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二十二章 诛昏君,扶太孙
    “吁……”

    夜风渐起,山中微凉,却凉不过人心。

    于御林军阵前勒马,贾环凝视着对面,如同幽灵般,无声无息一步步挺进的蓝田大营。

    “请宁叔上前,小侄贾环有话要说。”

    蕴含了内劲之言,回荡在两军之间。

    蓝田营止步,一骑黑甲将军,缓缓纵马出阵。

    面沉如水,目光冷峻的看着贾环。

    “宁叔,收手吧,你没有一丝成功的可能……”

    贾环直视着宁至,语气沉重道。

    不仅因为他将失去一个长辈,更重要的是,从今日起,灞上、蓝田两大营被荣国一脉牢牢掌控在手中的局面,将会被打破……

    方家父子今日表现出的果断站队,让贾环都感到了压力。

    毫无疑问,事后,只要他们活下来,必然将会得到很大一部分利益。

    而荣国一脉,却会损失惨重。

    尽管,从长远来看,这种痛苦只是阵痛,是在净化荣国一脉中已经腐朽和堕落的部分。

    然而依旧十分痛苦。

    宁至闻言,看向贾环的目光微微闪烁。

    但贾环却可以看出,这种闪烁,并非是动摇……

    对于宁至这种心志坚韧到极致的人来说,如果贾环的一番话就能打动他,他也走不到今天这步……

    只是,贾环依旧想再努力一番。

    “宁叔,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有什么苦衷。

    但不管你为了什么,你就不想想泽臣吗?

    你为了你的理想,为了你的信念,你什么都可以做。

    可是,泽臣是无辜的。

    他为了得到你的认可,留在西域的千里戈壁和荒漠上,拼命的厮杀马贼,以锤炼武道。

    他本该有大好的前程和人生……

    还有川宁侯府的上百人,还有宁家的九族!

    你要让他们都送命吗?”

    贾环试着对宁至讲道理。

    可是宁至,只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就拨转了马头……

    不过在回归军阵前,他忽然开口道:“贵妃也在营中,我不会留情……”

    “你!!”

    贾环闻言,面色忽然一变。

    他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宁至却已经消失在战阵中……

    “环哥儿,现在怎么办?”

    牛奔等人已经赶了上来,出现在贾环身边,沉声问道。

    贾环深吸一口气,又深深看了眼对面渐渐始动的蓝田大营,那一张张面容麻木冷峻的脸,心头发寒。

    他对牛奔等人道:“我们走。”

    牛奔等人闻言面色一变,却没有开口问什么。

    因为周围都是御林军的人马。

    不过,当脱离了御林军范围后,牛奔有些气急道:“环哥儿,你和我爹到底在搞什么鬼?你今天一点水准都没有!”

    秦风也皱眉道:“环哥儿,不可儿戏……”

    只是,贾环却摇了摇头,于马上看了眼牛奔和秦风,又回头看了眼其他面色各异的衙内,沉声道:“奔哥,我现在需要你们的信任。”

    牛奔闻言,更急了,就要再说什么,却被秦风拦住。

    秦风道:“既然环哥儿这样说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牛奔“嘿”了声,气道:“我知道,可是……唉算了算了,等过了今夜,再找他算账!”

    贾环闻言,对牛奔等人一笑,然后拨转马头,打马奔行。

    方向是……凤帐。

    “这……”

    见此,连秦风都有些吃不准了。

    倒是温博,对面面相觑的秦风和牛奔二人道:“到了这个时候,还想那么多干嘛?跟上吧!”

    牛奔闻言,苦笑一声,爆喝一声“驾”,拍马狂奔,跟了上去。

    秦风、温博也紧随其后。

    诸葛道等人,脸色犹疑不决,不过,面面相觑下,最终还是化为了一声苦笑。

    拍马跟上。

    他们对贾环有极大的信心,至少,比他们自己独自行动,有更大的信心。

    更重要的是,他们绝不信,他们今天看到的是事实。

    在舆论传闻中,贾环的确是一个嚣张跋扈到极致,甚至到愚蠢的人。

    可是熟悉贾环的人都知道,他始终有一个底线,从来不去触碰。

    那就是保持对最高皇权的敬畏和忠诚。

    显然,今天他的行为,与这个底线有极大的不符。

    这种反常行为,说明了其中一定有他们所不了解的事。

    所以,他们选择,给予贾环信任。

    但其他的衙内们,此刻却没有这么心态。

    他们需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

    ……

    “环哥儿!”

    凤帐前,贾环等人凑齐的八百亲兵以军阵相列。

    为首的韩家兄弟见贾环打马赶来后,忙应了上去。

    贾环应了声后,翻身下马,看了看列阵的亲兵队伍,点了点头。

    亲兵与家丁护院最大的不同,不是因为他们更能打,单兵素质更强,而是因为,他们熟悉军伍中的一切,尤其是军阵。

    因此,韩大并没有费太大力气,就完成了整合。

    当然,终究还是难免战力出现参差不齐的情况。

    但这已经是目前所能做到最好的了。

    贾环没有与韩大等人多交谈什么,而是走向了凤帐。

    帐外有两名小黄门守着,从未见过这等阵势的小太监,脸色隐隐发白。

    他们虽然没经过兵变,可是长于深宫中,哪里会不知,宫廷中的每一次兵变,都意味着滚滚而下的人头。

    其中死的很大一部分,就是他们阉庶……

    “去通报娘娘,就说贾环求见。”

    贾环淡淡的道。

    小黄门哪里敢耽搁,赶紧入帐内通禀。

    没一时,又返身折回,躬身请贾环入内。

    贾环进入凤帐后,就见贾元春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尽管远处忽然爆起的厮杀声,让她脸色一白,可她还是坚强的以微笑看着贾环。

    贾环见状,叹息了声,知道如果不说点什么,今日他无论如何都带不走贾元春。

    贾环看了看帐内,除了贾元春、抱琴以及一旁处正目光奕奕看着他的董明月和蛇娘外,还有不少的宫女昭容。

    他先对董明月点了点头,又看了眼没好气看他的蛇娘,然后身形闪动间,来到了贾元春身旁,在她猝不及防间,附耳轻语了几句。

    原本还被贾环神出鬼没的身影唬的面色一惊的贾元春,在听到贾环的话后,脸上的惊讶慌张之色瞬间被惊喜之色取代,她看向贾环,喜道:“果真?”

    贾环觑眼看着贾元春,道:“怪道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贾元春闻言,面色一红,嗔恼的瞪了贾环一眼,道:“三弟啊!”

    贾环呵呵一笑,道:“好了好了,玩笑话!大姐,不要耽搁了,御林军拦不住多时,咱们赶紧走吧。”

    贾元春高兴的点点头,“嗯”了声。

    如果能活下去,谁又愿意去死?

    更何况,她肚中还有骨肉……

    而一旁的抱琴听闻贾元春终于愿意“跑路”了,顿时高兴不已,连连招呼其她昭容宫人备凤撵。

    贾环却摇头道:“凤撵太慢了,用软轿!”

    贾元春“啊”了声,迟疑道:“软轿的话……她们怎么办?”

    贾环笑着安慰道:“大姐放心,只要大姐不在这里,他们不会随便杀妇孺的。他们不是乱兵……”

    见贾元春还是有些不放心,而其她宫人亦是一个个面色煞白,眼泪都快下来了,贾环想了想,道:“大姐,我们家的黑云旗现在就插在门外,一会儿走时,我暂且留它在那里。这样的话,只要大姐不在这里,看着黑云旗的面上,也不会有人威胁这里人的性命。你总该放心了吧?”

    贾元春闻言,松了口气,歉意的看着贾环道:“三弟,她们都是跟了我许久的人,我实不忍心看着她们……”

    贾环摆摆手,道:“不碍事,大姐,那咱们走吧。”

    贾元春点了点头,一顶金丝绣凤的软轿抬进帐内,贾元春上轿后,四名高大有力的太监平稳的抬起软轿,跟在了贾环身后。

    除了一个抱琴外,其她宫人都没法跟上。

    当然,董明月和蛇娘不需要招呼什么……

    待一行人出了凤帐后,看到的却是怒气冲冲的牛奔,和有些剑拔弩张的势态……

    贾环眉尖轻挑,道:“奔哥,发生了何事?”

    牛奔冷笑一声,道:“有些人想去建擎王保驾的大功,想拆了这营队伍,另起炉灶单干。”

    贾环闻言,目光看向另一边的几个衙内。

    贾环认得为首之人,是襄阳侯府现袭三等男陈阳之子,陈贺。

    也是贾环等人从西域建功归来后,常常跟他抱怨之人。

    其先祖,乃是第一代荣国麾下最强战将之一,后来与荣国同殁。

    有这等渊源,陈贺以为贾环有那等“升官发财”的好事,万不该丢下他才对。

    他自诩乃是最“根红苗正”的荣国一脉子弟。

    只是现在……

    看到贾环的目光扫来,陈贺等几个衙内的目光不自然的避开。

    贾环与牛奔不同,一等侯更着配紫金斗牛服的身份,让他们完全没有争辩的勇气。

    其实,他们若是抗争一下,贾环或许反而会高看他们一眼……

    “人各有志,不可强求,让他们带亲兵去吧。”

    贾环淡淡的道。

    牛奔闻言面色怒气一闪而过,不过想了想,觉得也对。

    这样的货色跟着他们,他还觉得臊的慌。

    厌恶的摆摆手,就让那些人带着他们的亲兵,自去寻路子建功去了……

    “我们走,回灞上大营!”

    尽管对贾环的命令依旧不解,可已经到了这步,也没人再疑问什么。

    权当破罐子破摔吧。

    只是当他们行出圣驾行在不足将将半里远时,贾环等人却又齐齐勒住马匹,猛然回首东望。

    只见随着无数只火箭飞向皇帐,滔天火焰一瞬间熊熊燃起。

    杀声震天!

    不过,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千余百战而存的蓝田锐士,就围在皇帐周边。

    他们却不再沉默寡言。

    用冰冷低沉的声音,喊出了他们今夜以来,第一道口号:

    “诛昏君,扶太孙!”

    这一刻,无数人赫然色变。

    ……

    ps:还没完……

    这算是一记绝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