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一十六章 妄念
    “皓哥儿,真有你的!

    没想到,你还跟我藏着这么一手!

    我原以为,能有那一个暗手,就了不得了。

    却不曾想,你连宁阎王都能拢在手里!

    有那人在,咱们本就有一半的成功希望。

    如今再加上宁阎王,咱们必定万无一失!

    就算牛继宗亲自赶来,咱们也不用怕他!

    想来,他也会识相……

    不过咱们也该加快点,傅安和两位高人已经带着亲兵家将去了赢历大营,说不定,现在已经擒住了这个孽畜!

    只要杀了他,再让我父皇传位于我……

    诸位王兄王弟,日后,大家再也不用空负一个天潢贵胄的虚名,却过的连猪狗都不如了!

    本王保证,本王登基后,将效仿前明洪武,诸位宗亲骨肉,人人可裂土封疆,与本王共治天下!”

    坐在马上的赢时,此刻意气风发,对周边一起的龙子龙孙们慷慨激昂的许诺道。

    之前,当看到蓝田大营跟着五城兵马一起起事时,赢时心中的惊喜,简直无以名状。

    对于心怀大志的赢时而言,蓝田大营的战斗力,并不陌生。

    他曾数度暗中拉拢过宁至,可派去的人,却从来没进过川宁侯府。

    他甚至还亲自面带笑容的招呼过宁至,语气也堪称谦卑有礼。

    然而,有阎王之名的宁至,却连表面上的礼节都没回应他,只看他一眼,转身就走。

    他虽贵为郡王,却拿这种军头毫无办法。

    因为皇家一直都鼓励军头们这种做法。

    宗室,本就不允许结交军方大将。

    因此,赢时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能收服宁至这等杀神。

    麾下有了宁至手中的绝强兵马,赢时从未如同现在这般,感到离那个位置触手可及。

    不,他感觉,现在屁股下坐的已经不是马鞍了,而是龙椅!

    因此,他再也不掩饰心中的狂喜和平生大志,开始封官许愿起来。

    落后他马匹半步的诸多亲王郡王世子,此刻也都心动不已。

    为了能够如同朱明皇室一般,在外面城池里称王称霸,随心所欲,且子孙后代不用再受“代代降袭”的压迫,他们被赢皓说动,甘冒奇险,一起发动这场兵变。

    眼见形势大好,他们岂有不高兴之理?

    不过,本该最高兴且居功至伟的赢皓,此刻却面色严肃,甚至,还轻轻皱着眉头……

    赢时在狂喜之余,看到了这一幕,心头忽然一跳,看向赢皓,道:“皓哥儿,可是有何不妥之处?”

    赢皓闻言,回过神,呵呵一笑,道:“并无不妥,我只是在想,抓到赢历后,该怎么办……”

    “这还用说,自然是一刀杀了,以除后患!”

    赢时咬牙切齿道,说罢,他又看了眼赢皓,奇怪道:“皓哥儿,你不会是,临了了,却心慈手软了吧?”

    赢皓哂然一笑,摇头道:“不是,我不过是怕皇祖出关后,会伤心罢……”

    赢时闻言,不屑的笑道:“太上皇养养了一辈子龙蛊,为的就是养出一条最强的龙王。

    既然赢历会被我干掉,那就说明本王比他强!

    太上皇这样的千古帝王,是绝不会将个人感情凌驾于江山之上。

    所以,皓哥儿你尽管放心就是。

    再说……”

    赢时眼中闪过一抹恨意,他压低声音道:“咱们有军权在手,有宁阎王的五万蓝田大营在,就算太上皇出关了,又能改变什么?

    他也只能继续去闭关修练了……

    宁阎王被太上皇和牛继宗他们一起打压了十几年,他心里怕是比我还恨!

    正如你当初所说,唐高祖再了得,手中没有兵权,又能如何?

    他若真敢翻浪,哼……”

    赢皓闻言后,却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忽然轻松了许多。

    严肃的脸上,也再次浮起了笑容,他看着赢时笑道:“王兄……不,陛下所言甚是。

    帝王之家,本该如是!”

    赢时闻言,心中快意,仰头哈哈大笑,带着一班龙子龙孙并王府亲卫,朝东南向赶去。

    那里,正是赢历的大帐所在!

    ……

    “环哥儿!吁……”

    当牛奔带着两队灞上虎贲赶到贾家营地时,贾环等人已经等了许久了。

    温博带着奋武侯府的亲兵家将,以及秦风带着武威侯府的亲兵家将也早一步到了。

    他们家中的长辈虽然都没来,但他们还是要将各自府邸的营帐立起。

    这是代表他们各自家族在武勋圈子中颜面地位的问题,马虎不得。

    贾环看着牛奔打马过来后,并没有问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沉声道:“既然人齐了,那就出发吧……”

    牛奔闻言面色一变,忙道:“环哥儿,我爹让咱们不要轻举妄动,还让我带你回去!”

    秦风在一旁也开口道:“环哥儿,事出突然,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大营里已经不安全了,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温博也点点头,压低声音道:“环哥儿,我们不是不知道忠君报国。

    可现在形势未明,不可贸然乱动。

    何况,我等家族,乃实打实的立国军功起家。

    并不需要一些幸进之功……”

    这句话,已经算是诛心之言了!

    贾环沉吟了阵后,却摇了摇头,道:“奔哥、风哥、博哥,这些道理我都明白。

    只是……

    圣驾行在中除了陛下外,还有我大姐。

    而且,我还想……试着劝劝宁叔收手。

    只要他还没铸成大错,我一定会保住宁家其他人的性命……”

    众人闻言,沉默了下。

    牛奔满脸为难道:“环哥儿,可是……大营如今乱成这样,几方兵马都快混战在一起了,万一……”

    贾环闻言,轻笑了声,他指了指身后乌远竖起的那面旗帜,对牛奔道:“奔哥,我不敢保证一定没有人敢往这面旗所在的队伍里射箭。

    毕竟,有些人疯狂起来,连弑君都敢做。

    但我敢保证,宁叔,他绝不会往这面旗上射一箭。

    你信吗?”

    牛奔闻言,顿时苦笑不语。

    贾环笑道:“只要蓝田锐士不敢朝咱们射箭,咱们现在人手加起来,有四五百精锐,不会出事的。”

    秦风道:“环哥儿,是不是招呼一下其他人,比如说诸葛他们,人手凑一凑,凑出一营兵马更好一点。”

    大秦军制,十人一伍,十伍一队,十队一营。

    贾环、秦风、温博三人的亲兵加起来有二百人,牛奔带来两队灞上军卒,又是二百人,加起来就是四百人。

    诸葛道、苏叶、涂成等人,每人身边都有十数名亲兵家将,再加上其他衙内的,凑起来也有几百人。

    全部加在一起,凑成一营兵马,不是没有可能。

    贾环想了想,回头对韩让道:“二哥,你去给诸葛道他们说一下,就说咱们要立勤王保驾的大功去,让他们几个分头去问问其他人。

    有愿意来的,一炷香内,带着亲兵家将过来汇合,过时不候。

    有我贾环一份功劳,就少不了他们一份。

    若是没胆来的,以后也不要再跟我抱怨,说什么我不念同为荣国一脉,建功立业不带他们。”

    “喏!”

    ……