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一十九章 阴沉
    御林军副统帅梁建对蓝田大营的出现感到意外,宁至何尝不对前方出现御林军而感到意外……

    他以偷天换日之法,瞒天过海,藏三千蓝田死士于五城兵马大营。

    所为者,就是出其不意,掩其不备。

    却不想,事情果然难以圆满。

    骗过了牛继宗,骗过了韩德功,却在御林军这里出了岔子。

    不过,宁至并没有丝毫畏惧。

    他身边的三千兵马,俱为死士,算上他,一共三千零一名。

    今夜之后,无论成败,皆必死无疑。

    因此,又何惧之有?

    唯杀而已。

    蓝田大营与大秦其他军队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蓝田锐士从来不会通过喊口号来振奋士气。

    因为不需要。

    对蓝田锐士而言,杀人,不需要热血,只要冷血即可。

    只要上了杀场,每一个蓝田锐士眼中,唯有森寒如铁的杀气,和寂灭的死气。

    他们悄无声息的行军,悄无声息的持戟,悄无声息的收割性命。

    他们不会将气力浪费在大吼大叫上,只会尽力的杀戮。

    然而,在厮杀震天的沙场之上,这等无声无息,反而更加给人以恐怖。

    要知道,战前嘶吼,除了鼓舞士气用外,还有一个更大的用处,就是排解心中的恐惧。

    刀枪无眼,在战阵中,无论身份高贵低贱,被杀的概率是一样的。

    随时都有可能送命。

    上了战场,便是一只脚踩入了鬼门关。

    生死间有大恐怖,谁能不怕?

    而大声嘶吼,却能有效的缓解恐惧。

    这便是战场上,杀声震震,吼声如雷的原因。

    然而,蓝田大军,却连死亡的恐惧都不怕,整支军队三千人,却连一道从口中发出的声音都没有,唯有马蹄声。

    甚至,在他们的眼中都看不到一点情绪的波澜。

    这也就愈发让对手感到可怖。

    似乎感受到麾下将士的恐惧,梁建勃然大怒,他大手猛然一挥,掌中斩马长刀就呼啸而出,如闪电一般,直直击中了数十步外的一名蓝田锐士。

    力道之大,连刺中三人,才力衰而竭,被串在一起的三名蓝田士卒,显然都没了性命。

    “看到了吗?那群家伙都是在装神弄鬼,杀之亦死,何惧之有?

    我御林军雄武冠甲天下,还会被一群不人不鬼的怪物吓住?

    御林军,随本将杀贼!”

    作为一名老于军伍的大将,梁建显然是合格的。

    他充分明白,该怎样调动起麾下将士的积极性,并且战胜他们心中的恐惧。

    看着已经皓首白发,却依旧一马当先的梁建,被蓝田军士唬住的御林军,心中不由产生一阵羞愧……

    幸好懂得知耻而后勇,三千五百御林军齐声发出一阵怒吼,而后紧随着他们的将军身后,向对面依旧没有兴起一丝波澜的蓝田锐士发起冲锋。

    杀!

    ……

    贾环率领八百余亲兵家将,与牛奔等人从西侧赶到圣驾行在时,距离二百步远,就被御林军卫士拦了下来。

    待看清是贾环一行人后,拦截御林军迅速回去禀报,没过多久,一个银甲小将便骑马飞奔而来。

    勒住马后,其人于马上对贾环抱拳行礼,沉声道:“末将叶楚,见过宁侯。”

    贾环看了此人一眼,点点头,道:“叶楚,陛下何在?”

    叶楚道:“回宁侯,陛下正在皇帐中。”

    “前面带路。”

    贾环淡淡的道。

    “是!不过宁侯……”

    叶楚先应了声,然后又为难起来。

    贾环皱眉道:“何事?”

    叶楚道:“宁侯,按照规矩,您只能和诸位世子入内,可这些亲兵……”

    贾环摆摆手,道:“非常时候,一切按照规矩办事。

    我们都没领过兵,亲兵就全部编入你手下队伍中,家将跟着我们,让他们在帐外候着。”

    “喏!”

    叶楚闻言,面色一喜,再次抱拳一礼后,调转马头,在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行在大营内带路。

    路过之前比武的擂台时,众人下马,看着不变的石擂,感觉都有些唏嘘。

    虽然只有过去短短两个时辰不到,可是,世情却已大不相同。

    无数显赫的家族,无数人的命运,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多少王侯,自今夜之后,将会灰飞烟灭……

    远处的厮杀声,将士临死前的恐怖惨嚎声,以及浓浓的血腥味,随着夜风一股股的飘来。

    让众人的心头,压上了沉甸甸的一块巨石。

    贾环将韩家兄弟留在了八百亲兵中,以韩大为首。

    作为贾环视若兄长的人物,不管哪个桀骜不逊的亲兵,都不敢拿大。

    叶楚见之,也松了口气。

    这样一来,就免去了他指挥不灵的后患。

    他也会做人,将那八百余亲兵单独成立一营,就以韩大为临时营指挥。

    守卫与两军作战不同,唯一的办法就是严防死守。

    不用什么兵法计谋,只要记住一条就好:退后一步者,斩!

    因此,叶楚也没想着统一指挥什么的,指派完毕后,没着急安排防区,就先领着贾环等人,前往露台方向陛见。

    叶楚理解这些衙内的心思,这个时候,能来露个面,就是大功一件。

    不过,没走几步,却又顿住了脚,因为从另一方向,也走来一营人马。

    人数没有贾环这一行人多,身后的亲兵大概只有五百人。

    但为首之人,却是大秦太尉方南天。

    其身后之人,便是他那一脉的数位将军……

    而方南天身旁引路之人,此刻眼神有些闪烁的看着贾环。

    看到此人出现在这里,贾环眉头皱了皱,眼神中竟闪过一抹茫然,他看着此人,语气不解的叫了声:“苏公公?”

    此人正是大明宫总管太监,苏培盛。

    可是……

    “你怎么在这里?”

    贾环的语气,有些奇怪。

    众人也奇怪,奇怪贾环为何会奇怪。

    这里是天子行营,皇帐所在,作为皇帝近侍,苏培盛在此地,有什么问题?

    然而,苏培盛的反应也有些出乎众人意料,他竟干笑了两声,似乎不知该怎么回答……

    贾环面色阴鹜下来,双目锋利的盯着苏培盛,再问道:“贵妃何在?”

    苏培盛眼神中有些哀求的看着贾环,但还是没有回答。

    “我在问你话,贵妃何在?”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贾环忽然爆喝一声。

    苏培盛扛不住了,垂下眼帘,低声道:“贵妃在……在凤帐。”

    皇帝和贵妃并不住在同一大帐内,当然,如果皇帝想过夜,可以去贵妃所在的凤帐。

    却不能在皇帐内。

    那是皇帝接见王公大臣,办正事的地方。

    不过,凤帐就在皇帐附近……

    只是,贾环为何这般愤怒?

    贵妃难道不该待在凤帐内吗?

    苏培盛似乎感到了贾环吃人的眼神,不敢再垂着眼帘沉默了,他抬起头看着贾环,苦笑道:“宁侯啊,外面乱起时,陛下也劝过贵妃离开,可贵妃不听旨意,执意要和陛下在一起……奴婢也没法子啊!”

    贾环脸色铁青的看了苏培盛一眼后,他回头对数步之外的韩大道:“大哥,带人马跟上,去凤帐前护卫。

    将黑云旗插于帐前三十步外,敢过云旗一步者,杀无赦。”

    “喏!”

    相比于面面相觑,诧异不已的众人,韩大没有任何犹疑之处,沉声应道,从乌远手中接过黑云旗。

    贾环也没有给任何人解释,尽管连牛奔、秦风等人都面色各异。

    方南天一双眯起的细眸中,更是目光闪烁。

    看着贾环的眼神中,满满皆是不解和狐疑之色……

    他在猜测,贾环到底是护亲人护的走火入魔了,还是疯了?

    这个时候,贾环最过的做法,也只能是请隆正帝将贾家贵妃带在身边,使得众人好一起保护。

    可他却……

    面对众人或疑惑、或不解、或质疑的目光,贾环却没有任何想要解释的意思。

    他转过身,大步朝皇帐走去。

    叶楚见状,犹豫了下,还是没敢阻拦。

    牛奔和秦风、温博等人均纠结着一张脸,面色古怪。

    诸葛道等人就更加尴尬了,站在那里不知说什么才好。

    其实他们还好,尽管不解贾环之意,却也不会说什么。

    但其他衙内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他们拼命而来,是来勤王救驾的,却不是来保护……

    只是,到底不敢说出这种话来。

    韩大却没有任何迟疑,一挥手中黑云旗,回头沉声喝了声“跟上”,然后便带领着八百亲兵,紧紧跟着乌远,一起坠在了贾环身后数步之外。

    在上露台拜见隆正帝前,贾环转头,让韩大带人去了凤帐那边。

    牛奔等人这个时候从后边赶来,还是一脸的纠结,不知缘故的看着贾环。

    而露台上,端坐在龙椅上的隆正帝,亦是一双细眸眯缝成线,目光阴沉的看着一步步走上露台的贾环……

    ……

    ps:有能猜出怎么回事的不?

    猜不透也没关系,先别急着批判,等看完明天的再说。

    我只能说,贾环隆正帝布局那么久,无论有没有阴差阳错,都不会有问题。

    之后你们就能理解贾环为何会这样愤怒了……

    本不想说这些,可我也是没法子,不提前解释一点不行,怕被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