇,又何尝不是如此……

    因此,赢历心中希望,此时,隆正帝已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