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一十八章 阴差阳错
    皇家御林军统帅,一直由太上皇心腹,彰武侯叶道星担任。

    不过,叶道星可以算得上是大秦最神秘的几人之一。

    和黑冰台主人一样,很少显露人前,也很少插手御林军的常务。

    也许,只有太上皇才知道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而御林军,则一直由副统帅梁建在掌管。

    梁建乃忠靖侯府现袭二等伯。

    今年五十八岁,与寻常从武之人不同,梁建并未看起来像个中年人,反而,更像一个老年人。

    头上银丝密布,前额上,三条横纹中,是一条深深拧起的竖纹。

    可见,他常常都皱着眉头。

    一如此刻。

    他不明白,蓝田大营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南大营……

    就算他们是去剿灭起事的五城兵马营的废物,可是……

    他们为何还会继续往北冲来?

    再往前,就是御林军的防卫营地了!

    梁建暗自心惊……

    难道他的一举一动,一直都在那个背主篡位之人的观察中?

    没错,在这位御林军副统帅的心中,隆正就是一个背主篡位贼子!

    而他的主子,永远只有一个,也永远只有那个人才配做太上皇的继承人。

    那就是三十年前的废太子,薨后又被追封为义忠亲王老千岁的赢礽。

    时至今日,还记得这位废太子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就算偶尔有人提起,也只会说其“乖戾狂易”,“秉性凶残”,“是非莫辩”。

    可是,真正知道赢礽的人,又有谁会真的这般评价他?

    作为当年的太子伴读,梁建比任何人都清楚,赢礽当初是什么样的人……

    当年赢礽还很年幼时,太上皇便开始了对他精心培育,在勋贵子弟中,亲自为他挑选伴读。

    太上皇特别关心太子的成长,比对众皇子的教育倾注了更多的心血。

    太上皇甚至曾当众讲明,他一天中有两件要事。

    一是问太后安,另一件则是过问皇太子赢礽的学业情况和习武进度。

    赢礽六岁以前,一直都是由太上皇亲教之读书习武。

    太上皇在宫中为他讲授四书五经,每日御门听政之前,必另将前一日所授书背诵,复讲一过,务精熟贯通乃已。

    而后,再见其演练一遍武道。

    由于天资聪颖,且勤奋刻苦,毫不懈怠,因此赢礽学业和武道进步都很快。

    言:“皇太子从来惟知读书习武,嬉戏之事一切不晓”。

    他还对赢礽教育甚严,无论寒暑从无间断。

    赢礽亦勤学好问,对待学习习武认真严肃,从无懈怠,尤爱读书……

    其才华之横溢,让博学大儒们惭愧不已。

    故有大学士汤斌几次三番以学问浅陋为由,辞请不敢担任太子讲读的重任。

    因此在为太子择定老师的问题上群臣一再推辞,深怕博学的太子考倒了自己,最后弄到太上皇不得不动用特权,改推举为直接指定太子讲读的地步了。

    而在武功方面,赢礽亦十分优异,出于众皇子之上。

    其时年不过八岁,便已武道二品,且极善骑射,射法熟娴,连发连中,能左右开弓。

    优异的学业武功,使得赢礽得到上下一致好评。

    梁建至今犹清晰记得,当初朝野上下对皇太子的评价:

    “皇太子聪明天纵,睿学大成,皇上犹亲为谕教,惟圣祖神宗之家法是遵,惟天人性命之精微是究,以及五经、诸史、睿法、骑射靡不博洽贯通,殚精人妙。”

    想着当年紧紧跟在赢礽身后,看着这位风华绝代的太子,在朝野上下发出最璀璨最完美无缺的光芒,梁建的双眼湿润了起来……

    太子本该和他的父祖一样,成为千古一帝的!

    可恨,可恨天妒人杰……

    不!

    那不只是天妒!

    更是人.祸!

    是赢礽那些渐渐长大的皇兄皇弟们,不再安分守己,在有心人的挑唆下,一遍一遍的离间着太上皇和赢礽的父子亲情。

    阴谋诡计,明枪暗箭,层出不穷。

    在一系列阴差阳错之事下,纵然以太上皇之英明,也对太子产生了误会和不满,且日益加深,终成裂痕……

    是太子的手足兄弟们,让他们门下的门人门客四处撒播赢礽的坏话,谣言。

    使得赢礽原本完美无瑕的形象,渐渐被玷污上一层又一层的污臭……

    他就如同一个活靶子一般,被无数明里暗里的贼人肆意攻击。

    以至最后,被逼得心性大变,酿成大错,想要以兵变,改变父子恩绝的死境……

    只可惜,还未开始,就因背主小人告密而破产。

    赢礽被圈禁起来,一直到十年之后,告密小人登基为帝,他也抑郁而终……

    每每念及此事,梁建的心,都如同被一万把尖刀片片凌迟!

    痛不欲生!

    此仇不报,何以为人?

    因此,当有人拿着他幼年时赠给废太子赢礽的礼物来找他时,他没有多思考什么,就答应了起兵诛贼之事。

    旧主没有得偿之愿,其后人若能够实现,也算是一种弥补和解脱!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三十年之后,竟又要重蹈覆辙……

    按照原定的计划,五城兵马营的人率先起事,当然,并不指望他们能成事。

    可以预料到,他们甚至摸不进圣驾行在五里内,就会被剿灭。

    但这样的安排却很有意义。

    一来,一些人的心思,就会随之而放下,注意力将不再集中在已经废了的南方大营。

    二来,他的三千五百兵马,也可趁机集结起来,甚至,可以参与剿灭五城兵马。

    而后,在其他人刚刚放下戒心时,再暴起诛贼!

    计划是很好的,只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

    看着犹如一群地府幽灵般,无声无息压来的恐怖军团,梁建眼中闪过一抹绝望。

    然而随之,却又激起了他心中无尽的怨毒和愤恨。

    既然终究还是没有贼子狡诈,他又中了圈套,那么临死前,他也要拉足垫背的。

    既然蓝田大营是隆正的暗手,那么,想来也是他最大最重要的底牌。

    梁建发誓,拼死,也要将他这只最强大的暗手给打残!

    别人都怕蓝田锐士,梁建却不怕。

    作为守卫皇家的御林军,从来都享有最多的训练资源,一切武备都优先装备御林军。

    他又不是裘良那种废物,熟知兵事,练兵有方。

    除了极少部分御林军外,都被他训的忠心耿耿,骁勇善战。

    此次御林军一共来了五千人,围绕着圣驾行在,分为内外两围。

    外围由梁建负责,统帅三千五百兵。

    而内围,则由彰武侯之子叶楚,率领一千五百人驻守。

    相比于废太子伴读出身的梁建,隆正帝显然更信任叶楚一些,毕竟,叶楚曾帮助过他发动兵变……

    可恨啊,如今他手里只有三千五百人,否则,他有信心快速灭了蓝田大营的人马后,再转身一击……

    不过,纵然不能成事,梁建也要让“背主贼子”痛彻心扉。

    他要砍断隆正的臂膀!

    他相信,纵然他们这次失败了,但总有后来人!

    三千五百御林军已经列好战阵,梁建位于阵首。

    他使用的兵器不是制式大秦戟,而是一把六尺长的斩马长刀。

    看着数百米外的蓝田锐士,梁建猛然挥动斩马长刀,嘶声厉吼:“诛逆贼!”

    “杀!”

    三千五百名咆哮着的御林军,杀向了对面,那群始终无声无息前行的黑色军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