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谢谢你
    大秦的军中晋升制度,大概是有史以来,最公正严明的制度。

    一切以军功为准。

    军功,就是军中升官的唯一标准。

    除此之外,绝不会因为哪个人,是什么公什么侯的子弟,初入军中就能做的高官,掌得大权。

    比如牛继宗、温严正等人,初入军中时,也不过都是荣国公贾代善亲兵营中的一名普通亲兵。

    跟着荣国公南征北战一年,立下军功后,才得以提升上位。

    没有军功,出身再好,也难掌军权,更无法服众。

    正因如此,开国不过百年,当初公侯无数,多少璀璨一时的将门,如今都衰落了。

    因为他们的子孙无法在军中立功,就不能在军中上位。

    但是,如果贾环、秦风、牛奔、温博等人,甚至还有诸葛道等上回一同与贾环出征西域的九个衙内公子,日后进入军中时,就可跳过小兵阶段。

    因为在兵部的案宗里,他们身上都有军功,而且颇为不薄。

    至少,也是一队人马的百夫长!

    而割下可汗头的贾环,论功劳,就是做一个都指挥使,掌二万五千大军都足够了。

    当然,朝廷肯定不会那么轻率的将这般重位交给一个初入军中的毛头小子。

    但再低,也不会低过都虞侯级别,也就是掌两千五百兵马的军官。

    这种收获,让荣国一脉的衙内们,差点没集体得红眼病。

    着实有不少人埋怨过贾环,不拿他们当自己人看,有好处忘了他们。

    摆起家谱来,当初他们的祖宗,也是紧紧追随荣宁二公征战沙场,同生共死的。

    缘何贾环会厚此薄彼?

    既然如此,这一次,贾环便如他们的愿!

    ……

    铁网山行营,南方大营。

    这里,本该驻扎着二千五城兵马司的军队。

    当然,谁也没指望过,这支“保安团”能有什么战斗力。

    本就是在城里保境安民的,打交道的对象是神京城里的老百姓。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

    牛继宗还是派了一都兵马,整整两千五百人,由理国公府先袭一等子柳芳亲自率领,驻守在灞上大营南侧,看守着原本只该有两千兵马五城兵马。

    说起来,柳芳也是一名久于军伍的大将。

    行军布阵的能为,绝不在一般人之下。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与侯孝康一起,成为牛继宗的左膀右臂。

    说起来,刚开始,柳芳根本没有将五城兵马营放在心上。

    他甚至觉得,牛继宗命他监视这样一群废物,有点侮辱他……

    因此,当五城兵马司大营中,忽然起火举事时,他都没有理会。

    因为他知道,东侧京营大营中,也留守的一千兵马,用以以防万一,牵制五城兵马。

    柳芳不准备出动大军去镇压这群脑壳烧坏了的蠢货,只要京营那一千兵马就足够了。

    理论上来说,他的想法是对的。

    然而,当斥候回报,杀入五城兵马大营的那一千京营,近乎无声无息的就没了踪影,而且,五城兵马司大营里,不止是两千兵马,而是三千兵马。

    在那一刻,柳芳身上的汗毛一瞬间炸起。

    他用最快的速度召集部队,然后整形兵马,开往五城兵马司的大营。

    然而,当灞上军营的黑色苍龙旗还未踏入五城兵马大营一步,为首的柳芳就止住了部队。

    因为,他看到了一骑身影。

    就一骑……

    那道并不魁梧,甚至有些消瘦,但锋利如剑的身影。

    对着这道显得有些孤单的身影,柳芳额头上的冷汗都流了下来。

    而当这道身影掉转马头,皱眉看了过来时,也曾在九边重镇纵横杀敌立下大功的柳芳,脸色却一瞬间苍白起来。

    他吞咽了口口水后,下达了一个,让他悔恨后半生的命令。

    撤……

    而后,三千黑衣黑甲的蓝田锐士,直扑向北。

    那里是,中军皇帐。

    遥遥的看着这一幕,柳芳绝望的从马背上跌落下来……

    ……

    “傅安,我三哥,就让你带着这么点兵马来杀我?”

    东南行营中的一处营地内,赢历看着傅安笑问道,还亲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傅安之前虽然在擂台上被打断了不少骨头,可他之前毕竟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事后还“恭敬”的赔罪,最重要的是,他背后站着大秦八大军团长之一的老子,所以,一群长着七窍玲珑心的衙内们,只将他的关节处给卸了,并未真个将他给废掉。

    待他回营后,在两位武宗的手中,几乎没有一刻钟就恢复如初。

    当然,脸上的青肿一时是消不掉了。

    然而此刻,傅安却满脸的激动和荣耀,他单膝跪下,昂声道:“能为太孙殿下效命,乃是微臣最大的荣幸!

    这也是出川前,家父再三嘱咐微臣,告诉太孙殿下的话。”

    赢历闻言,脸上的笑意更加柔和了,他亲自扶起傅安,道:“卿之父子,忠心为君之心,孤深知之。且看以后吧……”

    傅安闻言,愈发激动,单手捶胸,以军礼拜道:“敢不为太孙殿下效死!”

    赢历笑着点点头,然后又看向一旁的一僧一道。

    他语气歉意道:“两位本是化外高人,人间仙人。赢历却为凡俗之事,扰得两位高人不得清修。是孤之过也……”

    “阿弥陀佛!”

    “无量天尊!”

    一僧一道齐齐躬身一揖,念了声佛号道稽。

    白云禅师道:“殿下乃未来至尊,有所差遣,亦是本寺之荣幸。”

    玄空真人亦道:“正是此理,吾等虽为方外之人,但方外亦在秦土。

    殿下乃未来至尊,能为殿下效一次力,亦是本分。”

    赢历笑着点点头,道:“多谢大师、真人……”而后,又微微偏头,其身后立刻有一黄门上前,恭候吩咐。

    赢历道:“张保,记下,待日后,不忘两位高人今日援手之情,当提醒孤施以厚报。”

    “殿下,奴婢记下了。”

    小黄门躬身应道。

    赢历正想再说点什么,却眉尖一挑,看向了营门方向……

    当志得意满的赢时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赢历所在营地大门前时,看到的却是方才那一幕君臣和谐的场面。

    一时间,赢时的肺都差点气炸了。

    傅安是他的小舅子,那一僧一道也是他亲自下帖子请上京的。

    如今这一出,到底是什么鬼名堂?

    “傅安!你疯了?”

    赢时厉声喝道,赢皓和其他王子王孙的面孔也极为阴沉。

    到底还是出了岔子……

    傅安却不急答话,在答话前,他先看了赢历一眼,请示其意。

    这种尊重,让赢历极为满意,轻轻颔首。

    而后,傅安才高声道:“武直郡王,你我虽为姻亲,但此为小义也。

    君臣之义,才是天理大义。

    我傅家,又焉敢忘大义而取小义耶?”

    赢时闻言,气得差点一口血喷出!

    他指着赢历颤声道:“好,好!你这个卑鄙小人算计的好!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算计到哪一步!

    来人,给我杀!

    杀赢历者,赏万世王!

    杀!”

    其身后,一群由各王府亲卫家丁,以及赢时这些年积攒的家底组成的“军队”,犹豫了下,似乎看对面人马远没他们多,便鬼叫着杀入营中,与傅安所属的一百天府军团精锐士卒战在了一起……

    赢历看着这一幕,脸色都不曾变一下,他转头对身边的青衣人轻声道:“青龙,带孤之金牌前往皇帐求助,就说……孤之大帐被袭,请速调御林军襄助……”

    青龙闻言,点点头,身形闪动间,就消失在了人前。

    待青龙离去后,赢历又转过头,穿过重重人头,看向了大营门口处,正睁着一双喷火吃人般的眼睛,死死怒视着他的赢时,呵呵一笑,以弱不可闻的声音道了声:“谢谢你,三哥。”

    ……

    ps:一个个都在算计,黑手不明。

    而贾环和隆正帝算计的更早,他们的底牌是什么?

    嘿嘿!

    有书友居然说贾环懵逼了,怎么可能……

    最后,求点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